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13第12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12章

也就是这天,书院进行了考试。因为是国子监的大考,有时连皇帝都会来观看,陪同而来的文武大臣自然也不会少。所以学子们都很重视这一次的考试。

每个学子可以由一个书童陪同进场。学子考试时,书童负责伺候他。洗笔研磨,背箭擦枪。侯思南的母亲生病需要钱,所以他一直没有买书童。这次考试,关乎侯家颜面,不可怠慢。公主提出要给侯思南配一个书童,被侯思南的母亲婉言谢绝了。

侯思南不解。母亲温柔地朝尤郁招招手,“你陪他去好么?”

尤郁重重地点点头,朝侯思南笑如盛开的向日葵。

于是,文考结束后,侯思南带着尤郁,来到校场时,侯思远正和一帮猪朋狗友围成圈,靠在回廊台阶木柱那儿说话。

裘睐依旧一身白衣,款款走来,一色的鞋子上,看不到丝毫尘土。远远看到侯思南,微微朝他点头,唇角稍稍扬起。侯思南正想给他回礼,突然看到他后面追来的九公主,点着小脚,一路小跑跟着裘睐,脸上甜甜的笑,见者心动。

侯思南移开眼,漫无目的地扫视左右,正巧对上侯思远的眼睛,只见他站在一群束发少年的中心,懒懒的倚在柱子上,左腿微弯,向后踩在台阶上,右手伸出,给朱尧握在掌心里,眼睛远远斜瞟着自己,脸上尽是鄙夷地笑。

朱尧站在他面前,牵着侯思远的手,正在观摩他虎口上被自己今晨咬伤的牙印。其他几个少年也都在低头研究侯思远的伤口,没有注意到侯思远正隔着他们的身体,与侯思南神交。

“哼!”侯思南扭过头,走了。

很快,皇帝领着一众大臣到来。纷纷落座后,武考正式开始。

经过射箭、马术和兵法考试后,武考进入了最后一项,也是最为激烈的考试——比武。

在场的诸位大臣,多数都是学子们的爹。每次自己的孩儿表现得格外出众,这群年过半百,平时沉稳内敛的重臣,还是会忍不桩唰’地一下站起来,忘情的拍手,大声叫“好”,老脸像笑开的菊花。也有政敌互相较劲的,你看不顺眼我的儿子,我也嘲笑你的儿子,好不热闹。

皇帝坐在首席,摸着胡须,眯眼欣赏台上的未来国栋,英姿飒爽的身影,耳里不时传来身后大臣们的相互讥诮声,无比欢乐。

侯大元帅也在场,挨着皇帝排排坐。皇帝歪头对他笑:

“朕素闻你两个儿子,一个文秀,一个武才。今日一见,文秀那个果然不凡。”

侯元帅抱拳道:“那是微臣的大儿子——侯思南。”

皇帝点点头,“嗯……下面的武斗,一定更为精彩。朕听说,相国的独生子,文韬武略,样样出众。刚才他也仅仅是国文一项,输给了侯思南。琴棋书画都很棒嘛!下面看你的小儿子,如何力压比他整整大一岁的裘睐了。”

侯元帅和裘相国,一左一右点头称“是”。皇帝坐在中间,翘着二郎腿,很是悠闲。

“朕倒是占便宜。一个是朕的侄子,一个是朕的外甥,谁赢了,朕脸上都有光!哈哈哈哈……”

侯元帅和裘相国嘿嘿干笑,又不约而同咳嗽两声,转头去看擂台。

学生们抽签完毕,各自归位。侯思南盯着自己手上的签条,直皱眉头。侯思远叼着根狗尾巴草,吊儿郎当走过来。

“你跟谁打?给我看看。”话未落音,劈手夺过侯思南手中的小纸条。

“你……”侯思南刚想上前,身后忽然蹿出一个黑影。

尤郁拎着侯思远的领子,用生涩的南国话说:

“还来。”

