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35第34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34章

侯思远拉着侯思南,进了水榭,一家伙将他丢到**——

“脱衣服!”

侯思南从**爬起来,揉了揉被扭到的手腕,神情平静。

“你又要怎样?刚才在外面,我怕别人起疑,随你回来了。有什么不能好好说吗?”腿放下地,刚想下床,已经松开领口盘扣的侯思远,突然坐到床沿,手撑床头柱,挡住侯思南,不让他离开床。手心却有奇怪的触感,不解望去,原来是自己抓住的床头柱表面,有侯思南平日里**时留下的指痕。

侯思远笑了,钳住侯思南的下颚,逼他也看向床头柱。侯思南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侯思远则笑得更高兴了。

“思南,你看,这是我俩感情好的证据。你看这些道道,深深浅浅,长长短短,这么多,足有成百上千条吧?还没计不在**做的。三年了,我俩可比一般夫妻亲近多了。”侯思远又斜眼看床头柜上,那个竹筒存钱罐,伸手拿来摇晃几下。竹筒里的银子与铜板,发出脆响的音律。

三年了,这竹筒还和以前一样,保持着三分之一的满度。侯思远当真从那次之后,就再没往里头丢过钱。可每天睡侯思南的次数却只多不少。侯思南在别人眼里,是他哥哥;在他这里,就只是男妓,而且还是免费的……

有一次,侯思远在**抱侯思南的时候,震动太大,床头柜上的竹筒倒了下来,砸在侯思远头上。侯思远一下子就泄了,啐了一声,稍待清醒,便开始找‘凶手’,结果发现是这个竹筒,拿来侯思南眼前晃。

“你看,它不服气我每天‘嫖’你不给钱,揍我呢。”说的时候,抱着已然无力的侯思南,酒窝又圆又深,“这竹筒太单调了。雕点东西在上面吧?哥,你喜欢什么图案?齐尚天会雕刻。我可以去跟他学完回来,自己雕。”

侯思南闭着眼喘气,并不答话。侯思远推推他,“你先别睡,说完再睡,哥?”

侯思南睁开眼睛。眼神波澜不惊,却凄凉无助,“你当真要我说么?”

“嗯。”侯思远眼睛亮亮的,压在他身上,重重点点头,“说吧,你喜欢什么?”

侯思南长叹一口气,“佳……”

“家?”侯思远一愣,随即眼中露出异样的光彩,嘴角都快咧到了天上,“我明白了!哥,你真好……以后我们一直这样……”一边说,一边亲吻侯思南,亲着亲着,松开了手里的竹筒,搂过侯思南的后腰,分开膝盖,又狠干起来。

后来侯思远真的去和齐尚天学了两个月雕刻。怕雕坏了竹筒,就叫狗儿去屋后的竹林里去砍竹子,一遍遍地练习。觉得手熟了,才拿过竹筒慢慢地,小心翼翼地雕了几个月,终于在竹筒上旋转雕刻出一幅水榭全景图。

侯思远甚为满意,却藏着,先不给侯思南知道,找来上好的漆:红的、绿的、黄色、紫的,各种颜色倒进小碟,用毛笔沾着,一笔一画漆上竹筒。

红色的夕阳,碧波荡漾的湖水,青色的竹林,棕色的水榭小木屋,还有麦色的木桥,一高一瘦两个小人,手牵手站在湖边凉亭里看日落。

侯思远偷偷将它放在湖边凉亭里的石桌下晾干,待到侯思南生日时,本想送给他,却从天亮憋到天黑,也说不出一句好听的话,最后只好霸道地将侯思南推倒在石桌上攻了一回。当侯思南累得睁不开眼睛时,他才从石桌下捞起竹筒,硬塞进侯思南怀里,“拿着,给你的,收好,不许弄丢!”脸红红地抱起全身无力的侯思南,回了屋。

如今他再看到这个竹筒,心里却是另一番滋味。

侯思南脸上也是一阵红,一阵白,拍开他的手,扭过头去不说话。

侯思远忽然很生气,“我最烦的,就是你这种不冷不热的态度!跟我说句话,好像会少你一块肉似的!答我一句,你会死啊?!”

侯思远扭开竹筒盖子,伸手进解开盘扣的外衣里,掏出随身的钱袋,打开来,将满满的铜板还有碎银子倒在床铺上。做这些事时,手居然有点抖,脸颊一直**,低着的眼睛,拼命眨。

“唉……”侯思南长叹一声,转过身,靠坐床头,顺眉看着侯思远的手,“你想让我说什么?”

