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仙府种田

第17章 围困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17章 围困

叶凌迎着清风皓月,施展御风术,冲入了浩瀚星空之下的旷野!只为追逐一只奇异的小灵貂!

灵貂的奔行甚速,叶凌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了练气中期的气息,加快了速度,奋力追逐。

良久,叶凌与小灵貂的距离越来越远,眼看小灵貂的白影儿化作一个白点,消失在他的视野,是无论如何也追不上了。

叶凌不甘心的叹了一口气,不经意间的回头,赫然瞧见身后的广阔原野,如霜的月光下,分明立着一个女子的倩影!

倩影窈窕而又雅致,令叶凌不由得砰然心动。

“谁?”

离着很远,但叶凌却越看越觉得熟悉,暗道:“这大半夜的,长溪原野到处是妖兽出没,哪里来的女子?莫非是紫珊来了?要不然身影不会这么熟悉。”

叶凌带着满心的好奇,纵起御风术,向那女子的倩影飞掠而去!

月夜下的女子同样看到了叶凌奔来,急急的抽身就走!

等追到相距两百丈远,叶凌在月色下看不清对方的衣裙之色,但隐约可以望见这女子的倩影修长,身段高挑婀娜,不禁喃喃叹道:“紫珊娇小玲珑,温柔可爱,这个明显不是!该不会是素琴吧?”

想到这里,叶凌突然不追了!赶忙收敛了练气四层的神识气息,仿佛什么都没有看见、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踏着月色信步而回。

前面的女子跑了好一阵子,回眸见叶凌并没有追来,十分好奇,索性俏立在月光下,背对着叶凌,静静的等着。

叶凌走到近前,目光一凝,一看熟悉的身段、裙摆、耳坠儿,果然是素琴!叶凌不禁头皮有些发麻,但保持神色自若还是可以的,不动声色的绕了过去。

素琴见他根本不作理会,微微一怔,心中有气,叫道:“喂!你是死人吗?”

叶凌停住脚步,冷冷的道:“是你?大半夜的,跟我来旷野荒郊做甚?”

素琴一呆,正要问他话呢,谁知被他直接了当的反问住了,没好气的答道:

“我刚要休息,就听到你们那边帐篷有挑帘栊的声音,以为出了什么事情。谁知出来一看,瞧见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从帐篷里钻出来,往原野上跑,十分奇怪,于是就追了下来。”

“哦!原来如此,看来你是把我当做何景升了,怪不得。”

“你什么意思?”素琴秀眉微蹙,瞪了叶凌一眼。

叶凌也恨她好奇心太重,大半夜的不睡觉,一路跟踪自己,都被她看在眼里了,同样没好气道:

“我是个穷光蛋,不及何景升出身名门,更不如他器宇轩昂,英俊不凡。若非你认错了人,又怎会眼巴巴的追我而来?我还不解何故呢。”

素琴脸上一红,啐道:“胡说!小心掌嘴。哼!你半夜溜出来发什么疯?”

叶凌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这个平日里沉着俏脸、冷若冰霜的女子,居然也会脸红。不过看情形素琴似乎没有发觉到小灵貂的踪迹,叶凌也不打算告诉她,淡淡的道:

“我出来踏月赏花,关你何事?反倒是你把我狠狠的吓了一跳,远远的望着仿佛是月宫仙子,再恍惚着一瞧,以为是谁家的美女?谁知等追到近前,居然是你!”

素琴开始还听着挺美,又是仙子又是美女的,哪知他话锋一转,口气好像很不屑的样子,素琴不由得咬着朱唇努力克制,冷哼一声,气呼呼的拂袖而走。

两人各自心怀鬼胎,一前一后的保持着距离,默默无言的往回返。

呜~

悠长而苍凉的狼嚎声,划破了宁静的夜空。

素琴激灵灵打个冷颤,加紧了几步,赶上叶凌,埋怨道:“都怪你!半夜上原野来鬼哭狼嚎的,都把妖狼招来了!”

“我乐意!你管的着吗?谁让你跟来的?”

叶凌冷冰冰的一句话,把素琴气的发怔。

“你!”

素琴正要发作,忽见月夜下闪烁着数不清的幽幽绿光,星星点点,围拢了两人。

妖狼群!

素琴的心无限下沉,把叶凌恨透了,慌忙从储物袋拍出十几张一阶寒冰符,冰灵梭在手!又接连的打了几道传音符,知会营地帐篷的何景升等人。

叶凌没有素琴那么惊慌失措,手移向了储物袋,镇定的环望四周。

只见百余丈开外,尽是一阶妖狼!尤其是其中有一头体型格外大的妖狼,体壮如牛,狼眼不同于普通一阶妖狼,闪烁的是妖异的血红之芒!

