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28第27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 27 章

石中玉嘴唇动了动。侯思南抬头望他,笑得有点苦,点点头,跟他走了?

侯思远顿觉心头冒出一股愤怒又无处发泄的苦闷。敢情,自己现在竟然是在捉奸不成?侯思南给自己戴这么大顶绿帽子有多久了?他们两个什么时候勾搭上的?不是不可能,石中玉一直喜欢男人……

“侯思南……你好得很!”侯思远‘咔嚓’掰断手中的折扇,扔在脚边,激起一层淡淡尘土,又被他一脚将破扇子踢开,气冲冲尾随人群中有说有笑的二人,朝石府走去。

到了石中玉家门口,管家竟然习以为常的跟侯思南笑着打招呼。是个人都看得出,侯思南绝对不是第一次来。侯思远眼睛一直瞪着石府朱门上的狮子铃合上,才“哼”地一声,一屁股坐在街角的一张小板凳上。

卖包子的老大爷呆楞地看着他,半天才道:“客官,您要几个包子?”

侯思远回神,一看自己竟坐在别人的包子铺前,只好甩出一把铜板,冷着脸道:

“给我来十个小笼包。我正饿得荒呢!!!”

老大爷将一笼热腾腾的小笼包端上来给他。

侯思远一口一个包子,嚼着里头热乎乎的软软肉馅,就像是咬在侯思南身上一样痛快的时候,石府的门又开了。侯思南在石府管家的礼送下,跨出了门槛。侯思远看到的瞬间,立刻跳起来,满嘴包子,往街口巷巷里跑,贴着墙根,回头望。看到侯思南并未察觉自己,才掏出手绢擦了擦嘴,等着侯思南朝自己这边走来。

侯思南手里拿着什么东西,往腰间书包里放,低着头拐进侯思远所在的小巷里,准备走来时路回家。侯思远看准机会,手臂一拽,将他压在了小巷中间一个隐蔽的死胡同口。

侯思南以为遇上抢劫的混混了,挣扎了一下,看到是侯思远,身体明显一僵,随后放松,靠墙望着他,并不打算说话。

侯思远对他的态度十分不满,本想等他自己说,但他却三缄其口,明明看见是自己,身体居然还紧绷,都睡过这么多次了,你僵硬个屁啊?!

侯思远道:“你去石府做什么?”

侯思南推开他,“你跟踪我?!”

侯思远压回他,双手撑着墙,将侯思南箍在自己胸膛与墙壁间,“我跟踪你怎么了?你整个人从上到下都是我的。”说罢,眼神轻佻地在侯思南身体上视奸了一遍,“我确认一下自己的东西,有没有被别人碰过,有什么好奇怪的?”

“我不是你的东西!”侯思南撇开脸,胸膛起伏。

侯思远冷笑,“当然,你不是我的东西,你是我的狗。我说过,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明白,我俩之间,谁才是狗。你现在明白了?”用手捏起侯思南的下巴,“你不说,我今天就在这强了你!”

“呸!无耻!唔……”

侯思南话音未落,侯思远一口咬住他的唇,直至见到血。双手抱住侯思南,将他翻过去趴靠在墙上,腰带一松,扒掉裤子就要奸。

侯思南十指握拳撑着青砖墙面,宽大的校服袖子微微地抖。暴露在空气中的双腿,也在不停的轻颤,嘴里却道:

“你要强我就快点,这处并不是没人走的,待会儿有人来看见……唔……”

侯思南话没说完,侯思远就掰过他的脑袋,强迫他与自己舌吻,粗鲁又热切的侵犯着侯思南的嘴唇,仿佛宣布所有权似的又啃又咬。另一手抠着侯思南的菊花,进出了一会儿,便抽出手指,扶着孽丨根往里推。

侯思南被他弄得呼吸不畅,趴在墙上直喘气。那魅惑又压抑的喘息声,像一柄裹了蜜的毒剑,直插侯思远心窝。

“你说……你跟我说……你去石中玉家干什么?你后面好像没有湿啊,我还以为你去卖身赚钱的。”

侯思远奸了一阵,仍旧硬挺的孽根抽离蜜|[xué]。他将已经摇摇欲坠的侯思南翻过来,背部压在墙上,抬起一条腿,勾住自己的腰,又从正面挺进侯思南体内。

“啊……”侯思南微扬螓首,与侯思远仅距离一寸的红唇,呼吸不了地微张了下,唇边的鲜血和着口水流下白皙的下颚。一双流光溢彩的眼眸,此时朦胧如山中朝雾,没有聚焦又楚楚可怜。

侯思远冷着脸,下身动得更大力,**处被侯思南上身整齐的校服遮挡住,只看得到颤颤站在地上的那条腿,慢慢有一些**,顺着内侧,流到了膝盖后凹。

此条小巷连接着两个热闹的街口。行人、马车的声音时远时近的传来。

“磨剪子,修菜刀啰!”一个小贩的吆喝愈来愈近。

侯思南道:“你完了没?我……站不住了……你快点……有人……”

侯思远眼神凶恶,孽根锯树似的节奏一点不变,丝毫没有[身寸]精的意思。闻言干脆将他整个人抱起来,双腿环到自己后腰上,将侯思南压在墙上,下身不着地面,悬空着进出。如此强烈的挺动,侯思南再要忍住[口申]吟,着实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他死死咬住已经流血的下唇,眉头皱成了小山,却始终不肯再‘哼哼……’一声。

侯思远道:“你都这样了,还要维护石中玉?看来你俩的关系,还真是不一般啊!”

“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一样……禽兽……”

侯思南说完这句,身体一沉,晕了过去。

侯思远早料到他会如此,轻车熟路的一接,却还是啐了一声。

“该死的,你都没有好好吃饭么?一个男人,轻成这样。”套丨弄了两下,射了精,侯思远清理干净彼此,背着昏过去的侯思南,朝家走去。

快到侯府时,侯思南醒了。刚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侯思远背上,立刻要求下来,自己走。

“你行么?”侯思远放他下来,却没松开扶他的手。

侯思南勉强行了几步,脚步诡异地很,只好让侯思远扶着自己,进了候府后门。谁知二人刚到水榭,还没过石桥,已看见公主一脸怒气地坐在湖边凉亭里,身后站在一个老麽麽,两个丫鬟,一副来势汹汹的模样。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