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第47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 47 章

湖水粼粼,微风徐徐。UC 小说网:风铃在窗棂处“叮叮当当……”地脆响。雕花的门内,是草席铺地的亭台水榭。昏黄的油灯将睡塌之中交缠的身影影印在纱帐上。

“啊……哈……别……别这样……我求求你……”黑丝如瀑,白躯似蛟。微张的红唇,泄露出软弱的一面。

“呵呵……”趴在上头的人轻扬嘴角,“你都这样了……好湿……你看,我手上都是你流出来的……”以嘴封唇,肢体缠绕,醇香的美酒,流进喉头。

“嗯……咳咳咳……你给我喝了什么?”

“一点酒而已。好喝么?”

“你非要用这种方式喝,我只能什么味道都喝不出来。”

少顷,欲火灼身,霞红拂面,腰背挺如张弓,十指挠心。

“思远……酒里……是不是放了东西?”

侯思远望着身下媚如妖孽的男人,眼色暗沉下去,“只是一些能让你放松的药罢了……哥……”

哥哥……

侯思南……

……

“思南!”侯思远猛然坐起,呼吸尚有些急促。空冷的床第间,哪有美人娇躯?唯剩一只空空如也的竹筒存钱罐而已。

侯思远掀被下床,发现自己又遗精了,忽觉喉咙干渴,翻过茶杯倒水。

窗外明媚的月光洒进屋内,倒影在桌面一角,泛出凄苦孤独的光。幽幽的琴声,伴随虚无缥缈的歌,钻进了侯思远的耳。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

侯思远赤着脚,轻轻朝琴声寻觅而去。这样孤寂的夜,单琴拨弦,空灵的嗓音,侯思远仿佛中蛊般沉浸在这忧伤的词曲里。

“睡不稳……纱窗,风雨黄昏后;忘不了……新愁,与旧愁……;咽不下……玉粒金莼噎满喉;照不见,菱花镜里,形容瘦……”

侯思远边走边听,至花园深处,有一亭。亭内香气浮动,一位妙龄佳人正在抚琴清唱。

“展不开的眉头,捱不明的更漏,呀……恰便似,遮不住的……青山,隐、隐……流不断的绿水悠悠……绿水悠悠……”

一曲毕,侯思远隐在亭外花丛中,无声地哭了。泪水淌满了脸颊,遮住了视线,侯思远吸了吸鼻子,起袖去擦。

亭内佳人微微偏头,侧耳倾听,发髻上的金步腰晃了晃,“谁?谁在那儿?”

“咳……是我。”侯思远正了正嗓音,走进凉亭。

佳人的手离开琴弦,抚摸着琴台,慢慢撑起身子,想站起来,“妾身是不是吵到夫君休息了?”

“没有,刚看完书,还没睡呢。”侯思远走过去扶住她,伸手挡在她微微隆起的腹部,以免她碰着琴台,“倒是你,都有孩子了,怎么这么晚还不睡?还唱如此哀伤的歌。”

“你明日就要离开去往南国。那儿现在这么乱,还正在打仗。我睡不着。”

“呵呵,我不就是去那里打仗的吗?”侯思远望向她。

她却不看他,仍旧直视前方。侯思远心中感慨,不知如何接话,只得道:“夜深了,我送你回房吧。”

佳人点点头。侯思远扶住她左手臂,轻搂住她的腰。她伸展开右手,在身前空气中抚摸,脚下慢慢迈步。

侯思远扶着她走过回廊,下台阶时,提醒她道:“脚下有阶梯,三层。”

佳人微笑,收回右手,扶着肚子,一步一步,缓慢走下。

“夫君,你是天下对妻子最好的男人。以前我就一直听人说,你长得英俊。京中的贵族小姐,都喜欢你。可惜我一生下来,眼睛就看不见。”

侯思远看向她清澈的眸,微微笑,“芊芊啊,看不见,也有看不见的好处。世人都说:眼不见为净。你的眼睛,是我见过的,最纯净的。以前也有一个人的眼睛是这样,后来……” 被我亲手毁了……

