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第44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 44 章

尤郁靠得更近,呼吸都吹动了侯思南未干的刘海。偷偷地观察侯思南的表情,嘴里却笑:

“你我都这般熟络了,何必还叫得如此生分?昨晚,书童我冲撞您了,还望少爷原谅……”

说着说着,手也不老实,瞧见侯思南放在膝盖上的手,就想伸手去握。侯思南悄悄将手往袖子里缩,在尤郁马上就要碰到自己时,避开了。

尤郁一愣,有些尴尬。侯思南道:

“王爷,您是西国九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下官只不过是一名北国来的七品翻译。您同下官开的玩笑,出了这门,下官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还请王爷……唔……好疼!你放手!”

侯思南话还没有说完,已被愤怒地尤郁转过身子,面对自己,钳住他双肩,瞪视而去。

“当做从来没有发生过?!那昨晚的事呢??”

“我不记得了。”

尤郁看着侯思南,侯思南却并不看他,偏着头,咬着嘴唇,依旧一副低眉顺眼地模样。尤郁重重捏住他的肩膀,“你又不记得了……好哇,好得很。我每次喝醉,你都不记得。究竟是你喝醉,还是我喝醉?!”说罢,将他往**一推,欺身又压上来。

两人本是挨着床沿并坐。侯思南的腰背挨到床铺的一瞬间,疼得直吸冷气,皱着眉头,没了力气。本来马上就要发飙的尤郁一见他此景,顿时没了脾气。大掌搂住他的腰,将手臂垫到他身下。

“你受伤了?昨晚我果然伤着你了。”

侯思南闭着眼睛喘气,脸色比刚才红润了些。尤郁摸摸他的额头,发现他的头发还没干,显然才刚洗完澡不久,体温还好,并没有发烧的迹象,这才松了一口气,又想起今早起床时,床单上的斑斑血迹,便道:

“你别跟我赌气了。我叫军医进来给你看看。”

“不用了。没什么大碍。”

尤郁笑了,用鼻尖蹭蹭侯思南的鼻子,“昨夜我情急,撕了你的衣服。我拿了一匹娟给你,不知道颜色你喜欢不喜欢?”

“不必了。我要回国。今晨我已派信使回去呈奏本,等皇上的批复下来,我就回去。”

侯思南说话时,并不看他。尤郁脸上的笑脸渐渐消失了,“信差什么时候走的?”

“走了一个时辰多……”

“来人啊!”还没说完,尤郁已站起身朝军帐外走。

一个士兵跑进来,跪地抱拳:“王有何吩咐?”

尤郁道:“派人出去截今早的那名信使,务必追到!”

“是!”士兵风火撤出军帐。侯思南大惊,一瘸一拐要追出去,被尤郁抱住身子,阻挡去路。

“你放开我!你这样截断我们北国的信使,你就不怕我们守边的元帅怀疑你单方面撕毁同盟,造成两国无故的流血?”

尤郁制住挣扎的侯思南,脸色冷得可以,“守边的元帅?你弟弟侯思远吧?你干嘛不敢说他的名字?你这么想回去见他?”

侯思南瞳孔一缩,停止了挣动,“他接替我爹的位置了?我不知道……”

尤郁语气冰冷,“你骗谁呢?不知道。那个成天到晚往我们军营里跑的士大夫没跟你说么?”

“裘睐?”侯思南看向他,突然自嘲地笑了,“他会同我说,那便怪了。他巴不得我们侯家早点死绝,他们裘氏便可在北国一家独大。”

尤郁见他好像真不知情,又有些神情恍惚,放开怀抱,拉他去床边坐,宽慰道:“何苦来,你那弟弟也是个没良心的白眼狼。你回去还不是受他欺辱。他小时候怎么欺负你的,我也亲眼见过。你何必回去受那份闲气,不如留在西国。皇兄一向重视翻译人才,定会礼待你的。”

侯思南冷笑:“所谓礼待,就是贵国皇帝把南国翻译纳做宠臣,然后攻打他的国家?我侯思南不过一介无用书生罢了,王爷您太抬举我了。待我回去,朝廷定会再派更优秀的翻译过来……”

“你休想就这么走!”尤郁再一次打断侯思南,抓住其肩,恨恨道,“你就这么急着回去给你家兄弟投怀送抱?那我也睡过你好些次了,你怎么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

侯思南瞬间僵硬了身体,猛然抬头,“你听谁说的?”

