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12第11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 11 章

晚上,侯思南复习完功课,准备睡觉了。

母亲帮他铺好床,见侯思南一直盯着桌上一本边角都打了卷的《周易》出神,捂嘴偷笑,“你还是去吧,他再怎么说,也是你弟弟。”

侯思南望着母亲,眨眨眼,“那娘……我去把书还给他。”

母亲笑着点点头。侯思南拿起书,出了门。

刚走到侯思远卧房外,就听见侯思远在屋内发脾气。

“我说了要睡觉?”

“可是小侯爷……现在已经很晚了……奴婢怕夫人怪罪……”

“到底谁是你主子?敢用我娘来压我?我看你是反了!”

侯思南在窗外听得直摇头,抱着书,敲了敲门。

“谁呀?大半夜的不睡觉?去开门。除了我娘,一律说我睡了。真烦,明知道我要考试了,还来吵我。”

“是。”婢女的影子来到门前。

门开了,婢女微愣,随即朝侯思南一揖,“大少爷,小侯爷已经睡下了。有什么事,明天再来吧。”

侯思南递过《周易》,“我是来还他书的。麻烦你交给他。”

“是,大少爷。”婢女接过书,刚想关门,侯思远光着脚丫,只穿睡衣冲出来,拉着侯思南的手,一脸讨好的笑,看得侯思南嘴角直抽。

“哥,我正要睡,还没睡呢,你进来坐坐吧。”

“不了,我就是来还你书的。”侯思南抽回手,刚要走,被侯思远一把转过来,二话不说,扛在肩上,弄回了房。

“你干什么?放我下来!”侯思南头充血,倒挂在侯思远背上,双手本能地抓紧他腰部的睡衣。

侯思远把侯思南扛到临窗的睡塌边,扔在了炕上。

侯思南也是才洗完澡,只穿了深衣,袖子、下摆都大大的,被他这一弄,宽松的衣裳变得乱七八糟,左边肩头整个露了出来。昏黄的烛光一照,显出柔滑的色泽。

“你太讨厌了,好好的又捉弄我,真是好心没好报!下次你落了媳妇在我那儿,我也不给你送,看你找谁哭去!”

侯思南的脸,都红到耳朵根了,嘴里数落侯思远,手里急急忙忙地拆系缎带。等他好不容易忙清楚了,才发现侯思远站在榻前许久都没说话,抬头去看,只见他一直盯着自己,歪着嘴笑,突然咳嗽两声,扭头去瞧左边茶几上的花瓶。

侯思南道:“我回去了,夜深了,你睡吧。”

侯思远立刻伸腿坐到塌边,堵住去路,“哥……你都来了,好歹教我一点再走吧,《周易》是本什么破书啊?里面每个字我都看得懂,连在一起就读不明白。你教教我嘛,啊……”

侯思远一边说,一边抓着侯思南的胳膊摇。一边摇,一边往炕上爬。侯思南只好一直往里退,等他发现不对劲时,自己已经被侯思远困在炕上,下不去了。

侯思南怒目:“你让我下去!”

侯思远痞笑:“你教会我,我就让你走。否则你今晚就睡这儿。”

侯思南瞪着他,一直瞪,一直瞪……

“再瞪都天亮了,教吧,嗯?”侯思南将《周易》递到侯思南面前。侯思南抢过来,压了压卷起的书角,放在矮几上,翻开第一页。

“你哪儿不明白?”

侯思远笑开了花,赶紧蹭过去,双腿钻进矮几下,和侯思南同盖一条小棉被,手翻书本,研究起来。

“这,这,还有这……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什么意思?”

“这句话的意思是:君子应该像天宇一样……”

银白的月光,穿过窗棂洒向矮几,陪伴两个夜读的少年,迈向午夜。

“哇……”侯思远打了一个哈欠。

侯思南道:“困了就先睡吧,我明天再来。”

侯思远揉揉眼,“很晚了,你就在这儿睡吧,明早再回去换衣服,上学来得及。”

“不了,出来时没说。若不回去,母亲会着急的。”

“那你明晚来之前,跟姨娘说,晚了,就睡我这儿。要是姨娘不相信,我陪你一块儿说去。”

侯思南摆摆手:“不用了,我怕大娘会生气。”走了。

隔夜又来了,给侯思远讲到很晚。侯思远躺在他大腿上,“哥,你今晚就别回去了。小孩子这么晚不睡觉,会被虎姑婆抓去吃掉的。”

侯思南嘴角抽搐,“你当我几岁啊?我明年都十五了,你还拿这么不靠谱的故事来骗我。”翻书的手突然停了,“你该不会……到现在还……”

侯思远‘唰’地一下坐起来,“我从来不相信神鬼之说!这些故事,也就骗骗你这种瘦不拉基的小公子。本侯爷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岂会怕这个?”

侯思远洋洋自得地回了头,却见侯思南侧躺在炕上,双腿微微蜷曲。白色的深衣裹着下沉的窄腰,顺着大腿,勾勒出美好又脆弱的曲线。侯思南左手靠着枕头,右手翻动着摆在榻上的书卷,摇头抿嘴偷偷笑。月光洒在他露出袖子的白皙手臂上,载出银色的光华。

侯思远腆着脸扑过去,硬拉着侯思南在他这儿睡了一晚。

结果第二天早晨,他俩还在**,就吵起来了。

起因是侯思南先醒,习惯性的想起床去洗漱,谁知动不了?身上重重的,稍微移动,头发扯着疼。半睁开眼睛一看,侯思远四肢八叉睡得香甜。手臂搭在自己腰上,大腿勾着背,嘴角上的口水,全流在自己衣服上!!!

侯思南顿时觉得身上臭臭的,想起来又起不来,只好去推他。

“哎,上学了,快起床。”谁知侯思远皱了皱眉,嘟嚷几句,手收得更紧,又睡着了。

侯思南没办法,又叫,“起来了,你这只懒猪,太阳都晒屁股了。”

“大胆……奴才……敢命令我……小侯爷……我要睡觉……不要吵嘛……”侯思远手一挥,一巴掌打在侯思南脸上,侯思南彻底怒了。

“啪!”也一巴掌打回他,结果把他打醒了。

“你找死啊?!趁我睡觉,揍我?”侯思远捂着脸,咬牙切齿扑到侯思南身上,骑住他的腰,“哼哼,知道错了吧?”

“放开我,你这只猪!重死了,快下来!”侯思南黑亮的长发散乱在红色的被褥上,合着他白色的深衣,唇红齿白的小脸,煞是好看。

侯思远歪嘴笑,“真是越看越像娘们。”说着,还伸手摸了一把他的脸。

侯思南一愣,随即脖子也红了,挺着腰想扭出屁股,结果还是失败了,躺在侯思远身下直喘气。

“你求我啊,只要你说:‘对不起,小侯爷,以后我再也不敢了。’我就放了你。”侯思远说这句话的时候,憋出酒窝,模仿女人发出阴阳怪调的嗓音。

侯思南的身体不停地颤,撇过脸,咬着下唇不说话。起伏的胸膛在蹭开的衣领下,隐约现出粉红色的[孚乚]|头,还没看清,又随着胸膛的下沉,消失在衣襟里。

侯思远看不到他的表情,觉得不够好玩,要伸手掰过他的脸,被他一口咬住,痛得哇哇大叫。

“你属狗的啊?!乱咬人!”

“呸!你才是属狗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还成天到晚带个银项圈,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哪家养的狗!”侯思南趁机发力,推开了侯思远,跳下床铺,拔腿就跑。

侯思远甩着手在后面喊,“侯思南你给我记住!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你我之间,谁才是狗!!”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