二人说话间,已到芊芊房门外,一个丫鬟迎了出来,“侯爷,郡主。”打断了她本想问的话。

清晨鸟啼,尤郁一身舒爽的翻身起床,身边已没了侯思南的身影。尤郁习以为常地笑笑,梳洗过后,去军营巡查。一切战后事项安排妥当,已是正午时分,尤郁便和几个将军一起用饭。

西国原是荒蛮之地,吃东西没那么多繁文缛节。军人就更没那些穷讲究。临到午饭时间,两个火夫扛着一头用竹竿串好的全羊,抬进大帐,架起火,边烤边用弯刀片肉,然后端给一边吃酒,一边谈事情的将军们吃。

尤郁尝了一块羊肉,想起什么,对身边侍卫道:“怎么不见侯译官?去叫他来。”

侍卫退去,少顷便带着侯思南前来。侯思南手里,拿着一本奏折一样的方本,到了面前,按规矩又坐到他身边靠后的位置上。这是他一贯翻译时,席坐的位置。军中人人皆知。将军们都朝他点头,算是见礼。侯思南也拱手回礼之后,看向尤郁。

尤郁倒是对侯思南的习惯了如指掌,一见他动作表情,就知道他的意思。他现下的意思:你找我有何事?

尤郁也不答话,跟左将军在说鲁镇镇长藏匿地图一事,顺手拿过自己装羊肉的碟子,放到侯思南面前。等他与别人的谈话到了一个停顿,他才回头去看侯思南,见他正手抓一片羊肉,低着头细细地嚼,吃得很有滋味。笑容立刻爬上了尤郁的脸颊。他端过火夫新端来的碟子,又倒了一半羊肉给侯思南。

“好吃就多吃点,你最近瘦了不少。”

侯思南点点头,也朝他一笑。二人虽未做出什么暧昧的行为,但在场的大老爷们都是经历过的年纪,看他俩小青年,眉来眼去,贴面耳语,猪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匆匆咽下几口酒,几个将军抓着羊腿,出了大帐。

军帐内只剩下侯思南和尤郁二人。侯思南立刻拿出袖子里的奏本,正想跟尤郁说话,一回头,尤郁却扑过来。天翻地覆之间,自己躺倒在草席上,一身酒气的尤郁压在自己身上,头埋在脖子里,腮处的胡茬蛰得人痒。

“你好香啊……像小羊羔……”尤郁醉笑,抬起身体,去抽侯思南的腰带。

侯思南只能丢掉奏本去抓他的手,“现在还是白天。你别……他们才刚出去,说不定都还在外面……”

“别理他们,他们想看,就让他们看好了。我的思南这么媚,他们看得到,吃不着,馋死他们,呵呵呵呵……”尤郁干脆把手伸进侯思南长衫下摆,要扒他的裤子。侯思南极力推阻尤郁亲向自己的嘴,最终喘着气将奏本挡在了自己和他之间。

“唉……”尤郁作罢,翻身坐起,轻佻地拿过侯思南手中的黄本子,“又来一本?你不累吗?”随便翻了翻。

侯思南见他翻弄,很高兴地模样,一边整理衣衫,一边兴致勃勃道:

“停战对西国也是有很大好处的,请王爷您抽空看一看。您前几次跟我说的问题,我也已经研究过了,做了修改。请您务必转呈贵国陛下。我也已将相同的奏本,托我国官员转呈圣上。希望两国再次在休战上达成共识。”

尤郁看向侯思南,见他双眸明媚,眼神期盼,随即搂过他道:

