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暗黑佣兵

第四十三章 任务是“帮人搬家”

收藏书签 字体:16+-

“大家都过来吧,去厨房把能吃的东西都拿上来,今天我们不醉不休。”护卫长摆了摆手对士兵们说。

听完了队长的话,士兵们欢腾起来,立即有一个小队长带了十几个人跑向厨房,其他的人则争先恐后的冲了上来,把我和几十个大酒桶围的死死的。

“别挤,别挤,人人有份,看门的那几个兄弟也过来一起喝啊,现在还看什么门呀,队长他们听你的,你发个话啊。”我见还有几个站岗的守卫坚守着岗位,就示意护卫长把他们也叫过来。

护卫长正无奈的看着自己的手下,痛快淋淋的大口喝着酒,心里是无比的难受,听到我的话愣了一下,心想:竟然都喝开了,也不差你们这几个了。招手把那几个看门的士兵也叫了过去,去厨房的十几个人也回来了,两人一组的抬来五六筐各种腌肉和现成的菜肴。

近二百个士兵围坐在酒桶边上,用可以找到的任何容器盛了酒就往自己嘴里灌,酒水顺着他们的嘴角流进了脖子里,咕咚咕咚的喝了一大口后,才舒服的吐出了一口酒气,然后又去盛酒,互相比拼着,欢笑着,热闹非常。

胖老板看着自己好不容易办置的好酒被如此的糟蹋了,心如刀割,脸上露出了不忍的表情,嘴里还不停的嘀咕:“可惜了我那三十年的好酒啊,被一群牛给糟蹋了,这是在饮牛,是饮牛……”

“大家尽情的喝吧,我知道你们在这待了两个月了,早就憋坏了,我这个做队长的也是没用,不能带给你们荣华富贵,也不能让你们升官发财,只有让你们喝酒了。”护卫长的眼里蕴含着眼泪动情的说。

“队长,您这是什么意思,平时您带着我们喝酒吃肉,风流快活,这种生活多好啊,我们可不是当官的料。”一个士兵打了个酒嗝对护卫长说。

“对啊,队长您也来喝啊,这酒果然是好酒,恐怕这是我这辈子喝的最好的酒了。”另一个士兵把一大碗塞进酒桶里又舀了碗酒说。

护卫长情绪激动了起来,也不管身旁的莫里克了,抢过那个士兵手里的大碗,一口气喝了个底朝天,酒水泪水一起打湿了他的前襟。

我见他们都喝的差不多了,就打开了身边的一个酒桶,把早就准备好了的蒙汗药掺到酒里,用手搅匀了,对他们说:“这当然是好酒了,是一位老板收集了好几个月的心血啊,来弟兄们,这一桶才是最好的酒,来来,兄弟们,我给你倒酒,尝尝。”我招呼着给每一个士兵倒酒,看着他们喝下去后才走开,一圈下来之后,一桶酒已经所剩无几。

“你们也喝啊,别在那边站着看啊,这可是难得喝到的好酒啊!”一个小队长发现我们这二十几个人都站在旁边看热闹,就热情的招呼起来。

“不用了,我们只是来送货的而已,还没有资格喝。”我赶忙解释。

“不行,今天你是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小队长突然发起酒疯来。

“这不好吧,城主下了严令,不许我们监守自盗,今天要是喝了,让城主知道后,会让我们去掏粪的。”我为难的对他说。

“哎,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来,喝了这碗,不然你是看不起我了……哎,我头怎么突然这么晕起来了,喂,你怎么长了个猪头啊?”小队长的眼神开始发散,也不知是喝酒喝多了,还是药起作用了,身体不受控制的摇晃起来,“叭”的一声,手里的碗掉在地上摔得粉碎,他自己也一歪倒在地上打起呼噜来。

“哎哟,叫您不要喝这么多么,您看看醉了吧。”我装模作样的抱起他,把他拖到一边,还在他头上打了个大包,谁让你叫我是猪头呢。

喝了有蒙汗药酒的士兵们开始打起了醉拳来,一个个东倒西歪的胡乱出了几拳后,接二连三的摔倒在地上,嘴里还不时的嘟嚷:“好酒,好酒,再来一大碗。”

