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33第32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 32 章

“啊……”侯思南吟哦一声,下沉的窄腰微微颤动着,与之身体镶嵌在一起的侯思远,立刻感受到无与伦比的愉悦。

侯思远昂首闭目,大口喘丨息,单臂抱紧侯思南柔韧又光滑的大[月退],后腰不整的衣衫,随着律动,抖出暧昧的波浪。另一手像是有了自主的意识,钻进侯思南上衣里[扌无][扌莫],每当听到侯思南发出[口申]吟,便在那处流连徘徊许久,终于包裹住侯思南已然挺丨翘的玉丨[jīng],握在手中把玩。

“啊哈……呀……”侯思南两鬓微湿,手指扣着红木座椅的扶手,留下一道道激丨情的抓痕,身体像鱼似的弓了起来,却意外地将侯思远的孽丨根更往里吸了几分。

二人床第之事,不下数十次,侯思远却从来没有像今次这样爽过,甚至比第一次更为[忄青]动。侯思南驱逐本丨能的回应,对于侯思远来说,就是世上最厉害的春丨药。而他如泣如诉又如撒娇般的[口丩]床声,是所有欢馆里故作[yín]丨荡姿态的男妓所不可比拟的。侯思远仿佛陷入一个漩涡,一个深渊,再也爬起不来了。

“不够……还不够……”

侯思远快动到极致,突然停了下来,侯思南受不了似的大叫一声,侯思远一把将他抱起,双[月退]分开,面对面坐在自己腿上。身下的交丨合处,一片水[孚乚]交融。[阝月]丨[jīng]硬挺,又动起来,上下转圈顶着侯思南,看着他呜呜地哭,弱弱地叫,眼角淌着泪,唇边流口水,昂起的颈项处,洁白的肌丨肤上,全是自己[口允][口及]出来的一个又一个粉红吻痕,合着侯思南每被顶一下,喉结就滚动一次,侯思远真想一口将他吃进肚子里去。

侯思南头顶的发冠松了。侯思远随手一扯发簪,黑如瀑布的长发披散而下,盖在侯思远搂抱他的手臂上,凉凉的,痒痒的,如美酒般摄人心魄。

书桌前的地上,散满了二人的衣物,大大小小。玉佩在锦缎的腰带下隐藏,白色的衬裤与精致的外衣卷在一起,凌乱[忄青]色。

侯思南上身给侯思远扒了几次后,就只剩下一件白色的短衫,歪歪斜斜的挂在手肘上,圆润的肩膀在烛火的照明下,泛出诱人的光。侯思远肌肉有致的大[月退],与侯思南赤[衤果]的纠缠在一起,背部结实的肌肉,蕴藏在麦色的肌肤下,[亻古攵]爱时,流动出力量的走向。

他紧紧抱着侯思南,像是要勒死他,不给二人汗湿的胸膛留下一丝缝隙。侯思远闭着眼,唇挨着侯思南的锁骨,面颊上有侯思南的发梢拂过,鼻息里都是侯思南身上的味道,高[氵朝]的韵律第一次席卷了二人,随着侯思南后丨庭的一阵紧缩,侯思远眼前一片白光,到达了天堂。

那一刻,白色寂静的四周,他只看到侯思南远远站在天之尽头,对他微笑。侯思远无意识地低吟了一句:“南……”[jīng][氵夜]喷洒进侯思南炙热的甬丨道。

侯思南顿时全身战栗,也在侯思远手中射出了他的初精,晕过去以前,他叫了一声:“佳……”声音太小,语气太柔,侯思远听成了一声[口丩]床“呀……”,内心满足不已,自以为是的幸福如顽皮的孩子,爬上他的嘴角,再也不愿离去。

第二天清晨,侯思远在一阵压抑地低哭声中醒来。他迷茫地睁开眼睛,看到侯思南背对着他,蜷成一团,窝在床角,抱着被子,堵住嘴,全身如中风般颤抖。

“你怎么了?”侯思远抚上侯思南的肩,想让他翻过来,侯思南不肯,抱着被子不撒手。侯思远隐隐约约听到他吸鼻子的声音。

“哥,你在哭吗?”

