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暗黑佣兵

第三十章 金色狼王

收藏书签 字体:16+-

扫帚星,径直的走向狂奔而来的蚁王,经过掉在地上的枪时,用脚尖轻轻的挑起,伸出右手一把抓住。

“哇,好帅啊。”我大声的称赞,然后又听到有人掉了下来。

扫帚星单手拖枪,枪尖倾倾的插进了土里,双目紧紧的盯着快速奔驶中的蚁王左侧,寻找着它的破绽,蚁王庞大的身躯离扫帚星只有数步了,扫帚星大喝一声,双手执枪,身体开始急速旋转起来,带动着银枪在如水的月光下贴着蚁王左侧死角,与它的身体错身而过。

“砰”的发出了一声巨响,扫帚星舞动着的银枪狠狠的砸在蚁王的左前肢关节处,蚁王发出一声惨叫,身体失去了平衡,翻倒在地上,庞大的身体划过数十米远的距离,撞断了一棵齐腰粗的大树后,才停了下来,巨大的冲击力把地上厚厚的贪食蚁的尸体冲散在到天空上,辟啦叭啦的雨点一样掉了下来。

“哎哟,***,打着我的脑门了。”我摸了摸被打肿的头自语。

扫帚星将手中的银枪舞了个枪花后,把枪横握在胸前,对着蚁王大吼一声,突起的獠牙在月光下闪着银光。

“来啊,你这个丑八怪,你的腿是不是瘸了?过来啊,你不是想把我钳成两段吗?过来啊。”扫帚星恶毒的对蚁王进行着人身攻击。

“上啊,笨蛋,他是个纸老虎,别怕他,拜托你干掉他,这样我就可以省下一个月的佣金了。”我给蚁王加油。

“团长,你是那伙的啊?怎么给蚁王加油啊。”大侃不满的对我嚷。

“大侃你懂个屁,我这是激起蚁王的斗志,扫帚星只有通过生死搏斗才能有进步,你想不想下去?”我开导大侃。

“不,我可不想被这个大怪物钳成两段,团长你说星哥他能打过它吗?”大侃看见蚁王跟扫帚星又打在了一起,不由担心的问。

“我说能行,有没有打赌的,我出十个金币赌扫帚星胜,有没有?”我利用这一难道的机会开了赌局。

“团长,你就别召人恨了,扫帚星在下面拼命,我们在开赌局不好吧,我出二十个金币赌扫帚星败。”莫里克阴奉阳违的押了二十个金币。

“我出十个金币押扫帚星胜。”黑鹰把靴子从脚上扒下来,倒出几个金币后对我大喊。

“我押二十个金币,赌扫帚星被打败,哎哟扫帚星被撞飞了,我再押三十个金币。”拉里兴奋的对我嚷。

“你们真是一群垃圾,没有一点羞耻心吗?多多我们出二十个金币押扫帚星胜好不好?太好了,你答应了。”云高兴的叫了起来。

“还有没有押的?喂,村长,你们不押吗?机会难得啊。”我远远的对村长喊。

村长哭丧着脸说:“我不是不想押,可我没带钱啊,能不能赊着啊。”

“行啊,你压多少?”我高兴起来。

一会功夫,大家在树上开起了赌局,连后补成员也开始用自己下个月的佣金赌起来,那边多龙,多虎和多豹也跃跃欲试了。

下面在拼命的扫帚星差点背过气去,心想:自己就算不被蚁王打死,也会被这群家伙气死了。这一分心不要紧,脚下慢了半步,又被蚁王用它肥大的屁股给撞了出去。

“我再押二十个,大家快看,扫帚星又被打出去了,呀又站起来了,我再拿回十个金币。”拉里十分认真的分析着现场发生的一切。

气的扫帚星捡起一块石头就朝着拉里扔了过去。

“哎哟,是谁打我?你给我站出来。”拉里摸着自己的屁股大喊。

“是我,怎么?不服,你下来。”扫帚星头也不回的对他嚷。

“操,扫帚星是你啊,没事,打的好。蚁王加油,蚁王加油。”拉里开始为蚁王加油助威。

扫帚星在又一次被撞出去后,开始围着蚁王转圈,利用蚁王身体庞大,转圈困难的弱点,疯狂的进攻蚁王瞎了一只眼的左侧死角。

“星哥加油,星哥加油……”后补成员大部分都押了扫帚星胜,一起为他加油,把拉里的声音压了下去。

蚁王用一只独眼盯着围着它转的扫帚星,左侧的前肢关节,已经彻底的被扫帚星打断了,行动也越来越不便,左眼的剧痛仍在,现在又瘸了前肢,眼前全是蚁兵的尸体,又急又怒,恨不得一下子把扫帚星撞死,嘴里发出了令人恐惧的丝丝声。

