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7第6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 6 章

侯思南将外衣脱下,找了一处尖利的石头缝隙,把外衣撕成了条状,打结捆成了一根绳索。由于他常年喜穿南国的服饰,发髻的扎法也是南式风格——成年以前,耳边的头发,用长头绳绑着两个髻,就像庙墙壁画上,王母娘娘身边捧蟠桃的仙童。

侯思南把头发全解开,用头绳缠住手心,腰上系好绳索,另一头捆着大树,手攀藤蔓,向崖下爬去。

悬崖边雾气迷茫,伸手皆是白色,一尺开外便开不清东西。侯思南半吊在悬崖上,一边要向下爬,一边还要扯开嗓子喊,“思远!思远!你在什么地方?听到就回答我!”

“我在这儿!快下来救我!我的腿受伤了!”

侯思南终于得到了侯思远的回答,听声音就在不远处。侯思南目测了一下,绳索应该还够长,便加快攀爬,往下去。不消片刻即看到侯思远坐在一块突出的平台上,旁边还有半截树枝,显然是直接从上面摔下来的,算他命大,正巧此处有一块突出的岩石。

侯思南下到平台,摸了摸他受伤的腿。侯思远倒吸一口凉气,“你轻点!痛死我了!”

侯思南瞪他一眼。侯思远闭了嘴,瞧着披头散发的侯思南,像不认识似的。

由于侯思远是光着膀子爬树的,身上没有衣服可以利用。侯思南只好把身上唯一一件里衣也脱了,又撕成条状,包扎好侯思远流血的小腿。

“好像没伤到骨头,你动动看。”侯思南扶着他的小腿,稍一动,侯思远立即推他,“我操!你说没伤到骨头就没伤到啊!你又不是大夫!啊!你轻点!要死啊你!看你长得像个娘们似的,动作怎么这么粗鲁?!干嘛是你下来?他们谁下来一个都会比你强!”

“我也不想下来。”

“那你干嘛还下来?”

侯思南停下手中的活,看着侯思远眼睛。

“我操!不会吧?!那群狗娘养的王八蛋!”

侯思南皱眉,闭眼深吸一口气,“你到底要不要跟我上去?要,你就安静点,我已经很累了。”

“哦……”

这下,侯思远乖了不少,安静看着他摆弄自己的腿,不时倒吸几口冷气。

“哎,哥……你说我的腿以后还能走路吗?会不会变成瘸子?”

侯思南抬眼,见侯思远一脸的担忧,“不会的。骨头没断,只是扭到了,不能动。”

“你怎么知道?”

“书上写的。”

“哦……”侯思远点点头,见侯思南在自己身前蹲下,回头道,“你上来,我背你上去。”

侯思远也不觉得腿疼了,迅速爬上侯思南的背,抱得紧紧的,侯思南险些被他勒得喘不过气。

“你太瘦了,骨头膈得我好疼。”

侯思南踉跄起身,“你该减肥了,重得像头猪。”

“你说什么?!你居然敢骂小侯爷我?!你想造反吗?!臭南国人!哎哟……侯思南!你还敢丢我?!”侯思远坐在地上,揉着摔疼的屁股,瞪着头也不回,大步走远的侯思南,“站住!你给我回来!!回来!!!哥……哥,我错了还不行吗?!呜呜呜呜……哥,你不要丢下我,这里好黑的,腿又好痛……我想回家啦……”

侯思南停住脚步,站了一会儿,回了头,走到侯思远身前,又一次蹲下,“你别哭了,我背你上去。”解下自己身上的绳索,绑在了侯思远腰上,又拔下侯思远头上的金发簪,让出背,“你上来吧。”

侯思远低头看看腰:“为什么绑的人是我?”

