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38第37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 37 章

侯思远在裘睐的婚宴上,吃得好开心。石中玉坐在他旁边,斜眼瞟他,“你高兴个什么劲啊?又不是你成亲?”

“有吗?呵呵……我哪有很开心?切,乱说!呵呵呵呵……”

石中玉用扇柄指指他,歪着嘴角笑,瞥眼看见一个眼熟的人在月门外张头探脑,遂拉了拉侯思远的袖子,“哎,门外头那个,是不是你的下人?好象叫狗儿吧?”

侯思远朝着他手指的方向一看,立时皱眉,看了看四周,悄悄起身。

石中玉道:“我陪你一块儿出去吧。这儿太闷了。”

“好。”

二人慢慢悠悠来到月门外,俯视狗儿“扑通”一下跪在地上,朝侯思远哭得话都说不清楚。

侯思远道:“你怎么来了?我不是叫你去水榭伺候吗?”

狗儿气喘吁吁,一把鼻涕一把泪,“小侯爷,大少爷投湖了!我刚到木桥,就看见大少爷在往湖里走……呜呜……”

狗儿还没说完,侯思远的脸色已白了一半,一把抓住狗儿的领口,硬生生将他从地上拖了起来,“你说什么?谁投湖了?”

“是大少爷!呜呜……侯思南!”

侯思远松开手。狗儿一屁股摔在地上。侯思远扔掉扇子,飞一般地往马厩跑。石中玉也是一惊,对狗儿道:“我骑马跟着他,怕出事。你马上回去。先别惊动你家夫人。”说罢,也飞快朝裘家马厩跑去。

一路上,石中玉骑得并不算慢,街上还有行人,偶有避让也是难免,却还是把他前面的侯思远给跟丢了。等他到了水榭木桥头,侯思远已经跪在湖边,哭得有些失控了。鹅卵石滩有一道宽宽长长的水痕,从湖里,一直延续到草地上。

那里平躺着一个人,样貌看了十几年,一眼便认出是侯思南。头发披散,合着身上衣服,都是湿的。也许是在水里泡得过久,皮肤上没了一丁点血色,面皮煞白煞白的,透着股死气。定睛看了好一会儿,也不见胸膛起伏,再看他身旁哭得气都喘不过来的侯思远……

石中玉心下一‘咯噔’,脑脑袋虽飞速旋转,却什么也想不出来,跑过去摇侯思远,“死了?”

“没。呛了水,昏过去了。已经喊人去请大夫了。”旁边一人答。

石中玉这才发现旁边还有两人。一个丫鬟,一个男孩,见过,是个哑巴,浑身上下没一处干的,风一吹,两条火柴腿抖得跟筛糠一般,趴在丫鬟肩膀上大口喘气,像是脱力了。

石中玉听到侯思南还有气在,顿时大松一口气。手指探他鼻息,微弱得几欲消失,但还有一线生机,为时不算太晚。侯思远仍跪在地上,哭得好似守寡。石中玉想到刚才种种,皆是被他误导,心有怒气,狠狠推他一把。

“人都没死!你在这干嚎个什么劲!有时间,你赶紧把他抱屋里去,等会儿他再着凉,真的没救了!哎,我说你还哭?!你这哭的哪出啊?!!”

石中玉见他这样,分明更怒了,只想一拳揍过去。拳头挥出,离侯思远脸部还有一寸的时候,侯思远终于哽咽出声:

“我也不想哭的……我心里……心里难受……他居然选择去死……去死都不肯……不肯跟我一处呆着……他从来……从来没有爱过我……呜呜呜呜……”

石中玉住了手。他从来没有见过侯思远这样的眼神:彷徨、失措、无助又绝望。他跪在侯思南手边,双手抱头,鼻子几乎挨着草地,眼泪垂直往下掉。耳边听到的声音,全是侯思远喘不过气的抽泣。一会儿又如释重负地抬高上身,仰头长叹,眼神却更悲戚了。

石中玉隐约明白了发生的事,见侯思远如此失态,只好拍拍他肩膀宽慰,“也许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侯思南要是对你没一点感情,早一刀捅死你了。你想想,要换做是你我,谁能……这样过三年?他没杀你,就是最好的证据。不信,等他醒来,你自己问他不就晓得了?”

侯思远脸上新泪滚落,旧泪未干,闻言,空洞的双眸忽然恢复了一些神采,木木地抱起全身冰冷潮湿的侯思南,一边被他身上的温度冷得发抖,一边道:

“你说得对。我自己问他。我不猜。猜来猜去,太累了。这三年,我心里一直像压着块石头透不过气,有时侯又像是有棍子搅着心头那块肉,痛得抽搐。我有时候真的好恨他!!”

