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亘灵传说

第17章 兵分三路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一部 第一卷 神墓 第十七章 兵分三路

吕心然、南宫洛冰和夕颜用急救箱里的止血药简单地处理了一下上杉达美的伤口,然后并排坐在直升机中间沙发的一面,贺亮与低头抱着妹妹的上杉雄武坐在另一面,再后面还有两个陌生的面孔在枪械柜边晃来晃去,正是魏强与韩彤,一会摸摸这,一会看看那,偶尔不知道看着什么有意思的事了两人就对着笑半天。=烽=火=中=文=网=

吕心然对上杉雄武说:“放心吧,一定会没事的!”上杉雄武抬起头,一个强壮的男人此时满面泪水失声而泣道:“我和妹妹从小相依为命,受尽了街头的欺负,本以为拜师学武可以保护自己,没想到最后还是难逃厄运。”

夕颜把纸巾递了过来,上杉雄武接过来擦了擦泪水,稳定了一下情绪接着说:“我5岁那年父母出了车祸,就此双双离去,只留下我和3个月大的妹妹,后来在武馆教空手道的叔叔和婶婶收留我们,可是婶婶与人通**害死了叔叔,我们再次流落街头,再后来我们也拜师学武希望能强大起来不受欺负,达美14岁那年拿到了空手道黑带三段,同时我拿到了黑带五段其实我现在也只是五段的水平,那天碰到你时只是虚张声势。”吕心然听到这里,看着为自己挡下一枪昏迷中的上杉达美,把头向后一仰枕在沙发上说:“过去就成为回忆,你们来UND吧,在这里重新开始,在这里你们会变强,让你有能力保护身边重要的人。”

上杉雄武没在说什么,继续低头沉默。夕颜问:“这两位是什么人物?”说着抬手一指对面的魏强和韩彤,南宫洛冰神秘地笑着说:“他们就是能够决定世界盛衰的人!”贺亮没听明白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大声喊:“你们两个能不能消停一会,上了飞机东看西看的!过来!坐这!”

魏强和韩彤两人回头见贺亮一喊,马上转身走过来老实地坐在沙发边上。夕颜又问:“他们俩看着也不像有那么大本事的人呐?洛冰姐姐,你是不是弄错了?”魏强一听挺起胸膛道:“老子90年以前一屁股就能坐死一片鬼子!”“老子穿过鬼子尿过的裤子!”韩彤应和着,自己说完感觉捌扭又马上改口:“老子能把鬼子吓得尿一片裤子!”说完感觉还是不对劲,挠了挠后脑勺干脆一挺胸脯昂起头来就这么地了。

三个美女实在忍不住“卟”的一声全笑了起来,但马上又忍了回去,毕竟上杉雄武还抱着妹妹伤心着。贺亮不解地问南宫洛冰:“你说他们两个能决定盛衰,是什么意思?”南宫洛冰说:“昨天夜观星象,世间即将大衰,而大衰之中会诞生两位救世举盛之人,虽然盛极必衰,而这次衰中举盛真的就靠他们两个,其他天机不可泄露!”

贺亮一听,顿时也心生敬意,回头一看,魏强韩彤二人肩靠着肩头仰在沙发上已经“呼呼”睡着了,韩彤口水流得魏强肩上已经湿了一片。~贺亮举右手很无奈地一捂上半脸,往下一抹到下巴,眼睛一瞪十分严肃认真地说:“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三位美女又忍不住笑了一下,马上纷纷清着嗓子假装咳嗽。

很快,直升机飞到了一座山的上空,从天空望下去,山顶成环状中间有一口,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一坐火山。山口中间旋转,弯牙尖形的四块金属板分开空隙后如同鲜花绽放般向上打开,直升机竖直着落了下去,落入山腹之中后,山顶口的牙形钢板便再次合拢旋转咬紧。

“这是哪?”吕心然问:“这里是医疗部门吗?”南宫洛冰说:“对,这里是四号基地的附属急救中心,先把上杉达美留在这里抢救,咱们先去与UND总司令见个面。”

这时直升机已经稳落在地面上,贺亮推醒魏强韩彤二人:“醒醒,到了到了!”,两人正睡得迷迷糊糊。两人一醒,似乎很是着急的表情,魏强道:“快跳,一会火车又开了!”说罢二人匆忙走到机舱门口,魏强打开舱门一步就迈了出去,贺亮刚张嘴要说什么,就听“哎呀!”“叭”,韩彤立刻精神了,探头朝外一看,舱口离地面还有两米多高的距离,魏强身体呈一个“大”字形趴在地上。韩彤这才缓过神来嘟哝道:“唉!真他妈二!”,贺亮这时才把刚才的话喊了出来:“还没放梯子呢!”

