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40第39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 39 章

西出阳关无故人。戈壁黄沙漫天,烈日烤得地平线出现弯曲的弧度。荒无人烟的沙漠中心,留下了一串圆圆的足迹,和两道深深的车痕。

暴风卷着黄沙,迎面而来,沙丘在脚下移动。侯思南的膝盖都没在黄沙里。披风盖头,压着马背,伏在地上,等风沙过去。视线模糊间,回头一望来时路,脚印已不见踪影,好似从未有人涉足过这片领域。

才一会儿功夫,刚才的暴风又转移了方向,袭向别处。炙烤的太阳又重新出现在辽远蔚蓝的天空中。

侯思南抬起头。披风上厚厚的沙粒瞬间滚落,发出‘沙沙’地声响。

离开家到如今,不知不觉已有四年。北国与西国的战争调停也断断续续谈了四年。当时西国二十六王争抢皇位,国内乱成了一锅粥。一些封地靠近北国的皇子,打不过兄弟的军队,丢了地盘,就想到了攻打北国来扩充自己的领土。

北国算是被殃及池鱼。谋士跟皇帝建议,看准西国未来最有可能当皇帝的皇子,借兵给他,帮他统一西国。作为利益交换,要求西国归还北国的土地和城池。

西国三王是众多皇子中,最杰出,也是最具帝王相的皇子。他的弟弟,人称“貔貅九王”,是西国最狠打仗的王。有他的辅佐与支持,三皇子终于在历时两年之后,登上了皇位,成为西国新的统帅。而他的同胞弟弟——九王,也顺理成章成了西国唯一的王爷。

其他战败的皇子,或死在战场上,或消失在宫廷内,没有人关心,也没有人谈及。

西国派出使臣,与北国交涉,归还了北国这几年来,因为西国战乱而损失的城池。两国联姻结盟,使者互访,商贸频繁,互通有无,看似进入了蜜月期。

这期间,侯思南一直随使臣来往于两国边境,游走在各个谈判城镇与军营之间,做翻译。其精湛的言语技巧和谈吐,深得两国使臣的赞扬。但差事中的辛苦与紧张,侯思南却从未跟人提及过。大多数时候,他已不大喜欢说话。总是一个人静静坐着,等待队伍出发,或使臣传唤。

他低调严谨的态度,儒雅温柔的气质却引起了西国人的兴趣。要知道,一般精通四国语的,都是南国人。除此之外,鲜少看见别国的人,会自己国家的语言。这在异地他乡,是倍感亲切与放松的事。

侯思南总是微微的笑,态度友好,做事周到。每回谈判结束,西国的使臣都会对他留恋不舍。

近来,西国得到情报,说失踪许久的大皇子在南国边城出现。

于是,西国对南国宣战了。

北国人都看得出,这是西国攻打南国的借口,却不明示,心照不宣。但这国家利益的事,都是见者有份。

北国得到西国要攻打南国的消息后,也蠢蠢欲动,说我们与西国是友邻之邦,应该为西国的安定团结出一份力。事实却是:西国攻打的南国城池,也与北国接壤。这里要是给西国攻破,北国就是唇亡齿寒,在身边种下了一颗大毒瘤。

于是两国又谈判。

西国是四国中地域最广阔的国家,但大部分地区是沙漠,粮食很是缺乏。其次是北国和南国。北国天气寒冷,收成也不好。只有南国物多、水美、人杰灵。是天堂之国,却不会打仗,老被人欺负。每次一打输,就赔钱。钱不够,就用粮食抵。粮食不够,就用美人计。因此南国人都会说四国语,到哪儿都可以生存,这也是有原因的。

这其中,还有一个东国。是四个国家中最小的,却最富。国内全是岛屿,足有两百多个。都城在哪个岛,都不清楚,只知道叫‘蓬莱仙境’。

航海技术在东国非常之发达。打水仗,没有哪个国家打得过东国。正因为如此,别的国家也不敢打它,虽然听说它已经富得流油,黄金铺地了。

于是,西国和北国,就专门欺负弱势的南国。

北国对西国说:我帮你找大皇子,找到了送回去给你处置。侵占南国的土地,我们对半分。

西国不同意:我们只想借你们的翻译,在南国找到了大皇子,就把靠近北国的那个南国城池送给你们。

北国一听:好呀!借一个人,就得一个城。这买卖做得太他妈值了!马上拍板同意了。让侯思南去!

侯思南不愿意,说叫我领着西国土匪去打我娘的祖国,断然拒绝。

朝廷派来说客。侯思南一看,更不愿意了。因为来人是裘睐。

“我不会去的。你来说,我就更不去了。”

裘睐笑笑,“成啊!你不去行呀!那你回家去,别在这儿呆了。边境这儿留你没用!”