“你告诉我,你究竟有没有爱过我?”

“……”等待良久的,是令人窒息的沉默……

侯思远盯着床单上的绣凤,不敢抬眼,既想听到侯思南的回答,又害怕听到与自己期望相反的答案。终于感觉到自己全身都在**。窗棂处挂着的风铃,被风吹出清脆的音乐,听在耳里却觉得分外聒噪。

他眨眨眼,深吸一口气,手指有些抖地一把抓完刚才从钱袋里倒出来的铜板,往竹筒里灌。唏哩哗啦的声响,充斥着寂静的屋子,发出残忍的宣誓。

“你喜欢裘睐吧?”

“……”回答他的,仍旧是侯思南惯有的沉默。

侯思远脸颊**,认为沉默就是默认了,却还是抱着一线希望,想听到侯思南亲口回答。他又捡起刚才从钱袋里倒出来的碎银子,一颗颗,一粒粒,往竹筒里丢。

“我就知道你喜欢裘睐……你还老骗我。不喜欢怎么会编蚂蚱送给他?三年前的事情,可以一直记到今天。你们还真是有情有义啊……可惜裘睐是个混蛋,把你的一番心意,拿去讨女娃娃开心,还弄丢了!你心痛了吧?活该!”

侯思远说到此处,终于将床铺上的碎银子,全都扔进了竹筒。可竹筒内还剩二分之一没有填满。他昂起头,叹息一声,眼中有些晶莹,不想让侯思南看见。他转脸去看书桌,却看到三年前侯思南送给自己的蛐蛐笼子,被他日夜研究,重新用桔梗补好了踩坏的地方,却因为自己的手艺没有侯思南的纯熟,修补的地方,凸起一道伤痕般的草结。

侯思远突然觉得很心酸,走至书柜,拉开一个从来不曾上锁的抽屉,拿出一个精美的楠木盒子,有些疲惫地走回来,坐到圆桌前,打开。

里头满满一盒,全是银子,都是一块块细碎的。还有铜板,也都整整齐齐串成一串串,落成一叠叠,放进一个小格,一个小格里。

这个盒子原是侯思远藏见不得人的小玩意的,也曾经用它藏过春|药。但自从侯思南那次请大夫,侯思远给不起看病钱,反而要石中玉帮垫之后,他就每个月从公主给他的月钱里拿出三分之一,放进这个盒子里,以备不时之需。侯思南在水榭单独吃饭的银钱,也是侯思远暗暗用这个盒子里的积攒钱给的厨房。

如今,他打开这个盒子,只觉得自己像个傻瓜。白花花的银子躺在红绸子布上,黑色的盒子,黄色的漆兰花,他都感觉像绿的。

自己整个就一王八!!!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的?我俩在一起之前,还是之后?”侯思远狠狠抓起一把银子,拿过竹筒,往里倒。竹筒渐渐满了,银子在竹筒里碰撞发出的声音不再是清脆的,而是闷哼如怨。手感也逐渐沉甸,几乎拿不动。

侯思南淡淡的声音,穿过侯思远倒银子的声响,从床铺那儿传来。

“我没有骗你。我不喜欢裘睐。我只把他当朋友看待。”

侯思远抬头望去,侯思南已经把腿放下了床,坐在床沿,美得像一幅画,那么不真实,只要一把火,就可以消失殆尽,仿佛从来不曾在自己生命中出现过。

侯思远努力直视他,却发现眼睛越来越看不清楚,脸上痒痒的,有虫爬过,伸手一揩,湿湿的一道水痕沾在手背上,没有颜色。

“你又骗我……我不相信!”侯思远低下头,又开始疯狂地往竹筒里塞银子,竹筒装不下了,就拿到桌面上顿几下,出来空隙了,又放。机械似的重复这些动作,却不知道意义何在。

“你恨我吗?”忍了许久,侯思远终于还是问了这个自己也逃避了三年的问题。他低着头,看到竹筒里的碎银子挤在一起,几乎没有缝隙,本来应该银白的色泽,因为竹筒内没有光线,全都变成了暗灰色,偶尔有水珠落到上边,才能重新展现出一丝可悲的初衷。

侯思南道:“恨过。”

侯思远突然丢掉竹筒,站起来指着他道:“你撒谎!你明明现在也恨我!三年了……就算是抱块冰凉的石头,现在也该热了。而你呢?这三年来,你对我说过一句实话吗?”

