首页 书架

5第4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 4 章

这是侯思南第一次见到裘睐。第二次见到,是在学堂。

九岁的春天,他和侯思远第一次上学堂,都有些兴奋,亦有些胆怯。他们到时,学堂里已经站满了许多官家的小少爷,其中一个,便是裘睐。他穿着北国富家公子哥最常见的闲服,安静站在人群中,侯思南却一眼就认出了他。身后传来一身嘟囔:

“哼!是讨厌鬼!真倒霉,又遇见他!”

侯思南回头,看到侯思远气鼓鼓地瞪着裘睐,见侯思南看自己,又转而瞪向侯思南,“你别以为有他在,就有人给你撑腰了!我的同伙,多着呢!王昕风、齐尚天,石中玉,还有朱尧,今天都会来报到。以后我们就一个学堂里上课,看谁人多,看谁厉害!”

正说着,门口有人喊他。侯思远伸头一看,正是他的‘四|人|帮’成员。侯思远朝哥哥得意一瞥,跑到门前说笑去了。

侯思南望向门口。四个少年也望向侯思南,窃窃私语,时不时还捅捅侯思远的胳膊,笑着跟他说话。侯思远也回了头,看到侯思南正看着这边,鼓了一眼,拉着朋友,朝侯思南看不见的地方去了。

侯思南撤回目光,刚转头,面前站了个人,比自己高一截。

“你是思南弟弟吧?好久不见,长高了许多。”来人正是裘睐。

侯思南不常与人交道,突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脸颊也滚烫滚烫的,支支唔唔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只晓得裘睐很有耐心,一直微笑着。

从此,他们成了好朋友。

五月末的一天,学堂考试。交卷后,即放学。时间还早,这群半大的孩子中,有人提议去西郊玩。侯思远坐在书桌上,头一个举手赞同。

教室角落里,正在谈论刚才考试答案的侯思南和裘睐,都举目望来。

王昕风道:“我听说西郊那儿有棵树,长着一种叫相思子的果实。样子长得像心。把它摘下来送给自己情人,就可以和她天长地久。”

一群男娃娃嗤之以鼻,纷纷摆手,大声嘲笑他,“儿女情长英雄气短。”

王昕风很不服气,身边的朱尧道:

“我倒是听说西郊那儿有条河,传说每年这个季节,都可以在下流发现腐烂的尸体。然后到了晚上,河边总会听到女人的哭声……”

侯思远抢嘴,“你别说了,激起我一身鸡皮疙瘩,好恶心。”

虽然如此,在场的大多数人还是想去。

侯思远跳下书桌,“那还等什么?想去的,跟我走!”

侯思南走过去,从身后拉拉侯思远的袖子。

“干嘛?”侯思远斜眼看他。

“出门前,大娘不是说,要我们考完试就回家吗?你忘了?”

侯思远啐了一口,“啰嗦!我小侯爷做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了?走开!”说罢,一把推开侯思远,呼朋引伴出了学堂。

侯思南被他推得差点站不稳,幸好裘睐从身后扶住,方才没有摔倒。

裘睐道:“他们这样莽撞,估计会出事。我们不如也跟过去看看。”

侯思南点头,同裘睐尾随一群人,去了西郊。

西郊河边的树林里,侯思远和一群孩子们摔跤、追逐、翻跟斗,疯玩了一会儿,都累了,躺在草地上沐浴阳光。

侯思南和裘睐远远坐在红豆树下,遮蔽阴凉,看着侯思远他们才休息一会儿,又要脱光衣服,下河玩水。

裘睐斜倚在树根上,撑头打量侯思南,“你长得像南国人。”

侯思南偷偷看他两眼,又赶紧收回目光,“我娘是南国人。”

“我听说……南国人都会几国语言,是真的吗?”

“嗯。是真的。”

裘睐眼睛闪亮,扶着他肩膀道:“那你会吗?说两句来给我听听。”

侯思南有些腼腆,“我说得不好。我娘说得好。”

“说两句吧。嗯……比如,南国语的‘我们是朋友’怎么说?”

侯思南照实说了。裘睐好像很感兴趣,又问,“那西国语的‘我们很要好’呢?”

侯思南想了想,又说了。裘睐跟着学,也说了一遍,却很生涩。

“真有意思。南国人真聪明,这么难,不会弄混吗?”

侯思南笑了笑,摇摇头。

“那东国的‘我喜欢你’怎么说?”

侯思南脸一红,没说。裘睐拍拍他肩膀,“你就告诉我吧,好弟弟,将来我还指望你今天教的这些,去哄姑娘呢,拜托拜托。”

侯思南笑出一口整齐的白牙,酒窝如天上满月,又深又圆。忽起一阵风,几片红叶从他们之间飞落。侯思南说:

“我喜欢你。”用东国语。

裘睐听不懂,却呆楞了片刻。

侯思南亦学他,拍拍裘睐的肩膀,“学会了吗?下次要收银两了。”

“去!”裘睐推他,“好个不讲义气,只认钱的东西!”

“谁叫你相国府太有钱了,我羡慕、我嫉妒、我……”

“你无理取闹!”裘睐扫起地上一堆枫叶,趁侯思南不注意,全往他身上倒。侯思南大喊着跳起来,却见树下不知何时,还站着另外几个人。仔细一看,是侯思远和他的‘四|人|帮’。

王昕风的注意力全在树上,指着枝干上的红豆,“你们看,这就是相思子!摘一点回去,送给邻家妹妹吧?谁会爬树?”

朱尧道:“说不定树上吊死过人,我才不爬。”

侯思远上身赤|裸,裤腿上还有水印子,像是刚从河里上来。他站在四个少年中间,一言不发,直直盯着这边。他旁边的齐尚天和石中玉,也看着自己窃窃私语。

“你说他们在干嘛?”

“我怎么知道。断袖之癖吧?他俩。这么娘,还抛红叶,洒狗血,要不要开天祭祖啊?”

“噗……齐哥你真是越来越逗了。”

“什么事什么事?”朱尧和王昕风也凑过来。

侯思远笑着指向侯思南,“断袖断袖,南国人全是娘们,没有爷,怪不得打仗总输。”

侯思南满脸通红,跑上前一步,大声道:

“你们住嘴!我是男人!才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齐尚天挑眉道,“你说自己是男人就是男人啊?脱裤子给我们看看。”

“哈哈哈哈……”一群少年全笑了。

侯思远道:“怪不得,我平日里见他细皮嫩肉的,原来我有的不是哥哥,是姐姐。”

侯思南瞪着侯思远,“你是猪!”

“你说什么?!他刚才说了什么?”侯思远回头望其他人,皆都摇头。侯思远大步上前抓住侯思南的衣领,“你别以为我听不懂就完了,你不告诉我刚才那句是什么意思,我就打到你说为止!”

“猪!”侯思南这次是用北国语说的。侯思远大叫一声,扑倒侯思南,刚要打架,身后传来一声清脆的女音。

“你们在做什么?在打架吗?”

少年们一齐回了头,只见一个八、九岁的女孩子,身着骑马装,肩上垂着一条黑亮的大辫子,手牵小马,盈盈带笑的站在他们身后。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