“哈,哈,全倒了,全倒了,哟,还有一个没倒,团长,要不要我们把他放倒?”小文指着孤零零的站在那发愣的护卫长对我说。

“放什么放,放屁啊,你们过来,用绳子把他们都捆上,手脚都要捆上,别忘了把他们的钱,手饰,值钱的东西全掏出来,下面是打劫时间。”在我的指挥下,大家开始工作起来。

护卫长傻站在哪,也不知如何是好,看着自己的手下,一个个的被敌人捆上,心情沮丧,突然抓起地上的一个酒桶,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一会扑通也倒在地上了,看着他高高鼓起的肚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怀孕三四个月了。

“团长,那个家伙是不是傻了,想晕还不容易,找棵树一撞不就得了,还浪费了一桶酒,真是可惜了。”一个小佣兵踢了踢地上空桶对我说。

“你才傻了呢,他这叫伤心过渡,要用酒来麻醉他稚嫩的心灵。”我撇了护卫长一眼摇了摇头说。

我们依然在营地里紧张的忙碌着,黑鹰已经带着商队赶来了,老远他就闻到了那诱人的酒香,立马屁颠屁颠跑了进来,一看眼前的情景,浑身直打颤,脸色发青,嘴唇轻微的抖动着,差点就流下眼泪了。

“团长,您做了什么?这浪费了多少酒啊,这够我喝多少天的啊,早知道您让我一个人来就把他们搞定了,可惜,可惜啊!”黑鹰受不了如此大的打击,头脑一发热,抱起一只酒桶把头伸进去就大喝特喝起来。

“黑鹰,我忘了告诉你一件事,到底那一桶放了药,我也忘了,还有就是我给你留了好几桶,你看你把肚子喝得跟个大酒瓶似的,待会就没你的份了。”我等黑鹰喝的差不多了,再出言继续打击黑鹰。

黑鹰从酒桶里把他的脑袋伸出来,愤怒的看着我,对着我大喊:“团长,我恨你。”说完就对我开始施展魔法,向我进行攻击。

“哎哟,好你个黑鹰,你个杂碎,你个没人要的,你个瘦鬼,敢攻击我,看我不收拾你,哎哟,又打中了,我躲,我躲,躲不过我就跑。”我被黑鹰缠得没法,只好使出最后一招,跑的远远的。

好一会,黑鹰才消了一点气,在我好言相劝下,还有几桶好酒的贿赂下,他才让我回来。

经过这场争斗,大家算是再次认识到了黑鹰的魔法水平,他使用起低级的魔法根本就不需要念动咒语,一个接着一个施展,而且没有一次是重复的,把我打的无还手之地,有几次还差点被他打倒在地,还好我的动作也不慢,而且皮也比较厚,每次都及时的避过了要害部位,只是屁股暂时还不能坐下来,因为一大块冰裹在上面还没撬下来,就这也让不少人改变了对我的看法,他们第一次用充满了怜悯的目光安慰了我,这让我感到了不少温暖,他们说的话更让我心里有一团火般在燃烧:团长,您还好吧,要不要我们给你升一堆火,烤烤屁股,我们想吃烤猪腿了。

“黑鹰我知道你恨我,恨不得把我吃了,但在吃之前起码让我洗个澡吧,我有几天,不,有一个月没有洗澡了吧,你跑这么远干什么,嘿嘿终于走了,兄弟们快点开工,搜查整个营地,凡是能搬的,能扛的,能牵的,能拆的,能拉的,能拖的都带走,动手吧。”我撅着屁股发布命令,哎,都怪自己平时混的太差了,没有一点人缘,连一个帮忙的人都没有,只好暂时先撅着了。

胖老板围着我转了几圈,啧啧称奇,然后未发一言的摇着头就离开了,惹的我一时回不过味了,只好使用鸭子学步追上了他。

“老板,您到底什么意思?围着我转了两圈。”我拉着他的袖子不满的问他。

“团长,您千万别误会,今天太热了,我只想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冰,想冰镇一下我的啤酒。”老板一脸遗憾的说,说完又看了我屁股一眼,然后再次摇了摇头走了。

没想到我抵挡住了黑鹰无比强大的魔法攻击,却抵挡不住老板的一句话,脑子里一下子空白了,什么也想不起来,只觉得眼前全是星星,然后我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屁股上的冰终于碎成了千百块。

做人做到我这个地步就太没意思了,从我摔倒在地上然后醒过来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分钟时间,没有惊呼声,没有人来扶我,更没有人来看我,我独自一个人静静的躺在那,看着天上偶尔飘过浮云,心中联想翩翩:“你们这群家伙,看我怎么扁你们。”正当沉浸在自娱自乐中时,终于有人来看我了,他还用他温暖湿润的大舌头不断的添我的脸。

