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25第24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 24 章

灿烂的笑,顿时爬上侯思远的脸颊。他跑过去挨着侯思南坐下,翻开书包,拿出课本给侯思南。

“这是今天的笔记。你先看,不懂的,你就问我。”

侯思南接过书本。修长的手指白得有些虚幻。他点点头,道了声:“谢谢。”便开始认真看书,不再理会侯思远。

侯思远也不恼,陪他坐在花窗前晒太阳。侯思南看书,他看侯思南。回忆忽然闪现出脑海:比武考试的前几个晚上,他俩也是这么并排坐着。侯思南虽不待见他,却仍是有问必答。自己有不懂的地方,侯思南便不睡觉,陪着自己一直讲到懂为止。

侯思远笑了下,看他不搭理自己,便一直开口找他说话。想看他反应,想听他回答,就问他问题。每当此时,侯思南的睫毛便会有一丝闪动,然后简短回答自己。跟以往没有什么区别。

侯思远放下心来,试探性地伸手穿过侯思南的腰,立即感受到侯思南身体一僵,侯思远也随之一顿,待他慢慢放松下来,才收紧搂腰的手,将侯思南整个人圈在怀里。

“你可有不懂之处?上课时,我记得急,有些字潦草得很,你都看得清吗?”

侯思南点点头,头颅蹭到侯思远胸脯的肌肉。头发搔在脖子上,痒痒的,却很舒服。侯思远这几天笑得越来越频繁,好似只要看见侯思南便可以不由自主笑出来,人也跟着神清气爽许多。

侯思南忽然指着书上一处墨坨坨,“这是什么字?我看不明白。”说的时候,声音极小且轻,原是病态所致,听起来却像是情人间的耳鬓厮磨,传到侯思远耳间,顿感浑身舒爽通透,心头肉像猫抓似的痒痒,也温柔道:

“怕记不全,写得太急了。是‘键’字。”于是,干脆把讲义都说了一遍给他听。毕后问,“都懂么?”

侯思南点点头,睫毛在高挺的鼻子两侧微微扇动。侯思远从身后抱着他,俯视下去,鼻息里全是侯思南头发上传来的皂角香,嘴角不自觉上扬。

侯思南道:“我已无大碍,明日可以上学了。”

侯思远“哦……”了一声,内心不知为何,有几分失落。

狗儿从门外走进来,侧身咳嗽一下:

“咳咳……小侯爷,夫人叫您和大少爷去前庭吃中饭了。”

侯思远高高兴兴的牵着侯思南走,看着他,自个儿乐得欢。临到前庭门外,侯思南忽将手抽离,站住脚步。侯思远一愣,回头看他。侯思南低着头,也不说话。侯思远突然明白了,背着手,大步走进前庭。

“娘。”公主已落座桌前,看见侯思远,笑着叫他喝汤。

侯思南这才进来,叫了一声:“大娘。”坐在了侯思远旁边。

公主斜他一眼,“唔。”了一声,继续与自己儿子有说有笑。

侯思远倒尴尬,喝汤时,一直如埂在喉,吃下去的东西,都不知何味。见侯思南不动筷子,忙一口气喝下高汤,烫得舌头伸出来,不住的用手扇。

公主皱眉道:“你急什么?喝慢点。这汤刚端出来,烫着呢。”

侯思远拿过公主的筷子,递给她,“娘,我没事,吃饭吧。”

“真没事?舌头。”

“没事。”侯思远笑着拿起筷子,偏头对侯思南低声道,“吃饭了。”

侯思南这才拿起筷子,端了碗,只吃碗中的米饭,不曾夹菜。

侯思远皱了皱眉,看了看桌面上的盘子,眼睛一亮,夹了块鸡翅膀,放进侯思南碗里,“你吃菜。”

公主手中的筷子忽然停了,疑问地看着侯思远,又瞪向侯思南。

侯思南立即感受到了,忙笑着对侯思远说,“谢谢。思远,你一向喜欢吃这个,你吃吧。”刚将碗里的鸡翅膀,夹出来,侯思远道:

“怎么?看不起我夹给你的菜是吧?!”瞪着侯思南,咬牙切齿。

侯思南的手停了,看了一眼侯思远,又偷偷看了眼公主,见她正审视地望着自己,只好放下碗中的鸡翅,改夹起碟子中另一样侯思远喜欢吃的,放进侯思远碗里,对他一笑。

“你误会了。吃菜。”

侯思远看看碗,居然愣了,“哦……”了一声,再不说话,头低着,也不看人,耳朵红红的开始扒饭。

侯思南又夹了一筷子菜,放进公主碗里,微笑道:

“大娘,这些时日,多谢您体谅照顾。”

“什么大娘?你娘都死了。以后改口叫我娘。”

侯思南轻轻吸了口气,仍旧微笑道:

“娘……”

公主高贵地仰着头,又“唔”了一声,收回了目光。

这餐饭,侯思南吃得极其艰难。看人眼色,食之不屑。侯思远是什么好吃,吃什么。一盘鸡,他把最好吃的部位吃完了,换下盘菜,吃鱼。把鱼最好吃的部位吃完了,再换另一盘菜。

公主吃斋,又要漂亮,喝了些汤,另吃了些侍女煮的炖品,并不吃桌面上的菜色,却吃得极慢。侯思南坐在边上,每一次下筷子,都要先看侯思远的筷子伸向哪一盘菜,等他夹完了,自己才能伸筷子。至于侯思远没伸过筷子的碟子,他也不敢伸手去碰。一面吃,一面还要应付公主喝汤时的脸色。久而久之,侯思南就贫血了。

晚间洗漱过后,侯思远推门而入,看到侯思南拿着本书,靠在榻前盯着烛火发呆。自从他俩那样之后,侯思南就不大喜欢讲话了,更经常发呆,看着烛火,一盯就是一晚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侯思远轻轻走过去坐他旁边,看他许久,也不见他抬头,像是根本没注意到自己,大着胆子伸手去搂他。侯思南立马有了反应,身体弹跳一下,看到侯思远,又慢慢放松下来。

侯思远见他如此反应,喉结滚动几下,又坐得更靠近一点,笨拙地将他侧抱在怀里,捋了捋侯思南耳边的头发,伸头去亲他的颈项。

屋内红烛滴泪,窗外月如银雪。四周静悄悄的,连虫鸣鸟叫都听不到,只有侯思远逐渐粗重的呼吸,合着微凉的口水痕迹,喷洒在肩颈处,冷到了心坎里。

侯思远低吟:“哥,你身体好了吧?明天你就上学了,今晚我们一起睡吧?”

侯思南闭目匀息了很久,才能睁开眼,刚想开口,侯思远的话,合着他舔吻自己耳朵的舌头,含糊而来,“我会给你钱的。”说罢,侯思南感觉手里多了一块冷冰冰,硬梆梆的东西,低头一看,是一块碎银子。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