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穿越洪荒录

第20章 玄天、老子斩三尸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二十章 玄天、老子斩三尸

却说玄天不周山一步步向上,肉身是碎了又修复、修复又破碎,玄天肉身何其坚固,错非不用任何防御,只凭意志、毅力相抗那里能损坏,可

是一旦损坏了,要修复起来,所需要的法力之庞大,无可计数,幸而玄天出身混沌得混沌元气练成自身法力,又拜师老子,习太清仙法,加上无穷

的功德罩体,一身法力之精纯不可以道里计,要是换做旁的准圣人,莫说一万元会法力,就是十万元会法力,如此频繁的修复着玄天的玄黄不灭之

体,也是不行。

登山之时,玄天凭借自身量劫积累的杀气抵御盘古气势,一身杀气被淬炼的到了极点,环绕在身旁的红光恍若一件至宝,顶住了盘古气势的五

成,错非如此,玄天早就肉身崩溃了,不过,就是如此,此时玄天的肉身里的法力已经渐进枯竭,或许再过片刻,便有身陨之灾。

此种情势便是山中央的女娲和伏羲也是看的分明,女娲膛目的看着神通形成的镜面,此时玄天的身躯已经渐渐涌出散着翼翼金辉的鲜血(玄

黄不灭之体的特征)而肉身里蕴含的法力修复的度已然不甚理想,道路上溅撒着鲜血,远远看去却是恍若一条闪烁着金色光辉的纹路。

女娲感觉从来没有一刻心神是这样的震撼,对于玄天紫霄宫之为早就没有丝毫的记挂,现在心中估计只剩下淡淡的牵挂了,此时两人也看出玄

天的状态不对了,原本玄天也是一路里许一步步向上迈去,眼中闪烁着庄重,肃穆,坚定之色,旁人一看就知,可是此时,玄天翼翼星目之中闪烁

的却是丝丝的疯狂,也不对,是疯狂之中带着迷茫,又或许是别的,女娲心中也想不明白

玄天每一次迈步,全身就裂开丝丝缝隙,金黄色的血液涌出,喷洒在不周山的山石之上,女娲感觉玄天的每一步都像是踏在自己的心神之上,

渐渐的女娲心中也升起莫名的哀伤,皆因为,女娲和伏羲两个人都很清楚、明白,玄天已经渐渐步入死亡之途,每一步都是玄天最后走向死亡的死

神之路。

玄天此刻险状,于玄天气运紧密相连的老子、三霄、赵公明等人皆是感觉心中升起丝丝的警示,像玄天的徒弟,三霄等人只感觉心中警兆连连,

却不明所以。冥冥的警兆让四人心中修炼不得,四人围坐在玄天密室之中。你看我,我看你,眼中闪过的尽是无力。

原来,四人在玄天刚开始斩尸的时候,就心生警兆,可惜思来想去却是想象不出,不过四人俱是天资聪颖之辈,玲珑剔透的心思一转,立时名

了必是自己的师尊出了问题。自己与师尊气运相连,肯定是玄天出现危险,否则诺大的昆仑山中又那里来的危险,想明白之后,四人赶紧来到玄天

闭关修炼的密室,只见得密室墙上那个大大的神文道字,却不见玄天身影。

密室之中,琼霄快步走动着,心中警兆让琼霄心里一阵颤抖,想明白是玄天出现险况之后,琼霄就一直走个不停,脸上焦急之色深浓,眼眶之

中莹莹闪烁,已经有了泪光,看着身旁的哥哥姐姐们,不由带着泣声道:“姐姐、哥哥,怎么办啊,师傅出现危险,我们,我们——”说着,琼霄

眼中再也挂不住眼泪,顺着脸庞滑下。

玄天对于琼霄的爱护,琼霄怎会不知,灵宝自己最多,怀中还有玄天离开时送的数千颗混沌煞气五雷珠,那可是媲美大罗金仙一般的攻击力,

甚至是大罗金仙被击中也免不了脱一层皮,而玄天一出手便是千多颗,意味不明而然,却是玄天看出琼霄爱惹祸的脾气,遇到不过眼的事情总要bsp;一手,所以,一下就是数千颗,而云霄等人也不过是十多颗而已