“看,一定看,你给的,我能不看吗?”扑倒他,又玩了一回。

事毕,侯思南困倦,昏睡过去。尤郁轻轻起身,捡起掉在一旁的黄色奏本,走进内帐,拉开一个不起眼的抽屉,将奏本丢了进去,落锁。

抽屉里头,已经层层叠叠放满了五颜六色的奏本,都是北国封面的。右下角,盖着侯思南的私印。

作者有话要说:湖水粼粼,微风徐徐。风铃在窗棂处“叮叮当当……”地脆响。雕花的门内,是草席铺地的亭台水榭。昏黄的油灯将睡塌之中交缠的身影影印在纱帐上。

“啊……哈……别……别这样……我求求你……”黑丝如瀑,白躯似蛟。微张的红唇,泄露出软弱的一面。

“呵呵……”趴在上头的人轻扬嘴角,“你都这样了……好湿……你看,我手上都是你流出来的……”以嘴封唇,肢体缠绕,醇香的美酒,流进喉头。

“嗯……咳咳咳……你给我喝了什么?”

“一点酒而已。好喝么?”

“你非要用这种方式喝,我只能什么味道都喝不出来。”

少顷,欲火灼身,霞红拂面,腰背挺如张弓,十指挠心。

“思远……酒里……是不是放了东西?”

侯思远望着身下媚如妖孽的男人,眼色暗沉下去,“只是一些能让你放松的药罢了……哥……”

哥哥……

侯思南……

……

“思南!”侯思远猛然坐起,呼吸尚有些急促。空冷的床第间,哪有美人娇躯?唯剩一只空空如也的竹筒存钱罐而已。

侯思远掀被下床,发现自己又遗精了,忽觉喉咙干渴,翻过茶杯倒水。

窗外明媚的月光洒进屋内,倒影在桌面一角,泛出凄苦孤独的光。幽幽的琴声,伴随虚无缥缈的歌,钻进了侯思远的耳。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

侯思远赤着脚,轻轻朝琴声寻觅而去。这样孤寂的夜,单琴拨弦,空灵的嗓音,侯思远仿佛中蛊般沉浸在这忧伤的词曲里。

“睡不稳……纱窗,风雨黄昏后;忘不了……新愁,与旧愁……;咽不下……玉粒金莼噎满喉;照不见,菱花镜里,形容瘦……”

侯思远边走边听,至花园深处,有一亭。亭内香气浮动,一位妙龄佳人正在抚琴清唱。

“展不开的眉头,捱不明的更漏,呀……恰便似,遮不住的……青山,隐、隐……流不断的绿水悠悠……绿水悠悠……”

一曲毕,侯思远隐在亭外花丛中,无声地哭了。泪水淌满了脸颊,遮住了视线,侯思远吸了吸鼻子,起袖去擦。

亭内佳人微微偏头,侧耳倾听,发髻上的金步腰晃了晃,“谁?谁在那儿?”

“咳……是我。”侯思远正了正嗓音,走进凉亭。

佳人的手离开琴弦,抚摸着琴台,慢慢撑起身子,想站起来,“妾身是不是吵到夫君休息了?”

“没有,刚看完书,还没睡呢。”侯思远走过去扶住她,伸手挡在她微微隆起的腹部,以免她碰着琴台,“倒是你,都有孩子了,怎么这么晚还不睡?还唱如此哀伤的歌。”

“你明日就要离开去往南国。那儿现在这么乱,还正在打仗。我睡不着。”

“呵呵,我不就是去那里打仗的吗?”侯思远望向她。

她却不看他,仍旧直视前方。侯思远心中感慨,不知如何接话,只得道:“夜深了,我送你回房吧。”

佳人点点头。侯思远扶住她左手臂,轻搂住她的腰。她伸展开右手,在身前空气中抚摸,脚下慢慢迈步。

侯思远扶着她走过回廊,下台阶时,提醒她道:“脚下有阶梯,三层。”

佳人微笑,收回右手,扶着肚子,一步一步,缓慢走下。

“夫君,你是天下对妻子最好的男人。以前我就一直听人说,你长得英俊。京中的贵族小姐,都喜欢你。可惜我一生下来,眼睛就看不见。”

侯思远看向她清澈的眸,微微笑,“芊芊啊,看不见,也有看不见的好处。世人都说:眼不见为净。你的眼睛,是我见过的,最纯净的。以前也有一个人的眼睛是这样,后来……” 被我亲手毁了……