扫帚星和蚁王这样僵持着,突然蚁王又一次发动了攻击,这次他没有径直向扫帚星冲了过去,而是以它自己的整个身体为武器,跳跃到空中,整个向扫帚星砸了过去。

“我靠,这也行。”我惊叫了一声。

扫帚星在蚁王身体离开地面时,也发动了攻击,他没有正面冲向空中的蚁王,而是利用他惊人的弹跳力飞跃到蚁王的左后侧,将手中的银枪点向蚁王的另一个关节处。

蚁王显然有了防备,将它肥大的腹部甩向左侧,猛击扫帚星。

扫帚星看见蚁王那硕大的屁股过来了,就停止了手上的进攻,将身体往后倒去。

“呼”的一声,蚁王的腹部没有扫中扫帚星,还被扫帚星倾立着的枪划了一道口子,绿色的体液飞溅出来,粘了扫帚星一身。

蚁王再次发出一声惨叫,发了疯的向扫帚星进攻,对扫帚星的攻击躲也不躲,用它的双锷,用它的身体,用它的肢体,还向扫帚星吐口水,反正能用的一切手段都用上了。

扫帚星在蚁王窜蹦跳跃,一不小心被蚁王吐出的口水溅了一身。

“操,你个丑八怪,不守游戏规则,乱吐口水,我让你吐,我再让你吐。”扫帚星用他手中的银枪挑起地上土块,蚁尸就往蚁王的嘴里乱扔。

“丝,丝。”蚁王拼命的向外吐着被扫帚星扔过来的那些垃圾。

地上早已经开始融化的冰雪,把地上的土壤打的湿湿的,没有扔进蚁王嘴里的就粘满了蚁王的头部,连唯一的右眼上也是斑斑点点的,极大的影响了它的视力,已经不能很好的捕捉到扫帚星的身影了。

“对,就这么干,把泥巴,往它眼上弄,哎呀,地上好象没水了,要不要我帮你弄点水。”我大声的称赞扫帚星。

“要啊,快点。”扫帚星也着急了。

“可是我现在还没有尿啊。”我刚说完就听见有人掉了下去。

“我这还有一瓶酒,你要不要?要啊,那这算借了,到时要还十瓶酒的,不行现在还不能扔,你的给我写个合同,万一你变挂了,我找谁去?”黑鹰摸出身上的酒瓶对扫帚星大声的嚷嚷。

扫帚星

“对啊,给你。”黑鹰琢磨过味来,把手中的酒瓶扔了过去。

扫帚星跳了起来,一是接空中的酒瓶,二是躲开扑上来的蚁王。

“用火系的魔法把酒点了烧它的眼睛。”我好心的提醒扫帚星。

“蚁王小心了,他们要把你点天灯了,快躲开。”莫里克和拉里见大家都帮扫帚星,慌了手脚,出声提醒敌人。

他们的话把多多气的够呛,用力把手里的双手大剑朝他们俩扔了过去。

“哎呀,我的妈呀,多多你想谋财害命,还是想谋杀亲夫啊。”莫里克伸手把剑接住了,对多多大声说。

多多俏脸一红,大声回敬莫里克:“呸,你去死吧,你叫我妈也没用,我可没有你这样的儿子。”

树上的混混佣兵团成员都开始笑了起来,平时莫里克就喜欢对多多纠缠不放,一有空就穷追不舍,多多对他不是打就是骂,大家都对此都习已为常了,现在虽然下面是生死相搏,可树上却是儿女情长。

