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11第10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 10 章

这天后,侯思南和尤郁成了好朋友。尤郁总有很多稀奇的故事说给他听:什么冬天山洞里捕蛇,夏天夜晚斗狼,白色的狐狸有灵性,黑色的藏獒很忠诚……

侯思南下了学就往家跑。尤郁教他练习骑射。侯思南武艺进步很快,对付考试富富有余了。

侯思南很高兴,也很佩服,细问之下才知道,尤郁居然还比他小两岁。

侯思南的母亲也很惊讶,摸摸他的肩胛骨,“你居然才十一?我听说西国人都长得很高大,原来不假。比我们思南还小两岁,都快和我们思南一般高了。男孩子,以后还有得长。而且你也结实,一看就是身体很好的样子。我们思南身体要是有你一半棒就好了,他老生病,风一吹就会倒似的。”

“娘!”侯思南嘟嘴,拿了弓箭,转身出门。

母亲在后面笑道,“你嘟嘴的时候,跟思远一个样。”

侯思南顿时红了脸,头也不回大喊一句,“我跟他才不一样!”一抬头,对上一张番茄脸。

“谁稀罕跟你一样啊!小气鬼!”侯思远拉下眼皮,吐舌头。

“哼!”侯思南用西国语朝屋内喊,“尤郁,我们去射箭。”尤郁走出来,笑出一口好牙,全身散发着阳光的味道。

侯思远看看侯思南,又看看尤郁,“我是来拿书的。上次来的时候,放在你书桌上了,快还我,我要看呢!”

“什么书?”

“《周易》。”侯思远委屈道,“马上就要考试了。哥……你都不帮我温习。上次我都拉下脸来问你了,你说都没说就把我赶跑了。要是……要是我考不过……又得天天对着裘睐那个柿饼脸,看着都倒胃口,饭都吃不下。”

侯思南笑了,“吃不下正好,你够重了。要是猪,早称斤卖了。”

“你……”侯思远伸出一指,还没指到侯思南胸口,改成了牵住他的手,“哥,你就帮我这一回吧。你国文这么好……家里有个全班第一的哥哥,我为什么要去跟裘睐那个第二名请教啊?哥……作为回报,我也不会让你白教的,我教你武艺吧?你不是武考一向很难过吗?包在我身上,这回你一定过。”

侯思南深知他的秉性,加之侯思远之前有太多的前科,侯思南断然推开他的手,“我有尤郁教,不用你教。他的武艺也很厉害。你自己去问裘睐吧。”说完,拉着尤郁的手,朝外走。

侯思远一跺脚,“侯思南!你给我记住!那个谁?他是个什么东西?话都听不懂,不会是野人吧?你要他教?你等着不及格吧!哼!”气冲冲也走了。

裘睐在侯思远书房等侯,许久不见他来,自己走到书架那儿拿了本书,刚翻了几页,侯思远怒气冲天地奔进来,看到自己,“哼!”了一声,一屁股坐到红木椅子上,手撑茶几,托着腮帮子,不搭理人。

裘睐放下书,慢慢踱过去。

“我今天不想读书,你回去吧。”侯思远的语气很不好。这话就像是对下人说的。裘睐也是大家公子,何时受过这种待遇?顿时脸颊一阵抽搐,半饷才道:

“那我先回去了。”刚走到门口,又回来了。

侯思远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就感觉他站在自己身后半天不说话,有些不耐烦,回过头问:

“你还有什么事?”

裘睐眼神漂移,嘴唇轻启了几次,欲言又止。

“没事就走吧。你老站我后面,我全身发毛。”

“你哥哥……他最近在做什么?”裘睐终于斟酌着开了口。

侯思远一听,大发雷霆,“你问我,我怎么会知道?!你自己去问他啊!”冷笑,“你们不是挺好的吗?怎么?他不跟你说话了?这也难怪,他最近跟别人玩得好着呢!”说到最后,声音小得像蚊子叫。

裘睐没听清后面,只听到前边,赶紧解释,“我们没吵架,只是……我最近见他行色匆匆,下了学就立刻回家,我怕他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侯思远道:“你别瞎操心了,姨娘的身体近些日子挺好的。”

“哦……”裘睐点点头,“那我先回去了。”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