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9第8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 8 章

侯思远被公主戳得在躺椅上摇来晃去,“娘!你干嘛老拿我跟侯思南那个‘娘娘腔’比啊?还老比国文。你怎么不说,人家的娘也比你有墨水多了,说不定这是胎教……”

“你……”公主气得叉腰都站不稳,机灵的婢女立刻跑过来扶。公主感觉头有点旋,指着侯思远,还没说话,侯思远倒先插嘴了。

“而且娘你干嘛老拿我的短处跟人家长处比啊?你怎么不说我的武考,那可是全班第一。现在学院里,没一个打得过我!连裘睐那个臭小子……哼哼……也不行啦!哈哈……”

公主吼道:“你爹是元帅!我国武将里最大的官。侯家世代都是武将,你要是连这个都不行,我还不如面粉堆里闷死算了!否则到了阴曹地府,我如何跟侯家的列祖列宗交代?!”

侯思远嘟嘴,“那侯思南也是爹的儿子,他的武考还不是照样倒数第一。”

假山后路过的侯思南‘唰’地一下红了脸,不好意思的偷看母亲,见母亲也正看着他,赶紧低下了头。

公主又道:“你还好意思顶嘴?好,我不拿你和西苑的小兔崽子比。你讨厌人家裘睐吧?那你比得过裘睐吗?人家可是相国府的少爷,是书香门第。还不是照样武考第二,文考也第二。文武双全呐!多好的孩子啊……他娘一定高兴死了!我今天去你们书院,先生可是一直在夸他。你娘我听得耳朵都起茧了,也没等到先生表扬你一句,倒等来‘国文倒数第一’!小侯爷,你这又怎么解释?嗯?”

侯思远满头大汗,瞥眼公主,见她正一脸鄙视地俯视自己,突然露出一股很阴险的冷笑。侯思远立马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劲啊……

果然,须臾之间,侍女来报,说裘睐和九公主来了。侯思远瞬间从躺椅上跳起来。

“你叫他们来的?”

公主嘴含葡萄,“娘多为你着想。见你成绩不好,立即给你请了一个家教,还是你认识的。怕你不高兴,把你表妹也请来,休息的时候陪你玩。”

侯思远暴跳如雷,扇子狠狠朝假山丢去。

“啊……”打到了侯思南。

“谁?谁在那儿?偷偷摸摸的,给我出来!”侯思远一个飞身跳到假山后,伸手就要抓人,一见是侯思南,想抽手却来不及,结果整个人扑到侯思南身上,把人冲出一丈有余,直到侯思南靠在了回廊柱上,两人才停下来。

“你有病啊!大白天的你站假山后面干什么?啊……姨娘好。”

“你走开……撞得我痛死了……你这只猪……越来越重了……”侯思南推开他,捂胸咳嗽。

“妈的,你找死!敢骂我!我今天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啊!哎呀哎呀呀!!娘,放开我啦,很痛耶!”

“我今天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侯思远还想骂,公主拽着他的耳朵,将他拎走了。

母亲走过来,抚摸侯思南的背部。

“你没事吧?”

“没事,咳咳……母亲,我们走吧。”

母亲点点头,由侯思南搀扶着,离开了花园。

这边侯思远就没这么幸运了,被娘亲按在石桌前,不情不愿的让裘睐给他补了一下午的国文课。九公主则笑嘻嘻的坐在旁边,陪姑妈吃瓜子。侯思远稍微露出不耐烦的表情,脸上立刻会收到他娘手中的瓜子。

临走时,他娘还一再说,要裘睐和九公主常来玩,听得侯思远眉毛狂跳,隐忍不好发作。

“你这是什么脸?”人走了,公主怒视侯思远,“裘睐以后肯定是做官的料。你将来袭了爵位,少不了和他应酬。现在搞好关系,打好基础,以后办事,方便多了。孩提时代的感情,最真,听娘的,不会害你啊。”

“哼!有什么了不起……还不知道以后谁求谁呢……”侯思远嘀咕。

公主叉腰道:“就你那点出息?见个姑娘,脸跟吃|屎似的,谁会来求你?九公主多好的姑娘啊,身份高贵,典雅大方。现在才十一,已然是个美人胚,要是再等个几年,提亲的王孙贵族,早将皇宫门槛踏破了,还等你……瞧你这副德行,以后哪有女人喜欢?”

侯思远嘟嘴,“没人喜欢就没人喜欢!我才不稀罕呢!”一踢凳子,匆匆走了。

侯思南扶着母亲,在街上走走看看。

午后的街头,甚为热闹。街道两边小摊一个接一个,排得密不透风,吆喝声不绝于耳。微风一吹,远处的馄饨味扑面而来,香满整条街。临街的字画铺和书店,趁着今日阳光好,纷纷把竹床摆到店铺外的街上。晾晒期间,书籍和字画被围观的民众买走了不少。

母亲带侯思南去买布。量身之后,侯思南选了两匹颜色素雅的布料,付了钱,其中一匹递给母亲。

“母亲也该添新衣了。孩儿有一匹布就够了。”

母亲眼角盈出欣慰的泪珠,由他扶着,往家走去。路过菜市口时,遇上了人群的逆流。侯思南护着母亲,好几次差点被人群碰倒,终于抓过一个人问:

“出了什么事?”

那人道:“前边有人卖奴隶。听说奴隶里有个孩子,才十三、四岁的样子,病得快死了,满口胡话,没人听得懂,卖不出去。卖奴隶的准备把他卖到妓院去。男孩子,十三、四岁最是受欢迎的时候。大家看着不忍,都在指责他没人性。”

侯思南和母亲穿进人群,走到前面去看。只见那孩子连走都走不了了,躺在地上,像滩泥。头发披散挡着脸,污似稻草。

人言可畏,卖奴隶的动摇了,“好了好了,谁真可怜他,就买了他。我养着他,总归是要亏本的。不如哪位出个价,只要你喊,立马成交!”

侯思南侧耳倾听,微微听见地上少年说了句周围人听不懂的“娘……”,立刻回头,“母亲,他是西国人。”

母亲微笑:“我还以为你听不懂呢。我看你半天了,要是你再不说,回家该打屁股!”

侯思南脸红,“他说得模糊,我前面没听清……”

这时,人群中突然也有人说:“这孩子是西国人!谁敢买啊?是人都知道,西国乃虎狼之邦。西国人又狠又毒。传说他们五岁就已杀狼饮血,十岁砍人如切菜剁肉。”

卖奴人瞬时尴尬,却道:“那我不是抓到他了?你看我毫发无伤,事实断没有传说那么可怕。”话音刚落,趴在地上的男孩突然扑到他身上,死死咬住他胳膊。卖奴人痛得大叫,抽了男孩数鞭,仍不见其松口,胳膊已血流如注。

周围群众纷纷后退。唯有侯思南和母亲未曾动。侯思南一直望着男孩的眼睛,“母亲,我们还有银两吗?”

“有。”母亲对卖奴人说,“这个孩子,我们要了。”

那孩子突然之间松了口。卖奴人趁机一脚踢向他。男孩在地上滚了数圈,最终停在了侯思南母子脚边,神智已经模糊,嘴里声声叫着“娘……”却是周遭都听不懂的西国语。

母亲蹲下身,将那全身脏兮兮的男孩抱在怀里,温柔地用西国语说:

“不怕,娘在这儿。睡吧,一觉起来,病就好了。”

卖奴人捂着流血不止的胳膊,朝侯思南母子道:

“这个奴隶送给你们,我不要钱了。操!真他妈晦气!”

插入书签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