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42第41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 41 章

忍离开后,钱智的眉头仍然紧锁,咬着大拇指指甲,目光如炬地思考了良久,对了了招了招手。

了了在旁边恭候多时,见状立刻凑过来,蹲在榻前,洗耳恭听。

钱智贴耳道:

“我们得抓紧时间了。我们东国后院起火是迟早的事,现在能拖一时是一时。趁着其余三国混战的时候,我回去整顿内政,才不至于内忧外患一起来。你这样,等下你去见北国元帅的时候……”

翌日,侯思远召见了‘休息’足够的南国使者——了了。

谈了将近半个时辰之后,侯思远都还只是在和了了谈两国的风土人情,完全一副打太极的态度。

了了思及钱智之前的交代,单刀直入道:

“侯元帅,不瞒您说,在下是代表梵城主来请求您进驻梵城的。”

侯思远原本在椅子扶手上轻点的手指,突然停了,抬起眼睛,看着了了不说话。

了了鬓角流下一滴冷汗,抱拳道:

“我家主人托我带话,与其被西国的土匪把我们辛辛苦苦经营十余年的繁华之城毁于一旦,不如让与风土人情都与我们相近的北国。这样,起码还可以让百姓免于苦难。我家主人说了,只要您领兵前来,我们立刻敞开城门,亲手奉上城主印。”

侯思远一手放在鼻子下,撑着头,常年守边,使他的脸颊长满了络腮的胡须,他的眼睛较三年前,更显深邃,透漏着笑意与温柔。咋一看,很容易让人放下戒备心,却也容易透出弱点。

侯思远从座位上站起来,身上的盔甲发出鳞片碰撞的清脆响声。他握着佩刀,一句话不说的围着了了转了一圈。

了了被他看得全身发毛,却还是风度翩翩的站在原地,不卑不亢地摸着山羊胡须,沉默地等他答复。

这是一种冷较量。就看谁是老的姜,谁更辣?谁的城府更深?

侯思远走回原地,看着了了的眼睛,藐视道:

“我为什么一定听你的?我们北国与西国是兄弟之邦。西国没有失信于我国,我国又岂可夺人所爱?”

“你……”了了很生气的模样,指着侯思远,一甩袖子,“哼!”

侯思远又道:

“再说了。西国可是承诺了,打进你们南国,梵城也是赠与我国的礼物。答谢我国借出翻译官,好让他们可以在南国……畅、通、无、阻!”

侯思远一字一顿的说完最后几个字,看到了了憋红的双颊,眼中的笑意越发明显了。

了了怒目圆瞪,指着侯思远,“你你你……”你个不停,突然仰天长笑,摸摸胡须,自信十足,“侯元帅,听说,派去西国的翻译官,就是您兄长?”

侯思远脸色一变。

了了又道:“我们南国虽然打起仗来,不如你们北国和西国。但是,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们南国地大物博,人民勇敢朴实。要是真打起来,没个十年八载,就凭西国那种夏天干旱,冬天少粮的后勤补给,能打下我们南国半壁江山么?到时,西国问你们借粮,你们可谓是骑虎难下。反正无论西国打不打得赢我们南国,你们北国所能得的好处,不都是一个梵城吗?当初贵国皇帝同意出借汝之兄长,不也是为了不动一兵一卒取梵城吗?如今,我们南国愿意白送给你。你西国一向避讳北国,也会从南国退兵,却因为刚刚内战结束,不敢对北国用兵。您的兄长,也可以提前回家了。这件事,对元帅您可谓是百利而无一害。您又何必再犹豫呢?”

了了说完,摸摸胡须,笑得……意味深长!

侯思远眼珠子贼溜溜转了几圈,眼中的笑意逐渐放出了光彩,却对了了道:

“我还得同诸位将军商量商量,请先生在帐中敬候佳音。”

了了嘴角一勾:这事……成了!拱手退出大帐。

当晚,侯思远对了了道:“先生请先回。告诉你家主人,我们禀明皇上之后,即刻出发。”

了了带着心花怒发的钱智,坐上来时的马车,风风光光的出了北国边关,准备绕行南国境内,以免有人跟踪,再改走东线,回国,坐山观虎斗。

一切都按照钱智设计好的剧本,朝着他预想的结果进行。

但俗话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人,可以算计人;但是你不能预测天。

钱智与了了刚行进到南国境内,离梵城还要好大一段距离时,这里的乡村,明显已经受到了战火的摧残。

在靠近一个村庄的田间小路上,几天前,他们经过这里时,还曾经是一派宁静和谐的景象。如今,昔日绿油油的油菜花地是无一完好的残根烂叶,马蹄的脚印依然清晰地留在松软的水稻田里。夕阳下,再也没有了孩子们的欢笑声和农村妇女叫男人回家吃饭的声音,取而代之的是滚滚的黑烟弥漫天际,还有撕心裂肺的哭喊。原本村民用牛和自己双腿踩出来的小路,如今两边堆满了腐臭的尸体。一些无家可归的孩子,额头还流着血,身边躺着死不瞑目的父母,触目惊心。

了了脸色苍白,终于忍不住放下车帘,道:

“皇上,这些都是我们……”

“你错了!”钱智瞪视他,眼神坚决,“这一切,不是我们造成的,是西国!”

“可是我们……”

“没有什么可是!”钱智道,“对敌人心软,就是对自己残忍!今天这里的一切,很可能因为我们的不作为,说不定明天或者后天,就同样发生在东国!我不会让我的国家,我的人民也这样……你给我记住,除了我们东国人,其余的,都别当成人来看待!只当他们是可以吃的畜生!这样,我们杀人就不会内疚!”