侯思远旁若无人的喃喃自语,哭着将侯思南抱回了水榭。大夫也在这时赶到了。狗儿随后跑进屋,扶着膝盖直喘气,好半天才道:

“夫人知道了。正在找人问呢。我没答,跑回来了。”

石中玉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快跟我们说说。”

狗儿道:“我送完小侯爷出门,就往水榭走。刚过木桥,就看见小翠来送饭。正想叫她,只见她‘啊!’地叫了一声,手中托盘也掉了。我顺着她的眼神,就看见哑儿被绑在凉亭柱子上,大少爷正在往湖里走……”

“别说了!”侯思远突然出声,“我不想听这些。我娘要是问起,就叫她来找我。你们都出去吧。”

丫鬟已经给侯思南换好了衣服。大夫也诊好了脉。石中玉按按侯思远的肩膀,“那我先走了。有事叫人来找我。”

侯思远点点头,望着侯思南死气沉沉的容颜,就这么坐在床前一动不动,直到天亮。终于在天再一次黑下来的时候,抵挡不住困倦,趴在床边睡着了。

侯思南躺在**,已经第三天了,连眼睫毛都不曾颤动过一下。石中玉每天都来水榭看望侯思南,却每天都只能看见一具活尸平铺在床板上,而屋外独坐台阶的侯思远,已经满下巴的络腮胡渣,衣衫则还是裘睐婚宴上穿的那套。

石中玉道:“你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你娘来过了吗?”

“还没呢。估计也就这两天了吧。”侯思远望着湖,眼神在短短的三天之内,已变得深邃。原本阳光活泼的大男孩气质,现如今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浑身上下所笼罩着忧郁又深沉的男人味。

石中玉道:“我听说,九公主回宫了。外面都在传,说裘睐成亲第二天,就和九公主大吵一架,也不知为了什么事。你表妹一气之下,干脆回宫长住。还跟皇上说,要休了他。呵呵,这事够怪吧?才成亲不到三天,就要休驸马了。我就说,这女人不好伺候。小时候野丫头似的跟我们混在一处,大了还不更野?”

侯思远目光望向木桥,随即站了起来。石中玉边说边笑回了头,看到九公主?快步正朝这边来。裘睐走在他旁边,嘴里说着什么,一边走,一边想挡九公主去路。九公主瞪他,急了就劈手用武力打他。裘睐闪开,眉头却越皱越紧。

“他们怎么来了?”石中玉纳闷。

“我怎么知道?”侯思远亦皱眉,“我已经够烦的了!”

二人到了跟前,说话声渐渐可以被侯思远和石中玉听见。

裘睐道:“有什么事回家说不行吗?非到别人家里来闹?”

九公主横他一眼,耳垂下的红宝石耳环快速晃动,“别人家?!说不定我问清楚了,这儿原本应该是我的家!”上前一步,踏上侯思远站的台阶。

裘睐道:“是,我承认。以前给你写的那些情书,但凡是叠成心形的,或者是背面用四国语写着‘青睐有加’的,都是出自侯思南之手。你最喜欢的那个桔梗蚂蚱,也是他编的。我这么忙,又要读书,又要习武,还要讨好你。这些婆婆妈妈的事,我做不完,叫个愿意为之的人代劳,有什么不可以。只要你明白,我对你的心是真……”

“啪!”九公主一巴掌抽歪裘睐半边脸。

裘睐伸手一摸,出血了,再一盯九公主的指甲,冷笑一声,“夫人,你好狠的心啊。你就不怕为夫我被你打破了相,以后出去那也是丢你的脸啊!公主大人?”

“无耻之徒!”九公主转身抽出侯思远腰间的佩剑,直抵裘睐的咽喉。裘睐立即退了一步,双手摊开,一脸无奈的笑。

“你也知道我是公主。而且我是父皇最宠爱的九公主。你信不信,即使我三天前才与你成亲,我今天就杀了你,我明天照样嫁得出去!”

裘睐的脸色瞬间变了,冷下脸道:“你说的是气话,还是当真?”

九公主高昂起头。如今她的长发,已由原来单梳一条大辫子,改成了盘头。这是北国已婚妇女的象征。可她依然才十五岁而已。

“本公主生平最恨别人骗我!”

“好了!你们俩够了没?!”侯思远突然大喊,“小侯爷我现在心情差着呢,不想被打,你们就给我滚!我看着你俩就眼胀!”

