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41第40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 40 章

沙漠月牙泉城,西国皇都。

九王府邸内,一位剑眉朗目的弱冠青年,身穿铠甲,腰悬貔貅玉佩,正与诸位将军,看着沙盘上的地图,讨论进攻南国的路线。

“报——”一个士兵跑到门前跪,“启禀九王。北国派来的译官已经找到。”

尤郁抬头,“宣他进来。”

“这……”士兵犹豫。

尤郁在地图的一处插上一面小旗,走到门前,“怎么了?他这么大架子?还非得我去见他不可?”

士兵抱拳:“启禀九王。那译官在沙漠里迷了路,是守边的弟兄们发现的。发现的时候,他已经晕了,现在……还没醒呢。”

一个军师模样的小胡子,走到尤郁身边,贴耳道:

“九王,以老夫之见,您最好还是去一趟。”

“凭什么?难道要我堂堂西国王爷,屈尊降贵讨好他一个北国的芝麻译官不成?”

军师摸摸山羊胡子:“九王,那译官可是我们进攻南国的关键。要是他翻译的时候,帮着别国糊弄我们,可是会吃大亏的。”

尤郁斜眼瞧他:“要糊弄,他也是帮北国。可惜北国不知道,我小时候可是被流放过,北国语我多半听得懂,只是不会说罢了。至于他要是帮着南国糊弄我们,能有什么好处?传到北国,还是个叛国罪,要满门抄斩的。我想他不会这么蠢吧?”

尤郁对门口士兵一笑:“用水泼醒他!”

于是,他们的第二次见面,并不如想象的那般美好。

侯思南是被一盆迎面的井水唤醒了神智,睁开眼睛时,全身的衣裳都已经湿了,下摆滴滴答答流着水珠,地上也晕开了一片水渍痕迹。

西国一群身穿铠甲的将军,站在一个俊朗青年的身后窃笑,好似看到了世上最讽刺的见礼。只有那为首的青年,冷着脸,瞪视自己,那眼神恨不得在自己身上剜出块肉。

侯思南感觉头晕目眩,身体寒冷,眨了眨眼睛,勉强抱拳,刚道:

“吾乃北国派来译官侯思南……”便晕了。倒下地之前,被两个士兵搀住了胳膊。

尤郁垂下的左手紧握成拳,再放开来,露出了手心一块别在腰带上的貔貅玉佩。

“把他送到客房去。请个大夫看看。”

再聚首,尤郁认出了侯思南,但侯思南已不记得他。

翌日,南国边境,梵城。

这座城,就是西国不久之后,要进攻的南国第一城。也是东往东国,北去北国的唯一交通枢纽——俗称:咽喉之城。是兵家必争之地。

城门口,两个衣衫褴褛的男人,其中长相平凡的那个,背上驮着一个头很大的瘦小男孩。咋一看三人,都像是乞丐。

城门官拦住有胡子的了了,“你们是什么人,打哪儿来?”

忍抬起头,长相太过平凡,转过头就会忘记。趴在他背上流口水的男孩,翻着白眼,一副死鱼样。

了了嘶哑着嗓音,“我们是西国的农民。抓壮丁逃出来的。”颤着手,指向忍,“身后这是我弟弟,还有侄子。大人可怜可怜我们,放我们进去吧。”

城门官闻到他们身上发出的异味,捂着鼻子,叫他们快滚。

于是,三人顺利进入了南国。

转了三个街口,再也看不到城门口的情景。三人进了一家客栈。

客栈老板刚看见他们时,很是不高兴的,但当忍背上的男孩,掏出了十颗闪闪发亮,如同黄豆大小的珍珠时,老板立刻领他们去了最好的客房。

洗漱饭饱后,了了和男孩换上了北国的贵族服饰,忍穿上了侍从的衣服,买了辆马车,三人直朝梵城城主的府邸而去。

城主正在和一群谋士商量对策。西国九王的战书就摆在案上,看着人心烦。

下人来报:“北国使者求见。”

城主是病急乱投医,立刻请见。

了了风姿卓绝的走进来,摸摸胡子,拱了一礼。众人一看,果然是大国风范,不自觉又信了几分。

了了道:“皇上让我带话:我们北国愿意出兵帮助你们打退西国。不过军队要从京都开拔过来,至少要十天半个月,你们得拖时间。”

城主与众谋士一商议,感觉北国这回是怕‘唇亡齿寒’,可以相信,却又心存疑惑,反反复复谈了三天,还是决定听从‘北国使者’——了了的建议:用美人计,拖延西国九王进攻的时间,等北国军队打败了西国。西国的边城,归北国;而梵城便可毫发无伤。至于西国和北国是什么兄弟同盟,这在国与国之间,根本就是默认的屁话。

一天夜里,男孩递给了了一瓶药,“这是国师给的新药,叫‘阴阳相隔’。”

了了本来还想接,闻言,躲开好远:“国师给的东西,几时有过好的?”

