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27第26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 26 章

从此,侯思南表面上是侯思远的哥哥,实际上已经变成了侯思远暖床的工具。

侯思远开了荤,对这档子越来越感兴趣。除了头次让侯思南休息够本,之后每天都要来上个两、三次。有时还在书院就蹭过来,吓得侯思南一个劲地求。每当此时,侯思远总会咧开嘴笑得很欢,上下其手吃点豆腐也就罢了。

回到家就更放肆了。**做够了就要拉侯思南到外面做。常常两人走着走着,侯思远一**,扑倒侯思南,在半人高的湖边芦苇丛里,就可以把他奸个三、四遍,直到侯思南腿脚发软,连站都站不起来,非要他伸手扶为止。

侯思南与裘睐渐渐生分开了。裘睐自顾不暇,根本没有察觉到侯思南已经退出了自己的视线。他的眼里,只剩下日益情深的九公主。

侯思南不再喜欢说话,常常一个人,远离人群,坐在抱廊深处,望着荷花池,一呆就是一天。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亦或者他根本只是在发呆。即便如此,侯思南的课业却日渐精进。书院里,已没有哪个同学可以在文科考试上胜过他。他常常拉出第二名,好几个档次。连先生们都一再摸着胡须称赞他:如不出意外,后年的三甲之列,必有侯思南的大名。

侯思远在书院里越来越活跃,俨然已成为了同学们的中心。车前马后,总有一堆人甘愿俯首称臣。只是,他每次得到众人的掌声之时,目光总是不可抑制地望向回廊深处的那个削瘦身影。但每次希望和那人对上四目的期待,总是落空,但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仍旧每隔几分钟就要向那处望上一望。

所以,他绝不允许侯思南走出他的视野范围外。哪怕只有一瞬,他望向侯思南时,没有看到,晚上回了家,他就会变得格外蛮横和粗暴,不管是在**,还是在床下。即便如此,侯思南还是一副不温不火的样子,什么都顺着他,哪怕在**,侯思远要他摆什么姿势,他就照做。

侯思远每次高|潮过后,躺在侯思南身边,与之朦胧又孤寂的眼对上目光时,心头的空虚却在日渐增大。

侯思南每回目无聚焦的喘息,都让侯思远心动不已。但侯思南总是稍待体力恢复些许,便用颤抖的双手撑起身体,离开床。无论侯思远一个晚上抱他多少次,哪怕他离床的时候,腿软到站都站不住,他还是会回偏塌去睡。

于是,侯思远每天早上醒来时,身边从来没有娇躯温香,只有空床冷被,以及心头那与日俱增的绞痛感。

强迫自己不断忽略,却又无法抑制地在一次次拥抱之后,感到心头某些温暖的东西,正在满溢出来。没有流向的去处,窒息得人想疯掉,侯思远的脾气逐月暴躁。

这日,侯思远和他的那几个铁哥们在马场玩赛马。玩得正起劲的时候,一向没啥存在感的侯思南突然从树丛后走出来。雪白得有些病态的肌肤,在金色的阳光下一照,镀上了一层温暖的错觉。

侯思远几乎是在他出现的同一瞬间,就发现了他。目光望向他。心跳如鼓。却还要继续和别人谈笑,以掩饰此时紧张的心情,声音却不自觉拔高了几个八度。他不去看侯思南,他猜度侯思南应该是来找自己的。他在心里想:等侯思南过来喊自己,自己再装作跟他不是很熟的样子,平心静气对他说话,还要摆出一副脸色很臭的样子,防止同伴们看出自己的心思。

侯思远就一直这么左思考,右掂量,等他终于觉得侯思南怎么这么久还没有走到自己面前,他才假装不经意地回了头。身后却早已没了侯思南的身影,与之一起不见的,是……石中玉?

他俩怎么会搞在一起?侯思南有什么事可以找他?

一连串的问题盘旋在侯思远脑海里久久不散,后来再做什么,皆不能尽兴。直到石中玉回来,潇洒地跨上马背,策马走到自己身侧,侯思远还是没有开口,等着石中玉自己告诉他。可惜石中玉一点没有告诉侯思远的意思,随便招呼了一句:

“还不走,等什么?”便一夹马肚子,追其他三人去了。

于是,侯思远这一整天,心里都不舒服。

赛马结束后,侯思远牵着马,手里的鞭子玩来揉去,还是追上石中玉,走到他旁边,小声道:

“刚才,侯思南好像来了。”

“是呀。你也看见了?”石中玉微笑,不再多说什么。

侯思远与之并肩,沉默地又走了一段。

“他是来找你的?你俩能有什么事要商量啊?哈哈,还要走远才说。侯思南真是越来越娘们了。哈哈,哈哈哈哈……”

石中玉皱眉,不说话。

侯思远笑了一阵,怪没趣的,咳嗽两声,用胳膊肘捅捅石中玉的肋骨,嬉皮笑脸。

“哎,你倒是说呀,他找你干什么?”心里却直抽得厉害。

石中玉随便答道:“没什么事。就是找我聊聊天。你这么想知道,怎么不去问他呀?”

侯思远正想发作,恰巧朱尧和王昕风骑马走过来。

“你们在说什么?”

石中玉微笑,“没说什么。我跟小侯爷谈论天气来着。”

侯思远心里憋屈。放了学,慢吞吞的收拾书包,眼睛一直盯着斜对面也在收拾书包的侯思南。

侯思南收好书本,背起书包出了教室。侯思远一甩课本,跟在他后面,悄悄地追。侯思南出了书院,进了一条小巷子。侯思远纳闷:这不是回家的路。以往侯思南放了学,就像见光死似的往家赶,从来不愿在外面多作一刻停留。今天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侯思远一路跟踪他出了小巷,来到另一个热闹的街口。侯思南抱着书包,站在墙角处,往书院方向望。

北国的秋天,干燥。风吹过,街道上沙尘飞舞。

风过时,侯思远用袖子捂住眼睛。待风过后,袖子放下,侯思南身边多了一人。不是猜测中的裘睐,也不是讨厌的九公主,而是……一脸微笑的石中玉。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