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18第17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 17 章

侯思南坐在书桌前,夜读到疲惫。一阵清凉的湖风吹响窗棂上的风铃。侯思南走到窗前,欣赏黑色湖面上一轮皎洁的明月。一声声蛐蛐叫,吸引了侯思南的注意。他想起小时候母亲常用桔梗编成小笼子,带他到河边的草丛里去捉蛐蛐。欢乐的回忆使他嘴角浮现一丝微笑。侯思南回头看了一眼母亲的灵位,悠悠袅袅的香烟雾绕中,摆着一只花瓶,里面的菊花金黄娇艳。

“你都没有送我生日礼物!”侯思远的面孔浮现在侯思南脑海中。

“唉……”侯思南摇摇头,“这个霸王……”迈出门槛,朝湖边走去。

各自回家吃过晚饭,侯思远他们几个偷偷摸摸背着父母,来到茶馆碰头之后,结伴往花街去。

花街柳巷,莺莺燕燕。香帕飞舞,丝竹乱耳。

刚开始,几个少年还摇着扇子悠然自得,越往深处走,各自的小心思就都藏不住了。

朱尧首先打退堂鼓。他们路过一家妓院门口时,几个妓|女突然过来拉他们进去。少年们顿时乱了手脚。特别是侯思远,妓|女一贴过来,立刻闻到一股浓烈的香味,刺鼻难忍。侯思远瞬间皱眉,手微一使力,将妓|女推了出去。

“哎呀!”妓|女倒地,引人侧目。

侯思远指着她道:“活该!不懂规矩的东西!本小侯……”

“哎哎哎!”石中玉突然大喊,用声音盖住了侯思远的话,然后拉住侯思远,凑到他耳边,“小侯爷,又忘了?别穿帮啊,家里知道要罚的。”

侯思远安静下来,但还是瞪着地上妓|女,用手拂了拂刚才她碰过的袖子,抬腿就走。

其余几人也赶紧跟上他,唯独留下石中玉善后,给了点银子打发,才追上来。

朱尧紧紧搂着王昕风的胳膊,“王哥哥,我们回去吧。这里阴气好重,周围飘着好多冤死的灵魂。”

侯思远缩了缩脖子,感觉一阵阴风飘进后颈,回头刚想骂,王昕风已经先一步开骂了。他不停地甩着朱尧抓的衣袖。

“你很烦耶,走开啦!一天到晚讲这些!”

朱尧不肯松手,“王哥哥,我没有骗你啦。你后面现在就有一个女鬼在飘。这里真的很恐怖耶……”

此话一出,侯思远立马朝旁边跳出一尺,尽量离王昕风远一点。齐尚天和石中玉摇着扇子,悠哉低笑。王昕风则更加大力地推朱尧。

“我不要听!你不要一直抓我,你去抱别人啦。我是来这里寻开心的,不是来听你讲这些有的没的。”

“我真的看得见嘛,你也知道,我爹是礼部尚书。宫里每回祭祀,都会找我们家的人,因为我们看得见啊。”

侯思远突然觉得好冷,哆嗦了一下,问石中玉,“哎,你说的那家欢馆到底在哪?我们都走了这么久了。你到底知不知道路?”

石中玉轻摇折扇,“前面拐弯就到了,我常来,不会走错的。”

于是,石中玉带着四个少年,来到一间僻静幽雅的男馆二楼包间,叫了几个美貌小倌和酒水,准备尽兴。

一个水蛇腰的小倌,看到石中玉,立刻主动贴过来,“玉郎。”声音婉转,尤胜女子。看得旁边一干人等张口结舌。

特别是王昕风,下巴都快掉到地上去了,指着另外三个一脸含羞的小倌,对石中玉道:

“你……你你你……带我们来嫖男妓??”

石中玉抱着小倌落座,接过小倌斟满的小杯酒,一饮而尽,“啊……好酒……佳人……什么嫖?说得这么难听。附庸风雅,醉卧美人膝,此乃人生一大乐事。”

王昕风大吼道:“有没有搞错?你以为我们各个都像你喜欢男人?起码我王……”想起不能漏口,“王少,是只喜欢女人的!男人有什么好抱的,他有的我都有。我还以为今晚可以开荤了呢。”愤愤坐下,喝闷酒。

石中玉搂着小倌,挑逗地摸他后腰,“那你是不知道男欢的好处。其实与男子做那事,比跟女子更为爽利。不过你们这些雏,都不知道罢了。”

“呀……”小倌不知被他摸到什么地方,低低叫了一声,羞赧的小脸,在昏黄的灯光下,红色的纱帐间,别有一番风味。

齐尚天一甩衣摆坐下来,“我倒是不挑,男女皆可。我也听说,好多家人养书童,也做侍妾用的,就是不清楚怎么用,今天来见识见识也好。”

王昕风不可思议的回头瞪他,“你们都疯了?我不管,我就喜欢女人。我死都不会跟男人睡的!”

