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32第31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 31 章

侯思远揣着春丨药回了家,进了水榭,看到侯思南仍旧昏睡,偷偷摸摸地将春丨药藏在了书柜处的一个空书盒子里,找了好几个地方,才放妥当。留了一包,夹在书桌抽屉里的书本内。

第二天,侯思远去陪公主吃午饭。公主道:“侯思南呢?越发的不像话了!吃饭都不准时,还要我们娘俩等他一个!”

侯思远的眼珠子在眼眶里转了一圈,坏笑道:“就是!趴在**好多天不动唤了,都不知道死了没有?不就挨了几下鞭子,至于吗?娘,以后爹不在家,别叫他来同我们一处吃饭了。我看见他那张苦瓜脸,就倒胃口!”

公主道:“真是我的好儿子,原来不止我一个人这么认为。我还以为是我肚量小呢,原来是侯思南长得太‘惊险’了。”

侯思远嘿嘿笑:“那是,那是。”

公主甚为满意的样子,“儿子,你还甭说,这世上的人啊,只有两种最吸引人:一种呢,是长得特别惊艳的,另一种,就是侯思南这种。哎,特别惊险的!噢嚯嚯嚯嚯……”

公主直乐,手指翘成兰花状,遮在唇边,掩不住嘴角上扬的弧度。侯思远也在一旁呵呵附和,眼睛眯起来,笑得很是好看。

于是,侯思南开始自己一个人在水榭吃饭。按理说,让厨房开小灶,做两次饭,在大户人家,如不给钱,下人们是会嚼舌根,说主子小气的。但侯思南一向没有月钱,更别提给厨房银两做饭吃了。他本以为这是大娘新想到为难他的花招,却不曾想,自己每日的菜色,都不相同,还顿顿有鸡有肉,大大出乎自己的预料,吃得倒是比原来好得多了。身体也较之先前恢复得更快了。

侯思远这段时间更是反常的厉害,每日晚间,吃饱饭回来,总带些零嘴回来叫侯思南尝。然后把白天先生教的东西,讲一遍给他听。侯思南点头说懂了,便开始脱他的衣服,却不上他,拿出一盒不知从哪儿变出来的药膏,抹了手心往自己已经结疤的背上抹。

这样又过了一段时日,侯思南背上的伤痊愈了。当真和清儿说的的一样,侯思南背部一点伤痕都看不到,依旧光洁滑手一如往常,但心里的伤痕呢?

侯思远却开始如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

这天晚上,侯思南坐在书桌前赶作业。他受伤后,好长一段时间没去书院,明日就要上学了,却还剩些描红没有写完。侯思远坐在他旁边,看着侯思南执笔端坐,低头写字,很有诗情画意的意思,不觉看呆了。直到侯思南发现烛火暗了些许,抬了头,才发现侯思远直直盯着自己,出了神。

侯思南收回目光,低头一边收拾书本,一边揣测,终又抬起头,唤侯思远,“你还不写?这描红,明日要交了。”

侯思远撑着头,眼神呆滞的瞧着他,就差对着侯思南流口水了。侯思南实在受不了侯思远这么看他,活像饿死鬼看见了烤鸭。

侯思南拿起桌上的书本,卷成筒状戳戳侯思远,并不用自己的手触碰侯思远,哪怕侯思远身上还穿着三四层衣服。

侯思远突然回了神,咳嗽两声,坐正姿势,将自己的字帖全部推到侯思南面前,“哥,你帮我写吧。我不想写了。”

侯思南惊愕,继而大怒,皱着眉瞪视他。侯思远眼睛乱瞟,靠在椅背上,晃荡他的两条长腿,双手抱头,一脸无所谓,“不帮我写,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说完,眼神猥亵地视奸侯思南。

侯思南敢怒不敢言,手指紧扣,抓过本子,翻动的声音十分大,提笔沾了沾墨,又开始写。侯思远看他渐渐入了定,开始手翻抽屉,悄悄拿出一小包纸,起身走到圆桌那儿,倒了一杯水,又回头看了看书桌那儿奋笔疾书的侯思南,这才快快打开纸包,将药粉全倒进了茶杯里。然后赶紧将手内的包药的纸揉成一团,朝墙角一弹,神不知鬼不觉,端上茶杯,轻轻晃动几圈,看到药粉在水中溶解干净,端着杯子,走回了书桌。