。再说玄天经常和琼霄嬉笑,不摆师傅架子,想着,琼霄脸上眼泪顿时止不住,连

成链珠。

“妹妹,好了,我们去找老子师祖,要是师傅遇危险,恐怕能救师傅除了祖师鸿钧之外就是师祖了。”旁边的赵公明、云霄等人心中也是焦急,

可是眼见着琼霄眼中不断落下的眼泪,不由先抚慰着琼霄。

琼霄一听,顿时快步奔了出去,焦急之下却是连最为基本的飞行之法也忘了用出。后面几人无奈的对视一眼,也是跟着朝着老子祖师洞室而去。

老子密室之中,原始道人和通天道人,玉鼎真人,太乙真人,清虚道德真君、多宝道人、龟灵圣母,三霄、赵公明等尽数在此,却是琼霄路上

碰着,如此一会儿,整个昆仑洞府都知道玄天遇到险况,那里不挂心。尽数随着琼霄到得老子密室。

哪知道到了老子密室却被禁法挡住,不由去找原始道人和通天道人,因此就成了这么一个场面。

旁边玉鼎真人,太乙真人,清虚道德真君、多宝道人和龟灵圣母等人眼中闪过一丝焦急,知道玄天遇险之后,几人心中急切之色丝毫不比琼霄

少,毕竟三仙岛上玄天一番赐予,让五人说是鲤鱼跃龙门也不为过,灵宝修为,那个不是修道人欲得之物,何况得到的还是玄天成道所炼的灵宝,

威力还在其他,其中感悟就让五人受益无穷。

可是,有师傅在旁,自己等人却是不好说什么,只能在一旁心焦。

而旁边的原始道人和通天道人却是在一旁心思不宁,胸中情绪翻滚、不得自已。两人都是神通广大之辈,离圣人果位也是不远,密室之中老子

的状态小辈不明白,两人却是知道

“斩三尸,那就是斩三尸啊。”通天道人心中激荡之下,嘴中小声的吐出几个字,眼中闪过各种情绪,羡慕,骄傲,嫉妒等等,说不出是喜是

悲,自己的师兄老子终于踏出最后一步了么,斩三尸,踏入伪圣境界,有龙汉劫中所得,或许千万年后又是一个圣人便又出现,想到这里,原始道

人和通天道人两人心中俱是一片涩然,通天道人与原始道人都是心中骄傲之人,那个心中不是傲气冲天之辈,自认资质不会比任何人弱,可是眼见

得自己师兄老子已经即将斩出三尸,或许下一刻便是三尸尽斩,证道伪圣,一尊圣位已经是遥遥在望,不再是昔日的镜中花、水中月,只待时间消

磨,便是天地间第二个圣人。

再见得自己,还是在准圣后期,虽然听得鸿钧讲道,可是道行也没见丝毫提升,斩却第三尸的契机没有丝毫出现的兆头,心中苦涩之下,竟然

痴了一般,陷入自己的思绪之中。

两人陷入思绪不要紧,旁边的琼霄却是等不及了,本来想来通知老子师祖想让其施展大神通得知玄天情况,也好相救,可是进得老子密室之后,

原始道人与通天道人就各自陷入各自的思绪之中,不管不顾。而旁边老子祖师明显在突破之中打扰不得,只好朝着原始道人和通天道人传音道:“原

始师叔祖、通天师叔祖,我师傅玄天到底怎么了呀?”