侯思南愤恨瞪他。裘睐笑得更开心了,“你自己考虑。你是去陪西国九王游南国,还是回家陪你那个不省心的弟弟睡觉!”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

侯思南挣扎了许久,还是去了。

过了边卡,就是沙漠。北国护送的军队只能到这里为止。侯思南单人独骑,外加一辆装东西的马车,等了很久还是没看到西国前来接自己的队伍,而到达的日期是定好了的,耽误不得。侯思南只好凭印象,自己踏上了去西国最近城镇的旅途。

风沙过后,侯思南与马匹都深陷沙地。马腿踩在沙子里,后面的马车轮子也陷进了散沙堆中。侯思南牵着缰绳,使劲拽。马匹踏着四肢,却怎么也走不了半步。

突然,西面沙丘上响起了嘹亮的口哨声,紧接着,像有万马奔腾而来,沙丘开始脱落细微的流沙。蔚蓝上空,一声雕鸣划破天际。侯思南眯眼抬望,雄雕滑翔而过,沙丘边缘,密密麻麻出现了一圈全副黑铠的骑手。

一声清脆的长哨。黑压压如同乌云般的骑兵,踏破黄沙,由四面沙丘奔涌而下,朝自己所在位置,集中而来。如同一口黄色砂锅的边缘,有数量众多黑色的蚂蚁,为了锅底中央的一颗奶糖,齐齐奔走。

到了面前,骑兵在马上绕着侯思南转圈。套着铠甲的马匹踢动黄沙,惹得侯思南不住咳嗽。脑袋只觉眩晕,抬头去看,刺眼的阳光下,只看到一个个全身黑衣,黑巾蒙面的士兵,一双双嗜血又凶恶的眼。

侯思南已经许久不曾喝水,被他们这一转,更是头晕目眩,胸口烦闷。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中暑了……

一个看似领头的军官跳下马背,在侯思南周身上下摸了一遍,在侯思南怀里找到一块通关令牌,又走到马车那儿翻了一阵,转身朝士兵们挥挥手,嘴唇动了动。几个兵跳下马,将侯思南驼口袋似的往马背上一丢,另一些则用刀枪撬起马车轮子,牵着马匹离开了视野。

视野?

谁的视野??

远处一片高地绿洲上,此时正坐着三个人。因为绿洲只有一棵树,所以其中两个大男人,都尽量将自己往树荫下挤,却不敢靠近手拿西洋望远镜的孩子。

于是,那小小的男孩,一个人坐在树荫茂盛的一面,而另外两人却挤得出汗。

男孩收回望远镜,慵懒的抓抓乱七八糟的头发,打了一个哈欠,“真无聊呀……”

天空中的那只雕正好飞过此处,还非常动听的叫了一声。

男孩眼睛笑弯成了一条线,瞬间从腰间抽出一柄火枪,眼神一凌,对准天上雄雕,“砰!”一枪,几根羽毛还在空中飘,雕却直坠沙地。

男孩吹吹犹在冒烟的枪嘴,收回腰间,躺在树下,怡然自得,“安逸啊……”

树背面一个穿长衫,留山羊胡子的男人,‘唰’地一下跳起来,冲到男孩面前,跪道:“皇上!你好歹也才八岁,能不能玩玩别人家孩子玩的东西?不要一天到晚不是开枪就是杀生!!”说到此处,突然捂脸痛哭,“我了了怎么如此命苦啊!寒窗十年好不容易求得功名,官拜御史大夫,居然沦落到陪奶娃娃在戈壁晒太阳!”

男孩嘿嘿笑着,突然拔出火枪,对准他的太阳穴,阴冷道:

“你再说一个字?信不信我杀了你!”

“皇上我错了。”

“都说了一百遍了,在外面叫我‘知日’。你是不是想让西国九王请我们喝茶?”

了了看着男孩,男孩亦用死鱼眼瞪着他。身后的树干旁,另一个人发出喝茶的声音。

了了道:“知日,你刚才开完那一枪,还没上膛呢。”说完,站起来,跑到树干后,眼睛亮亮的鼓掌,“哇,忍,你好棒,功夫茶!还有鸡蛋?噢噢噢……”开吃。

知日躺倒在树荫下,“唉……越混越回去了……君不君,臣非臣。我好可怜!”缩成一团,抱头干嚎。

了了满嘴鸡蛋,说话不清,“回去就行了呗。”

知日‘刺溜’一下爬起来,“回去干啥?我好不容易才把母后和皇叔送作堆。他们现在一定在宫闱内**乐不止。我的皇位稳着呢!哈哈哈哈……”

树干后二人皆是一叹,异口同声道:

“人渣!”

知日眼睛笑得弯弯,“承蒙夸奖。”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