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第48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 48 章

第二日,军队拔营前往鲁镇。

离开前,尤郁特意小声问过侯思南,“你身体怎么样?骑马吃得消吗?要不要坐车?”

侯思南微微笑,摇摇头,牵着钱智去马厩取他的白马,举手投足很是低调。尤郁很中意,恋恋不舍地目送他俩的背影离开,才朝反方向走去。

侯思南牵了马,却不见了钱智。军营里到处都是军人在搬东西,问谁,都没看见。侯思南只好拴好马去寻,结果在马厩后面的小树林里,发现了坐在树根处的钱智。

“你在这里干什么?我找了你好久。怎么又乱跑?”

钱智并不回答他,闭着眼睛,皱着眉,背靠大树斜,裤子上全是泥。侯思南蹲下去,想给他拍,却被他抓住手腕,起眼看他,只见他满额冷汗,目光凄楚,“先生,我可能快要死了。”

“胡说什么!我最讨厌听见这个字!”

钱智微微有些发愣,因为印象中,他从未见过侯思南为什么事动怒。今番,他还是第一次责骂自己。

侯思南道:“你又到处蹭,裤子上都是泥巴。快站起身,我给你抖抖。你要是怕我责怪你弄脏裤子才说这些,就真该打了。”

钱智苦笑还没上脸,人就瘪了,歪着身子往地上栽,被侯思南眼明手快的扶住,抱在怀里,“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我去找军医。”

钱智见他神情焦虑,竟比他自个儿生病时更为紧张,心中似有一道暖流淌过前年寒冰封住的心房。他眼角流着泪,拉住侯思南欲起身的袖子,“先生不必麻烦了。弟子心里有数。这病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过一会儿便会好的。我们晚些走行不行?”

侯思南掏出手绢擦拭他的额头,抱着他坐在树下,取下披风盖在他身上。钱智抽泣了一会儿,渐渐平静下来,眼角的泪,被侯思南一点一点地擦掉了。阴凉的山风,刮动树叶,投下星星零零的阳光斑点。虽然有些冷,侯思南的怀抱,却很温暖,有家的感觉,有亲人的味道。

钱智居然就这么睡着了。再醒来时,身边有人压低声音小声说话。钱智仔细聆听,并不睁眼。

一老者道:“这孩子的病,难治啊……”

侯思南的声音:“陆大人,有什么您不妨直说。”

陆军医道:“侯译官,我实话告诉你。这孩子,小时候可能被重物撞击过脑部,留下了血块。有些血块,会随着时间流逝逐渐变小。可要是血块压着血管,久而久之,会跟血管长到一起去。总而言之,他的脑子里,长了颗瘤。”

“瘤?这么严重?难怪他晚上常常睡到一半就叫头疼。”侯思南停了停,“有什么法子医么?”

陆军医道:“有倒是有。不过药非常难弄。价值也不菲。据我所知,现天下只有东海有治颅内之症的药。东国使节每回出使其余三国,都将此药当仙丹赠与诸国国君。我们西国的皇宫内,那药也不会超过十颗。恕我直言,侯译官,这孩子与您萍水相逢,您何必呢?要收养,这战火纷飞的年岁,哪天都可以在大街上,捡好几十来个这样的娃娃。”

侯思南这次,很久没有说话。钱智在内心冷笑,却忽然感觉侯思南抱他的手臂收紧了些,又听他道:

“我与这孩子有缘。既收他为徒,自然尽力救他。陆大夫,多谢您跑这一趟,恕在下不远送。等他醒来,我再跟上队伍。”

老者客套了几句,脚步声渐远。侯思南拉了拉钱智胸口的披风,喃喃道:

“唉……没想到你也是一个苦命的娃。老天真不公平。我好不容易捡了个儿子,居然也跟我一样,是个短命的。莫不是被我克了?”

钱智本有些忧伤,听闻此处,忍住想笑的冲动,慢慢睁开眼睛,假装刚睡醒的惺忪模样,打了个哈欠。

侯思南温柔地笑:“刚才大夫来看过你了。你睡得跟头小猪似的,若把你装进口袋,拿去卖了,你都不知道。”

钱智眼眸里含着笑,天真道:“大夫说了啥?”

侯思南扶他坐正,揉了揉被他压麻的手臂,摸他头道:

“大夫说,你的病,能治好。等这场战争结束了,为师带你去东海。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定能将这病根除了!”

那一瞬,起风了。树叶从他俩身后的树林飞出,卷向狼烟滚滚的军营。山丘下热火朝天的景象,丝毫没有冲淡钱智此刻内心的宁静。

他长这么大,第一次笑出发自内心的愉悦心情,伸出小拇指,勾住侯思南的,“好,我们一言为定。老师你答应了弟子,不可以反悔哦。”

“绝不反悔。”

“那你要是反悔呢?”

