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15第14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 14 章

侯思南这一病就是数月有余。在此期间,他的母亲去世了。

临终前,母亲将侯思南叫到床前,叮嘱道:

“你爹常年征战在外。我走之后,家中一切,能忍之处,尽量退让。你心性太高,又好胜,我怕你日后因此受苦。别再和侯思远争什么,低调做人,安分读书。到了十八岁,你就去参加科考。若考取功名,你便可自立门户,远离苦海。日常琐事,若遇委屈,谨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身为君子,即使颠沛流离,也要不屈不挠;度量像大地一样,没有什么不能承载,不能忍受。”

母亲说到此处,断了气。侯思南跪在床前,泣不成声,嘴里一遍又一遍地念: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天行健……地势坤……天行健……天行健……”

…… ……

……

母亲死去肺病。大夫说,这是长期抑郁忧伤所至,能撑到今天,已是上苍的恩赐。

母亲的葬礼,办得朴素又冷清。只有寥寥几个家丁,推着载棺材的车,撒几片白纸钱,由侯思南抱着灵位,去城郊下了葬。父亲身在边疆,侯思南写信过去,都得不到回音。母亲虽是南国人,却在北国生活了大半辈子。到头来,葬礼只有尤郁一个熟人参加。还是个西国人。

凄凄惨惨,冷冷清清。尸骨未寒,第二天,就是侯思远的十四岁生日。

当晚,侯府中张灯结彩,上下仆人近百,忙里忙外。公主一掷千金,在山水湖畔大宴宾客,请来当红的昆曲班唱戏助兴。光是戏子的演出费,就够侯思南母亲下葬数十回的了。

月上中空,隔岸灯火通明。红色的灯笼照不暖水榭中人的一颗心。

临水渔台,一身缟白的侯思南,红着眼望向湖对岸。尤郁默默站在他身后,湖风吹响脖子上的狼牙项链,也吹乱了侯思南鬓角的发。

尤郁道:“回屋吧,湖边风大。你的伤,才好没多久。”

侯思南长叹一声。尤郁扶他回了屋。才坐下,尤郁即单膝跪地,牵住侯思南的手。

“我有话一直憋在心里,想对你说。”

侯思南扶他起来,“你说。”

“谢谢你和你的母亲救了我。但我要离开。虽然我不应该在这种时候离开你,但我别无选择。我有要紧事,必须回西国。如果你不同意,我也要走。你打不过我的!”尤郁的鹰眼,冷若冰霜。

侯思南站起来,走到书桌那儿,打开抽屉,取出些东西,走回尤郁身边。

尤郁迷茫不解侯思南之意,也站起来。

二人对望,侯思南牵过尤郁的手,将一张叠成四方型的纸,放进他手心。

“这是你的卖身契。我们母子本就没有奴役你的意思,只是觉得你还太小,无法自立。现在你有去处,是再欣慰不过的事情。”又拿出一个通透的玉佩,“这是当年我母亲和亲时,从娘家带来的南国玉。母亲一直将它随身携带。我却不想再看见它。它只会让我更加睹物思人罢了。我把它赠与你。你或当或卖,换些盘缠上路,母亲在天之灵,也会同意的。”

尤郁没有拒绝,举高玉佩,“这刻的是什么?看着像麒麟,又像狮子,却又都不像。”

“这叫貔貅。传说它是东海龙王的九皇子,是可以辟邪、敛财的瑞兽。”

“貔貅?我喜欢!”尤郁握紧手中的玉佩,朝侯思南笑开嘴角,“那我先走了。有缘自然会见。我不与你道别。你多保重!”