侯思南直视他道:“我从来没有骗过你。我这辈子只骗过一个人。不过她永远都不会知道的。”

侯思远突然觉得头疼欲裂,一脚踢开被他丢在地上的竹筒。

竹筒哗啦啦在地上滚了一段距离,里面的银子随之散出一条银白的鹅卵石小径。

“你如果不恨我,当初你当了姨娘的石镇子,为什么不拿那些钱去找我爹?你留下来……你居然留下来……”侯思远一屁股跌坐在圆桌前,“我有时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我宁愿选择误会你的意思。有时候,情人之间,不需要说任何言语,只要一个眼神就够了。你一次次的给我希望,又一次次亲手抹杀掉它。如果你想报复我,那么我告诉你,你做到了!我现在生不如死。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情愿你当初离家出走,而不是拿钱去跟石中玉买药!”

侯思南冷笑一声,眼中的水雾合着鲜红的血丝,看起来迷人又脆弱。

“人生哪有那么多如果?侯思远,亏你想得出,要我当了母亲从南国带来的东西,拿着钱去边境,然后留在那里,亲眼目睹自己的父亲,率领军队攻打自己母亲的国度。烧杀抢掠,奸丨**丨妇女。那些被杀害的南国人里,说不定就有老人是我的外公外婆,也有可能我爹砍死的士兵里,有我的舅舅,我的表兄弟。那些被卖做奴隶和军妓的女子,也许就是我的姨娘,我的姐妹。侯思远,我的母亲本来是有心上人的,可她为了国家,为了人民,毅然牺牲了自己的幸福,千里迢迢陪着南国的公主来到北国。即使受尽委屈,也要把我抚养长大,就是希望我将来能在朝堂之上,为两国的平和做一点贡献。如今的太子,是南国公主生养的。我有能力也有希望达成我娘生前最大的心愿。不管我受多大的苦,我都会终生为之奋斗。”

侯思南抬起眼睛。直视侯思远的目光中,透露出的坚决与自信,是侯思远从来未曾看到过的。他震惊了,确切地说,他害怕了。侯思远差点站不住,他向后退,侯思南的眼神是那样清明,充满斗志,他感到恐惧。这种眼神,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

金麟岂是池中物?

突然,侯思远脑中闪现出这句话。他一惊,手在空中挥舞,想把眼前侯思南凌厉的目光甩出脑袋。他满头冷汗地跑到书桌那儿,想逃避身后的视线。

一个坏点子,浮现出来。

侯思远狞笑地拉开抽屉,里面还有没有用完的春|药,零零星星总共七八包的样子。他也没数,一把全抓了出来,喃喃自语:

“你是我的……谁也休想抢走你……我不会让你去的……考上了你就翅膀硬了,会飞得离我远远的……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用春丨药对身体有很大的伤害。侯思远原来不懂,自从大夫跟他说了之后,他就再没给侯思南用。所幸侯思南的身体已经在漫长的岁月中,渐渐习惯了他的支配,所以侯思远是越睡越爽,越爽越想睡。却忽略了自己在抢夺别人身体时,也弄丢了自己的心。

他走到圆桌前,拿了一个杯子,倒满水,背对着侯思南,一边同侯思南讲话,一边将春丨药的纸包全部打开,一包接一包的粉末往杯子里头倒,直到所有纸包都见了底。他又将杯子里的水,分了一半倒进另一个空杯子里,再将两个杯子都添满茶水,端过去,走到床前,与侯思南并排坐,将其中一杯递了过去。

“思南,你有理想当然好。以前我没想到这层,现在知道了,以后肯定也是支持你的。我俩一直互相误会,你看这说开了不是很好?以茶代酒,我敬你!祝你明日高中!”

侯思南笑了。侯思远终于看见了他的笑!!!非常好看……

两个小巧圆浅的酒窝,在唇边隐隐约约显露。

侯思南接过杯子,与自己手中的杯子碰了一下,仰头喝了下去。侯思远的嘴角止不住的往上咧,眼勾勾地盯着侯思南,毫不犹豫一仰头,也将自己手中的茶水,喝得干干净净!庶

———————————————————————————————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