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30第29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 29 章

“娘!”侯思远冲过去抢公主手中的鞭子,“别打了!打死他,等爹回来你怎么交代?”

“你也给他求情?敢情你们都喝了他灌的迷汤不成?!”公主狠狠瞪着侯思远。

侯思远霎时松了手。

公主一抖袖子,“我一看见他,就想起他那早该死的娘!长得都是一副狐媚模样!”又一鞭子抽到侯思南背上。

侯思南轻轻地痛叫了一声。侯思远心中一阵紧缩,还没开口,狗儿对这边喊:“夫人,大少爷说了。他当镇子,是为了还钱给石中玉,石少爷。求求您别打了!大少爷已经昏过去了。”

侯思远脸色惨白,突然狰狞大笑,“哈哈,娘,既然他都昏过去了,今日就算了。至于他为什么会欠了同学的钱,稍后等他醒过来,儿子我会好好帮您审问清楚的。您就放心吧。今番这一折腾,明日您又说皱纹多了。”

公主大叹一声,终于收了手。侯思远笑嘻嘻地将她扶走了。临行之前,瞪着跪在地上的狗儿和哑儿使眼色。狗儿和哑儿皆点头,赶紧伏在地上,以防公主瞧出端倪。

公主刚离开水榭,宰相家的仆人来传话,叫公主去赏花。

侯思远脱了身,风一般的朝水榭跑。一进屋门,就看到侯思南死了一样,趴在**,背部的皮肉和衣料烂布黏在一起,又是泥沙,又是黑血,惨不忍睹。本来修长美丽的手指,现下尽是伤痕。

哑儿一边用剪刀帮他剪开身上的衣服,一边掉眼泪。狗儿则忙前忙后,端进来的清水,不消一刻,总会变成血红色,如此往复十多次,盆中的血水,还没有变淡的趋势。两个下人与侯思远都急出了一身冷汗。

侯思远道:“你们两个。哑儿你在这儿继续伺候他。狗儿!”

“在。”

侯思远从袖子里拿出一块碎银子,递给狗儿,“去叫厨房熬人参汤。再拿一片人参来给侯思南含着。记住,不要让我娘知道。我出去一趟。”

狗儿点点头,拿过银子撒腿跑出了门。

侯思远这段时日跟侯思南亲近,自然少了很多时间与那群世家公子厮混,倒是存了不少私房钱。而他每回与侯思南睡觉之后,丢进存钱筒的钱却在逐日减少,到最后,他每次都只丢一个铜板进去。没人问过他为什么,因为这是他和侯思南的秘密。而侯思南是这世界上最不可能问他这个问题的人。

侯思远骑上马,跑到太医院门口,恰好见到胡太医出诊回来。

“哟,小侯爷,着什么急啊?”胡太医刚跟他打完招呼,就被他扯上了马背,绑架回了水榭。

“你快帮他看看!”侯思远满额都是汗,眼中也被汗水蒸出了雾,拉着胡太医的袖子,不停地在侯思南床边喊。

胡太医安抚了他一会儿,开始给侯思南诊脉。期间皱了皱眉道:

“他贫血。”

侯思远瞬间跳起来,“怎么会贫血?你看我贫血么?”说着,拉高袖子,给胡太医诊脉。

胡太医摸了一会儿侯思远的手腕,“你不贫血。”

侯思远怒道:“庸医!我和我哥每天同桌吃饭,我都没贫血,他怎么可能贫血?!”