“嗯,我会的。”

侯思南站在水榭门槛内,望着夜幕下的树林深处,尤郁逐渐消失的身影,耳里听到的,都是湖对岸传来的昆腔酒词,回望屋内,母亲灵牌上的字,被仅有的一盏昏黄油灯,照得忽明忽暗。

翌日,秋老虎热。

侯思远从书院回来,才进院门,便开始一层层地脱衣服。机灵的小厮立刻递来一个红彤彤的苹果,还是刚从水里冰镇过的。侯思远接过来,‘咔吱’咬了一大口。

嗯……又粉又甜……

侯思远甩掉最后一件衣裳,只穿里衣,光着脚丫,叫来小厮。

“有什么吩咐,小侯爷?”点头哈腰。

侯思远嚼着苹果,“我问你,你知道侯思南今天为什么没去上课么?先生都问我,说他休学好几个月了,就算是生孩子,也该恢复了吧?怎么还不上学?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要是有孩子,那也是裘睐的,关我屁事!好端端的,干嘛问我?哎,你说说,咱家的大少爷,这些天都干嘛去了?我昨个儿过生日,他鬼影都没见着一个!哼!就是不想送我礼物嘛,我还不知道他……小气鬼一个!”

侯思远啃光苹果,‘咻’地一下将苹果核朝旁边一扔,拍拍手,抓过蒲扇,往躺椅上一倒,闭目养神。

呀……真舒坦……

小厮凑到侯思远耳边,小声道:“小侯爷您是不知道,大少爷的娘,前些天去了。夫人叫小的们瞒着您,怕坏了您过生辰的兴致,也怕您临时去看他,沾了晦气,来年不顺当。”

侯思远‘哧溜’一下从躺椅上跳起来,“死了?姨娘死了?”难以置信地瞪着小厮,“哎,我说你们胆子够大的呀?这么大事,说瞒我就满我,你们还当不当我是你们主子?!”

小厮低头,唯唯诺诺连声道歉。

侯思远又问:“那……姨娘她下葬了没?”

“下了,前天下的葬。”

“嗯……你下去吧。”侯思远摇着扇子,到处晃荡了一圈,没啥意思,朝花园去了。路上遇到几个标致丫鬟,多看了几眼。丫鬟们也频朝他抛媚眼,娇羞地叫他“小侯爷”,做样子蹲一蹲,偷笑着跑了。

侯思远装模作样点点头,眼睛却一直在花圃里转悠。

一个专门负责养花的丫鬟靠过来,“小侯爷,您找什么呢?”

“这儿有没有种菊花?”侯思远用蒲扇指了指花园里的姹紫嫣红。

丫鬟卖乖,“有哇。小侯爷您想要哪种菊?”指了几样给他看。

侯思远用蒲扇拨弄花苞,看看这株,瞧瞧那朵,“我哪懂这些,你看着办。”

“那您是要放在书房,还是卧室?”

侯思远皱眉,扇子扇得更快了,“要来送人的,你弄好看点。”

丫鬟偷笑:“小侯爷是要送什么人?菊花不吉利,您要是拿去送姑娘,姑娘家会生气的。”

侯思远毫不客气地将手中的蒲扇朝丫鬟的脸砸去。

“啊!”丫鬟吃痛捂脸,梨花带雨。

侯思远一脚踹倒丫鬟,指着她大骂:

“不识相的东西!小侯爷我要做什么,还轮得着你来管?!我砸你,你还敢叫?我允许你哭了吗?!”

“小侯爷饶命,奴婢知错了,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了,求小侯爷饶过奴婢这一回吧!呜呜呜呜……”丫鬟跪在侯思远脚边,不停磕头。

“你给我闭嘴!谁带你进来的?”侯思远大声喊,“来人啊!”指着地上丫鬟,“把她给我撵出去!谁敢求情,通通一块儿撵走!”

“小侯爷——小侯爷饶命——奴婢知错了——奴婢真的知错了——”

丫鬟被人架走,一路嚎叫。侯思远越听越烦,指着丫鬟消失的方向,大声道:

“马上给我丢出去!有多远扔多远!以后府里这些嘴巴不干不净的人,我见一个撵一个!来人呀,给我摘一捧菊花。”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