这时从舱门位置的机身下方横伸出来一段梯子,全伸出来后最外面一端开始下降,韩彤就站在舱口等着梯子落地后先下去,其他人都在忙着帮上杉达美。

贺亮不放心韩彤,仔细看了看确实没问题了,刚要转过身来帮上杉雄武抬妹妹,余光一扫突然发现韩彤右脚正踩在左脚的鞋带上,梯子刚一落地,贺亮又是张开嘴没说出话来,就见韩彤身体向前一倾欲迈左脚,抬起左脚来迈了两迈愣是没迈出去,瞪着眼睛,眼看着自己身体向前倒,“叽里咕噜”顺着梯子就滚了下去,正巧落地后双脚同时着地,身体随着惯性自然站直了起来,但是右脚依然还踩着左脚的鞋带,韩彤马上左右看了一眼,见没人注意赶紧拍了拍前胸后背的尘土直了直身子,贺亮追到舱口见其站在下面也很是诧异,张嘴刚要说,只见韩彤往前又是一迈左脚没迈出来,韩彤眼看着自己与地面越来越近,直挺挺地“卟嗵“一声,一个大前趴摔在地上。贺亮本来想告诉他鞋带开了,现在看地上趴着两个,无奈而又矛盾地一拍脑袋叹道:“唉!真他妈二!”

迎接的士兵和医护人员这时抬着担架过来,刚要把地上的两个抬起来,南宫洛冰道:“不是他们两个,是这个!”上杉雄武抱着上杉达美从飞机上走下来,吕心然说:“放心吧,一定会没事的!”

南宫洛冰从边上开来一辆军用吉普车,贺亮先把地上的两个扶了起来,道:“你们小心点啊!”魏强捂着胸口说:“我以为是下火车呢,忘了是坐飞机了,在我们那里,下火车都得快点,慢了就下不去了,不过我摔下去的时候手乱抓了一下,好像抓着一根小系绳似的,但也是没抓住。烽。火。中。文。网”韩彤愰然大悟道:“我靠,你抓的是我的鞋带!”这才突然想起系鞋带,把身子蹲了下去。

贺亮把魏强和韩彤送上后座,自己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军用的吉普空间并不比商务车小,后面也是两排相对的长座,中间隔着一个桌子,简直就是一个微型的作战会议室。吕心然与夕颜送走了上杉兄妹,也跟着坐到了后面与魏强韩彤相对的长座上。南宫洛冰发动车子开进了一个隧道口,没过一会车子从山腹之中驶了出来。

而就在此时,姜德带领着五人小组,以及10名拿着不同兵刃身穿各种颜色衣服的忍者,从大沙漠的沙坡一面露出头走出来。姜德走到一块较平的沙地上,忍者们手持武器警戒地将其围在一个大圈内,另外五人按着姜德的指示,将各种电子仪器摆放在地上。

姜德拿出一个探测仪器,在地上转了两圈,最后当仪器顶端一排指示灯从左绿色亮起中间变黄最后向右红色全亮时,姜德停下说:“金字塔就在这下面!”。三名黄衣忍者上来围着姜德指示位置相隔五步呈三角形站着,待姜德与小组成员将仪器全收拾好撤出一定范围后,三名黄衣忍者一齐伸出双手直**沙中,又同是用力挺身一拨,一个巨大的沙柱圆顶被三人拨了出来。三人同时甩手一松,沙柱继续向地面钻出一段距离停下欲要回落,三人再次将双手**沙柱中,然后向上一擎双手再次收回来,如此反复一直到最后柱中的成份由干沙开始变成石块湿土,最后整个沙柱底端带着泥水淋漓着飞出地面,一名紫衣忍者跑向远处跳起转身,手中一条长锁连着十字飞抓刺进沙柱顶端,落地用力一拉沙柱倾斜着倒了下来,摔在沙漠上断成三大段又碎成无数块。