尤郁被他的眼神吓到了,松了手,“也……也没听谁说……”

“是不是裘睐?!”侯思南长舒一口气,昂起颈项,止住了眼中的泪下滑。

尤郁道:“那日我第一次喝醉酒,把你给……给……后来你病倒的时候,裘睐刚好来……他就……跟我说了这事……”尤郁突然抱紧他,“侯思南……我……我不介意,我素知你为人,我会对你负责的!你……别回去了行不行?”

侯思南再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赶紧撇开脸,用袖口擦拭,却还是被尤郁看到了。

“你哭了?”

“下官没有。”

“你很疼吗?我叫军医来给你看看。”

“不必麻烦了。过些时日便会好的。”

尤郁闻言,眼睛一亮,抱住他道:“你的意思是,不回去了?”

侯思南重重叹了口气,恍惚摇了摇头,“不回去了……回去……还不是一样,又能如何?”

尤郁笑出两排整齐洁白的牙,头埋进侯思南领子里。

侯思南的眼神,写满了无奈, “你能答应我,以后少杀些平民百姓么?无论是西国的,还是南国的,又或者是北国的……”

“好。”尤郁舔着侯思南颈项处被自己昨晚咬出来的红痕,爽快之极,“你说什么,我都依你!”

钱智在军营里找了一处堆木材的僻静地,拿出他心爱的火枪,开始擦拭,用细树枝捅出卡在膛里的火药。正忙得不可开交之时,来了几个溜号的士兵,躲在此打字牌。一边打,还一边侃大山。

钱智还小,听不懂太多西国语。了了的母亲原是南国人。所以了了会说四国语。钱智所学不多的西国语,就是跟他学的,却还没有学成,了了就死了。

钱智躲在木材后头听他们嘀咕,听三句,连蒙带猜可以懂一句,好半天,才明白他们在八卦上司的情事。

“哎呀,你说这侯译官也够命苦的哈?大老远背井离乡跑来我们西国做翻译,还被王爷拉去做了内侍。情何以堪哟……一对五!”

“操!拆老子的顺子!一对九!”另一个大兵抽了口水烟,咂咂嘴,“嘿,你懂啥?现在全军营的兄弟们都知道,这侯译官啊……原本在北国可是贵族。一个贵族,为啥会孤身一人跑来这么老远?肯定是犯了事的。哇嗨,这东国的水烟真他奶奶的不错,可惜就是太贵了。我一个月出生入死的打拼,才够买一袋抽抽。”

躲在木材后面的钱智闻言,笑得很开心。火枪给手绢擦得锃亮!

胖一点的兵,把瘦子手中的烟枪抢过去,也抽了两口,“嘿,还真带劲!”吞云吐雾,“你们都傻了吧?据我所知,那侯译官是因为和弟弟**才被发配边关的。他弟弟是侯爷,他是庶出,懂了吧?”

“哦……”众人异口同声。

那人又道:“苦?苦啥啊苦?我们西国一向不歧视男色。你看我们皇帝,不是也和原来南国派来的译官打得火热,谁敢说个‘不’字?侯译官来我们这儿,吃香的喝辣的。我国这方面,没人才,对他可好了。他还每月拿北国的俸禄。这要是再干个几年,后半辈子不做事都成。”

瘦子道:“那你说,要是我们和北国闹翻了,侯译官是回去还是留我们这儿?我感觉王爷挺舍不得他的。”

头一个说话的士兵道:“说你傻,你还真傻。没脑子啊?是王爷大,还是侯爷大?凡是靠男人养活的,甭管它是男人还是女人,肯定是跟权利大的!顺子五张,我没牌了,给钱给钱!”

