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10第9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 9 章

侯思南和母亲把男孩带回了家,请了大夫给他治病。

大夫看过之后,说:“只是热疾,调养几日,服些退火的药,便会好。”

男孩躺在**,整整睡了三天,第四日退了烧,刚开眼,就挣扎着起身。屋里静悄悄的,看摆设家居皆不眼熟,一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嗖……咚!嗖……咚!当、当……”

院子里传来熟悉的声响。男孩寻声而去,看到一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瘦白清俊的男孩,正在练习射箭。但效果并不理想,短短十余丈的射程,脱靶的箭掉了一半;另一半,也只有三只靠近红心的位置。射箭之人并不气馁,虽然已满头大汗,却还在顶日拉弓。

“你姿势不对,所以老射不中。”

侯思南闻声回头,“你怎么起来了?不是还在发烧吗?快回去躺着吧。”跑过来,摸摸男孩的头,又摸摸自己的,意识到自己头上全是汗水,又掏袖子,找出手帕,将额头擦拭干净。

男孩好奇地看着他,“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尤郁。”

侯思南微笑:“我叫侯思南。”

“你怎么会说西国话?你是西国人还是南国人?”

“我母亲是南国人。你饿了吧?随我来。”侯思南牵过尤郁的手,背着弓箭进了房,又朝屋外望了眼,确定没人,才偷偷打开书桌下面的一个小抽屉,从最里面的夹层,拿出一个小盒子,递给尤郁。

“这是什么?”

“红枣馅的糕。我娘平时不让我吃零食,说吃了就不吃饭了。这是我偷偷藏的。”O(∩_∩)O

尤郁笑出一排整齐亮白的牙齿,配着他那双凌厉的鹰眼,咋一看,像极了狼。他靠着侯思南坐下,拿了一块糕点,丢进嘴里,边嚼边说:

“看不出你笑起来蛮乖的样子,其实肠子拐三湾。你也吃吧,这些都是你辛苦攒的,我都吃了怎么好意思。”尤郁又拿了一块,伸到侯思南唇边。侯思南就势张嘴,咬了一口。

“你们在干什么?”突然,门口传来一声呼喝。

侯思南险些被呛到,捂嘴咳嗽了两声,刚抬头,侯思远已到面前。

“哥,他谁呀?”

侯思南道:“你来干什么?”

侯思远朝书桌甩下一本《周易》,“我为什么不能来?这是我家!我爱去哪就去哪!以后我袭了爵位,这院子,这间房,包括你这个人都是我的!”

“你做梦!即使将来这间屋子里什么东西都是你的,我也不是,永远都不是!无论你承认也好,讨厌也罢,我是你哥,不是奴隶!”侯思南瞪着他,一点不示弱。

侯思远胸前的金锁上下起伏,咬牙看着侯思南,半饷后,矛头对准了尤郁,指着他道:“你谁呀?来我家干嘛?!”突然眼一眯,笑了,“哦……我知道了……你们在偷吃点心!我要告诉姨娘,看她不罚你!”说罢就往外跑,却与刚巧进门之人,撞了一个满怀。

“哎哟……谁这么大胆子?居然敢撞我?!”

“小侯爷,对不住,你碰着没?快让姨娘看看。”侯思南的母亲也差点被他撞倒地,刚站稳,便蹲下扶他。侯思南看不过眼,跑了过去。

“娘,他是晚辈,要道歉,也应该他道歉,凭什么……”

“闭嘴。”母亲训斥。侯思南嘟着嘴,再不做声。奇怪的是侯思远,看清撞自己的人是侯思南的母亲后,突然不再谩骂,乖乖站起来,也不说话。

“小侯爷,你伤着哪儿了没?哪儿疼?你说呀。”侯思南的母亲关切地问。

侯思远摇摇头,“没……姨娘,对不起,是我太莽撞了。”又看看侯思南,很抱歉的模样,胸前的金锁铃铛摇摇晃晃,像只狗。

侯思南眨眨眼,突然明白了!霎时回头,却已来不及,母亲发现了正在吃糕点的尤郁,走过去,用西国语道,“你刚好,还在咳嗽,不能吃甜食,给我吧。”

尤郁含着满嘴的红枣馅,点点头,把盒子交给了侯思南的母亲。她接过来,刚转身,突然回了头,“这糕点你哪来的?”

尤郁‘咕嘟’咽下嘴里的糕点,怯怯看向侯思南。侯思南满头大汗,低着头不敢造次。

母亲道:“偷东西、撒谎、吃零食,数罪并罚,你自己说,该怎么办?”

侯思南委屈又怨恨地看了一眼侯思远,“孩儿知错,吃过晚饭,就跪搓衣板。”

于是,天上月亮圆又亮时,地上小人跪衣板。

尤郁默默走过来,跪在侯思南旁边,“好兄弟,有东西一起吃,有罚一起跪。”

侯思南朝他笑笑,没看见月门外桂花枝后,被月光照得银亮的金锁。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