胡太医很不高兴,却平静道:“一桌吃饭,一个贫血,一个不贫血,这才奇怪……”说罢,意味深长的看向侯思远。

侯思远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坐下来道:“胡太医,你接着看吧。”

胡太医给侯思南看了长长一叠药方,都可以当饭吃了。侯思远静静坐在他对面,看着他一直写,不断换纸,眉头也愈皱愈深。

末了,胡太医临走时说:“他受的鞭伤,可能会留疤痕。不过,要是调理得当,亦或者有专门的药,还是可以痊愈的。”

侯思远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叫哑儿去送胡太医。

人都走了,水榭突然安静下来,只有窗棂上挂着的风铃,在湖风的牵绊下,心痛的哭泣着。

侯思远轻轻走到侯思南榻前坐下,望向侯思南深颦眉,微张唇的睡颜。嘴唇已被咬破,红红肿肿的,有自己先前咬下的牙印,也有侯思南忍着鞭打痛楚时,自己咬的。侯思远深深叹了一口气,胸腔好像抽空了一般,却又好似有一块大石头,压得自己呼吸不畅。他看到侯思南鬓角碎发,由于他的趴卧,挡住了眼睛,便伸手帮他捋了捋已有些汗水的发丝。

侯思南睫毛轻颤,睁开了雾气缭绕的眼睛,“哑儿……”

侯思远俯下去轻道:“你想要什么?跟我说吧。”

侯思南挣扎了要爬起来。侯思远赶紧伸手去扶他,却找不着下手的地方,只能托着他的腋下,让他趴在一个软枕上,嘴上却道:

“你都伤成这样了,还起来干什么?你要什么?我帮你拿来便是!”说的时候,口气很不好,吼得很大声。侯思南眼睛一红,掉下两行泪,趴在枕头上,哭得停不下来。侯思远没想到事情竟会变成这样,手忙脚乱的掏袖子,找到手绢给他擦眼泪,一面还很好奇的看着他。

“哎呀,你哭什么。你自己说的,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男孩子哭鼻子,会被女娃娃笑话的。”

谁知此话一出,侯思南哭得更厉害了,却没有声音,只是眼泪流得更凶了,哽咽得直抽。枕头上滴滴答答掉了许多泪印子,还有越来越多的趋势。

侯思远全乱了,一会儿看他抽泣得呼吸不过来,伸手给他轻轻拍背,一会儿看他眼泪流得稀里哗啦,又用另一只手给他擦眼泪,手绢太大,不好用,丢掉,改用自己的袖口擦,语气也温和了不少。

“你别哭了。我刚才也是急了才说话大声些。我错了还不行吗?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你这么哭。你身上还有伤,你有力气,留着养伤不好么?”

侯思南突然很委屈地嘟囔:“叫哑儿去烧水,我要洗澡。”

这时,哑儿刚好送完胡太医回来,一进门,就听到这句,刚想出去。侯思远道:“站住,别去。”又低头对侯思南道,“太医说了,你好不容易止血。现在不能洗澡。你忍忍,过两天,伤口结疤了,再洗啊……”说的时候,语气简直像哄孩子。

其实,侯思远心里是很奇怪的,觉得此时的侯思南有点反常,却非常喜欢他现在对自己宛若情人之间的撒娇情态,也就不大深究他的反常。

侯思南眼睛眯了两下,又努力睁开,声音低了些许,“我要洗澡……就要……”

侯思远又劝。侯思南看向他,眼神嗔怪,一片水雾,“你刚才射在我里面了!现在居然不让我洗澡?”

侯思远‘唰’地一下脸红似番茄,尴尬地瞟了瞟还在屋内的哑儿,见他也是一脸窘红,吼道:“你还傻站在这儿干什么?!还不快去烧水!”

哑儿吓坏了,鞠了一躬,跑了出去。侯思远一回头,侯思南已经晕了过去,脸颊上泪痕犹在,双腮红彤彤的。侯思远犹犹豫豫伸出手,摸上他的脸,想给他擦掉脸上的泪,却在触碰到他的瞬间,一把将侯思南抱了起来,用自己的额头碰了碰侯思南额头,又把自己的脸颊贴上侯思南脸蛋,之后避开侯思南背部的鞭伤,将他紧紧搂在怀里。

“哥……为什么你只有在发烧的时候,才肯对我露出脆弱的一面……”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