姜德看了一眼被挖开的竖直井洞,一眼望不到底黑呼呼什么也看不见。姜德说:“我需要木系能力做一个梯子。这时边上一个绿衣忍者走上前来,双手一拍井口。就见井礕沙土滚动,翻出无数藤条一直向深处延伸而去。

姜德让小组的其他人员戴着灯和仪器先下去,边上一个白衣忍者道:“你也下去!”姜德说:“哎这,这先下去一小队探下情况,然后再定,万一我下去有个什么闪失,后面这活你也不好办是不是。”白衣忍者看着周围其他忍者说:“五行控制跟我下去,其他人守在上面。”说罢,抬手一抓姜德纵身跃进井内。紧接着红紫黄绿蓝五种颜色的忍者伴随着姜德“啊“的一声长叫,跟着各跳进去一个。井口外面,留下二黄一红一蓝四名忍者。两名黄衣忍者同时双手合十道:“沙遁!”两个小形的流沙旋涡出现在两名黄衣忍者脚下,身体慢慢沉了下去最后消失在旋涡中,剩下两名一红一蓝忍者,背向跨立各站一边守着井口。

与此同时,师公,吴迪,关中,赵金宝,李馨怡,吕帅民,劳拉,王琳,已经来到了那四周屏幕的作战会议室,唯一不同的是这次屏幕上的人头全都是灰色的。吴迪与师公左右并坐在长桌里面端头,关中,劳拉,王琳坐在吴迪一侧,赵金宝,李馨怡,吕帅民坐在师公一侧,长桌尾端两面相对还剩4个座位。这时南宫洛冰,贺亮,吕心然,夕颜,韩彤与魏强先后从门口走了进来。南宫洛冰与贺亮挨着坐在师公一侧最后的两个位置上,吕心然和夕颜坐在与之相对的最后两个位置上。魏强和韩彤两人四周看一圈,一个座位也没有了,两人从后面走到前面又从前面走到后面,最后直接站吴迪跟师公身后,一左一右昂首挺胸好似两个保镖。

吴迪和师公回头看看这二位,虽然莫名其妙但又不好说什么。师公站起身来道:“事情紧急,不容过多解释,计划以书面形式一会发给各自的负责人。”说着从桌子底下拿上来三个文件夹。

“关中,赵金宝,吕帅民,劳拉,贺亮,负责人赵金宝,去埃及,立刻出发!”师公拿起一个文件夹扔到赵金宝面前,然后看了一眼吕帅民问:“你感觉身体恢复得怎么样?”吕帅民起身道:“没问题!”赵金宝拿起文件夹一挥手,其他几个人跟着离开了。魏强和韩彤见有了空位置,马上跑到一边坐下。师公又拿起一个文件夹道:“南宫洛冰,李馨怡,配合王琳去巡找人界十二肖,负责人李馨怡,也是立刻出发!”李馨怡接过文件夹,南宫洛冰和王琳起身跟着便离开了,魏强和韩彤刚坐下,彼此相对看了一眼,魏强照着韩彤后脑勺“啪”的一巴掌道:“走啊!”两个人起身匆匆追了出去。

此时屋中只剩下师公,吴迪,吕心然和夕颜四人。师公笑着对吕心然说:“小姑娘,可还记得我?”吕心然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老人,马上喊到:“师爷爷,是你啊,原来你是UND的大官啊!”师公“哈哈”一笑道:“你翻译的卷轴对我们的异能开发启到了很重要的作用,其中记载的仙魔战争以及人界十二肖更是让我们发现了魔域和虚空的存在,你功不没啊。*”吕心然微笑道:“哪里,举手之劳。”师龙江这时表情严肃地说:“以你的条件,普通比武大会应该没问题,但这次是UND各国的异能者比武,规则是三人一组轮流战,你可有想好的队伍组合?如果没有我可以为你推荐其他S级的异能者与你组成三人队伍。”吕心然一听,也没问我同不同意比武,直接把话就提到这了,但吴迪叔叔似乎没有意见,可能这次比武也是关系重大,想到这里回答说:“流川冰和夕颜吧。”说罢转身问夕颜:“和我一起参加UND国际比武,怎么样?”夕颜一搂吕心然道:“那得去,咱们是好姐妹,当然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了!”吕心然道:“那就这么定了!”