“一阶妖狼王!实力堪比修士的练气三层巅峰!妖狼王如此血红妖异的火眼,应该是得天独厚的本能,比修士的灵目术强悍多了!只怕我用二阶极品水隐符,也未必管用,更何况身边还有个素琴,她用一阶水隐符绝对逃不过妖狼王的火眼。另外,妖狼王周围的一大群妖狼也不是做摆设的,再加上妖狼生性凶狠、十分记仇。我还是想办法杀尽它们,以除后患!用灵符有些浪费,只有祭出极品齿叶藤种子,不仅威力强大,而且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叶凌神色变的前所未有的凝重,即便是踏入练气中期的境界,被这么一大群一阶妖狼包围,也是件极危险的事情!叶凌从储物袋拍一大袋二阶极品齿叶藤种子,另一只手扣好了二阶极品神行符,但等到他目光转向身边的素琴时,心中惟有苦笑:

“有女人在身边真是麻烦!以我的御风术,加上神行符,再加上齿叶藤种子的缠绕术,冲出去应该没有问题!只可惜如今多了个素琴,带她一起走难上加难,但无论如何,也不能丢下她不管。”

叶凌思前想后,索性也不冲了,拍出一阶极品阵旗,支起阵法,放满灵石,一言不发的拉了素琴,盘膝坐到阵中,谋划着诛杀大群妖狼的计策。

素琴见他带着阵旗,暗暗庆幸,对叶凌的恨意稍减,听着外面此起彼伏的狼嚎声,紧紧攥着一阶寒冰符,警惕的望着阵法光幕外的一切。

过了半晌,竟然没有一头妖狼近前,连那头体型硕大的妖狼王,始终离着他们有百余丈远,仿佛对他们十分忌惮!

素琴被妖狼群盯着有些发毛,忍不住开口问道:“叶凌,妖狼为什么只围着,不上前来?似乎很怕我们哩!难道是咱们上回用灵符轰杀,打怕它们了?”

叶凌早已察觉到了这一点,这时他早已收敛了身上练气四层的气息,按理来说一阶妖狼们不会害怕的,叶凌沉吟道:

“怎么可能!妖狼本性凶残,又十分记仇,万万没有围而不攻的道理,除非是有别的缘故!妖狼们到底在忌惮着什么?”

忽然间,叶凌脑海中电光石火般的闪过一个念头。

“煞气!对了!妖狼忌惮的,一定是我身上的煞气!这些天杀戮同阶妖兽太多,使得我周身上下,自然而然的带上煞气,即便极力收敛,也没有用处。小队中何景升他们早已经见怪不怪了。更何况妖狼的嗅觉、知觉,比修士更甚!更能极快的察觉到危险的气息。”

叶凌在长溪原野上杀妖遍野,周身上下充满了无形的煞气!这股煞气,何景升、素琴等人看惯了也不觉得怎样。但对于生长在长溪原野的妖兽,却是再可怕不过!

在这群妖狼眼中,叶凌就好比是凶神恶煞般的存在!

叶凌想明白了这个缘由,心神振奋!妖狼对他的忌惮,更增添了他的信心!

叶凌霍然站起身来,迈步走向阵法,目光中闪出凌厉的杀机!

“你又要作甚?逞匹夫之勇,去寻死么?”

素琴吓的花容失色,她一直散开着神识,此时此刻,看到了叶凌坚毅的目光,也感受到了这股至强至烈的杀机!

叶凌沉声道:“现在危险的不是你我二人,而是赶来救援的何景升他们!我要是不出去驱赶妖狼群,他们没带阵旗,非葬身在狼群里不可。”

“就凭你?哼!可笑之极!这么一说,还怨到我头上了?怪我不该打出传音符求援么?”

素琴一阵冷笑,冲叶凌翻个白眼。

叶凌冷冷的道:“本来就是!跟你在一起,扫把星照运!”

素琴气的柳眉倒竖,但又身处在叶凌的阵旗里,用人家的手短。一赌气她扭过头去,不再理会叶凌,但这口气实在是无处发泄。

于是素琴又是摔冰灵梭,又是摔玉簪,恨恨不已:“臭叶凌,死叶凌!待会儿葬身狼腹,死了最好!谁让你不听本姑娘良言相劝,只会逞能!”

叶凌也不跟她一般见识,一步踏出阵法光幕!

“叶凌!”

素琴唬得不轻,没想到他真的去了!赶忙捡起冰灵梭,神色紧张的盯着阵法光幕外的一切,凝望着叶凌那冷酷无情而又落寞萧疏的背影。

“他这一去,全是因为我,我又怎能亲眼看着他去送死?或许有我的十几张一阶寒冰符,还可以助他一臂之力,等我们轰散了妖狼群,或许有机会杀出重围!”

素琴的心顿时软了下来,索性一咬牙一跺脚,也冲了出来!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