钱智停下擦枪的动作,大眼睛‘滴溜溜’转了几圈,想起在北国时的情景,暗笑得厉害:“怪不得侯思远这么想他哥哥回去,原来不止是兄弟之情。我的计划……太完美了!老天,我爱你!”说完,亲了一下擦好的火枪,揣进兜里,顺着角落,爬出了士兵们的视野。

刚往回走了一半,就遇上了出来找他的侯思南。

“你去哪儿了?军营里四处都是刀剑,下回别乱跑。”

钱智盯着他看,忘了答话。侯思南觉得奇怪,蹲下来望着他道:“你怎么了?”

钱智摇摇头,仍旧盯着他。侯思南心头一紧,牵着他的小手道:“我们回去。”将他带进军帐,忙蹲下问:“你刚才有没有受人欺负?”

钱智茫然,又摇摇头。侯思南不放心,又问:“有的话,一定要告诉我。如果有奇怪的叔叔给你东西吃,然后带你去僻静的地方,你就跑知道吗?”

钱智一愣,想到刚才那些士兵说的话,又看到侯思南眼眶里都是红的,像是才哭过,顿时心头一暖,重重点点头。

“嗯,我知道了。爹爹放心。”

侯思南摸摸他的头:“你很脏,身上臭烘烘的。我帮你洗澡好不好?”

钱智回头,看到一个小兵正在往木桶里倒热水,嘴一嘟,挺不乐意地拉拉侯思南的袖子,“那等他出去……”

侯思南笑了,刮刮他鼻子,“小丫头,还怕羞。我也是男人,你就不怕羞了?”

结果等士兵出去以后,侯思南解开钱智的小衣裳一看,傻眼了……

“你是男娃娃?”

钱智光溜溜似条泥鳅滚进木桶,满足的小脸红彤彤一笑,手指刮刮面颊,抓着木桶边缘道:

“爹爹羞羞,盯着我的小鸡鸡一直看,不害臊!”

作者有话要说:尤郁靠得更近,呼吸都吹动了侯思南未干的刘海。他抬起眼睛,偷偷地观察侯思南的表情,嘴里却笑:

“你我都这般熟络了,何必还叫得如此生分?昨晚,书童我冲撞您了,还望少爷原谅……”

说着说着,手也不老实,瞧见侯思南放在膝盖上的手,就想伸手去握。侯思南悄悄将手往袖子里缩,在尤郁马上就要碰到自己时,避开了。

尤郁一愣,有些尴尬。侯思南道:

“王爷,您是西国九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下官只不过是一名北国来的七品翻译。您同下官开的玩笑,出了这门,下官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还请王爷……唔……好疼!你放手!”

侯思南话还没有说完,已被愤怒地尤郁转过身子,面对自己,钳住他双肩,瞪视而去。

“当做从来没有发生过?!那昨晚的事呢??”

“我不记得了。”

尤郁看着侯思南,侯思南却并不看他,偏着头,咬着嘴唇,依旧一副低眉顺眼地模样。尤郁重重捏住他的肩膀,“你又不记得了……好哇,好得很。我每次喝醉,你都不记得。究竟是你喝醉,还是我喝醉?!”说罢,将他往**一推,欺身又压上来。

两人本是挨着床沿并坐。侯思南的腰背挨到床铺的一瞬间,疼得直吸冷气,皱着眉头,没了力气。本来马上就要发飙的尤郁一见他此景,顿时没了脾气。大掌搂住他的腰,将手臂垫到他身下。

“你受伤了?昨晚我果然伤着你了。”

侯思南闭着眼睛喘气,脸色比刚才红润了些。尤郁摸摸他的额头,发现他的头发还没干,显然才刚洗完澡不久,体温还好,并没有发烧的迹象,这才松了一口气,又想起今早起床时,床单上的斑斑血迹,便道:

“你别跟我赌气了。我叫军医进来给你看看。”

“不用了。没什么大碍。”

尤郁笑了,用鼻尖蹭蹭侯思南的鼻子,“昨夜我情急,撕了你的衣服。我拿了一匹娟给你,不知道颜色你喜欢不喜欢?”

