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39第38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 38 章

侯思南走了,离开北国都城,去往边疆。

那日石中玉带走了裘睐和九公主后,侯思远回头望了一眼侯思南,下定决心似的跑到东苑,跪在他母亲的卧房门口,发誓要绝食长跪,直到母亲进宫说动皇上改变圣意为止。

侯夫人叫来狗儿盘问,终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气得抓起鞭子就抽侯思远。一边打,一边骂,到最后泪不成声,坐在地上直叫“狐狸精作祟啊……我怎么这么命苦啊……”等等,拿鞭子的手不停颤抖,望着跪在地上,满背鞭痕,咬牙一动不动,拒不吭气的侯思远,直呼“造孽!”

下人们都退尽了,院子里静悄悄的。

侯夫人道:“你疯了呀!我让你玩他,并不包括这种玩法!他再怎么说,也是你爹的儿子!他身上流有一半和你同样的血!你在**,明不明白?!这要是让你爹知道,我们母子都玩完!!玩完!!!”

侯思远从头到尾就只说一句话:“我不要和他分开!”

“我打死你这个没有伦常的逆子!”公主从地上爬起来,又要抽人。鞭子挥到侯思远身上,皮开肉绽的是他,痛的是自己,哭得竟比自己被打还伤心,“你从小到大,我哪样没顺着你?我身上一直带着鞭子,侯府里谁没挨过它的打?可我从来没有打过你。但今天,你要是一直执迷不悔,我就打死你!!!反正你爹回来,你也是个死!”

侯思远抬起头,目光坚定又凄凉,朝公主重重磕了三个响头,“孩儿不孝。让娘伤心了。但孩儿这次心意已决,您打死我吧!从小到大,侯思南为我受过多少委屈,我只不过为他挨一顿打,饿一次肚子,我赚尽便宜,是时候还了。”

母亲与孩子的战争,古今中外,都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孩子赢,母亲输。嘴巴再毒,心肠再硬的女人,终究过不了自己孩子这一关。

当侯思远顶着背上的鞭伤,跪在院子里经过三天的日晒雨淋,终于饿昏在地时,公主妥协了。

侯思远睁开眼睛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屋里还有太医,有母亲,有狗儿,都是一脸关切的神情,他却独独伸手握住床前坐的侯思南,笑了,笑得那样灿烂,虽然看起来很虚弱,却看得出是发自内心的喜悦。

“我终于可以护着你了……以前都是你护着我……我们扯平了好不好?”说着,脸颊贴近侯思南的手心,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因为侯思南没有表情。他的眼神甚至是空洞的。侯思远都怀疑他是否还正常,又或者他听得懂自己在说什么吗?

日子在看似平静中流动。公主当真不再管他俩的事。侯思南每天喂他吃饭,侯思远都感觉稀饭比以往好吃了一百倍。

这一天,是齐尚天生日。侯思远身体也已全好,看家里现今的状况,自己算是用苦肉计度了一回。至于下次爹回来的时候,休息一段,再另做打算。

他这样斟酌着,事事都尽在自己掌握之中。侯思南这段时日,身体也渐好,对他也不似原来那般冷淡,还经常会主动同他讲话。

侯思远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到达了最为幸福的时段。

闷在家里这么久,他决定去给齐尚天庆生,好好消遣一番。临走时,忘了带扇子,侯思南还追了出来,将扇子送到木桥边。侯思远高兴得直乐,差点就不想去了,搂着侯思南在水榭外腻了好久。湖风吹来,鼻息里都是侯思南头发上淡淡的皂角香,还有他的味道……是侯思远最喜欢闻的……

他终是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水榭。到了齐尚天家,别人喝酒猜拳,品茶谈天,他皆不参与。一个人坐在旁边,没事偷着乐,嘴巴都快咧到天上去了。

正巧一个丫鬟端着盘精致的红枣糕点走进来。侯思远眼睛一亮,对齐尚天道:“你家这糕点做得可真特别。给我一点带走吧?”

齐尚天哈哈大笑:“你都多大了,还喜欢吃这些甜不拉基的东西?喜欢,通通拿走。”

侯思远想到什么,露出的六颗牙齿,白亮整齐。

朱尧道:“石中玉为什么还没到?”唤回了侯思远的神智。

古道,西风,斜阳。石中玉站在红豆杉下,眺望远处一马平川的草原。过了此处,便是战火纷飞的边关。那里没有个人荣辱,也没有一家恩怨,有的只是国仇家恨,出生入死罢了。

身后传来由远及近的马蹄声,石中玉不用回头,光听喘气声,就知道是谁。

‘啪嗒!’脚边的地面,掉下一盒子,盒盖敞开了,里头的糕点摔得稀烂。

哦……原来是红枣陷的……甜的,不喜欢……

侯思远气喘得很急,“他真的走了?”

石中玉点点头,“你娘叫我瞒着你。她的确进宫努力过。可皇上不同意。而且有消息回来,说你爹最近出战受了伤。”

太阳渐渐沉进地平线以下。侯思远努力睁大眼睛,朝远处官道上遥望,无奈泪水模糊了视线,四周光线昏暗了很多,他什么也看不到,却仍扯开嗓子朝天尽头大喊:

“侯思南!我会去找你的!!你一定要努力活下来!!!”

…… ……

……

从此以后,小侯爷就如同他的名字——侯思远一样,终生思念着远方,再也没有开心过。

《北国情恨》篇 完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