“混混牛,别搞乱,你不觉得天上的云很美吗?”我轻轻的把混混牛的大脸推开。

混混牛没有理我,哞的叫了一声,还不断的来添我。

“要死了,向我吐口水,我知道你想喝酒,那边有的是酒,你自己去找好了,别来烦我,我现在心情很不好。”我站了起来,拍了拍混混牛的头指着那边的酒桶对他说。

混混牛死脑筋不开窃,眼里根本没看见那边的酒桶,只是不停的缠着我,还咬我的衣服,用他的尾巴抽我,最后生气了,用他的犄角顶我。

“好了,我服了你,你怎么跟黑鹰一个德性,没有酒就活不了?来,来,过来。”无奈之下,我把混混牛领到酒桶那,把那些酒桶里剩下的酒全倒进有蒙汗药的桶里。

“叫你顶我,看我怎么收拾你,嘿嘿。”我看着混混牛把头伸进桶里喝的不亦乐乎,冷笑着对他说,在做了一件坏事之后,我的心情莫名其妙的好了起来。

“快点干活,我看谁想偷懒,臭屁文,你是在拆帐篷吗?你看你把帐篷拆得只剩下架子了,布哪去了?”我指着帐篷架子对小文说。

“对不起团长,我们第一次拆没有经验,可莫里克和拉里老大他们又不帮忙,说要看俘虏,所以大家决定把它撕开看看。”小文解释。

“结果怎样?”我饶有兴趣的继续问。

“团长,对不起,我们还是不会。”小文为难的回答。

我眨了眨眼,叹了一口气,让他继续研究,又去检查别的了,结果让我大为头痛,他们笨手笨脚的动作破坏了不少能卖出钱的东西,面对如此情景,我真是欲哭无泪。

“老板,老板,您在哪?我想向您借几个人用用。”我开始满营里找胖老板。

在我一番苦求之后,老板终于答应让两个人来帮忙,才解决了眼前的难题,可是完好的帐篷已经只剩下一半了,让我心痛不已。

随着时间的推移,小佣兵和青云他们几精灵的工件效率也越来越高,营地已经被拆的是七零八乱了,到处都杂乱的摆放着不知从哪拆下来的东西,靴子,盔甲,武器,某些私人用品,连没洗的臭袜子也掏了出来,扔在上面,更可气的是还有人把士兵们上厕所用的擦屁股纸也从厕所里搜了出来。

我指着那堆纸,大声对他们说:“这是谁干的,这么缺德,万一士兵们上厕所找不纸到怎么办。”

“我们可以用树叶的。”一个士兵醒过来,以为是那个兄弟没有纸了问怎么办,就出声回答。

佣兵们见有人回答了,都耸了耸肩又各忙各的了。

“白痴,我又没问你,你回答什么。”我捡起一捆纸狠狠的扔在他脸上。

堆在一起的士兵们也已经陆续的醒来了,他们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以为是在梦境中。

“喂,老兄,你们在我梦里干什么?还帮我们整理行李?”一个小队长看了半天后终于发问。

“嘘,我们接到上帝的请求,他知道你们就要离开了,让我们来帮助你们,睡吧,继续睡吧。”我低声在他的耳边说。

“噢,那你帮我谢谢上帝吧,你,你,你的脸怎么有点眼熟啊,我好象在哪见过你?”小队长突然想起来什么,疑惑的问我。

“我,我是天使啊,你难道忘了,昨天我还在你的梦里送给你好多的酒噢,难道你忘了?”我挤出了个笑脸对他说。

“真的吗?我记性不太好,那谢谢你了。”那小队长也真是够笨的了,还没发觉。

“你们是什么人,快放了我们,我们是连云城城主的私人护卫,不然有你们好瞧的。”一个士兵终于清醒了,大声呼喊起来,他的声音把其他的士兵和佣兵都吸引了过来。

“怎么回事,刚才我们不是在喝酒吗?怎么会被绑在这?”士兵们开始拼命的挣扎起来。

“别动了,告诉你们,你们被打劫了,我们是有名的上帝打劫组,专门对付什么城主护卫的。”我开始对他们胡掰起来。

“你是那个送酒的士兵,队长,你在哪?你给大家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一个小队长认出了我。