“嗯……那为师就任凭你差遣一天,怎么样?”

“才一天啊?先生是小气鬼!”

…… ……

……

被权利和金钱包围的人们,往往被无休止的欲望诱惑,驱使自己出卖灵魂给魔鬼,换取更多的利益,但他们最终却失去了唯独不能用这些买到的东西——真情与人心。

钱智和侯思南离开树林前,钱智取下了火枪上,将绣有东海龙王图腾的穗子,挂在树干上,里头夹着写满东国字的纸条,希望寻觅而来的忍能够看到……

尤郁还是为侯思南准备了马车。带有草席车帘的四驱马车。

这样的马车出现在军人队伍中,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里头乘坐之人,是将军或更大军衔的将领的家眷。

侯思南低头看看脸色还有几分苍白的钱智,终是没有拒绝尤郁的好意,抱着钱智,坐了上去,放下车帘,挡住别人投向车内的目光。

钱智却道:“放帘子做什么?此地无银三百两么?别人怎么看你,那是别人的事。嘴巴长在别人身上,说什么,做什么,还不是由着他?你做得再好,也避免不了别人在背后说你。干脆率性而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侯思南微愣,随即笑出酒窝,轻捏捏他的脸。

“扭我作甚?”钱智腮帮子鼓得像包子,一把打开侯思南的手。

侯思南道:“我们虽然不能左右别人的思想,但可以尽量给人留下好印象。人有流芳百世,也有遗臭万年。谁也不想百年以后,被人指着墓碑骂,不是吗?”

钱智躺下,头枕在侯思南腿上,“我死都死了,又不知道,谁想骂就骂呗。反正我又听不见。”

侯思南笑出声音,摸着他的发,摇了摇头,“学生你歪理一大堆,为师难教啊……”

正说笑间,马车停了下来。车外人声鼎沸。

“是不是到了?”钱智懒洋洋道。

“我去看看。”

侯思南掀开车帘,这一看,僵硬在车门口,嘴唇抖动,久久说不出话来。

钱智在座位上滚了两圈,见侯思南呆跪在马车门处,既不说话,也不动,好奇之下,也跑过去,头从侯思南的大袖子下钻出去,抬眼一瞧。

视线所及之处,宛若人间炼狱,怵目惊心。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日,军队拔营前往鲁镇。

离开前,尤郁特意小声问过侯思南,“你身体怎么样?骑马吃得消吗?要不要坐车?”

侯思南微微笑,摇摇头,牵着钱智去马厩取他的白马,举手投足很是低调。尤郁很中意,恋恋不舍地目送他俩的背影离开,才朝反方向走去。

侯思南牵了马,却不见了钱智。军营里到处都是军人在搬东西,问谁,都没看见。侯思南只好拴好马去寻,结果在马厩后面的小树林里,发现了坐在树根处的钱智。

“你在这里干什么?我找了你好久。怎么又乱跑?”

钱智并不回答他,闭着眼睛,皱着眉,背靠大树斜,裤子上全是泥。侯思南蹲下去,想给他拍,却被他抓住手腕,起眼看他,只见他满额冷汗,目光凄楚,“先生,我可能快要死了。”

“胡说什么!我最讨厌听见这个字!”

钱智微微有些发愣,因为印象中,他从未见过侯思南为什么事动怒。今番,他还是第一次责骂自己。

侯思南道:“你又到处蹭,裤子上都是泥巴。快站起身,我给你抖抖。你要是怕我责怪你弄脏裤子才说这些,就真该打了。”

钱智苦笑还没上脸,人就瘪了,歪着身子往地上栽,被侯思南眼明手快的扶住,抱在怀里,“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我去找军医。”

钱智见他神情焦虑,竟比他自个儿生病时更为紧张,心中似有一道暖流淌过前年寒冰封住的心房。他眼角流着泪,拉住侯思南欲起身的袖子,“先生不必麻烦了。弟子心里有数。这病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过一会儿便会好的。我们晚些走行不行?”

侯思南掏出手绢擦拭他的额头,抱着他坐在树下,取下披风盖在他身上。钱智抽泣了一会儿,渐渐平静下来,眼角的泪,被侯思南一点一点地擦掉了。阴凉的山风,刮动树叶,投下星星零零的阳光斑点。虽然有些冷,侯思南的怀抱,却很温暖,有家的感觉,有亲人的味道。

钱智居然就这么睡着了。再醒来时,身边有人压低声音小声说话。钱智仔细聆听,并不睁眼。

一老者道:“这孩子的病,难治啊……”

侯思南的声音:“陆大人,有什么您不妨直说。”

陆军医道:“侯译官,我实话告诉你。这孩子,小时候可能被重物撞击过脑部,留下了血块。有些血块,会随着时间流逝逐渐变小。可要是血块压着血管,久而久之,会跟血管长到一起去。总而言之,他的脑子里,长了颗瘤。”

“瘤?这么严重?难怪他晚上常常睡到一半就叫头疼。”侯思南停了停,“有什么法子医么?”