师公这时说:“可是目前流川冰和韩星都在监护着二号和七号基地的从建工作,如果可以的话,换一个如何?”吕心然道:“只要不是男生就行,哈哈。”师公一听,低头思索了一下马上道:“精神系的S级异能者,刘春奇!”吕心然道:“行,什么时候比武开始?”师公说:“一周以后,这期间你们要好好休息。”吴迪此时说:“埃及那边我也想去看看,我先去追赵金宝他们,然然交给你安排我也放心,就先走了。”说完与吕心然几人简单地告别就离开了。师公说:“你们也先回房间吧,有什么事情我会联系你们两个。”就这样简单地一次会议结束,各自分工离开了。

夕颜出来后握着吕心然的手激动道:“哇,那个是吴迪!世界首富,我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真人啊!”吕心然说:“唉,有什么奇怪的,你家也挺有钱的还羡慕有钱人呐?”夕颜说:“有句话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女人。”吕心然道:“还有可能有一群伤心的女人!”夕颜一翻白眼,说:“啊哦,那他到底是哪种?”吕心然用手指一推夕颜的脑袋道:“哪种都不是,他的成功背后,是放弃了所有女人!”夕颜惊呀地“哇”一声道:“还是个老处男啊?”吕心然笑着说:“停,就别恶心了!”两人有说有笑,一直向走廊尽头走去。

三天之后,劳拉开着悬浮式飞艇,穿过撒哈拉大沙漠,将赵金宝等人送到埃及的盖塔拉洼地。悬浮式飞艇像两个盘子相对扣在一起的形状,如同UFO。底部中心有个大洞,起飞时会产生反斥地心引力的磁场,控制反斥力的强弱决定悬浮高度。机身边缘一圈向外都是小孔,通过从中喷气移动悬浮的机体,只要上升到一定的高度,到地球任何位置都是直线到达。

此时飞艇慢慢落在一处山坳中的平坦位置。以中心的洞为根飞艇下部周围降下四条相对成十字的脚架,并慢慢支在地面使整个飞艇不接触地面。其中有个脚架上有台阶,赵金宝走在前面出来,后面跟着的是吴迪和关中,再后面是吕帅民、贺亮和肖东阳,最后是劳拉。赵金宝看了下队伍,对劳拉说:“你守在这里,万一有个闪失还靠你联系救援。”“好吧,”劳拉点了点头,来到贺亮面前道:“你要小心,我在这里等你回来。”贺亮握起劳拉的手说:“放心吧,很快就会回来!”

赵金宝走了两步回头说:“劳拉,为以防万一,别把飞艇停在地上,跟着我们身上的GPS,悬浮我们头上空中1万公里跟随待命。”劳拉告别众人回到飞艇,立刻悬浮到1万公里的空中跟随在几人头上。飞艇内部分两层,上层周围一圈都是**作台和可旋转的固定座位,隔着**作台能透过墙壁看到外面的一圈事物,而从外面看不到内部。中间是一圈固定沙发围着一个圆桌。下层是机械舱,中间金属圆梯形基座上面立着一个圆形玻璃柱,基座下面就是那个洞,就是关键的反重力装置。

劳拉坐在外圈**作台边,盯着屏幕上的六个亮点和周围被放大的地形。赵金宝的声音传了出来:“怎么样?能跟踪到定位信号吗?”劳拉回答:“很清晰,可以正常跟随。”赵金宝说:“OK如果有危险,第一时间用穿透性武器支援。”就这样,地上的六个人向山坳外走去,头顶的飞艇同步跟随着。