男孩道:“好的咱不留着自己用?把它交给梵城主,说这是春|药,喝了,西国九王不上当都不行。”

了了小心接过瓶子,端着瞧:“你说这国师,阴阳怪气的,咋还研究起春|药了呢?”

男孩笑:“这哪是一般的春|药啊?毒着呢。往后你就知道他的厉害了。”

了了道:“哎,我的皇上,我可不想知道。西国九王知道就行了。咱让他欲|仙|欲|死啊。您就别再搅这浑水啦,快回去吧。”

“我偏不!我钱智就喜欢搅混水,而且越混越好。让他们三国为个小小的梵城斗得你死我活,咱东国就可高枕无忧了。”

隔日,了了继续冒充北国贵族,将那瓶‘阴阳相隔’送给了梵城主。连夜,三人逃出了梵城,在林子里换了身南国的衣服。了了又变成了南国的使者,忍则是护送的军官,而八岁的钱智,梳了两个小辫子,一身女孩裙纱,俨然一个唇红齿白的小丫头片子。

三人上了马车,直奔北国边城而去。

到了军营,出来迎接的士兵,并不像南国那么混乱,严谨的要求出示腰牌。

了了一愣,脸色煞白,正不知如何应对,身边的钱智,垫着脚递过去。士兵一笑,低头逗他:“哟,您女儿吧?长得可真俊俏啊!将来一定是个大美人。”

钱智眼睛弯弯的笑:“叔叔好。”

“哎呀,真乖。您可有福气了。我那闺女,比她还大,太久没见我,爹都不会叫。”

了了道:“媳妇死得早。孩子都我一人拉扯。大哥,你看,这不,一步都离不了。我出门办差,都得跟着。您能不能让我早些见见你们元帅,我办完了事,好快点回去。”

“行行行,您跟我来。”士兵带他们边走边道,“我们的元帅是新上任的,可年轻了,还未满二十二。”

钱智和了了都是一惊。了了道:“来之前,没听说啊。”

士兵以为他们怕不好交涉,拍拍他肩膀,“没事。新来的小侯爷可好说话了。一点架子都没有。听说他亲哥哥被派到西国做翻译官去了。他不放心才跟来的。哎呀,真是兄弟情深啊……侯老元帅可以安心回家养老啰。”

士兵自顾自在前边说着走远了些。了了压低声音,“你哪来的腰牌?”

钱智挖鼻孔:“偷的呗。在城主府这么多天,怪腻的。”

了了挑眉。

钱智又道:“这个新元帅不好对付,小心行事。这么年轻就当元帅,心思定细,别露马脚。”

了了嗤笑:“你不也这么小,就当皇帝了?”

钱智阴脸:“你找死啊?敢开我玩笑?!”

一直不说话的忍,从后面跟上来,肩头不知何时,站着一只鹰。

钱智眉头一皱,捂着肚子,“爹,我肚子饿!好饿,呜呜呜……”往地上一赖,不肯走了。

士兵笑着跑去请示了一下,带他们去了帐篷歇息。

帐篷门帘一放下。钱智躺在**,一双眼睛贼亮贼亮的:“出了什么事?”

忍道:“主人,您该回去了。您的叔叔和娘亲,在商量着废您呢。这是联合朝臣的名单。”

忍拿出一只小小的圆桶,瞧样子是从老鹰腿上取下来的,里头抽出一块白色的丝绸,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名字。

钱智拿来一看,冷笑一声,咬了一口手指头,出了血,代替朱红画在丝绸上。

“总共四百个。后一百个,每人奖励一百金。往前一百个,加官进爵。前两百,杀。头一百,满门抄斩!”

手指在白色的丝绸上,每隔一百个名字,画出一条鲜红的血线。钱智笑得阴森似吐着信子的蛇,“你亲自带回去。记住,见到国师,带我问好,就说:‘母后和皇叔,该吃药了。’”

忍顿了顿,低头道:“我走了,谁来保护您?”

“还有了了嘛。实在不行,我还有火枪。”

忍单膝跪地,“是。”话音刚落,身影已不见。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