侯思南望着悬崖深处的白雾:“只有一根绳索,我怕承受不了我俩的重量。你的腿受伤了,绑着自然稳妥些。”

侯思远没再废话,爬上侯思南的背。侯思南站起身,用自己先前缠绕手心的头绳捆住发簪,背着弟弟,抓住悬崖边的藤蔓,用力将发簪往岩石缝隙里一扎,开始往上爬。

每爬半尺,就要歇上好一会儿,还没到下来的一半路程,侯思南已累得满头大汗,不住喘气,脚下虚浮,好几次站不稳,险些滑下山崖。

侯思远一言不发,屏住呼吸抱紧侯思南,双腿像树袋熊一样,缠绕在侯思南腰上。这样一来,即使侯思南没有安全绳,万一有个危险,起码有侯思远拉着他,撑上一时半刻。可是,侯思远的腿环在腰上,腰部的力量就一点都使不出来了。侯思南几乎全靠双手在攀爬。月上中空时,侯思南终于爬上了悬崖顶端。

兄弟俩光着膀子躺在红豆树下,弯弯的月牙,穿过树叶,透出冰冷的光。一身的臭汗让兄弟二人都感觉有点凉。不远处传来一声嘹亮的狼叫。侯思南喘到一半的大气,硬生生咽了下去,身体还没来得及僵硬,迎面扑来一个黑影。

“你干什么?!吓死我了!”

“哥……你……你听见没有?好像有狼啊……”

侯思远缩着脑袋往侯思南怀里钻,贼亮的眼睛,此刻尽是恐惧。侯思南也很怕,却还要作出一副兄长的样子,拍拍侯思远的背,宽慰道:

“不用怕,狼不会爬树,大不了等会儿我们爬到树上去,等天亮了再回家。”

“嗯。”侯思远难得听话一次,乖乖在侯思南臂膀里点点头。

“少爷——”

“小侯爷——”

“思南——!思远——!”

“哥,我好像听到什么声音。”

“我也听到了。”

兄弟俩一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东边河岸的方向,出现了点点星火,越来越多。兄弟俩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大叫着回应,朝声音走去。

不消片刻,侯元帅带着数十名家丁,手持火把出现在兄弟俩视线里。侯思南扶着侯思远,将他身体的大半重量,放在自己肩上。侯思远看到父亲,很是兴奋,招手大喊:

“爹!我在这里!”

侯元帅脸色铁青的来到兄弟俩面前,冷冷看着他们。

“顽劣!”

侯思远低下了头,脸上也不再有笑容。侯思南望着父亲,欲言又止。

有家丁过来搀扶侯思远。侯思南放开手,刚松一口气,脸上火辣辣的挨了一巴掌。侯思南没有防备,又劳累过度,被打翻倒地。侯思远听到巴掌声,回头看见侯思南嘴角留下一缕红,披散的长发挡住了脸,看不到掌印。

侯思南习以为常的用手背擦了擦嘴唇,在草地上跪好。

侯元帅道:

“你身为兄长,不但不教导弟弟,还和他一起玩闹!你可知错?”

侯思南低眉顺眼,“孩儿知错。”

“爹!”侯思远推开搀扶自己的家丁,一瘸一拐的走到侯思南身边,拍拍胸脯,“一人做事一人当!今天的祸是我闯的,树也是我爬的,跟哥哥没关系,你要打打我好了!”

侯元帅吹胡子瞪眼,“你以为我不敢打你吗?要不是看在你今日受了伤的份上,我照样罚你!我打他,是因为他是大的!带兵打仗,要是上头一个决定做不对,下面就得成百上千的死人!他今天的所作所为,就该被打!”又对侯思远,“快些回家吧,你娘定在家等急了。要是一会儿她看见你这个样子,不知又要哭成怎样。快去河边洗洗干净。”

侯思远笑着挠挠头,“是,爹。”又看了一眼跪在地上,低头不语的侯思南,跳着跑向河边。

侯元帅这才道:“你也起来吧,去洗洗,脸都快赶上花猫了!”

“是,父亲大人。”侯思南朝侯元帅磕了头,默默起身朝河边走去。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