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8第7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 7 章

这事很快就被侯思远淡忘了,只是侯思远不再骂侯思南是‘臭南国人’,在他有求于侯思南的时候,他无师自通地学会了用嗲嗲的声音叫侯思南“哥哥”。不过每次利用完,他又恢复本性,混在他那群猪朋狗友中间,朝抱着课本路过的侯思南吹口哨,大声叫他“姐姐”。

侯思南和裘睐越来越要好,常常腻在一起,一呆就是半天,好得跟一个人似的,却再也没有人说他俩是断袖之癖。因为喜欢女扮男装,偷跑出宫的九公主,每次出现在书院里,用甜甜的声音“表哥表哥”的叫裘睐时,男孩们都巴不得:

“裘睐,你断袖吧!其实侯思南长得也蛮像女人的。你俩又这么要好,凑活着过得了。”

裘睐每回听见这样的话,都抿着嘴笑,不怒,也不反唇相讥。

侯思南却不同,每次都气得面红耳赤,无论什么场合,转身就走,却不知他这样的举动,看在某人眼里,只会觉得他更加可爱罢了。

九公主脾气非常好,总是甜甜地笑,虽然周围都是男孩,也一点不害羞、不任性、不刁蛮。书院的男孩们喜欢死她了,每回她一来,都争先恐后朝她围去,却每到面前,又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扭扭捏捏起来。

转眼又三年。侯思南已经十三岁了。书院的课程也到了一个关键性的转折点。一次决定去留与晋升的考试,如一块重石,压在每一个书院孩子的心头。

侯思南母亲的身体,每况愈下,半夜里常常咳嗽到天亮。侯思南夜里要照顾母亲,久而久之,养成了夜读的坏习惯。白天上学的时候,老打瞌睡,没少挨先生的戒尺。

下课后,裘睐追上侯思南。

“你最近怎么了?吴先生一向最喜欢你,不到气得紧,是断不会打你的。”

侯思南道:“前天夜里天气突然转凉,我娘又犯病了。”

裘睐恍然大悟的模样,低头想了一会儿,“马上要大考了。你这样的状态怎么行?论文考,你肯定是没问题,但是还有武考,你一向不擅长舞刀弄枪。我怕……”说到一半,欲言又止。

侯思南深深皱眉,长长舒了口气,双手一摊,突然笑得顽皮。

“听天由命呗。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呵呵笑着,跑向校场。

裘睐站在原地,风吹过,洁白的衣摆轻轻飘起。九公主悄然从回廊柱子后面走出来,站到裘睐身后。

“南哥哥笑起来真好看。”

“可惜生活从来不让他多笑。我们走吧。”

“嗯。”

裘睐回头牵过九公主的手,朝反方向渐行渐远。侯思南忽然出现在早该离开的回廊拐角,静静看着远去的一对佳人。校场的入口,侯思远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目光停留在回廊。

“小侯爷,你看什么呢?”策马走来的王昕风,也朝侯思远望的方向,探了探头,“什么也没有啊?”

随后而至的朱尧,斜眼盯得马上的王昕风全身发毛,“我听说……书院以前,有考试不顺利的学生,一时想不开,吊死在回廊横梁上。以后每到考试的季节,回廊里就会出现不干净的东西……”

侯思远忽觉一阵阴风钻入后领,一夹马肚子,对王昕风道:

“啊哈哈,我们不是说要去那边的吗?走啦走啦。”

“就是呀,别耽误了练习,马上要考试了。”王昕风一扬马鞭,跟小侯爷两个,瞬间跑得没影了。留下一脸迷茫的朱尧,呆在马上,“你们两个好没有教养,我的话才讲到一半,你们就走!哎——等等我——”也策马扬鞭,追了上去。

这日,天气晴朗。母亲的身体,托天气的福,稍微好了些。母亲找来正在花园看书的侯思南,拉他手道:

“思南,明天就是你的十四岁生日了。你想要什么礼物?娘今日身体好多了,陪你上街逛逛可好?你看你身上的衣裳,都还是前年做得。过阵子长高了,就不能穿了。而且现在思南是大孩子了,衣裳得有一两身好的才行,免得到了学院,被同学笑话。”

侯思南道:“娘,孩儿什么都不要,只要母亲早日远离病痛折磨,恢复健康,就是给孩儿最好的生日礼物了。”

“好孩子。”母亲眼中浮出泪水,伸臂搂抱侯思南,抚摸着他梳理整齐的头发,“为娘会好的。我的儿这么好。为娘怎舍得抛下你不管不顾。”

于是,母亲带着已经跟她一般高的侯思南,离开了居住的小院,准备不惊动他人,走后门去上街。途径花园时,母子俩还是遇上了公主和小侯爷。

但是,公主显然没有注意到侯思南母子,她此时正生气的数落着睡在躺椅上玩扇子的侯思远。

“你看看你的国文成绩,成天到晚就知道玩!西苑住的那个小兔崽子考得比你好多了!真给我丢脸!都不知道你平日里怎么学的!同样的先生,同样的书院,为什么别人家的孩子都考得这么好,你来个倒数第一?!我们家哪点不如别人?是给你吃不好了,还是穿不暖啊?你说说,就你这种成绩,我明天怎么给你爹写信?这信要是寄去边疆,你爹还不得丢人丢到外国去啊?!哎!我说话你听见没有?!”

公主恨铁不成钢的一指戳向侯思远额头。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