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29第28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 28 章

侯思南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手,从侯思远手里抽了回来,扶着桥栏杆,慢慢向前走。侯思远心头也是一震,离开侯思南,快步跑向凉亭。

“娘,你怎么来了?”

“没你的事,一边呆着去。”公主看都没看侯思远一眼,直盯着摇摇晃晃的侯思南朝自己走来。

“娘……”侯思南低着头,轻声叫了一声公主。

公主吃着葡萄。侍女在旁轻摇芭蕉扇。老麽麽见到侯思远,点头哈腰请他坐,还迅速递上一杯茶。

侯思远心中思度片刻,发觉公主不是冲自己来的,稍稍放了一点心,顿觉刚才的**,让自己口干舌燥,接过茶抿了一口。

公主斜瞟侯思南,“你叫我什么?没听见。大声一点!”

侯思远放茶杯的动作在空中停了,望向亭外的侯思南,心跳又开始加速。

侯思南仍旧低眉顺眼站在那儿,湖风吹过他校服,掀起的衣下摆,隐隐看得到包裹着他一双腿的白色裤子,正在微微发抖。

侯思远当然知道是为什么?因为是自己刚才的杰作。但亭中诸位皆不知晓,全把侯思南双腿的抖动,当成了他害怕公主的软弱与无能。

“娘。”侯思南又叫了一声,比先前稍微大声了一点。

公主与侍女毫不掩饰地嘲笑了他一会儿,才道:

“我问你,你最近可有去当东西?”

侯思远在旁边早已坐得不耐烦,此时闻言,忽然一惊,望向石桌对面的母亲。

侯思南并未回答,杵在原地,也不打算解释什么的样子。侯思远感觉更奇怪了。

公主道:“看来你还不打算认账。麽麽……”朝身边摊开手心,接过老麽麽递来的一张当票,走到侯思南面前,大红的指甲捏着当票舞动,“这是什么?”

侯思南冷下脸,语气不是很好,“我当我娘生前留下来的东西,有何不可?”

“啪!”才说完,脸上顿时招来了一巴掌。同时,侯思远手中的茶杯一晃,茶水溅到了衣服上,也烫到了手,他却一反常态地没吼叫,低头手忙脚乱地擦。另一个没有拿扇子的侍女走过来,用手绢给他擦。一边擦,还一边给他抛媚眼。侯思远看见了,却没发火。

公主的声音从凉亭外传来,“你娘?!你娘那个南国奴一无所有来北国,在我家吃穿用度十多年,连死进棺材里,身上穿戴的东西,有哪样是自己的?”

侯思南突然抬眼,一双漂亮的眼睛此时尽是愤怒,“这块镇子是我娘从南国娘家带来的!”

公主收回手,“好,就算是你娘的。可她现在已死,这个家全由我说了算!我们侯家是名门望族,你去当东西,传到别人耳朵里,不是败坏我们家名声吗?”说罢,手指点上侯思南太阳穴,一边吼,一边戳,“你想让别人说我们侯家外强中干是不是?还是我虐待你了不成?!我是没给你饭吃,还是没给你衣穿?!我不过是为了你好,怕男孩子大了想些不干不净的东西。才少给了你两个月月钱,你就开始动起家里东西的歪脑筋了!这要是再过几年,你岂不是要把侯家给败个精光啊!我们思远以后可怎么办?”

侯思远在亭子里听得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又白一阵的,看得侍女好奇不已,以为他害羞,媚眼抛得更勤了。

公主还在吼叫:“你跟我说!你当东西的钱用去哪儿了?”

“那是我娘的东西,钱用去哪儿了,我没必要和你交代!”侯思南转身就走。公主气得胸口的项链起伏如金浪,也一个转身,冲回凉亭。

侯思远立刻站起来,跑去扶她,被她挡开,一把抽出随身携带的鞭子,朝地上一砸,鞭子灵动如蛇。

“娘!”侯思远只来得及喊出这一句,公主大红如血的指甲在自己眼前一晃,鞭子以如奇袭的毒蛇直朝侯思南背脊打去。

北国与喜欢吟诗作对、琴棋书画的南国不同,历来以武强国。凡是北国人,无论男女,七岁能舞剑,十岁能骑马。公主生在皇家,虽然平时娇生惯养,但皇家的老师那是一等一的好,公主虽嫁做人妇,但要是真的打起仗来,可以顶半个将军。

这一鞭子打过去,本就已经站不稳的侯思南,立马倒地,趴在地上,还没站起来,鞭子已勾着自己的腿,将自己往回拖。背部的校服已被鞭子打破,皮肉上传来火辣辣的痛感。手掌挨着地面,突然被公主拉着一拖,擦破一层皮,翻过来一看,血肉模糊之间,还夹杂着泥沙。

所幸公主是女人,没多少体力,侯思南虽是半大孩子,却也是男孩。公主靠着武艺将侯思南在地上拖出一尺,没力了,轻轻一抖鞭子,松开缠绕他的腿,站在凉亭台阶上,头饰在午时的阳光下,发出耀眼的光芒。

“你说不说?!你当东西的钱用到哪去了?!你今天不说出来,我就上家法打死你!”

侯思南感觉眼前一片模糊,却硬气的咬紧嘴唇,不肯说话。

侯思远满头是汗,朝凉亭外闻声跑来的狗儿和哑儿使使眼色。狗儿机灵,跑到侯思南身边一个劲地劝,“大少爷,你就说了吧。才多少钱的事,说了可以少受点苦。”哑儿则‘扑通’一下,跪在了公主与侯思南之间,不能说话的他,只能一遍遍的朝公主磕头。

这段时日相处下来,狗儿和哑儿都知道了侯思远和侯思南的关系有多差。侯思南平日里受得气,吃得苦,他们看在眼里,除了同情,什么也帮不了。而且侯思南平日里,自己能做的事情,都尽量自己做,鲜少麻烦他们。对于下人来说,侯思南这样的主子,是少之又少的。于是帮他求起情来,也格外地真心与尽力。

公主显然还没解气,一甩袖子,“让开!你挡着,我连你一起打!”说着,一鞭子打在哑儿脸上,抽出一道血痕。

哑儿痛得嘴唇不住地抖,想哭,却没有声音。捂着脸,头一偏,公主的鞭子瞬时从他耳边头发间穿过去,重重打在侯思南背上,皮开肉绽。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