侯思远吓了一跳,瞥了眼纸条上的字,笑了,摊开手,“别激动,我还就是了。”把纸条递给他。

尤郁将纸张抚平,拿给侯思南,怯怯看他一眼。侯思南用西国语说,“你别生事。我自己应付得了。皇上也在,出了丑,父亲会责罚我的。”

尤郁重重点头,胸前的狼牙项链和耳边的刺发上下震动。侯思南朝他微笑,“谢谢。”尤郁闻言,也笑了。露出来的六颗牙齿,像葫芦子一样整齐洁白。刚毅冷峻的面孔,忽然生动起来。

“哼!两只野人!说什么呢?都听不懂……”侯思远抱手站在身侧,斜眼看人。

侯思南挽过尤郁的手臂,“走,我们别理他。”拉着尤郁走了。

侯思远脚边的一块小石子,瞬间被他踢飞,“你走啊!本来还想教你两招,想来是不必了!等下看你怎么在台上出丑!”

侯思南回头瞪他一眼。

侯思远扯着嘴角,邪气地笑,“待会儿被裘睐打得满地找牙,不要哭鼻子哦,姐姐?”

侯思南拉着尤郁走得更快了。

少顷,擂台上。

侯思南扎紧衣袖与衣摆,一脸认真地伸出单臂,白皙修长的五指,并拢成刀锋掌。

他对面一身白衣的裘睐,一个回旋,纯白的下摆已被收紧在腰侧。

侯思南想起平日里,尤郁教自己时说的话:

“你们都是一个武师教的。招式基本都一样。但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特点与战斗经验,勤奋程度也不同,所以对打起来,谁高谁低,一目了然。论力气、熟练程度、实战经验,你都比不过我,但你的身体非常软,这是南国人的特质。所以你要充分利用这个优势来取胜。我教你,四两拨千斤,借力打力,别人给你多少,你就还他多少。利用重力、韧性,还有你的聪明才智,随机应变!”

侯思南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裘睐,“得罪了。”

裘睐笑容扩大,“请赐教。”伸出一手,作原地阻挡式,并不进攻。侯思南嘴角上扬,向前一跃,伸手朝裘睐胸前劈去,就在裘睐想要伸手挡他的瞬间,改成双手撑地,倒立向上,腿在空中夹住裘睐的肩膀与脖子。裘睐没见过这种打法,乱了方寸,想用手去掰侯思南缠在自己肩上的腿,却突然发觉自己的腿被侯思南抓住了,下一刻,侯思南松开腿,朝地上一站,手提裘睐,一个漂亮的背摔,将他整个人扔了出去。

裘睐失了重心,眼看就要飞出擂台,右手及时地抓住了擂台柱,一个燕子转身,潇洒飘逸地落在一掌宽的台柱之上,微笑自如。

“士隔三日,当刮目相看。”

侯思远衔草蹲在他那群朋友中间,看得正起劲,朱尧凑过来道:“头儿,你姐姐蛮厉害的嘛。看不出哦,平时一副文文弱弱的书生样。”

侯思远咬着嘴里的狗尾巴草,使劲拍他的头,“闭、上、你、的、嘴!”

朱尧被他打痛了,抱住王昕风的胳膊,“哥哥我好痛,呼呼……”

王昕风甩狗皮膏药似的推他,“你走开啦,不要吵,我都看不到九公主了!”

“不要嘛,九公主后面有奇怪的东西飘啦。”

侯思远一阵恶寒,悄悄躲开一点,回头看了看自己身后,这才看向擂台。

侯思南刚才打得出其不意,裘睐虽然厉害,却不适应。这会儿定了神,不那么好打了。只见他气定神闲的朝侯思南走,一边走一边笑。反观侯思南,全副武装地像只张牙舞爪的山猫,架势摆得好好的,却一直往后退,额头上全是晶莹的汗珠。