二人说话间,已到芊芊房门外,一个丫鬟迎了出来,“侯爷,郡主。”打断了她本想问的话。

清晨鸟啼,尤郁一身舒爽的翻身起床,身边已没了侯思南的身影。尤郁习以为常地笑笑,梳洗过后,去军营巡查。一切战后事项安排妥当,已是正午时分,尤郁便和几个将军一起用饭。

西国原是荒蛮之地,吃东西没那么多繁文缛节。军人就更没那些穷讲究。临到午饭时间,两个火夫扛着一头用竹竿串好的全羊,抬进大帐,架起火,边烤边用弯刀片肉,然后端给一边吃酒,一边谈事情的将军们吃。

尤郁尝了一块羊肉,想起什么,对身边侍卫道:“怎么不见侯译官?去叫他来。”

侍卫退去,少顷便带着侯思南前来。侯思南手里,拿着一本奏折一样的方本,到了面前,按规矩又坐到他身边靠后的位置上。这是他一贯翻译时,席坐的位置。军中人人皆知。将军们都朝他点头,算是见礼。侯思南也拱手回礼之后,看向尤郁。

尤郁倒是对侯思南的习惯了如指掌,一见他动作表情,就知道他的意思。他现下的意思:你找我有何事?

尤郁也不答话,跟左将军在说鲁镇镇长藏匿地图一事,顺手拿过自己装羊肉的碟子,放到侯思南面前。等他与别人的谈话到了一个停顿,他才回头去看侯思南,见他正手抓一片羊肉,低着头细细地嚼,吃得很有滋味。笑容立刻爬上了尤郁的脸颊。他端过火夫新端来的碟子,又倒了一半羊肉给侯思南。

“好吃就多吃点,你最近瘦了不少。”

侯思南点点头,也朝他一笑。二人虽未做出什么暧昧的行为,但在场的大老爷们都是经历过的年纪,看他俩小青年,眉来眼去,贴面耳语,猪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匆匆咽下几口酒,几个将军抓着羊腿,出了大帐。

军帐内只剩下侯思南和尤郁二人。侯思南立刻拿出袖子里的奏本,正想跟尤郁说话,一回头,尤郁却扑过来。天翻地覆之间,自己躺倒在草席上,一身酒气的尤郁压在自己身上,头埋在脖子里,腮处的胡茬蛰得人痒。

“你好香啊……像小羊羔……”尤郁醉笑,抬起身体,去抽侯思南的腰带。

侯思南只能丢掉奏本去抓他的手,“现在还是白天。你别……他们才刚出去,说不定都还在外面……”

“别理他们,他们想看,就让他们看好了。我的思南这么媚,他们看得到,吃不着,馋死他们,呵呵呵呵……”尤郁干脆把手伸进侯思南长衫下摆,要扒他的裤子。侯思南极力推阻尤郁亲向自己的嘴,最终喘着气将奏本挡在了自己和他之间。

“唉……”尤郁作罢,翻身坐起,轻佻地拿过侯思南手中的黄本子,“又来一本?你不累吗?”随便翻了翻。

侯思南见他翻弄,很高兴地模样,一边整理衣衫,一边兴致勃勃道:

“停战对西国也是有很大好处的,请王爷您抽空看一看。您前几次跟我说的问题,我也已经研究过了,做了修改。请您务必转呈贵国陛下。我也已将相同的奏本,托我国官员转呈圣上。希望两国再次在休战上达成共识。”

尤郁看向侯思南,见他双眸明媚,眼神期盼,随即搂过他道:

“看,一定看,你给的,我能不看吗?”扑倒他,又玩了一回。

事毕,侯思南困倦,昏睡过去。尤郁轻轻起身,捡起掉在一旁的黄色奏本,走进内帐,拉开一个不起眼的抽屉,将奏本丢了进去,落锁。

抽屉里头,已经层层叠叠放满了五颜六色的奏本,都是北国封面的。右下角,盖着侯思南的私印。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