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17第16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 16 章

下了文课,书院的男孩子们在院子里玩耍,有些则在换衣服。一会儿是武课,内容是练习射箭。侯思南早早拿好装备,远离人群,坐在荷花池旁边的回廊深处,等上课。

池中静水,有一朵含苞欲放的荷花,亭亭玉立,娇羞粉红。一只蜻蜓立上头,轻轻扇动透明的翅膀,霎时飞走了。

侯思南看得入迷,突然眼前一黑,被一双玉手遮住了视线。

“你猜我是谁?”

动听的声音传入耳畔,侯思南的嘴角,扬起一丝久违的笑。

“是九公主。”

眼前豁然明亮,一个美人跳进眼帘,“太没意思了,南哥哥每次都猜对。”九公主甩着手中的披帛,“还有,我都说了一百遍了,南哥哥你不用叫我九公主,你跟睐哥哥这么好,叫我佳佳就行了。”

侯思南脸颊上浮现出酒窝,眼神躲闪,“那怎么成?他是你表哥,自然可以这么叫你。我要也这么喊,就太没规矩了。”

“嗨,按规矩,我还不能出宫呢。我们不是好朋友吗?管它什么规矩,你喜欢我就成。”九公主坐到侯思南对面,朝他甜甜地笑。

“佳佳。”侯思南轻吟,看到她颈项两边摇动的珍珠耳环,迅速低下了头。

九公主道:“南哥哥,昨天你为什么没来诗会啊?我和睐哥哥等了你一下午。”

“因为思南有自己不得已的苦衷。”另一个声音的到来,使美人靠上坐着的二人都抬了头。九公主霎时笑开容颜,跳起身,朝那人跑去。

“睐哥哥,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裘睐用手亲昵地刮她鼻子,“谁不知道你调皮。我才换件衣服,你就跑得没影了。幸好是跟思南在一起,要是让书院那群浪子围起来,看你不哭着回来。”

“哼!”九公主朝裘睐皱皱鼻子,跑到侯思南身边坐下,“表哥你最坏,我不跟你玩了。有南哥哥疼我。”

侯思南迅速看她一眼,见她也在瞧自己,赶紧撇开脸去看池中的荷花。

裘睐微笑,轻拂衣摆,也坐下来,“你们刚才在聊什么呢?不妨继续。”

“哦,对了!”九公主突然想到什么,“南哥哥,你还没告诉我,你昨天为什么不来诗会?”

裘睐皱眉:“换个话题,别不懂事。”

九公主也皱眉:“为什么我不能问,我就问。南哥哥,你告诉我吧?到底是什么事让你没来?你可是一个月前,就很期待这次诗会的呢。”

“因为我母亲去世了。昨天下葬。”侯思南顺眉看着她。九公主亦盯着他,愣了好久,伸手握住了侯思南放在膝上的手。

侯思南一愣,挣扎了一下,想躲开,九公主却握得更紧了。对面的裘睐也是一愣,玩扇子的手慢了几拍。

九公主说:“我的母后,是在我六岁那年去世的。虽然父皇很疼我,但是他的事太多,哪里有空分神于我。看来我们是同命相连呢。南哥哥,你要振作,世上没有趟不过的河。有什么不痛快的,你就跟我和睐哥哥说,我们虽然帮不上什么忙,但起码能让你心里好过一点。”

侯思南抬眼看她,眸内有些湿润。九公主紧紧握住他的手,朝他温柔地笑。

裘睐也道:“是呀,佳表妹说的没错。你家的情况,我和佳表妹都是知道的。要是侯思远欺负你,你千万别自己憋着,我会与你分担的。”裘睐坐得更靠近侯思南,握住他另一边手,用力拍拍他的肩膀。

侯思南重重点点头,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池塘另一边,也有几个少年。其中一个,盯着池塘对面的二男一女,手指不停地抠回廊柱子上的蚂蚁洞。

朱尧很好奇,蹲在抱廊上,撑下巴抬头,盯着侯思远。旁边正在玩闹的另外三个少年,顿时也来了兴致,纷纷凑过来,顺着侯思远的目光,眯眼看向池塘对面。

“哎哎,是九公主耶!”王昕风第一个叫起来,爬上抱廊,要向那边招手,被齐尚天和石中玉合力拉下来,往后扔。

“你们干嘛啦?”王昕风又想上前,被高他一个头的石中玉拦下。

“你还是不是男人啊?真丢我们的脸,见到个女人就贴上去,真没出息!”