九公主收了剑,跑过来,手里拿着颈上挂着红豆的蚂蚱,递给侯思远看,“表哥,这个,是侯思南编的,对吧?他在吗?你让我见见他,我有事想问他。”

“你闭嘴!”侯思远瞪着她,眼里有了泪,嘴唇动了动,却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忽然,身后传来一声有些虚弱的回答:

“你想问我什么?”侯思南倚着门,出现在众人眼帘里。

“你是不是喜欢我?”九公主单刀直入。

侯思南尚未开口,侯思远一次跳上三级台阶,“我不许你回答她!”声音有些抖,说到最后一个字时,底气已不足。

侯思南望他一眼,眼神如清澈见底的泉水,声音虚弱不已,“我早就说过,我不喜欢裘睐。是你自己一相情愿老那样认为罢了。如今真相大白,痛苦的,终究还是你自己。”

九公主一愣。裘睐面如土色,伸手去拉她,“你当真要为了他和我恩断义绝?三天前,我俩才拜的天地,岂是说反悔,就反悔的?你以前跟我发的山盟海誓呢?”

九公主甩开袖子,“被你骗着发的誓,不算数!我要休了你!”

二人无视其他,又吵起来。

石中玉抬了头,望向摇摇欲坠的侯思南。

侯思远吞吞吐吐,语无伦次:“我……我不知道你喜欢的是……如果我知道你喜欢的是女人……我不会……不会犯下那种错……”

侯思南声音很轻,被裘睐和九公主的吵架声压了下去,“你伤了我的身体,我伤了你的心。我不亏。裘睐伤了我的心,我便也让他伤心。算扯平了。我这辈子唯一对不起的人,是九公主;唯一还不起人情的,是石中玉。”说到此处,有些站不稳了。

侯思远下意识想去扶他,碰到他的胳膊,又慢慢放开了。石中玉走过来,“侯思南,我扶你进去吧。这儿风大。”

裘睐突然提高了声音,台阶上三人皆回望了去。只见裘睐一脸冷笑,语气却控制不住的激动:

“佳表妹,你可想清楚了。你就算休了我这个驸马。你也别想嫁给侯思南。他可是庶出,而且还被他亲弟弟玩过屁股。你要找相公做夫君吗?”

“本姑奶奶瞎了眼才嫁给你个下三滥的东西!我就是一辈子不找男人,也不要你!”九公主还没骂完。侯思远已经一脚将裘睐踢倒在地上。裘睐武功也不错,只是气急了,没防备,挡了大部分,腿脚没站住,摔了一跤,不痛不痒,顶开侯思远逼来的力道,重新站稳道:

“怎么?敢做不敢给人说么?”

侯思远拳头握得咯咯作响,“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的?”

裘睐邪笑,“从我跟石中玉来探病那次就知道了。侯思南自己不知道,他脖子上被你咬得……呵呵……真精彩……”说着,**|笑两声。

侯思远冲上去想打他,九公主伸手挡住。

“让开!我要废了他!免得他出去乱说!”

“不用你!老娘我自己清理门户!”九公主一剑朝裘睐刺去。

裘睐轻轻松松夹住剑尖,稳住九公主,转头朝侯思远笑,又朝台阶上的侯思南抛了一个媚眼。

“真是美……怪不得连亲弟弟都抵挡不住你的魅力……就不知……你到了西国,会不会令那些如狼似虎的王子们满意?”

侯思远脸色大变,心忽地漏跳一拍,一种很不寻常的感觉,戳得心窝直发慌,“你刚才说什么?”

裘睐道:“中状元加娶公主的好处就是:皇上会连番听取你的意见,哪怕是荒谬的。佳表妹,你不用白费心机了。你素来喜欢跑书院,皇上对你的事,早就头疼不已。况且皇上金口玉言,如今又正值国家用人之际,他是断不会同意你休我的。至于侯思南,我和你拆礼物的时候,就料定你会来找他。我已经向皇上建议,说他聪明能干,精通四国语,应派往西国。那里现在不是正在调停吗?需要翻译。”

侯思远道:“你以为你刚新上任的一个小小正三品官,能只手遮天不成?我不同意!”

“你不同意顶个屁用啊!你娘同意了。本来我那当宰相的爹,素来与你爹侯元帅不合。我们裘家人去说,皇上还没那么快批准。可你娘一听这事,竟比我们还热心,说你把哥哥逼得跳湖了,怕你爹回来了不好交代,干脆把侯思南这个烫手的山芋丢去给你爹。真是天助我也!”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