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16第15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 15 章

侯思远手里拿着把菊花,一路走一路闻,来到水榭。

门没关。

侯思远朝屋内望了一望,见侯思南一身素白,跪在灵位前。

“娘,孩儿会时刻谨记你的教诲,做一个君子。我不会再与侯思远顶嘴。往后我会一切都顺着他的。至于尤郁,我放他走了。请母亲在天之灵,保佑他回乡之旅,一路平安。”

侯思南说完,朝牌位磕了三个响头,站起来去给母亲上柱香。

仅在门外一步之遥的侯思远,听到此处,伸头一见侯思南要站起来,不知为何没进去,反而躲到柱子后,看了一会儿,悄悄走了。

于是,侯思南跨出门槛时,看到地上放了一束菊花,新鲜金黄,还带着些许露水,捡起它,环顾四周,却没看到任何人。

侯思远从水榭回来后,整个人成了石像,坐在书桌前,咬着手指,不知在想什么。一坐就是一下午,直到黄昏日落,公主走进来。

“哎,你在这儿傻坐着干啥?”公主用香扇捅捅侯思远胳膊。侯思远一惊,回了神,在椅子上挪了挪屁股,去抓书桌上的书。

“我看书呢,娘你来干嘛?你不是进宫陪王妃打麻将去了吗?怎么就回了?”

“这都什么时辰了?你该不会发呆发了一下午吧?还看书呢,书都没翻一页!”

“咳咳……”侯思远咳嗽两声,站起来,“娘,我饿了,我们先吃饭吧。”

公主飞挑凤眼,斜瞥侯思远,“我问你。我今天进宫,王妃说,九公主和裘睐去参加芊芊郡主的诗会了,你为什么不去?”

侯思远皱眉,“娘,那些舞文弄墨的玩意我不喜欢,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今天这么热,我一下学就往家赶,恨不得脱光衣服了事。你还叫我去作诗?哎哟喂,娘您别逗了。”

公主一扇柄子敲向侯思远后脑勺,“哎哟,气死我了,这么生了你这么个不开窍的儿子啊!今天全京城的王孙贵族、富家千金都去了郡主府,你不会作诗也可以去玩的吗?”打开扇子,扇风,“像你这样,我要到猴年马月才能看到媳妇,又要过猪年羊月才能抱到孙子啊?”

“原来你是叫我去相亲的?!哈!还好我没去!我听石中玉他们几个跟我说,京城里的小姐没一个长得漂亮的!”

公主‘唰’地一下收起扇子,“九公主够漂亮了吧?又是你表妹。你还不是照样不喜欢。我拜托你,小侯爷,你究竟要什么样的?我刚回来,就听说你今天又赶跑一个丫鬟。我说你每天这样,再过不久,咱家就只剩你娘我一个女人了。”

“那是她自找的!多事,嘴巴又臭,长得又丑,我看着烦!”

“你有哪个不烦的?是个母的你都烦,看来我要叫太医来给你看看才行。远儿啊,你老实跟娘说,身体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

侯思远面红耳赤,大声道:“娘!哪有你这样的?你是不是非得逼我去妓院啊?”甩开公主的手,大步出了房门,气冲冲往睡房去。途中但凡遇到挡着他去路的仆人,不是推倒攘开,就是大声呼喝,简直就是以遇神杀神,佛挡杀佛的气势,冲回了卧室。一进门,看到桌前坐了一人,顿时愣了。

“你怎么来了?”

侯思南的双眼,仍有泪红的痕迹,从头到脚都是素白,却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和谐感觉。

“我是来谢谢你的。谢谢你的花。这是我母亲去世以后,第一次有人送她花。她若在天有灵,一定会很高兴的。”

侯思南走到侯思远面前,朝他笑了笑,有点苦,眼神却很真。侯思远看都不看侯思南,走到圆桌前坐下,翻过一个杯子,倒茶。

“什……什么花?我今天根本没去过你那儿。哦,我明白了,定是狗儿昨晚上偷摘来送厨房家的小女儿翠花的。”侯思远一本正经凑过来,煞有介事道,“我的小厮狗儿,每晚都在水榭旁边的树丛里和翠花约会的。你不知道吗?哈哈,就知道你不懂。总有一天,我会把他们都打出去。嗯……就是这样。所以,你别误会了,那花不是我送的。这么娘娘腔的事,小侯爷我才不屑做。再说,我跟你很熟吗?为什么要送你花?少臭美了。我过生日,你都没送我礼物。”

侯思远耸耸肩,摊开手,喝下刚倒的茶。斜眼瞟见,侯思南脸色很黑地瞪着自己,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直到胸膛起伏得不那么厉害了,才冷冷道:

“那是我弄错。抱歉,打扰你休息了。”头也不回地走了。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