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24第23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23章

“擦药吧——”侯思远吃完苹果,舔舔手指,走到榻前坐,从怀里拿出石中玉先前给他的药膏,放在塌上,就要去脱侯思南的裤子。

侯思南立刻收回腿,一掌拍掉他伸来的手。侯思远大怒,抓过侯思南的臂膀,将他整个人扑倒在榻上,用胸膛压着。左手伸进侯思南大腿内侧,企图分开他夹紧的双腿。

侯思南还在发烧,体力较之差了很多,蹭了几下已满脸通红,气喘吁吁,只让身下床单凌乱了些许,修长匀称的腿全露出了深衣下摆,至于身上的侯思远,除了眼睛更深邃,脸更冷外,再无任何其他变化。

侯思远单手打开药盒,用手指抹了一点药膏,另一手强硬地挤进侯思南大腿,分开他的膝盖,就要用沾了药的手,去捅他的菊花。身上传来侯思南颤抖的韵律,惹得心中又痒又气。妒意像漫溢的水,倾泻出心的边缘。

“你就这么喜欢裘睐?还发着烧,又受了伤,还把蚂蚱编好了送他。我看你俩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他对你也不错嘛,听说你病了,放了学,马上就来看你。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喜欢他?”

侯思远说罢,手指突然捅进侯思南后|穴,立马感受到侯思南正在发烧的高度体温和恐惧地战栗。仿佛**时的潮红脸颊,羞愤神情,也让侯思远内心一阵涟漪,一阵激荡。

“啊……”侯思南忍不住疼,身体弓成弧状,头向后昂,下意识地抓紧侯思远上臂的衣服,头发被蹭乱了,纵横交错的洒在**,遮住三分之一颈项以上,只露出一张殷红且不住喘息的唇。

“思远……”

侯思远手一停。

“待我伤好之后,你要怎样都行,我会顺着你。”侯思南伏在床榻上。青丝掩了面,侯思远看不到他的眼睛与神情,讥诮道:

“哼!你以为我会信你?你分明喜欢裘睐。”

“我没有。”侯思南说完这句,再不开口,喘气喘得很急,像是离岸不能呼吸的将死之鱼。

侯思远心中一动,一面念叨着,“我才不信。你骗人。”一面却抽出了手指,将他搬正身体,重新躺好,拨开他遮住脸的长发。侯思南神色平静,眼神清明却孤独。他伸手摸到侯思远放在塌沿的药盒,对他道:

“我自己擦吧。你去吃饭。已快午时,你再不去,大娘会派人来。”说着,顺眼咬了咬嘴唇。侯思远看在眼里,心中忽地萌动,握住侯思南拿药盒的手,温柔了许多。

“那我先去吃饭。你等我回来,我再帮你擦药。你自己不好弄的,伤在那种地方。你想吃什么?我叫厨房给你弄。”

侯思南摇摇头,“你去吧。”看他一眼,那眼神说不出什么滋味。只是见者就想俯□去吻他,“我有些累,想先睡一会儿。”

侯思远点点头,离去。到了公主那儿,风卷残云吃得好不痛快。公主摇着蒲扇,看着他直愣。

“我的祖宗,你是饿死鬼投胎,还是猛虎下山?你今天怎么了?往常都不见你就这么好胃口。”

“娘,我昨晚饿了一宿。”

公主闻言,好不心痛,直骂下人们不会伺候,叫他们以后都给侯思远送夜宵。此番,正合了侯思远的意。晚上吃饱喝足,洗漱完毕,夜宵也送到了。侯思远盘坐在睡塌上,拿着一只小勺,兴高采烈地要给侯思南喂精心准备的燕窝粥。

侯思南脸色惨白,嘴唇乌紫,神情很是痛苦。含进嘴里的稀饭,好久才咽得下去,还终是吐了。

刚开始,侯思远还挺不乐意,觉得侯思南故意找茬。可接连六天,侯思南无论吃什么都吐,身体日渐虚弱,却还是在每次哑儿端碗来时,主动要东西吃。侯思远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你吃不下东西怎么成?我叫大夫来给你看看吧。”侯思远一手端着碗,一手拍着侯思南的背。

侯思南则趴在床沿不停干呕。

“不用了。过几天就好。”侯思南漱了口,靠在床头闭眼坐着,才半个月不到,人瘦了一圈。

侯思远这几日倒是消停了不少,与侯思南相处数日,见他不再忤逆自己,事事都由自己说了算,心里舒坦许多。

唯有一事,侯思南一再坚持——非要睡偏塌,不肯睡床。

侯思远道:“偏塌对着窗,风口边上,睡久了会头疼的。现在又不是夏天了。你跟我睡床。”

侯思南没有顶嘴,只是摇头。

侯思远一连劝了几次,不听,就直接将他抱到了**睡。结果晚上,侯思南一直翻来覆去,弄得侯思远自己也睡不好,便不再勉强,让他回去睡偏塌,自己一人霸着原本属于侯思南的床,一夜无梦,睡得香甜。

这段时日,公主成了最开心的人。因为书院的先生们跟她说,侯思远终于懂事,连平时最不喜欢上的课,都听得非常认真,笔记做得那叫一个全。

侯思远的几个哥们倒是对他很有意见。

这天放学,王昕风嘟嘴站在侯思远身旁,手抱头道:

“头儿,你最近都不搭理我们,一下课就回家,你该不会是金屋藏娇了吧?就算有,也给我们哥们几个看看嘛。小气……”

朱尧道:“王哥哥,你羡慕?我家藏了好多娇,你来玩不?不过她们都很轻,风一吹,就会飘走。”

王昕风大囧,闪到笑容可掬的齐尚天身后,躲着看朱尧。唯有石中玉,摇着扇子,斜瞟侯思远,并不言语。

“咦?”朱尧歪头,“你们看,侯思远脸红了。”

侯思远收拾好书本,丢下一句,“懒得理你们。”背了书包,便走。

急匆匆奔回家,推门进屋,看到身体渐好的侯思南,斜倚美人榻,披着头发在看书。阳光逃进花窗,洒在他久病苍白的肌肤上,晕上一层金,看起来美得像一幅工笔画。庶

———————————————————————————————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