“兄弟们,对不起是我害了大家,我太自私了,为了自己的性命我出卖了你们,我对不起你们。”护卫长失声痛苦了起来。

“队长,我不相信你会为了自己的性命出卖我们,你一定得给我们一个理由。”那名小队长眼里不受控制的流下眼泪来,他拼命的喊叫着。

“我们上了他们的当,二十多个兄弟全被他们捉住了,他们还逼着我来害你们,是我不对,我不配做你们的队长。”护卫长语无伦次的回答着,他的心早就飞远了。

“不,我不相信,我们的士兵全都是最优秀的战士,没有人能把他们一下子全捉住,我不相信。”那小队长发出了惊恐的吼叫声,其他的士兵也发出了不信任的声音。

“我没骗你们,尽管他们的手段不太光明,可我们确实连反抗的机会也没有,就被捉住了,而且在他们中间,还有‘血红之剑’,你们想我还有周旋的余地吗?”护卫长低下了头,为自己的怯懦感到悲哀。

“不,我们不相信,‘血红之剑’从来没有没有离开过得斯帝国的,他一定是假的。”士兵们不相信。

“很遗憾,你们又错了,我就是你们所说的‘血红之剑’。”莫里克抽出背后的大剑,粉红色的剑身上闪过灼人的光芒。

“告诉过你多少次,不要总是把剑拿出来翩,当心剑上的颜料掉光了,快收起来,对了,就这样,嘿嘿,大家别信他的鬼话,我们是上帝打劫组,可不是什么‘血红之剑’组,放心吧,我们会严格遵守打劫规则的,只求财,不求命,好了,听着,别鬼哭狼嚎了,说实在的你们不也是在这打劫吗?当然表面上你们会有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说什么协助地方军队搞好协同防御,或是这里风景不错,在这野餐之类的理由,还有就是寻找什么失踪了的迷途羔羊,可骨子里跟我们一样,是靠打家劫舍来过日子的,不信?天啊,那为什么蟑螂盗昨天来给你送了一车东西?你们不会不认识他吧,他可是正了巴经的强盗,你们不去跟打拼个你死我活的,却跟他称兄道地,这是为何?”我不理他们失落的神情,无情的打击着他们受伤的心灵。

“不,这一切都是假的,队长,你说话啊。”士兵们依然不能接受实事。

“兄弟们,这一切都是真的,你们都知道城主想调回国都,他为了贿赂朝中的权臣,用光了他自己的钱,但目的还没达到,没办法只好想出了这种方法,昨天来的巴特尔是城主专门找的专业强盗,一般商队经过时,他们会进行抢劫,而我们的任务就是接脏,说什么特殊训练,那都是假的,这一切都是城主的安排,我对不起大家,我不敢把事实告诉你们,因为城主他威胁过我,如果我做了对不起他的事,他会把我们和我们的家人都抓起来,我也是没法才这样做的,请原谅我,我也是不得已的。”护卫长哭诉着。

士兵们听完护卫长的话后沉默了,他们无法想象自己以之为傲的事业的背后竟然隐藏着如此肮脏的交易,眼神里再也没有了先前列队时的激昂,一种茫然的悲伤写入他们的眼里。

“啧,啧,护卫长,您可真让人吃惊,告诉您吧,刚才全是我胡掰的,你们都上当了,不过不是上了我的当,是上了你们城主的当,你们全都是合格的士兵,盲目执行上级的命令是你们发生悲剧主要原因,在这我并不想为我对你们做的事道歉,毕竟我们不是你们国家的人,也没有任何义务来维护你们的法律的尊严,而且如果我们不这么做,伤心的人就有可能是我们了,对于我来说利益才是最现实的,你们也别难过了,其实你们已经很幸运了,因为我刚刚决定不扒你们的衣服了。”看着眼前神情漠然的士兵们,决定做一点好事,把他们的衣服留下了。

“团长,我们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太缺德了。”大侃他们没见过这种场面,心虚起来。

“不,缺德的不是我,自始之终我都没动一个手指头,全是你们做的,你们看看营地被你们搞成了什么样?嘿嘿。”我又开始得意起来,对于我来说,做一件坏事比做一件好事快乐的多了。

大侃他们这回傻眼了,看了看一直站在一旁看热闹的黑鹰,莫里克,和扫帚星他们,知道自己又成了替罪的小羊了。

(本书在幻剑**,大家可以帮忙过去拍砖。)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