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26第25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 25 章

侯思南手心一颤,仿佛被灼伤了,赶紧把银子塞回侯思远手里,“我不要……”说话时,声音很轻,脑袋仍旧低垂着。

侯思远停下动作,用手抬起他下巴,将银子举到侯思南眼前,撇嘴道:

“你不要?操办完姨娘的丧礼,你身边还有余钱吗?我娘可是跟账房说了,以后爹不回来,就不给你月钱。学费还是会帮你给的,但是你一个大家公子哥,平日里身上一文钱都没有,书本笔墨,你怎么买?你不是想考科举吗?连纸笔都买不起,你难道真要学古人,弄个沙盘画画?”

侯思南咬紧嘴唇,低头沉吟:“难道我为了读书,就一定要和自己亲弟弟睡觉?”忽而冷笑一声,“说不定,只有我把你当弟弟,你从来不愿有我这个哥哥吧?从小到大,你也只有在万不得已,非要求我的时候,才会叫我哥。这点,恐怕你、我都再清楚不过。”

侯思远突然大力推倒侯思南,压在他身上,瞪着他,“是,我从来都不想你是我哥!小时候,我嫌弃你有个南国奴的娘,坏了我的颜面!现在,我也不希望你是我哥!”

“够了……我不想再听……你要怎样,随便你。反正这又不是第一次。我便忍你三年。说不定没到三年,你就腻了,那样更好。”

侯思远重重将手里的银子砸在床头。银子碰到了上次他睡侯思南时,丢下的几枚铜板,发出闷闷的响声,惹得二人都偏头去瞧。

侯思远冷下脸,“很好。我便嫖你到腻!之后我俩桥归桥,路归路,老死不相往来!”说着,跳下床去,跑到柜子那儿翻了一通,找到一个半截手臂长的竹筒存钱罐。回到**,将床头的钱全部丢进去,将之放到了床头柜上。

侯思远骑在侯思南腰上,俯视他道:“不过每次上你的价钱由我定。你要是不满意,可以出去让别人给你钱。裘睐说不定会给得比我多。”

侯思南“哼”了一声,撇开头,看到了床头柜格子内,石中玉给自己的小盒子,闭目许久,拿了出来。侯思远已经在粗鲁而急躁地撕扯侯思南身上的衣服,颈项处湿热的气息,有些刺痛地啃咬,都让侯思南忍不住想逃。可是无论怎么动,终究会被侯思远扯着手臂,拉回来更粗鲁地对待。

侯思远像只**的小兽,拨开侯思南身上的衣服,见着细白的皮肤,张口就咬,双手猴急又不耐烦地去脱侯思南的裤子,才弄掉一只裤腿,也不管裤子还挂在侯思南右腿的膝盖下,就已粗鲁分开他的大腿,将孽根掏出来,就要往菊花里捅。

“嗯……”侯思南皱着眉头,头往后昂了一下,双手紧紧抓着枕头下的锦缎,雪白的手肘都露出了宽大的袖子。被咬得青一块,紫一块的雪色胸膛,此刻正一起一伏,粉红的[孚乚]头跟随韵律,在风中挺立,上头还有晶莹的口水印子,烛光一照,闪闪发亮。

侯思远喘息如牛,将侯思南左腿分得更开,手指太过用力,在侯思南大腿内侧留下了五道粉红的掐痕,情|色无边。侯思远一阵萌动,低头咬了下去。

“啊……”侯思南轻叫一声,手指松开枕头,去推侯思远的头颅,“不要……别这样……”

“你想反悔?!”侯思远抬起头,眼里已只剩赤|裸裸的情|欲,漆黑如夜的双眸,深不见底。

侯思南撑着手臂坐起来。侯思远退开一点,并不打算停止他的性趣。

侯思南喘着气,低头捡起刚才因为疼痛,掉在枕头边上的小盒子,在侯思远探究的眼神中,打开盖子,抹了一些药膏在手指上。

侯思南眼中全是朦胧,“你别看……转过身去……”

侯思远不明所以,却还是如中蛊般背过了身,等了一会儿,耳里听到的,都是身后的侯思南压抑又如泣如诉地轻轻[口申]吟与喘息,心头骚痒得着实难忍,全身燥热,汗流浃背,下身的孽根更加坚硬欢腾起来。

侯思远偷偷回了头。这一瞧,刺激太过强烈,整个人呆掉了。只见侯思南趴在床单上,下身微微蜷曲,两根手指插在菊|穴里,慢慢进出着,手指上的药膏已经融化,透明的药液随着**,流下尤带指痕的大腿,滴在大红色的床单上,说不出地媚惑。侯思南的脸埋在枕头里,闷闷地呼吸从他散开的黑色发丝下传来,隐隐带着哭腔。双肩止不住颤抖。早已凌乱的衣衫,被侯思远扯掉在手肘处,遮不住背部柔韧的曲线,脆弱的后颈,还有红彤彤的耳垂。

侯思远忍不住伸出手去,抚上他的背,顺着盈盈微汗的脊椎凹槽,一路摸下来。侯思南僵硬着身子,却还在隐隐颤抖,传到侯思远手心的感触,多了一分高|潮来临时,轻颤的假像。掌心挨到窄腰处,被束缚的衣带挡住了去路,松紧有度的腰部肌肉和浑圆翘臀却吸引了侯思远全部的注意力。他粗喘一声,扶着侯思南的腰,平压下去,用自己滚烫的胸膛覆盖住侯思南的裸背,双手在侯思南侧腰流连了一番,挤进侯思南与被褥间的空隙,伸向他胸膛,由腋下穿过锁骨,抱住侯思南削瘦的肩膀。

急促呼吸的鼻,贴紧红透的耳。

侯思远道:“哥,把手拿出来。”

侯思南刚将手指抽离菊|穴,侯思远一个挺身,对准股沟缝隙,侧挺进去。

“啊……”侯思南急叫一声,抽出的左手瞬间抓紧床沿,弄皱了床侧垂下的璎珞。床单上留下了五道潮湿透明的乳液印记。

侯思远刚开始动得很慢,渐渐感觉到侯思南努力放松下来,才大力的抽|送。沉甸甸的卵蛋子,打在侯思南肉肉的屁股上,发出情|色的‘劈啪’声响。

侯思南被他顶得两眼直冒金星,身体不住往前移。头快撞到床头柜了,又被侯思远拖着腿,拉回来。头发散开挡住泪流满面的窘态,侯思南死死咬住枕头,硬是不肯发出一丝半点的痛叫与[口申]吟。

侯思远爽得分不清东西南北,也不管侯思南死活,只晓得死命操他,恨不得将自己全部的骨血都挤进侯思南温暖的身体里,越动越急,越来越用力。床铺被他撼动得‘咯吱咯吱’响个不停,床帐如风临,抖动不止。

“啊……”终在一声低吼中,侯思远又一次射在了侯思南体内。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