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第45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 45 章

侯思南闻言,居然有些不好意思,轻拍了一下钱智的脑袋瓜子,轻责他道:

“瞎说什么呢?小孩子家家说谎,晚上会被虎姑婆抓去煮来吃的。

钱智眨眨水灵灵的大眼睛,定定盯着侯思南看了一会儿,嘻嘻一笑,从木桶里‘哗啦’一下窜出来,抱住侯思南的腰,脑袋在侯思南胸口处蹭来蹭去。

“爹爹,我好怕啊……你不要吓我,我晚上会做恶梦……我要跟你睡……”

侯思南被他逗乐了,哄他好好洗澡,掰开他的手臂时,身上的浅色深衣还是湿了,透明透明的贴在皮肤上,好不自在。侯思南随手弹了弹身上的水珠,拿过钱智脏兮兮的衣裙翻口袋,结果给他翻到了钱智的火枪,摇摇头,就要递给侍卫。

钱智脸色一变,跨出木桶,就去抢,抱在手里,退到角落,戒备的瞪着侯思南,擦拭火枪上的水珠。

侯思南走过去伸手,“这个东西太危险了,不是孩子玩的,把它给我。”

“它是我的!”钱智看屋内有人,便用南国语朝侯思南吼。虽然很生涩,但是西国兵听不懂。侯思南自然明白,皱眉蹲下去。钱智以为他又要抢,赶紧转身背对着他,将火枪抱在怀里。谁知侯思南抓过他湿漉漉的胳膊,一巴掌打在他光溜溜的屁股上。

“不听话!这火枪是西洋火器,容易走火,是孩子拿的吗?”

钱智一愣,回头想看看自己火辣辣的屁股是不是被打红了,却看不到,只看到侯思南严厉的眼神,嘴一嘟,眼泪立刻彪了出来。

“不给不给!这是我娘买给我的……我娘唯一留给我的一件东西……”

侯思南本来见他倔强,又想打他屁股,闻言,挥到一半的手掌停了下来,改而轻摸摸他的头,“是你娘的东西,你就留着吧,不过不能上火药,知道吗?太危险了。”

钱智点点头,还可怜兮兮的抽抽鼻子,跑过去抱住侯思南的脖子,心里却道:火药没收了,我还可以偷!

少顷,钱智衣服里的火药全给侯思南搜了出来,交给士兵。火枪放在床头柜子里。丢掉了钱智原来穿的南国小女孩衣裙,士兵拿进来一件侵略南国时,找到的小孩衣服,放在椅子上就出去了。

屋内只剩下挽着袖子,站在桶边帮他擦洗身子的侯思南。

钱智许久没有洗澡,开心的唱着童谣。那是东国的孩子们,唱给出海远航归来的亲人听的歌。

东国在其余三国人的印象中,一直是一个东边靠海的神秘小国,具体情况知之甚少。侯思南也是第一次听到东国的歌,很是新奇。

洗到一半,水都变黑了。侯思南只好叫士兵进来换水之后再洗,打趣钱智道:

“你看你多脏啊,身上洗出厚厚一层泥巴。”

钱智浑身舒爽,一个猛子扎进水里,没了头顶才像水鬼一般露出头发遮盖的面孔,却见侯思南抬高手臂遮住水花,却还是溅了一身,身上已无几处干爽的地方,笑着数落了钱智几句,再抬头时,被钱智的样子吓了一跳,手一抖,手上的布巾掉进了木桶里。

钱智咯咯笑得高兴,分开脸上的头发,露出一张唇红齿白的小脸,肌肤白得透明,笑容可爱,一双眼睛弯得好似天上月牙,配着瘦削的下巴,整张脸就像一只坏笑的狐狸,看着心里说不出的发毛。

虽然污垢洗去后,钱智并不黑,甚至白得有些病态,但真正是应了裘睐的那句话:尖嘴猴腮!

古语有云:相由心生。

钱智本来一挺漂亮个孩子,全毁在了那双心术不正的眼睛上。

侯思南脸色有些白,捞起布巾,给钱智擦脸。

钱智发现侯思南不对劲,忙抓住他问:

“爹,你怎么了?”

侯思南动作停了一下,又继续帮他擦干身体,将他抱回了床铺,给他穿衣服。期间二人一直不说话,钱智猜不透侯思南在想什么,大眼睛转来转去观察他,知趣地不再说话。等衣服鞋帽全部穿好了,钱智走到床沿,抱过侯思南的脖子,踮起脚尖亲了一下侯思南的脸颊。

侯思南笑了一下。眼神温柔,笑容有点苦。

钱智道:“谢谢爹。您对我的一番心意,知日定铭记于心,不敢忘怀。”

侯思南帮他整了整衣衫:

“我不配做你爹。我以前跳过湖。因为我是懦夫,想逃避自己的命运。你还小,路还很长,不能像我。”

钱智傻眼了,一时找不到接口的话。

侯思南又笑:

“下次我不帮你洗澡了。你刚才吓到我了。我还以为看见水鬼……”

钱智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打断侯思南的话,‘扑通’跪下去,拽着侯思南的衣摆下角,脑袋一瞬已经千回百转。

“爹爹您不想要我了?我已经没有亲人了。要不我给您做书童罢。您别赶我走,我有口饭吃就行。”心里却道:奶奶的,等忍找到我,我一定要杀了你!让我堂堂一国之君,对你跪了这么多次!!是可忍,孰不可忍!!!

