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20第19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 19 章

也不知睡了多久,侯思远被风铃声吵醒了。睁开眼睛一看,窗外的天已经蒙蒙亮了。周围陈设却不是自己的房间。

一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侯思远嘤咛一声,刚一动,宿醉后的头,疼痛欲裂,倒吸一口凉气,动了动手脚,全身僵硬了。

身下这个……是谁?

侯思远的脑海中隐隐有些昨夜的片段浮现,却不敢去回想,拼命逃避。手还是不自觉的朝侯思南脸颊上覆盖的头发伸去。

拨开一看……

果然是他。

心下大乱!

怎么办??

侯思远大脑中一片空白,想起身,却发现了更尴尬的事情——自己的下|体,还黏在侯思南体内。

侯思远直觉大脑充血,脸颊发烫,颤抖地扶着已经软掉的阳丨物,慢慢拔出侯思南后|穴。怵目惊心的红和白,都在提醒着自己,昨夜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嗯……”侯思南因为他的这个动作,皱了皱眉,微弱[口申]吟了声。

侯思远顿时全身紧绷,心提到了嗓子眼,盯着侯思南依旧紧闭的双眼,看了好一会儿,确定他还没醒,才松了一口气,低头一看,侯思南的后丨穴渐渐流出了一些红白交加的**。而大腿内侧的血,还有精丨液的印子,都是昨晚留下的,现下已经干了。

这回,侯思南当真是被自己欺负得非常惨烈。

侯思远却惊异的发现,自己看到这一幕,居然又硬了……

一声明亮的鸡叫,唤回了侯思远的神智。他手忙脚乱的捡起地上的衣服,急急忙忙穿上,也不管**的侯思南还光着身子,又或者地上全是自己撕毁的衣料,还或者**又是血又是精|液一片狼藉,他就这么慌慌张张地……逃离了现场。

临走时,踢到了侯思南送给他的蛐蛐笼子,栽了个大跟头,也不喊疼了,抓过踩坏的笼子,爬起来就跑,连门都没有帮侯思南关……

回到住所,小厮说了什么,都进不了耳朵,坐在桌前一杯接一杯的喝茶,头上的汗珠,怎么也止不住的往下滚,干脆去洗澡。进了浴室,脱光一看,裤子上还有侯思南的血迹,赤目猩红,看着让人眼胀,索性整件衣服全烧了,眼不见为净。

于是,清晨时分,小侯爷将自己整理得干干净净,看似神清气爽地去了书院。

他的那群‘四|人|帮’之猪朋狗友,也都揉着太阳穴,陆续来到了书院,没精打采的跟他打招呼,一看就是昨晚都喝多了。唯独情场老手石中玉,神清气爽的摇着扇子走进来,笑着看这帮小鬼,最后坐落在侯思远桌前的位置。

“小侯爷,昨夜你后来什么时候走的?”石中玉本是客套着问一句,却半天都没等到侯思远的回答,抬头去看他,只见侯思远拿着只毛笔,看似在练字,纸上却乌七八糟的,黑乎乎一团也不知画得什么鬼东西,一双眼睛每隔几秒,就往斜对面的空课桌望上一望。

石中玉顺着他的目光,也望向那张课桌,问王昕风,“那是谁的桌子?”

“哪张呀?嘶……”王昕风光是睁开眼睛,都觉得头痛,心不在焉看了看,“哦,你说窗边那位置?”

“对,就裘睐座的旁边那个。”

“嗨,那不是侯姐姐的座吗?你傻呀。”

石中玉又看了看侯思远,却见他听到‘侯姐姐’三个字的时候,突然回了神,眼神躲闪地看向自己桌面,抓起画花的宣纸,揉成一团,站起来刚想拿去丢,上课了……

苍老的国文课先生慢慢走进来,逐一点名。终于点到侯思南的名字时,他的位置,还是空的……

所有的同学都向他的位置望,侯思远却感觉心跳在嗓子眼里。

先生道:“侯思远。”

侯思远吓了一跳,站起来,“到。”

“你哥哥今天为什么缺席?你知道原因吗?”