扫帚星扭开瓶盖,往自己嘴里猛灌了一口,然后喷了出去,在蚁王身体前面开成了一团酒雾,把蚁王的头部全部笼罩了进去,蚁王的嘴上,眼上,触角上还有头前部的巨大双锷上全部都粘满了细碎的酒珠,一个火球出现在扫帚星的左手里,左手一挥就朝蚁王扔了过去,火球在遇上酒雾时,猛烈的燃烧起来,把蚁王烧的惨嚎不已。

蚁王受痛向前冲了出去,扫帚星早已

“快点干掉它。”树上的人见蚁王被困住了,催促扫帚星。

扫帚星大喝一声,执枪就往蚁王的右眼点去,这一击扫帚星用了全力,银枪的枪尖一点寒芒闪过,就深深的刺入了蚁王的右眼,顺势将手中的银枪一绞,把蚁王的右眼也废掉了。

拉里一声惨嚎,大叫:“完了我的金币啊。”

蚁王在发出一声凄惨的悲鸣后,用力把头部一甩,一声沉闷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战场,硬生生把深陷在树干中的双锷拔了出来,带起漫天飞舞的木屑。

蚁王不断的惨嚎声让在场的每个人都不寒而颤,失明了的蚁王无法用视力发现扫帚星,只能靠头部上的触角来感觉扫帚星的位置。

扫帚星面对失了明的蚁王有些得意了,他不停的舞动着手中的银枪,换来了混混佣兵团如潮般的喝采声,扫帚星脸上的显出了开战以来的最灿烂的笑容。

“得意个屁,快把它干掉,难道不知道受了伤的动物是最可怕的吗?”我催促扫帚星。

扫帚星无奈的停止了手中的动作,重新面对蚁王。

蚁王的触角不停的摆动着,它已经探测到了扫帚星的位置,对着扫帚星的方向,吐了一大口的口水,扫帚星见蚁王又开始吐口水,咒骂了一声,跳往一边。

就在扫帚星跳起后,蚁王发动了突然的进攻,身体飞快的朝扫帚星的落地扑了过去,此时的扫帚星力气已经用老了,无法再改变移动的方向,见蚁王巨大的双锷又过来了,只好把手中的银枪当箭一样抛了出去,身体借助抛射银枪时的后挫力,勉力向后移了一点,银枪如期的命中了蚁王的头部的一只触角,把它从根部斩断,可这并没有阻碍蚁王的前进,蚁王庞大的身体,冲撞上了扫帚星,把扫帚星撞的飞向后方。

“砰”的一声,扫帚星的身体击中了一棵直径两米的粗大树木,巨大的冲击力把扫帚星深深的镶嵌在了树干上。

“快爬出来来,扫帚星。”在场的人见情形危急,对着还在晕糊糊的扫帚星大喊,连莫里克和拉里两个也不例外。

扫帚星,从短暂的眩晕中醒了过来,他想从树干中挣脱出来,只是手脚全都被树干死死的卡住了。

“笨蛋,你不会用火系的魔法烧一烧啊,巴迪你想干什么?谁也别想帮他,让他自己来,扫帚星只要再加把劲就行了。”我见扫帚星挣扎不出来,就指点他。

蚁王并没有给扫帚星足够的时间从树干中挣脱出来,就冲了上去,它张开巨大的双锷,连人带树一起夹住,锋利的双锷深深的陷入了树干中,蚁王感觉无法将树干钳断,就开始疯狂的摆动起来,双锷上突起的巨齿如同一把把小刀一样飞快的磨损着树木,轰的一声,这棵大树在蚁王疯狂的破坏下终于断成了两截,扫帚星也重新落入了蚁王的双锷中。

扫帚星伸出双手,用力把蚁王的双锷抵住,想用自己的力量把它扳开,可怎么使劲也扳不动,如同蜻蜓撼树一般不动分毫。

蚁王在重新钳住扫帚星后,把扫帚星伸向空中,耀武扬威的在众人面前显示自己的力量,嘴里还发出了得意的丝丝声,尽管他不能看见大家惊恐的神情,可是从人们惊呼的声音里它感觉到人们的恐惧,这给它带来了极大的满足感。