陆军医道:“有倒是有。不过药非常难弄。价值也不菲。据我所知,现天下只有东海有治颅内之症的药。东国使节每回出使其余三国,都将此药当仙丹赠与诸国国君。我们西国的皇宫内,那药也不会超过十颗。恕我直言,侯译官,这孩子与您萍水相逢,您何必呢?要收养,这战火纷飞的年岁,哪天都可以在大街上,捡好几十来个这样的娃娃。”

侯思南这次,很久没有说话。钱智在内心冷笑,却忽然感觉侯思南抱他的手臂收紧了些,又听他道:

“我与这孩子有缘。既收他为徒,自然尽力救他。陆大夫,多谢您跑这一趟,恕在下不远送。等他醒来,我再跟上队伍。”

老者客套了几句,脚步声渐远。侯思南拉了拉钱智胸口的披风,喃喃道:

“唉……没想到你也是一个苦命的娃。老天真不公平。我好不容易捡了个儿子,居然也跟我一样,是个短命的。莫不是被我克了?”

钱智本有些忧伤,听闻此处,忍住想笑的冲动,慢慢睁开眼睛,假装刚睡醒的惺忪模样,打了个哈欠。

侯思南温柔地笑:“刚才大夫来看过你了。你睡得跟头小猪似的,若把你装进口袋,拿去卖了,你都不知道。”

钱智眼眸里含着笑,天真道:“大夫说了啥?”

侯思南扶他坐正,揉了揉被他压麻的手臂,摸他头道:

“大夫说,你的病,能治好。等这场战争结束了,为师带你去东海。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定能将这病根除了!”

那一瞬,起风了。树叶从他俩身后的树林飞出,卷向狼烟滚滚的军营。山丘下热火朝天的景象,丝毫没有冲淡钱智此刻内心的宁静。

他长这么大,第一次笑出发自内心的愉悦心情,伸出小拇指,勾住侯思南的,“好,我们一言为定。老师你答应了弟子,不可以反悔哦。”

“绝不反悔。”

“那你要是反悔呢?”

“嗯……那为师就任凭你差遣一天,怎么样?”

“才一天啊?先生是小气鬼!”

…… ……

……

被权利和金钱包围的人们,往往被无休止的欲望诱惑,驱使自己出卖灵魂给魔鬼,换取更多的利益,但他们最终却失去了唯独不能用这些买到的东西——真情与人心。

钱智和侯思南离开树林前,钱智取下了火枪上,将绣有东海龙王图腾的穗子,挂在树干上,里头夹着写满东国字的纸条,希望寻觅而来的忍能够看到……

尤郁还是为侯思南准备了马车。带有草席车帘的四驱马车。

这样的马车出现在军人队伍中,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里头乘坐之人,是将军或更大军衔的将领的家眷。

侯思南低头看看脸色还有几分苍白的钱智,终是没有拒绝尤郁的好意,抱着钱智,坐了上去,放下车帘,挡住别人投向车内的目光。

钱智却道:“放帘子做什么?此地无银三百两么?别人怎么看你,那是别人的事。嘴巴长在别人身上,说什么,做什么,还不是由着他?你做得再好,也避免不了别人在背后说你。干脆率性而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侯思南微愣,随即笑出酒窝,轻捏捏他的脸。

“扭我作甚?”钱智腮帮子鼓得像包子,一把打开侯思南的手。

侯思南道:“我们虽然不能左右别人的思想,但可以尽量给人留下好印象。人有流芳百世,也有遗臭万年。谁也不想百年以后,被人指着墓碑骂,不是吗?”

钱智躺下,头枕在侯思南腿上,“我死都死了,又不知道,谁想骂就骂呗。反正我又听不见。”

侯思南笑出声音,摸着他的发,摇了摇头,“学生你歪理一大堆,为师难教啊……”

正说笑间,马车停了下来。车外人声鼎沸。

“是不是到了?”钱智懒洋洋道。

“我去看看。”

侯思南掀开车帘,这一看,僵硬在车门口,嘴唇抖动,久久说不出话来。

钱智在座位上滚了两圈,见侯思南呆跪在马车门处,既不说话,也不动,好奇之下,也跑过去,头从侯思南的大袖子下钻出去,抬眼一瞧。

视线所及之处,宛若人间炼狱,怵目惊心。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