关中走在前面,后背还是背着那个巨大的包,手中拿着卷轴时而拉开仔细看看,时而卷起抬头四望。关中带领众人翻过一座座山,最后来到一个一四周环山中间沼泽,一个环形山坳中的洼地。众人山坡站定,关中一指那块山坳中的沼泽,赵金宝从口袋中掏出一个胶囊大小物体,塞耳朵道:“劳拉,探测一下。”劳拉接到命令,立刻椅子一转**作边上另一个**作台。地上六个亮点依然在屏幕上,劳拉调整探测器将屏幕的画面对准山坳中的沼泽地,之后一点探测。5秒后屏幕闪了两下秋成了胶卷暴光后的颜色,而沼泽的位置出现一条长长的路径一直延伸到山腹之中消失,探测器无法得之这条通道连接向哪里。

劳拉立刻向赵金宝报告说:“沼泽下面有一条路,一直通向山腹之中,再往后就探测不出来了,能量显示并不高,山腹中应该不是金字塔,但是探测器却探不出来了,可能有很强的反探测物质或者是矿藏。”

赵金宝从口袋中拿出四个胶囊耳塞分给其他人戴上,起身带着一行人来到那块沼泽地。整个沼泽呈圆形直径约10步,周围边缘都是山石只有这一块明显的湿地。关中四处一望,来到边上的一块巨石边,然后向贺亮一摆手。贺亮来到巨石前问:“什么事?”关中道:“这巨石头向左转60度。”贺亮起手运气抱住巨石向左一用边“轰降降”向左转了小半圈,感觉差不多枪开了手。巨石“咔”碎开一层壳,里面露出通体橙色的石头和两颗手掌大白色晶体,不仔细看还以为橙色石头上长了一对车灯。

关中又沿沼泽边缘逆时针走着,爬上橙色石头右侧晶体相对方向的山坡上,在山坡上找到一块从山坡土中露出来的一个石头尖,不细看根本发现不到。关中再次把贺亮叫过来道:“把着这个石头尖,抬起来!”说完自己继续按沼泽逆时针方向走下山坡,贺亮双手一抠石尖下沿用力一抬,“哗啦”一声石尖下面的部分破土而出,金光灿灿如黄金般,上面同样露出一个向左一个向右的白色晶体,同时橙色石头向右的晶体发出一道金光正射进山坡金色石头向左的晶体中,同时右边的晶体中渗出水来向山坡下流去。

水流如溪似有生命般避开石沟,甚至从障碍的石头上面跳流而过很是奇妙,水流到山坡边与沼泽之间隔着沼泽正对着橙色石头的一个位置,聚集在一起形成一个小水坑并渗入地下,水流就这样从金色石头源源不断地流入这个水坑之中。

突然间水坑周围股起生出嫩绿色的植物的芽,不断生长很快在水坑上方形成一个树洞,没多一会长成一棵小树并快速地继续生长着,最后终于长成一棵粗壮的巨树,主杆中包着一个白色晶体从侧面一个突节中冒出来,白色晶体化成红色然后燃烧起来将整棵巨树变成一个巨大的火把。火越烧越旺,树上不停地掉下灰烬,落在中间的沼泽上,冒火的晶体一道红光射出与橙色巨石上的晶体相连。

沼泽开始旋转成一个旋涡,旋涡内壁慢慢扩大最后直上直下露出一个圆柱形的深井,关中立刻喊:“跳下去快!”说罢自己纵身越入其中,贺亮扶着吴迪跟着跳了下去,最后剩下肖东阳、吕帅民与赵金宝也跳了下去。众人下去后,橙色石头自动转回原来的位置,外壳从新包回身上。山坡的金色石头从新钻入地下依然留下一个石尖在外,水断开后流尽树洞中整个大树开始干枯,火焰迅速包住整个树瞬间只剩下一棵灰白色的树形灰堆,一阵风吹过立刻散成粉末飘散,只留下那个白色的球形晶体落在地上的渗过水的土坑内。晶体钻入地下后土坑自然地平起地面。四周除了风声再没有其他变化,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人都有懦弱的一面,这也是所有人彼此相互隐藏的一面。人也有勇敢的一面,正是因为勇敢人才会不怕艰险地向前。面对自己的人生目标,一定要勇敢向前,一切事物都要掌握一个度,因为目标不是勇敢前进就能到达。自己要理智判断机会,否则勇敢的自信会变成鲁莽的自负,最终暴露出自己的懦弱,被人利用不再向前。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