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21第20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 20 章

东园池上亭,元帅府戏台。

侯思远和公主,一边吃瓜子,一边喝茶,昆腔雅苑,生活情趣。

公主眯着眼,扇柄随着小生的长调转来转去。

侯思远抿了口茶,瞥眼公主道:“娘,我想要水榭许久了。爹怎么给侯思南,都不给我呀?”

公主翘起兰花指,拿了一颗葡萄丢进嘴里,大红色的指甲看起来极像吸血鬼。

“嗨,你爹在家,自然是他说了算。你爹不在家……”唰地一下打开折扇,“我说了算!”

侯思远咧开嘴角,对公主抱拳,“多谢娘亲。啊……那侯思南住哪儿?把他赶出去,恐下人们说闲话,不如就让他住在水榭。孩儿最近没什么新鲜玩意?正闷得慌呢。”

公主亦瞥他一眼,嘴角微扬,“真是为娘的好儿子。西苑那婆娘死得太早,我都还没有尽兴。正好,你也有这个兴致。算是帮了为娘一个大忙。只要你爹回来的时候,他还有骨头在就行。其他的,无论你折腾成啥样,为娘都可以帮你圆。”

侯思远的笑容,扩大到不可思议的地步,“谢谢娘。那我先去打点一下。待会儿再来陪您看戏。”起身离席时,看到石中玉他们几个,陪同各自的母亲,来听昆曲。公主见到客人与老朋友,招手叫他们落座,说笑开来。

侯思远回到住处,吩咐了一通。下人们跪成一排,在台阶下听训。侯思远皱着眉头,逐一叫他们抬起头来问话,皆不满意,直至走到最后一个瘦小的男孩子身前,抬腿踢了踢他。

“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抬起头,用手在胸前比划,并不言语。

侯思远不明白,正想问,旁边一个老妪跪道:“他叫哑儿,是个哑巴,一直在厨房做杂事。”

侯思远眼睛一亮,蹲下去问他:“你听得懂我说什么?”

哑儿点点头,怯怯看着他。

侯思远又道:“会写字吗?”

哑儿摇摇头。

“把手伸出来。”

哑儿伸手。侯思远将他的手翻来覆去看了几遍,“人嘛……还算干净。”站起来,招手叫来管家,“从今往后,就他……”指指地上跪着的哑儿,“和狗儿伺候我和侯思南,其他人或安排其他事务,或打发,你自己看着办。”

半个时辰后,侯思远坐在水榭内圆桌旁,端着茶杯,翘着二郎腿。吹茶叶的空挡,还不忘瞟一眼坐在床沿,脸色苍白的侯思南,嘴角止不住地往上扬。

下人们忙活着把侯思远的日常用品往屋里搬。侯思南放书的抽屉,全给抽了出来,倒掉诗词典籍,装上侯思远的小玩意。衣柜里本就没什么衣物,侯思远装衣裳的箱子却有六个,下人搬进来,收拾了好久,把侯思南的衣服,腾进了一个北面箱子里,南面的衣柜则给了侯思远。这样一来,潮湿的水榭便不会让侯思远昂贵的绫罗绸缎发霉。

侯思南终于转头看向侯思远。侯思远得意一笑,放下茶杯走过来,坐他身边,“你不是说你不想看见我吗?我就住到你这儿,用你的桌子吃饭,睡你的床,我看你还能对我视而不见!”最后一句,是咬着牙说的。

侯思南看向他,眼眸内流光溢彩,如窗外的湖面,寂静却动荡。

“我去住我娘那儿。”刚站起身,便被侯思远抓住手臂,按回来,疼得直冒汗。

“你娘那儿?”侯思远钳住侯思南的上臂,贴面耳语,“我娘已经把那儿改成戏园子了。现在里头住着一群唱戏的昆班。莫非……你想改行唱戏不成?上本小侯爷的床吃着甜头了,还想去外面勾引其他男人?”

