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22第21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 21 章

进了门,屋内有月光照射,还算模糊可见。他这才想起,自己先前斥走了所有仆人,难怪水榭没有下人掌灯。

侯思远进了内室,先向床内望,当看到侯思南还像自己临走之前一样趴在**,才松了口气,走到桌前,捡起地上的烛台,翻了好一会儿抽屉,才找到火折子,点燃蜡烛,拿到床前茶几上放下,去瞧侯思南。

这一瞧,心下全乱了。

只见侯思南趴在**,居然一点位置都没有移动过,腰下盖着的被子,还是侯思远临走时,随便丢上去的。上身赤|裸,头发挡着脸,连呼吸时都不动分毫。还是说,他根本没有呼吸了?

侯思远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赶紧伸手去拨开他脸颊上的发,想把侯思南抱起来。手一碰,立马感觉到侯思南周身滚烫,呼吸微弱,头靠在自己肩膀上,脸颊大半隐在光晕中,却还是看得到不健康的嫣红。

侯思远下意识地将侯思南腰下的被褥掀开一点,顿时,手停在空中不能动弹,眼睛锁在侯思南旧血干涸,新血滴淌的大腿上,移不开目光。他身下的床单也有血渍,猩红的压在他白色的臀部下,要是移开他,还不知道床单上有没有更大的血块。

“娘……我好疼……带我走……”侯思南嘤咛了一声,眼角落下一滴泪。

侯思远抱紧他,胸口像有柄烟杆,搅着心口的肉,一圈一圈的缠着转,那种滋味,很不好受,但是脑子却异常清醒。

侯思远用袖子擦擦额头上滚落的汗,突然发狠,朝侯思南肩颈处,重重咬了一口,在他洁白的肌肤上,留下了一个深红的牙印,“做都做了,我还怕你们说不成!”

“哐当!”门口有人摔倒。

“谁?”侯思远警惕回头,朝门望,却看不到人。只听那人快速爬起来后,撒腿就跑。

侯思远立刻放下侯思南,抽出梁上挂着的佩剑,冲出去追。

那人一看身后有人追来,跑得更快,但还是在水榭外的木桥中间,被侯思远追上了。侯思远一脚将他踢出数米,抓着剑向他走去,手心里全是汗,眼神却冷厉又坚决。

那人忍着痛,忽然跪下了,双手不停地摆,就是不说话。

圆月经过了乌云,重新照亮了大地。侯思远举起剑的手,在离那人颈项处只有一寸时停了。

“哑儿?”

那人点点头。

侯思远道:“我不杀你。进屋去伺候。我有事要出去一趟。要是我回来时,屋里的人有个三长两短,我就把你丢进湖里去喂鱼!”

哑儿跪在地上,不停磕头,泪水涟涟。侯思远踢他一脚,“起来,就知道跪。把我的剑拿回去。”递给他之后,走得飞快,一会儿便消失在竹林深处。

哑儿擦干眼泪,抱着侯思远的佩剑,怯怯往水榭走。到了里间,见**躺着一个人,赤身**,下身全是血,吓了一跳,赶紧放好剑,跪到床前仔细一看,霎时捂住嘴,想叫也叫不出来。

侯思远跑到马厩,骑上马刚想走,机灵的狗儿突然出现在马前,牵着马头的缰绳,对侯思远笑,“小侯爷,夫人刚睡,不能惊动。我带你从后门走。”

出了门,侯思远对狗儿道:“你去水榭守着,谁也不许进屋子半步。办不好,我废了你!驾——”策马扬鞭,朝夜幕中奔去。

狗儿琢磨侯思远的话,二丈摸不着头脑,打着哈欠朝水榭去了。却还是在看到跪在床边无声哭泣的哑儿,和床内晕迷之人时,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面色苍白,“哑儿,你说……咱俩还能活着走出这侯府吗?”

哑儿说不了话,抹着眼泪,哭得更厉害了。

石中玉扶着母亲回房后,朝后院自己住的园子走。一进卧室,抓过书童就亲。解开扣子倒向床内,刚想**,有人敲门。

“少爷,少爷,您睡了吗?”

石中玉皱眉,啐了口气,“什么事?”打扰我‘性致’,谁这么不识相?

门外小厮道:“小侯爷来了。”

石中玉立刻起身,整理好衣服,快步去拉门。侯思远满头大汗,深锁眉头站在回廊内,看到石中玉出来,立刻迎上来。

“都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居然都没个小厮跟着?”

侯思远支支吾吾。石中玉看他一眼,朝身边挥挥手,退尽下人,将侯思远带进了卧室。

“出了什么事?”

侯思远一抹额头,“石中玉,我们几个哥们里,你最年长,而且……而且喜欢男人……我……我闯了大祸,快遮不住了,你这回一定得帮我!”

石中玉的黑眼珠在眼眶里转了几圈,咧嘴笑了,坐下自饮一杯茶,“你是不是因为那晚去欢馆,受了刺激,回家也压了个书童?哈哈……没关系,不给家里人知道就行。”

侯思远真急了,过去拉他,“一时半会儿我也说不清楚,你先跟我走吧。人命关天!”

“去哪儿啊?”石中玉一脸迷茫的被侯思远拉到了水榭。

当他看到趴在床铺内,下身血肉模糊的人,竟然是……侯、思、南?!

石中玉看着侯思远的脸,一字一顿地说:“你一定是疯了……”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