齐尚天也道:“你没希望的啦,九公主一看就是喜欢裘睐才来书院的,你几时见她正眼瞧过你,你死心吧。”

王昕风大吼:“还不是因为你们一天到晚拦着我!我都没有机会在她面前表现!”

朱尧跳下抱廊,拉住王昕风的手臂,“她有什么好的?你居然为了她同我们翻脸?王哥哥你好不讲义气。那个女人恶心死了,背后一直有不干净的东西跟着她。说不定会克死喜欢她的男人,你不要喜欢她啦。”

“对呀,恶心死了!池塘对面,没一个好东西!”侯思远突然迸出一句话,引起了四人注意。

朱尧挠挠头,“思远,你说他们不是好东西,你还一直看?”

侯思远恨恨道:“操,你以为我愿意看?!还不是因为我娘昨天一番话,说那什么狗屁公主,美得好像仙女下凡!刚才一看,差点没把我吓死!她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走路跳来跳去,又像鸡又像兔子,丑得没谱了,要是天上都是这种仙女,我看玉帝还是出家当和尚算了!”

石中玉哈哈大笑,摇着扇子悠然自得:“所以我不喜欢女人。”

王昕风一阵恶寒,“拜托,小侯爷,你又受什么刺激了?好端端的干嘛这么说我的心上人啦?我也是有脾气的!!”

齐尚天推他一把,“得了吧你。”王昕风跟他打起来。朱尧急得直劝。

侯思远还在说:“还有那个裘睐,长了一张柿饼脸,还自以为风流潇洒,成天到晚穿着身白衣服,好比相国府的人都死绝了只剩他一个,所以只能天天吊孝!”

这下连石中玉也脸黑了,“哎呀,我扇子掉了,我去捡回来。”趁机开溜。

齐尚天打赢王昕风,跳到抱廊上坐,“你那天不是赢了裘睐吗?干嘛还看他不顺眼?”

王昕风脸上被打青一块,“他看不顺眼人家还需要理由吗?哼!我的九公主……”

朱尧蹲在身边,拍拍他的背,回头看侯思远,“难道说……你娘叫你娶九公主?”

其他几人瞬时都看向侯思远,像是明白了什么。

侯思远不说话,脸黑似锅底。

石中玉说:“怪不得呢。不过说实在的,那九公主也太过分了些。那天你与裘睐比武,同样都是她表哥,她却只帮裘睐一人加油。”

王昕风道:“但是那天来看考试的千金小姐,除了九公主,都在给侯思远加油。我都快嫉妒死了好不好?你还提。”

朱尧想了一想,“可这也不对呀。要是你娘逼你娶九公主,你干嘛讨厌你姐姐?”

齐尚天道:“他不是向来不待见侯思南,你第一天认识他啊?”

朱尧嘟嘴:“起码人家还救过他呢,恩将仇报。”

侯思远胸膛一起一伏,突然暴喝:“我为什么不能讨厌他?!我最讨厌的就是他!脾气又臭,为人又耿!我过生日,他都没送我礼物!!”

四人皆脸黑。

王昕风道:“人家母亲都去世了,你也太……”

齐尚天道:“就是。小侯爷你最近脾气特别大,是不是欲求不满?”

石中玉道:“对哦,可能到年纪了。我们这些做哥哥的,真是太不关心你了。不如这样,今晚上我们一起去逛花街吧?”

朱尧道:“不行。给爹娘知道,会被打死的。我们几个的爹都是尚书,平时上朝抬头不见低头见,小侯爷的爹虽然在边疆,可是他娘……貌似也很恐怖……”

侯思远转身,眼神坚定,“我们今晚去逛花街。谁敢不去,就绝交。”

石中玉以扇击掌,“好,就这么定了。不可声张。今晚天黑以后,鱼服出行,十七孔桥茶馆见。”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