“我……我……”全班的目光,集齐而来。侯思远支支吾吾,汗珠爬上了鬓角。余光瞟见裘睐,正审视地盯着自己,好像要用目光将自己烧出个洞。

“对不起,先生,我迟到了。”

忽然,门口传来了一个熟悉却有些沙哑的声音。侯思远立刻抬起头,看到侯思南面色红润地扶墙站在门口,额上的汗晶莹剔透。

齐尚天对石中玉小声笑,“侯姐姐跑得够急的啊。你看他那气喘得……还有那脸,红成那模样,要是放在昨夜……我都不知道哪个是……嘿嘿嘿嘿……”

侯思远瞪他一眼,又立刻收回来,低头看向自己放在大腿上的手,牙关紧咬到脸颊都在**。

先生道:“迟到要罚。”

侯思远忽地抬了头,直盯着侯思南走上前,伸出手掌,硬生生挨了五下。

“啪!啪!啪!啪!啪!”先生每打一下,侯思南的眼睛就眨一下,额上的汗珠也越滚越多。

侯思远紧搅着膝盖上的衣摆,手关节咯咯直响,却不能控制自己的眼睛,一直看着他步履有些蹒跚地走回座位,刚一坐下,又将手撑在桌面上,紧皱眉头,微微把腰抬起一点,再坐下,才大松一口气,脸颊却更红润了。

侯思远突然觉得胸口有点……说不上什么滋味,就是不大喘得过气,也许是天气关系,捶了两下,便不在意了,抓起书本,开始听课。

这一天,侯思远过得非常顺畅,除了偶尔会多注意一下侯思南,其他的,与平时无异。

侯思南一整天都非常低调,上课时一动不动地听,却不做笔记,很久才翻一页书。下了课,便趴在桌子上,捂着头。

期间,裘睐过去找过他两次。侯思远听不到他们说什么。但没几句话,侯思南就把裘睐打发走了,又趴回桌面,也不知道他脸朝下这么捂着,能不能透得了气?

放学后,王昕风他们说,要去打马球。

侯思远本在想事情,忽然看到侯思南朝他们走来,心脏跳得比练武时还要快。眼看侯思南低着头,渐要走到自己面前,侯思远忍不住想说什么,又不知道怎么说,欲言又止的当口,侯思南就这么与他擦身而过,直径朝书院大门去了。

看都没看他一眼……

侯思远心下一沉,很想回头,却终是没有,冷笑了下,“你们玩吧,我今天不去了。”

“啊?你干嘛不去?太扫兴了吧?哎!”同伴们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侯思远却像没听到,远远尾随侯思南,看着他一步一艰难的背影,配合着他的脚步,缓缓朝家走。

期间有好几次,侯思南或扶墙,或想蹲下,都没有歇很久,又迈开了脚步。终于跟到水榭外边,侯思远却踌躇了。站了大约一刻钟,还是决定过去看看,却躲在窗户外边,并不进去,捅开窗户纸,眯着眼朝里偷窥。

侯思南侧躺在**,上身衣服整齐,裤子全脱到了膝盖下,手里拿着一块湿棉布,折成方形放在尾椎末端,咬着唇压抑地喘气,不一会儿,鬓角挨着枕头的头发便汗湿了。

侯思远虽在窗外,视野刚好被床前放脸盆的椅子挡住了一部分,却仍然看到侯思南手中的湿布,慢慢沁出了鲜红的血迹。

那种地方……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

侯思远将右眼更近地贴在窗纸上,喉结不住的滚动。

只见屋内的侯思南大舒一口气后,将手里带血的棉布往椅子上的脸盆里沁水。湖水冰凉,让本就无力的侯思南手指一颤,棉布掉进了水里。

侯思南只得抬起上身,一手撑着床,一手颤抖地想去够盆里的棉布,却力不从心,手伸到水边,却拿不到布。

突然,盆里多了一只手。

“我来帮你吧。”侯思远将棉布上的血迹洗干净,拧干棉布,刚想坐到床沿。侯思南迅速地往床里爬,手抓裤子往上提。侯思远也想爬上床,抱他的腰。侯思南顿时一惊。

“你别碰我!”

“我是想帮你,你一个人怎么弄?连个下人都没有。我刚看你出了好多血……我给你找个大夫来看看吧?哥……”

侯思南低着头,眼睛里似有反光之物,“你还知道我是你哥?”

“……”侯思远语塞了。

“滚。我不想再看见你。”侯思南说话时,连斜都没斜他一眼。

侯思远愣了许久,之后胸膛欺起伏甚大,伸出手,还没碰到侯思南,他又更向床里躲。侯思远咬牙瞪着他,甩掉手中的棉布,一脚踢翻放脸盆的椅子,爬上床铺,擒住侯思南的肩膀,逼他正视自己。

“好得很!你有种!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可以在本小侯爷家里,对我视而不见?咱们走着瞧!”说完,将侯思南推倒在被褥上,跳下床,风一般地离开了水榭。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