蚁王双锷上锋利的尖齿刺破了扫帚星的身体,鲜血不断的渗出了扫帚星的体外,他见自己无法扳开蚁王的双锷,就开始使用开始各种攻击性的魔法不断地对着蚁王的头进行攻击。

被魔法攻击的蚁王愤怒的摆动着它的巨大的头部,把扫帚星晃的晕头转向。

多龙他四个见此情况立即跳了下来,想冲过去帮忙,被我大声警告,让他们待在那,谁也别过去。

我见这样下去,早晚扫帚星会被蚁王折磨的玩完了,就从树上跳了下来,捡起地上扫帚星的枪,我并没有马上去救扫帚星,我抚摸着银色的枪身,在那枪身上浮刻着一条盘旋飞舞的银龙,龙头上两只突起的眼睛在月光下闪着两点寒芒,一种火热的感觉涌上我的心头,枪身上蕴含着巨大的火系魔法能量,只是扫帚星现在的力量还不能把它启动,为他所用,竟然这样,就让我帮你启动它吧。

火元素随着我体内火之心的召唤,开始疯狂的向我的身体聚集过来,我的身体外面开始出现了大量的火元素,在夜幕中,燃烧的火元素掩盖住了天上明亮的月光,远远的望去,如同一个巨大的火焰冲天而起,将整个森林笼罩在红色的光晕中,所有在场的混混佣兵团成员和精灵们也许在今后的一段日子里或许到他们生命终结时,也不会忘记眼前的一幕。

“伟大的火元素,请倾听我的诉说,将你至美,至善,至情,至义的心重新启动这传说中的最绚丽的枪吧。”我大声的祈祷,然后把聚集的火元素注进了银枪中,原本银色的枪身在注入了火元素后,整个枪身开始燃烧起来,发出了耀眼的红色火焰,这红色的火焰仿佛给了枪身上的银龙生命一般,在枪身上盘旋环绕,银龙突起双目突然发出了金色的光芒。

“扫帚星把你的鲜血涂在龙的眼睛上,让它成你生命中忠诚的伙伴,最得力的助手。”我大声的对扫帚星说完后,把手中的燃烧着的枪抛向扫帚星。

枪在空中划过的一道无比绚丽的红色轨迹,飞入了扫帚星的手里。

扫帚星的手掌一接触到枪身时,就感觉到枪身上有一股强大的火系魔法元素,它们在欢快的跳跃着,洋溢着对外界的渴望,对生命的喜悦,执枪的手感到无比的灼热。

“难道这支枪是有生命的?”扫帚星无法理解他的感觉,但这一切已经不容他思考,但右手执枪,用枪尖在自己的左手心上划了一个口子,一滴红色的鲜血滴在了龙的眼睛上。

鲜血滴下去后,没有从枪身上滑落,而是渗入了龙眼里,原本透射着金光的龙眼,突然眨开了,从龙眼里射出万千的金光,把扫帚星和枪身全部笼罩住,天上的月光在此时骤然一亮后变的暗淡无光,庞大的魔法气息从天而降,直扑向扫帚星,金光中的扫帚星承受了来自天空中月亮传来的庞大力量后,发生了异变,身体不仅在迅速的复原,身上的毛发也开始了变化,本来是纯银色的竟然慢慢变成了金黄色的,蚁王双锷上锋利的尖齿被扫帚星的身体抗挤了出来,再也剌不进去,赤红色的双瞳变成了金色的,突起的银色獠牙也变成了金色的。

扫帚星抬起头,望着月亮,发出了震天动地的吼叫,差点把所有旁观者的耳膜震碎。

一股难以形容的威慑力如同一股洪流般向四周扩散,首先无法抵御这股力量的是多龙,多虎,多豹和多多,他们一起跪在地上向魔狼一族王者行下最高的礼节,再就是还钳着扫帚星蚁王,它感觉到自己的猎物竟然在极短的时间内提升了数倍的力量,现在无论自己如何用力也无法刺破猎物的身体,而且从扫帚星身传来的巨大魔法气息让它无法忍受,它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恐惧第一次从它的心里升了起来,还有不少人也无法抵御这股力量,竟然从树上掉了下来。

“这把枪那道就是自古相传的七大神兵中名列第七的炎龙?”精灵村长和几个长老看着扫帚星手中执的枪上盘旋环绕的火龙惊呼。

没有人回答他们,因为谁也没有确切的答案。

(本书在幻剑**,大家可以帮忙过去拍砖。)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