“哥,你写了这么久,肯定渴了,先喝口水吧。”

“我不渴!”侯思南显然不买他的账,看都不看侯思远一眼,笔杆子快速舞动,写着侯思远的描红。

侯思远道:“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给你端茶倒水,哥,你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侯思南皱眉,拿笔的手,顿了顿,又开始写。侯思远眼神飘移,心如鼓跳,看了侯思南一会儿,侯思南渐渐又停了笔,稍稍偏头朝侯思远手里的杯子看了一眼,拿过去,一口气喝了。

侯思远看着杯子内的水,随着侯思南昂起的头,在喉结处滚动几下,见了底,心情就像一瞬骑着太阳经过了三天两夜——大起大落好几次,终于坐回侯思南身边,靠在椅背上,偷偷看他,不再言语。

侯思南又写了片刻,渐觉浑身热得紧,扯了扯整齐的衣领,又写。少顷,额头开始冒汗,脸色潮红,左手拿起本书,做扇子扇风,又松了松领子。

侯思远在旁边挑眉偷瞄,嘴角扬起,酒窝圆得奸诈,慢慢靠过去,有模有样的学着石中玉,放低声音朝侯思南耳朵后边的颈项吹气。

“哥……你很热吗?”

侯思南得瑟了一下,本能地缩脖子,左手抓着的书本掉在了地上,右手执笔的手一抖,描红写毁了。

侯思远斜眼撇着描红,倾身朝侯思南压去,“哥,你也会写毁字啊?真难得。再帮我写一张吧?”

侯思南的眼眸水雾缭绕,不自觉地往后靠,推着侯思远的胸膛,直摇头,“你别一直靠过来……”说话的时候,呼吸渐渐急促起来,全身皮肤像着火似的泛起桃红。

侯思远趁机捉住侯思南推自己的手,稍稍用力一拉,抱住自己脖子,另一手搂过侯思南的后腰,将晕晕乎乎的他,往两人坐的红木座椅上倒,手伸腰间,手指轻车熟路地一勾,松开了侯思南的腰带,然后像剥粽子似的敞开他的衣衫。

“哥……我想让你回应我……哪怕就一次……”

侯思南的眼神,朦胧中透着几丝仅存的意识,又好像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反应慢了不止一拍。后来就更模糊,侯思远的手抚摸到他的皮肤,他还会自动将身体朝侯思远的手掌心靠。头偏向一侧,嘴唇微张。轻轻地喘气声,撩人又性丨感,是侯思远这辈子听过的最美妙乐曲。

侯思远低下头去,有点笨拙亦有点生涩地吻上侯思南的唇。舌头小心翼翼地伸出来,舔着侯思南软软的两片嘴唇,似嫌不够,又将红唇轻轻含进嘴里,用力吮吸。舌头**,蹿进侯思南口腔中,凭着本丨能和爱丨欲,缠绕住侯思南的舌,共舞嬉戏。

不同以往侯思远每次要吻他,他都撇开头。这次,侯思南居然主动伸出舌头,往侯思远嘴里送。嘴唇碰到侯思远的舌,还会像小时候吃到什么美味的食物,贪恋的吮吸着,不肯松口。双手甚至主动抱过侯思远的后颈,想将自己的唇舌,更进一步地往侯思远口里送。

侯思远感觉胸中的空气都抽干了,下身不由自主地往侯思南下腹贴,孽丨根在裤子里炙热乱跳,一张俊脸更是憋得通红。双手伸进侯思南长衫下,急急松了裤带,手忙脚乱地脱下他的裤子,与自己的,抬起侯思南一条腿,搭在自己肩膀上,将侯思南转了一个身,侧躺在座椅上,自己则一腿蹲跪在座椅上,另一腿蹬在地上,扶着肿胀的[阝月][ jīnɡ],猛然拉开抽屉,找出侯思南拿回来的药盒,随便涂了一些润滑的药膏在老二上,抽屉都来不及关,便一个挺丨腰,从侧面进入了侯思南的身体。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