“没有。”侯思南闷闷的声音从被子内传来,“你先去学校吧,我休息一会儿再去。”

侯思远见他还同自己说话,顿时放了心,微笑地掀开侯思南耳边的头发,亲了亲他的耳垂,“哥,你是不是屁股很疼?我昨天……是冲动点……谁叫你一直勾丨引我……哎呀,总而言之,是你不对啦!不过我就喜欢你这调调……那些欢馆里的下三烂,都没意思,一个比一个做作。你比他们强多了。”见侯思南没反应,侯思远停了一会儿,吞吞吐吐道:

“哥,以后我不给你钱了,我们一直这样好不好?”

侯思南的肩膀猛烈地震动了一下,好半天才道:“你说了算……”声音有些哽咽了,脸上的被子,捂得更紧。

侯思远自言自语笑得开心,“都老夫老妻了,还不好意思……”说罢,兴高采烈地跳下床铺,洗脸去了。

侯思南直到侯思远离开水榭,都没有动过一下,抱着被子的手,僵硬到失去知觉。待他终于想起还要呼吸时,放开被子,眼中一片血红,脸颊上却没有泪,被子几乎全湿了。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当侯思远发现他不对侯思南用春丨药[亻古攵]爱时,侯思南就不会有反应,虽然自己已经看了很多房术书籍,还跟石中玉现场学习过好多次,但侯思南非要用春|药才会对自己热情时,侯思远就像吸毒一样,迷上了侯思南沉迷于欲海时的虚幻柔情。

直到侯思南再一次因为厌食而呕吐不止,侯思远才从太医口里知晓了春|药对身体的伤害。但这次,距离他俩第一次乱丨伦,已经整整过去了三年。侯思南十八了。

明日,即将举行北国三年一度的科举考试——所有学子,为之奋斗十载的龙门之考。

武生们却并不关心文考的科举。最近一段时间,他们的注意力,全被边境一场接一场的战役,吸引了过。

校场上,几个昔日只知玩耍的少年,如今都已是虎虎生风,意气风发的青年才俊。

齐尚天拿着块黑旗跑过来,“你们看,这就是最近纵横西国的九王旗。”

朱尧他们几个停下打斗,围过去看。

石中玉道:“西国向来是虎狼之邦。他们那个老皇帝,还生了这么多皇子。二十几个王,抢一个皇位,打得不可开交,好不热闹。”

王昕风道:“也正因为如此,我们北国的军队才可以趁虚而入,收复一些失地。否则要是往常,我们也就欺负欺负南国罢了。西国是断不敢惹得。你看哪次不是西国抢我们的城池,我们就去掠南国的领土。”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敢情我爹常年守在边关,是在那儿放羊不成?!”侯思远头戴金冠,手里提着一杆百斤重的银枪走过来,居高临下瞪着王昕风,已有大将之风,“哪有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说着,手轻轻一挑,灵活熟练地运用长枪,将朱尧正捧着看的黑旗夺来,拉开一看:

“这上面画得是什么?狮子不像狮子,麒麟不像麒麟,难道是狗?”

朱尧道:“这是貔貅。传说是龙王第九个儿子。不过这是南国圣兽。西国并不信此神。西国九王,怎么会用这个做战旗?”

侯思远哈哈大笑:“一个西国的王爷,居然用打仗最不济的南国圣兽做战旗,我看他是脑袋被门夹了!”

齐尚天道:“小侯爷,你可别小看这个西国九王。听说,他还比我们小两岁呢!就已上战场杀敌无数。九王的军队,包括马匹,都是全副武装黑色铠甲,号角吹响的时候,他的军队出现在沙丘上,黑漆漆一片遮住阳光,如乌云盖顶。沙漠的强盗们,都敬畏他如神祗。尊称他为:西边半天云——貔貅九王!”

作者有话要说:正在改文,请到我的专栏观看完整版,感谢您的理解与支持!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