作者有话要说:侯思南闻言,居然有些不好意思,轻拍了一下钱智的脑袋瓜子,轻责他道:

“瞎说什么呢?小孩子家家说谎,晚上会被虎姑婆抓去煮来吃的。”

钱智眨眨水灵灵的大眼睛,定定盯着侯思南看了一会儿,嘻嘻一笑,从木桶里‘哗啦’一下窜出来,抱住侯思南的腰,脑袋在侯思南胸口处蹭来蹭去。

“爹爹,我好怕啊……你不要吓我,我晚上会做恶梦……我要跟你睡……”

侯思南被他逗乐了,哄他好好洗澡,掰开他的手臂时,身上的浅色深衣还是湿了,透明透明的贴在皮肤上,好不自在。侯思南随手弹了弹身上的水珠,拿过钱智脏兮兮的衣裙翻口袋,结果给他翻到了钱智的火枪,摇摇头,就要递给侍卫。

钱智脸色一变,跨出木桶,就去抢,抱在手里,退到角落,戒备的瞪着侯思南,擦拭火枪上的水珠。

侯思南走过去伸手,“这个东西太危险了,不是孩子玩的,把它给我。”

“它是我的!”钱智看屋内有人,便用南国语朝侯思南吼。虽然很生涩,但是西国兵听不懂。侯思南自然明白,皱眉蹲下去。钱智以为他又要抢,赶紧转身背对着他,将火枪抱在怀里。谁知侯思南抓过他湿漉漉的胳膊,一巴掌打在他光溜溜的屁股上。

“不听话!这火枪是西洋火器,容易走火,是孩子拿的吗?”

钱智一愣,回头想看看自己火辣辣的屁股是不是被打红了,却看不到,只看到侯思南严厉的眼神,嘴一嘟,眼泪立刻彪了出来。

“不给不给!这是我娘买给我的……我娘唯一留给我的一件东西……”

侯思南本来见他倔强,又想打他屁股,闻言,挥到一半的手掌停了下来,改而轻摸摸他的头,“是你娘的东西,你就留着吧,不过不能上火药,知道吗?太危险了。”

钱智点点头,还可怜兮兮的抽抽鼻子,跑过去抱住侯思南的脖子,心里却道:火药没收了,我还可以偷!

少顷,钱智衣服里的火药全给侯思南搜了出来,交给士兵。火枪放在床头柜子里。丢掉了钱智原来穿的南国小女孩衣裙,士兵拿进来一件侵略南国时,找到的小孩衣服,放在椅子上就出去了。

屋内只剩下挽着袖子,站在桶边帮他擦洗身子的侯思南。

钱智许久没有洗澡,开心的唱着童谣。那是东国的孩子们,唱给出海远航归来的亲人听的歌。

东国在其余三国人的印象中,一直是一个东边靠海的神秘小国,具体情况知之甚少。侯思南也是第一次听到东国的歌,很是新奇。

洗到一半,水都变黑了。侯思南只好叫士兵进来换水之后再洗,打趣钱智道:

“你看你多脏啊,身上洗出厚厚一层泥巴。”

钱智浑身舒爽,一个猛子扎进水里,没了头顶才像水鬼一般露出头发遮盖的面孔,却见侯思南抬高手臂遮住水花,却还是溅了一身,身上已无几处干爽的地方,笑着数落了钱智几句,再抬头时,被钱智的样子吓了一跳,手一抖,手上的布巾掉进了木桶里。

钱智咯咯笑得高兴,分开脸上的头发,露出一张唇红齿白的小脸,肌肤白得透明,笑容可爱,一双眼睛弯得好似天上月牙,配着瘦削的下巴,整张脸就像一只坏笑的狐狸,看着心里说不出的发毛。

虽然污垢洗去后,钱智并不黑,甚至白得有些病态,但真正是应了裘睐的那句话:尖嘴猴腮!

古语有云:相由心生。

钱智本来一挺漂亮个孩子,全毁在了那双心术不正的眼睛上。

侯思南脸色有些白,捞起布巾,给钱智擦脸。

钱智发现侯思南不对劲,忙抓住他问:

“爹,你怎么了?”

侯思南动作停了一下,又继续帮他擦干身体,将他抱回了床铺,给他穿衣服。期间二人一直不说话,钱智猜不透侯思南在想什么,大眼睛转来转去观察他,知趣地不再说话。等衣服鞋帽全部穿好了,钱智走到床沿,抱过侯思南的脖子,踮起脚尖亲了一下侯思南的脸颊。

侯思南笑了一下。眼神温柔,笑容有点苦。

钱智道:“谢谢爹。您对我的一番心意,知日定铭记于心,不敢忘怀。”

侯思南帮他整了整衣衫:

“我不配做你爹。我以前跳过湖。因为我是懦夫,想逃避自己的命运。你还小,路还很长,不能像我。”

钱智傻眼了,一时找不到接口的话。

侯思南又笑:

“下次我不帮你洗澡了。你刚才吓到我了。我还以为看见水鬼……”

钱智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打断侯思南的话,‘扑通’跪下去,拽着侯思南的衣摆下角,脑袋一瞬已经千回百转。

“爹爹您不想要我了?我已经没有亲人了。要不我给您做书童罢。您别赶我走,我有口饭吃就行。”心里却道:奶奶的,等忍找到我,我一定要杀了你!让我堂堂一国之君,对你跪了这么多次!!是可忍,孰不可忍!!!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