“啪!”侯思南扬手就是一巴掌。

侯思远被打歪了脸,摸摸嘴角,没出血,一把拉过侯思南,带进怀里,抓着他的后脑勺,逼他看向自己,对屋内正在忙着搬东西的下人们吼:“你们通通给我去东苑伺候,夫人在那儿看戏呢。没我的命令,谁敢擅自回来,打断腿丢出府去。”

“是。”下人们应声告退。才出门没多久,侯思远冷着脸转过头来,俯视侯思南,“你好像还没弄清楚自己的现状啊?要不要我给你上一课?”

侯思南满脸通红,抓住他前胸的衣襟,大力反抗。侯思远却感觉侯思南不痛不痒的挣扎,比起昨晚,更加没有威胁,反而更添了一番别样的滋味,下|身居然又蠢蠢[谷欠]动,干脆将其压倒在床。

“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装糊涂?”

“你什么意思?”侯思南气喘吁吁,“你要这屋子,我给你便是。给我住柴房也行。我不想看见你。”

侯思远压在侯思南上方,许久没有说话,钳住侯思南手腕的手指,开始抚摸他滑滑的手背。侯思南明显一惊,挣着手要脱离钳制,却换来侯思远的唇,咬在自己脖子上。

“我看你是疯了。连自己亲哥哥都不放过。禽兽……”

侯思远闻言,‘刺啦’一声,撕开侯思南的衣服,将手伸进他裸背里,摸向他后腰,嘴唇在侯思南胸前又啃又咬。

侯思南受惊不已,全身上下轻轻颤抖着,却不叫,也不哭,偏头咬住自己散开的头发,修长的十指紧紧抓着身下的床单,手腕下的丝绸皱褶却在抖。

侯思远感觉[谷欠]火在脑海里乱蹿,入手的肌肤如豆腐般滑嫩,白生生的臀|瓣更是诱人的饱满。侯思远丝毫没有前丨戏,也没有亲[口勿],分开侯思南的大腿,扶着自己的那丨话丨儿,便硬[扌臿]进去。

“啊——”侯思南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身体在侯思远眼里弓成优美的弧度,胸前粉红的两颗[孚乚]珠,俏生生上下颤抖着。

侯思远微笑地用力撞击着侯思南的身体,气息粗|喘道:

“你现在还没办法自立吧?考科举,起码要十八,你才十五不到,书都没念完,你拿什么生存?我不会白上你的,我给你钱……”侯思远腰下不停,手从衣袖里拿出钱袋,倒出几个铜板和一些碎银子,强迫侯思南转头看,“妓|院欢|馆里给多少,我就给你多少。从今往后,别再说不想看见我,你天天晚上都得给我暖|床!”

“呸!”侯思南朝侯思远的脸吐口水,“你做梦!”趁着侯思远用手擦脸的空挡,抡起腿,朝侯思远小腹上踢,爬起来想跑,却力不从心,脚下一软,跪在了地上,还没来得及重新站起来,侯思远已经抓住自己的头发,将侯思南按倒在桌子上。

“原来你不喜欢在**,那我们就在桌上好了。以后每回吃饭的时候,希望你都能想起来今天的事。”侯思远贴耳说完,用膝盖顶开侯思南的大腿,一挺腰,直直[扌臿]进侯思南已然出血的菊丨穴,毫不怜惜的抽|动起来。

侯思南趴在桌面上,手指抓紧桌子边沿,嘴唇咬出血来,耳里听到圆桌‘咯吱咯吱’的摇动声,还有身后侯思远**中无意识的低|吼,眼前被额头的汗迷了视线。

“啊……爽……”侯思远这次动了很久才[身寸]精,激|情过后,身上的里衣都汗湿了,喘着气抽出疲沓的男丨根,带出了一些黏腻的**,另一些则顺着侯思南白嫩的大腿内侧,流了下来。侯思远抓过侯思南身上被撕坏的衣服,擦了擦自己身上的污物,随手将昏过去的侯思南丢进床铺,穿好衣服去了东苑,陪公主看戏,陪哥们聊天,观花品茶,浅谈风月,却一直心神不宁,做什么都不能尽兴。

午夜方归。

还没到水榭,远远便抬首望去。

竹林后,湖水前。水榭漆黑一片,没有一星半点的火光。

侯思远心下一沉,拔腿朝水榭跑去。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