侯思远一看就知道侯思南大势已去,只要裘睐一发力,他就玩完了。但裘睐好像一点也不急,玩猎物似的耍弄侯思南,老把他往绝境逼,却不下重手掐死他。侯思南渐渐越打越辛苦,呼吸也越来越急促,红霞上脸,白皙的皮肤上显现出青蓝色的毛细血管,看起来像新生的奶猪,美味可口,香味醇正。

侯思南最终沉不住气朝裘睐扑去,却被裘睐顺势抓住手臂,带进怀里,反箍住腰身。侯思南抬高左腿,直踢到头,裘睐脑袋一偏,躲过了攻击。侯思南却趁此空挡,逃出了裘睐的钳制,反手一掌,紧接着伸脚一杠,想把裘睐弄下擂台完事。

裘睐没想到侯思南拼到这种地步,居然还有力气发动攻击,下了狠劲,全力飞起一脚,正中侯思南左胸,把侯思南整个人踢飞出去。等他站稳,定睛一看,侯思南被他不止踢出擂台,还远远落到了放兵器的地方,背部撞在架子上,紧接着又摔倒在地,顿时喷出一口鲜血。

大人们也吃了一惊。侯元帅几乎是在同时站了起来,朝侯思南跑去。裘相国也随后站起来,油光满面的朝台上鼓掌:

“好,好,好!太棒了!”末了,还朝裘睐笑着竖起两个大拇指。

擂台下的少年们一致朝侯思南摔倒的方向望去。

朱尧伸头探脑,“头儿,你姐姐好像吐血了。哇……一定很痛……”

王昕风也嘀咕,“裘睐也下手太狠了吧?他们不是很要好吗?”

二人说完,皆不见侯思远答话,回头去看,只见侯思远蹲在原地,狗尾巴草掉在地上,脸上看不出喜怒,拳头握得‘咯咯’作响。

裘睐望着侯思南,直皱眉。刚想飞身下台,朝那方向去,突然身前闪出一人,挡住了去路。

“你让开!”裘睐现下没什么好脾气。

来人不说话,也不让开,野兽一样的眼神,瞪得裘睐很不舒服。

裘睐内心烦躁,一掌劈来。尤郁挥手挡开,手指弯曲成虎爪,直取裘睐要害。裘睐一惊,及时挡开。

二者厮打开来。

尤郁动作简洁,不花哨,却招招凶险,式式致命。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打法,让裘睐这位公子哥很受不了,边打边退,没过三十招,已露败式。

裘相国大怒:“这是谁家奴才,如此胆大妄为?!”

皇帝道:“没想到,侯爱卿家居然还有一个如此厉害的西奴。武将之家当真是藏龙卧虎……”

正感叹,擂台之上居然又出现一人,横插一手,想分开打斗二子。定睛一看,却是侯思远。

“野人奴隶,你下去!这家伙我来对付!他下个对手是我!我不会便宜他的!”

尤郁听不懂,谁来打谁。到最后,反而变成了侯思远和裘睐二人合力打他一个。

侯思远从左侧飞起一脚,裘睐从右边拍出一掌,同时朝尤郁袭来。

尤郁大喝一声,在两人靠近自己的一瞬间,双臂同时向外出拳,身如泰山,不动分毫。

裘睐在空中转了个身,脚挨到擂台边缘,方才站稳;侯思远在另一侧单膝跪地,单手握拳撑在地上,飞起剑眉,瞪视而来。

尤郁鹰眼上翻,冷厉嗜血,似妖似魔。

“别打了。尤郁,下来。咳咳咳……”侯思南虚弱的声音,让本来刚劲的西国语,蒙上了一层特有的温柔。

短短一句话,结束了三个少年的争斗。

尤郁率先跳下擂台,跑到侯思南身边,望着他,却又不敢碰他。裘睐也想下台,被侯思远伸出一臂,挡住了。

“你我之间,还没比完呢。要下去,打赢我再说!”说罢,一掌劈向裘睐天灵盖……

侯思南看到这里,眼前一黑,晕了过去,后来之事,皆不晓得了。

强烈推荐: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