“不必了。我要回国。今晨我已派信使回去呈奏本,等皇上的批复下来,我就回去。”

侯思南说话时,并不看他。尤郁脸上的笑脸渐渐消失了,“信差什么时候走的?”

“走了一个时辰多……”

“来人啊!”还没说完,尤郁已站起身朝军帐外走。

一个士兵跑进来,跪地抱拳:“王有何吩咐?”

尤郁道:“派人出去截今早的那名信使,务必追到!”

“是!”士兵风火撤出军帐。侯思南大惊,一瘸一拐要追出去,被尤郁抱住身子,阻挡去路。

“你放开我!你这样截断我们北国的信使,你就不怕我们守边的元帅怀疑你单方面撕毁同盟,造成两国无故的流血?”

尤郁制住挣扎的侯思南,脸色冷得可以,“守边的元帅?你弟弟侯思远吧?你干嘛不敢说他的名字?你这么想回去见他?”

侯思南瞳孔一缩,停止了挣动,“他接替我爹的位置了?我不知道……”

尤郁语气冰冷,“你骗谁呢?不知道。那个成天到晚往我们军营里跑的士大夫没跟你说么?”

“裘睐?”侯思南看向他,突然自嘲地笑了,“他会同我说,那便怪了。他巴不得我们侯家早点死绝,他们裘氏便可在北国一家独大。”

尤郁见他好像真不知情,又有些神情恍惚,放开怀抱,拉他去床边坐,宽慰道:“何苦来,你那弟弟也是个没良心的白眼狼。你回去还不是受他欺辱。他小时候怎么欺负你的,我也亲眼见过。你何必回去受那份闲气,不如留在西国。皇兄一向重视翻译人才,定会礼待你的。”

侯思南冷笑:“所谓礼待,就是贵国皇帝把南国翻译纳做宠臣,然后攻打他的国家?我侯思南不过一介无用书生罢了,王爷您太抬举我了。待我回去,朝廷定会再派更优秀的翻译过来……”

“你休想就这么走!”尤郁再一次打断侯思南,抓住其肩,恨恨道,“你就这么急着回去给你家兄弟投怀送抱?那我也睡过你好些次了,你怎么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

侯思南瞬间僵硬了身体,猛然抬头,“你听谁说的?”

尤郁被他的眼神吓到了,松了手,“也……也没听谁说……”

“是不是裘睐?!”侯思南长舒一口气,昂起颈项,止住了眼中的泪下滑。

尤郁道:“那日我第一次喝醉酒,把你给……给……后来你病倒的时候,裘睐刚好来……他就……跟我说了这事……”尤郁突然抱紧他,“侯思南……我……我不介意,我素知你为人,我会对你负责的!你……别回去了行不行?”

侯思南再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赶紧撇开脸,用袖口擦拭,却还是被尤郁看到了。

“你哭了?”

“下官没有。”

“你很疼吗?我叫军医来给你看看。”

“不必麻烦了。过些时日便会好的。”

尤郁闻言,眼睛一亮,抱住他道:“你的意思是,不回去了?”

侯思南重重叹了口气,恍惚摇了摇头,“不回去了……回去……还不是一样,又能如何?”

尤郁笑出两排整齐洁白的牙,头埋进侯思南领子里。

侯思南的眼神,写满了无奈, “你能答应我,以后少杀些平民百姓么?无论是西国的,还是南国的,又或者是北国的……”

“好。”尤郁舔着侯思南颈项处被自己昨晚咬出来的红痕,爽快之极,“你说什么,我都依你!”

