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43第42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 42 章

钱智随侯思南回到军营,任由他牵着自己的手,带进了军帐,正紧张侯思南是不是要对自己实行强|暴之时,侯思南蹲下来对其微笑:

“你是东国人?”

钱智一愣,因为侯思南这句话是用东国语问的。死鱼眼‘咕噜噜’转了几圈,钱智‘噗通’一声跪在侯思南面前,再抬头时,大滴大滴的眼泪不要钱一般滚滚落下脸颊。

侯思南被他吓了一跳,本能地想站起来,被眼尖的钱智先一步发现其动机,直接一个狼扑,紧紧抓住侯思南的袖子,栽进他怀里揩鼻涕,死活不肯撒手。

“先生,我好可怜的哟。我爹是个负心汉。他从东国来南国做生意,看上我南国的娘亲,结果我娘肚子大了,也不见爹来接。之后我生下来,爹也是一年才来看我们娘俩一次。谁知西国又打来了,把我娘,还有我外公全家都杀死了。我还小,我娘还来不及教我太多四国语。我每种语言都只听得懂一点点。今日家师本来准备带我逃离南国,去东国找我爹的,谁知……谁知……呜呜呜呜……”

说完,抬头,泪眼婆娑地望着侯思南,努力将死鱼一样的眼睛,尽量睁得大一点,看起来可怜一点,眼泪不够,挤不出来,就在抬头前,把口水吐在手心里往脸颊上抹。

侯思南毕竟是个心软的,看他小小年纪,家破人亡,流离失所,身世居然跟自己那样相似,长叹不已,一边用袖子给他擦眼泪,一边道:

“可怜的孩子……都是战争闹的……”

钱智斜眼瞧侯思南,见他眉头深锁,悲切痛惜,立即给他连磕三个响头,侯思南要制止时,钱智已抬起带血的额头,眼神天真又期待地说:

“先生娶妻没有?”

侯思南脸颊一红,有些羞窘,“还没……”

“先生今年多大了?”

“二十有二。”

“那先生收我做干儿子吧!”

侯思南一惊,张着嘴说不出话来。钱智仍挂着泪痕的小脸倒是洋溢着满满的兴奋。侯思南着实不忍反驳,却不反不行,刚想说话,钱智一声甜甜的“爹!”就已经出口了。

“爹?爹!爹爹爹爹……”叫得侯思南那叫一个手足无措,却还是忍不住笑意挂上了嘴角。

“怎可乱叫人做爹?你爹又没死。”

“可他不要我。你比我大十四岁,要是你成亲早,说不定孩子都跟我一般大了。你对我又这么好,萍水相逢你就救我一命,是再生父母。你不愿意我叫你爹,难道你喜欢我叫你‘娘’?”

“去!瞎胡闹!”侯思南被他逗乐了,伸手刮了刮钱智的鼻子。

“不要刮我鼻子,长大了会变塌的!”钱智就好比随棍上爬的蛇,趁机窜进侯思南怀里,腻腻歪歪地撒娇。

二人正玩笑着,门口传来“啪啪啪!”三下击掌声。钱智回头去看,瞧见一个男人,身穿北国士大夫服饰,手拿一把折扇,轻轻扇着,眼神轻佻又讨厌。

那人亦斜眼瞅着侯思南怀里的钱智,讪笑道:

“侯思南你从哪儿捡来个破孩子,长得跟猴子似的,头那么大,眼睛像死鱼,又黑又瘦,这要是男娃娃,还好些;是个女娃,太丑了!”

钱智眯着死鱼眼,不停地挖鼻孔,突然眼睛一亮,转过头去对侯思南纯洁可爱地一笑,指着来人道:

“爹,这人有病吧?大冬天扇扇子,脑子被门夹坏了!”

裘睐一听这话,扇子突然停了,之后扇得更快了,瞪着钱智,咬牙切齿。

“噗……”连一向不苟言笑的侯思南也忍不住露出了许久不见的酒窝,拍拍钱智,一点责怪意思都没有的说了句:“小孩子家家,莫要乱说话。”站起来走到书桌前,小心翼翼拿起一本奏折,递给裘睐。

“麻烦你帮忙转乘圣上。这仗再打下去,对三国都会是有害无利。我已在奏折中言明弊端,以及停战后休养生息的方针。对社稷,可以增加税收;对百姓,可以免受常年战乱之苦。于国于民,都将是好事。”

裘睐随便翻了翻奏本,“好说好说。”倒是一旁的钱智不再说话,眼勾勾地盯着裘睐手上的黄色本子,啃着指甲,死鱼眼乱转。

少顷,裘睐走了。侯思南被西国兵传令,说:“九王请见。”

侯思南刚走,钱智就尾随裘睐而去,谁知他刚到裘睐马前,就看到裘睐将手中的黄色奏本扔给小厮,轻描淡写地说了句:“烧了。别给人看见。”

钱智坏笑,转身回了侯思南的大帐。可是,不到片刻,他就发现,事情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因为现实,真的有很多不可预知的事件在随时发生。而他目前所面临的最大难题,就是士兵所抬进来的,热气腾腾的,一大桶……洗、澡、水!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