“那我们回家啦!”从进门起,就一直躲在灯下的朱尧突然冲过来,抱住王昕风的手臂。

王昕风道:“你不要……不要一直杠到我啦,要回你自己回。我今晚好不容易出来了,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就回去,太不值了。我要去妓院!”站起来,刚走到门口,石中玉道:

“你去呀。我带你们来这儿,是因为我平时就喜欢玩男人。所以整条花街,我就熟这儿。你要是出去了,遇上什么人,传回你父母耳里,你可别把我们哥儿几个都给供出来。”

王昕风拉门的手,突然停了,又走回来,低头喝了一杯酒,“唉……今晚且罢。你倒说说,这男人怎么就比女人好了?”

侯思远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盯着一个眉目清秀的小倌,终是忍不住问:

“你是南国人?”

那小倌微微一愣,点了点头。

“怎么来的北国?”

“国破家亡,被卖来的。”小倌替侯思远倒了一杯酒。

侯思远端起来喝,“你们南国人,都会四国语言?”

“是。”

“那我问你,‘齯蓍瘃!’是什么意思?”

侯思远发音不是很准,小倌想了想,‘噗嗤’笑了,“小爷,跟你说这话的人,莫不是在和你开玩笑吧?”

侯思远皱眉:“到底什么意思?快说!”

小倌捂嘴笑:“你是猪。”

侯思远摇摇晃晃回到家,已是午夜时分。小厮悄悄将醉醺醺的他扶回卧室,关好房门。

“小侯爷,你怎么喝这么多呀?还好夫人已经睡了,你别嚷嚷了,小声点。”

侯思远醉得不轻。因为玩到后来,大家都喝多了,非要石中玉当着大伙的面,示范一次怎么玩男人。石中玉搂着那小倌,入床**。其他几个少年站在床边,拉住小倌手脚,一边看,一边摸。石中玉上到瘾处,那小倌便细细[口申]|吟,惹得这群刚成年的狼崽子欲|火焚身。到最后,连一直声称自己只玩女人的王昕风都忍不住要上前一试。

几个人轮着法儿把那小倌翻过来,奸过去。几回过后,那男孩口里,大腿根上,全是乳白色的精|液。侯思远看得口干舌燥,无意识地不停倒酒。

石中玉爽完之后,来拉侯思远。他却冷脸,“好脏。我不要。”

“这儿是欢馆。哪个男孩不是千人枕,万人睡?要干净的,除非你自己家里养。”

侯思远不说话。石中玉劝不动他,又跑进去玩。

那小倌如泣如诉的求饶声,盘旋在脑海里久久不散,侯思远只能一杯接一杯地喝,不多时,便醉了,怎么回的家,都不甚清楚。

此刻,他坐在床沿上,伸腿给小厮帮他脱鞋,目光却锁定在了书桌上。

一个陌生又精致的蛐蛐笼子,摆在那儿,里面发出‘曲曲……曲曲……’的叫声。侯思远踢开小厮,走过去,指着桌上的桔梗笼子道:

“哪个不要命的奴才,敢在本小侯爷的书桌上丢虫子?”

小厮爬起来,跑过去扶住摇摇欲坠的侯思远,“是大少爷拿来的,说是给你的生日礼物。”

侯思远眼睛一亮,拿起笼子,细细地瞧,“真好看。他该不会是自己编的吧?我要谢谢他。你别跟来,我自己去。”

侯思南洗过澡,还不太困,躺在窗前竹椅上,看了会儿书,斜眼瞟见书桌上还剩下一些桔梗。想起小时候,自己常常被侯思远欺负得哭鼻子,母亲就用桔梗编出一个个小蚂蚱,逗自己开心。

侯思南抿嘴微笑,眼睛有些湿润。

脑海中忽然换了人,一截雪白的颈项,两颗小巧的红宝石耳环,朱唇轻启,眼波含笑。

“只要南哥哥你喜欢我就行。”

“我有南哥哥疼我。”

“南哥哥,你看!是蚂蚱!”

侯思南笑容扩大,眼中流露出些许不同以往的神采,走到书桌旁,修长白净的手指,拿起桔梗,灵巧地编起来。

“哐当!”一阵门响。

侯思南吓了一跳,回头去看,只见侯思远撞开房门,双眼迷蒙地靠在门板上,手里抓着一只蛐蛐笼子,朝自己憨笑。

“哥,我就知道你会送我礼物。这个,是你亲手编的吧?”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