钱智在军营里找了一处堆木材的僻静地,拿出他心爱的火枪,开始擦拭,用细树枝捅出卡在膛里的火药。正忙得不可开交之时,来了几个溜号的士兵,躲在此打字牌。一边打,还一边侃大山。

钱智还小,听不懂太多西国语。了了的母亲原是南国人。所以了了会说四国语。钱智所学不多的西国语,就是跟他学的,却还没有学成,了了就死了。

钱智躲在木材后头听他们嘀咕,听三句,连蒙带猜可以懂一句,好半天,才明白他们在八卦上司的情事。

“哎呀,你说这侯译官也够命苦的哈?大老远背井离乡跑来我们西国做翻译,还被王爷拉去做了内侍。情何以堪哟……一对五!”

“操!拆老子的顺子!一对九!”另一个大兵抽了口水烟,咂咂嘴,“嘿,你懂啥?现在全军营的兄弟们都知道,这侯译官啊……原本在北国可是贵族。一个贵族,为啥会孤身一人跑来这么老远?肯定是犯了事的。哇嗨,这东国的水烟真他奶奶的不错,可惜就是太贵了。我一个月出生入死的打拼,才够买一袋抽抽。”

躲在木材后面的钱智闻言,笑得很开心。火枪给手绢擦得锃亮!

胖一点的兵,把瘦子手中的烟枪抢过去,也抽了两口,“嘿,还真带劲!”吞云吐雾,“你们都傻了吧?据我所知,那侯译官是因为和弟弟**才被发配边关的。他弟弟是侯爷,他是庶出,懂了吧?”

“哦……”众人异口同声。

那人又道:“苦?苦啥啊苦?我们西国一向不歧视男色。你看我们皇帝,不是也和原来南国派来的译官打得火热,谁敢说个‘不’字?侯译官来我们这儿,吃香的喝辣的。我国这方面,没人才,对他可好了。他还每月拿北国的俸禄。这要是再干个几年,后半辈子不做事都成。”

瘦子道:“那你说,要是我们和北国闹翻了,侯译官是回去还是留我们这儿?我感觉王爷挺舍不得他的。”

头一个说话的士兵道:“说你傻,你还真傻。没脑子啊?是王爷大,还是侯爷大?凡是靠男人养活的,甭管它是男人还是女人,肯定是跟权利大的!顺子五张,我没牌了,给钱给钱!”

钱智停下擦枪的动作,大眼睛‘滴溜溜’转了几圈,想起在北国时的情景,暗笑得厉害:“怪不得侯思远这么想他哥哥回去,原来不止是兄弟之情。我的计划……太完美了!老天,我爱你!”说完,亲了一下擦好的火枪,揣进兜里,顺着角落,爬出了士兵们的视野。

刚往回走了一半,就遇上了出来找他的侯思南。

“你去哪儿了?军营里四处都是刀剑,下回别乱跑。”

钱智盯着他看,忘了答话。侯思南觉得奇怪,蹲下来望着他道:“你怎么了?”

钱智摇摇头,仍旧盯着他。侯思南心头一紧,牵着他的小手道:“我们回去。”将他带进军帐,忙蹲下问:“你刚才有没有受人欺负?”

钱智茫然,又摇摇头。侯思南不放心,又问:“有的话,一定要告诉我。如果有奇怪的叔叔给你东西吃,然后带你去僻静的地方,你就跑知道吗?”

钱智一愣,想到刚才那些士兵说的话,又看到侯思南眼眶里都是红的,像是才哭过,顿时心头一暖,重重点点头。

“嗯,我知道了。爹爹放心。”

侯思南摸摸他的头:“你很脏,身上臭烘烘的。我帮你洗澡好不好?”

钱智回头,看到一个小兵正在往木桶里倒热水,嘴一嘟,挺不乐意地拉拉侯思南的袖子,“那等他出去……”

侯思南笑了,刮刮他鼻子,“小丫头,还怕羞。我也是男人,你就不怕羞了?”

结果等士兵出去以后,侯思南解开钱智的小衣裳一看,傻眼了……

“你是男娃娃?”

钱智光溜溜似条泥鳅滚进木桶,满足的小脸红彤彤一笑,手指刮刮面颊,抓着木桶边缘道:

“爹爹羞羞,盯着我的小鸡鸡一直看,不害臊!”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