话没落音,马车突然剧烈的摇晃了一下。钱智一个没坐稳,差点摔倒。了了赶紧去扶他,“皇上,您没事吧?”

钱智被撞了一下头,眼冒金星,躺在了了怀里,一时看不清东西,只听了了在骂车夫,之后眼前一亮,好像是了了掀开了车帘,突然一个黑影在视线中出现。一个猥亵的声音道:

“是贵族。还有一个小丫头片子。”

车外好像突然出现了很多人声。钱智听到他们在说:

“有姑娘?多大了?可以痛快了!哈哈哈……”

“哪轮得到你啊!要是漂亮,要献给九王的。”

钱智心里此时忽然清晰起来:莫不是,我们遇上了西国的军队?他们进攻速度这么快?!

钱智摇摇头,头上的女孩头饰跟着轻晃了几下,他下意识的抓了了的衣服,谁知抬头一看,了了嘴角流下一缕鲜血,双目圆睁,手臂却紧紧圈住自己,被自己一碰,身体往后倒去,‘乓当’一下直挺挺倒在马车里,背部插着一把西国弯刀,只差一寸,就可穿过胸腔,伤到自己。

钱智想起自己身上穿的是南国的衣服,原来这帮土匪是把自己和了了当成是南国人了。要不是怕北国派人尾随跟踪,他们也不会遇到这等衰事。

钱智心下气愤难当,表面还要装出很害怕的模样,看着要挤进马车的西国军人,不住地往马车里面退。

那个西国兵笑出一口黄牙,很满意钱智的反应,将佩刀收回刀鞘,张开双手,朝钱智靠近:“过来,小妹妹,别怕。肚子饿了吧?我带你去吃饭。”

钱智头上开始冒汗,再怎么说,他也只有八岁,别说没人知道自己的身份,知道了就更惨,身边本来唯一可以保护自己的御史大夫,居然‘一遇敌人就死了’。钱智双手背在身后,一手握紧装子弹和火药的袋子,另一手,手心已经出汗,就在西国兵就快碰到自己的脚,钱智出声:

“大哥哥,你当真会带我去吃东西吗?”

西国兵一笑:“当然……”然字还没有说完,马车内一声巨响,便再没了声音。

马车外本在玩笑的士兵都是一惊,突然看到马车底部的木板缝隙开始渗出鲜血。之后,脑袋开花的队长,被人丢下了马车。

钱智一拉马缰绳,大喝一声:“驾——”

四驱的马车,如发疯般直冲出去。但由于钱智不会驾车,没几下就摔倒在车内,缰绳也掉了,马匹互相碰撞,拼命乱跑,后面是西国兵骑乘追来。钱智感到前所未有的失措。

没有计划,没有对策。自己一直都在幕后,这次自己毫无遮掩,没有屏障的站到了舞台之上,方寸大乱,想随机应变,却连保命又不被俘虏的方法都想不出来。

西国兵是骁勇的战士,追来的几人没多久就控制了马匹。车轴停下时,西国兵说着钱智听不懂的话,凶神恶煞地拔刀朝自己逼来。钱智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也知道自己刚才杀了他们的头,他们绝对不会放过自己,所以索性举起西洋火枪,对准马车外的人,可是对准了这个,还有另一个。西洋火枪威力虽然大,上膛却很麻烦,没开一枪都要上子弹和火药。钱智现下面对五个专业军人,根本不是对手,额鬓全是汗水,原本梳成南国小姐的头发,也半掉半乱的垂在肩膀上,看起来楚楚可怜,娇弱无比。

一个士兵看准钱智的空挡,一刀劈来,钱智本能地举高火枪,心里却知道:这次玩完了,绝对挡不住。

一个温暖却略显瘦弱的胸膛将自己抱进了手臂间,不是很高大的身影遮住了阳光,让人看不清样子,再仔细看时,挡住阳光的,并不是抱自己的人,而是他身后的另一个高大男人。

那人手中的刀柄有王印,腰间垂着一块玉佩,怪模怪样,狮子不像狮子,麒麟不像麒麟。士兵对他很恭敬,他挡住了对自己袭击而来的刀剑,也使抱住自己的男人免受伤害。他,就是西国九王吧?

钱智犹在惊恐地抬头,看向素昧平生,却用自己的臂膀保护自己的男人。他正在用自己听不懂的西国语对背后几人说话,看样子不是很高兴,说完,勉强抱起自己就走。

钱智呆在他怀里,看到路过的士兵都对他点头问好。他也点点头,脸色仍旧不好。又走了一小段,他就走不动了,只好把自己放下来,喘了喘气,牵着自己,到了一匹白马前,将自己抱上马背,就往军营去。钱智忍不住回头去看,九王远远站在原地,目光复杂地望着马背上的人的背影,与自己对视后,又扭过头去,指挥下属。

钱智抬起头,朝后往向他,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扭过头看。马背上的男人,温柔地笑着,有一点忧郁,有一点无奈。单薄的身体,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一袭长衫出入兵营,是那么的儒雅,那么的与众不同。束冠的发簪是北国样式的。钱智的死鱼眼‘滴溜’一转,就猜到了他是谁。顿时放松下来,背靠胸膛,挖鼻孔,满脑子的坏主意,又渐渐开始运作。

这是钱智第一次见到侯思南。第一次见面,侯思南救了他;可他却认为,侯思南是把他当成了女娃娃,准备带回去,养大了做妾的。所以这男人,没什么值得感谢的!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