原始道人与通天道人被琼霄的传音惊醒,原始眉毛一皱却是没有说话,而旁边的通天道人听到琼霄传音,见得琼霄脸上的急色,不由心中一动,

传音道,“玄天师侄现在没事,不过,欲要救玄天却是看眼前你师祖老子的造化了,若是我师兄老子能够快一步斩出三尸,那么,你师傅玄天便有

一线生机,更有天大机缘,一切就看你师祖老子了,放心天儿是不会身陨的,哪怕天地间只剩下数人,那其中也必有玄天一员。”说完,通天道人

心中苦涩,恐怕下一刻,自己这个师侄便要远远的将自己这个师叔远远抛下了

琼霄听着不解,不明白为什么通天师叔祖会说“哪怕天地间只剩下数人,那其中也必有玄天一员”,不过虽然不解,琼霄心中却也放下心中心

事,只不过心中还是有丝丝的紧张,两眼紧紧盯着师祖老子,刚才通天师叔祖的话,虽然不明白,可是有一句却是明白,那就是只要师祖老子能够

快一步突破,自己师傅就会没事,而且还有天大机缘在自己师傅身上。心中明白此理,琼霄心神不由全部都放在老子身上了,眼中不时闪过丝丝急

色,绣拳紧握,恨不得将全身力量放在师祖老子身上。以助得老子快点突破,也好让玄天脱离危险。

旁边的通天道人传音完后就不见琼霄再问,不由眼角一看,只见琼霄的样子,心中不由一暖,对于琼霄的秉性,通天心甚喜之,这种刚直爽快

的性格,最合通天脾胃。本来通天道人还待顺着琼霄多告诉她一些秘闻,没想到,琼霄一听到只有老子才能帮玄天便不再理会,通天看着心中不由

有些“吃味”。

通天道人说的不差,洪荒天道之下,便是全部生灵死尽,也不会玄天死去,毕竟玄天当年三十三天布阵之时,用的乃是心神相连fenshen身躯之上

的鸿蒙树枝所炼,若是玄天陨落,说不得,七千二百杆混沌化生旗便会停止运转,失去效用,而后自爆也是说不定,混沌化生阵事关洪荒世界进化

之根本,天道又怎么会让玄天陨落呢。

要知道,世界之道进化途径有三,其中之一便是本世界灵气“密度”达到一定的界限,便会向上进化,这可是天道的进化,想玄天一身系天道

世界进化之所系,在洪荒世界里天道运转下又怎么会让玄天陨落呢。

若是玄天想要证得圣人之位,说不得,一切阻碍玄天证道的存在都会被天道抛弃、消灭,这也就是玄天心中玄黄不灭之体大成之后的“外在表

现”,可惜,玄天的心中一丝念想,让玄天不欲证圣位,所以,才没有形成这种局势

。这,也是玄天有信心篡改天道运转而不身陨的因由了。

这些事情,老子明白,原始道人通天道人也是了解,而已经证圣位的鸿钧也是了解,本来通天还要点播一下琼霄,谁想,琼霄心神为玄天安危

所牵,并没有顺着问下去。

此些解释起来麻烦,实际上就在通天道人刚刚传音完,老子身上就有了动静。

只见太清老子身上华光绽放,朵朵色泽晶莹的白莲花突然出现在密室周围,五色绕着老子身躯一阵旋绕,顶上三花之上善恶两尸飞身而下,立

在老子两角,第三尊神魔之躯华光突然一闪,也是落下。

只见此尸却是极为年轻,神色容貌也仅仅和老子有几分神似,“见过本尊。”第三尊尸身刚一落地,所有异状尽皆消失,而一直闭目的老子也是

睁开眼睛,周身气息凝聚,好似凡人一般,看不出丝毫大神通的样子。

只见得老子睁开眼睛,眼中一片沉静,看着三尸施礼,也是还了一礼,“你我俱为一体,不必多礼。”说完神通一转三尸尽皆化光飞进老子本尊

体内。

老子转眼看着密室之中众人,通天道人与原始道人眼见的老子礼毕,都是上前两步,神色复杂的恭喜道:“恭喜师兄得斩三尸,从此圣位已得,

无劫无灾,身存永恒。”

老子点点头,将两人神色尽收眼底,知道自己的两位师弟被自己丢下老远心境复杂,低声一叹,道:“你我三清一体,气运相连,我斩三尸,

你等离三尸已是不远,此次我得玄天契机,斩却三尸,而玄天却是已无危险,不日即回,尔等还是努力回去修炼吧。”后面几句,却是朝着玉鼎三霄

等说道。

“是,师伯。”

“是,祖师

。”听到老子此话,玉鼎真人,太乙真人,清虚道德真君、多宝道人和龟灵圣母等人俱是知机,应声退了出去。而旁边的三霄赵公明

嘴角张了张欲要再问,可是老子眼光看来,又将肚子里的话咽了下去,静静的退了下去。

待得二代三代弟子出得密室,老子转头朝着通天、原始道人说道:“此次斩尸,虽然得自天儿的契机,不过,我心中也有一番感悟,待我说来,

也好助你两一把。”说完,不待两人说话,便将这次斩三尸所得感悟尽数讲出。

原始道人与通天道人俱是席地而坐,细心听着师兄老子讲道。

————————————————————————————————————————————————————

而就在昆仑山老子斩却三尸的时候,玄天身躯一震,突然停止了向上迈动的步伐。身上绽放金色的光华,无穷的功德从玄天自身涌出在玄天脑

后形成不知多少亩大小的金轮,头顶三花之上鸿蒙宝树fenshen突然现了原型,只见一棵庞大至不可思议的大树突然出现在玄天头顶,垂下无数的七彩

华光将玄天笼罩,修复着玄天破碎的身躯,大树枝叶繁茂,郁郁葱葱,覆盖了周遭无垠空间,并垂下亿万道根须,放射出亿万道五色瑞气,树冠之

上隐隐有五彩之气升腾,此时无限大的宝树渐渐随着玄天莫名气息灌入,慢慢变化。

而在旁边一直观察玄天的女娲和伏羲也是现了玄天的异变,宝树出现的时候,一种悠远、博大、浩浩之气从大神通凝成的镜面上传出,让女

娲与伏羲两个妖族大圣心神巨震。

“哥哥,这是先天至宝么?怎么?”女娲被宝树气息一冲,心神一阵颤动,随后神色复杂的盯着玄天,向着身旁的伏羲问道。

“不是吧,应该不是先天灵宝气息,难道是混沌灵宝?不是,气息之悠远比之混沌灵宝还要深刻几分,为兄也是不懂了。”伏羲也是见过不少几

样先天灵宝和混沌灵宝,气息远远不如眼前这件,而且,恐怖的是,这还是神通形成,通过镜面传来的,若是在玄天道人旁边,那气息,伏羲有些

不敢想象,玄天在伏羲心中又是神秘了几分

“哦,不是先天灵宝,不是混沌灵宝,那是什么?难道天地间,还有别的在两者之上的灵宝不成?”听到哥哥伏羲的话,女娲心中疑惑有升起

几分,知道自己哥哥见多识广,说出来的基本上不会错,可是洪荒世界之中除了蕴含天道法则的先天灵宝和蕴含混沌大道的混沌灵宝之外,还有什

么灵宝在两者之上呢?女娲不解,嘴中不由自主的问出。

“这,我也不知了。毕竟天地之神秘不是我这种道行的人所能揣测的。哎!!”想到自身道行修为,伏羲心中一暗,这是伏羲“永远的痛”,按

说伏羲与女娲同根而出,资质也是一般高下,只不过修炼不同法则罢了,两人一同化形修炼,可是道行修为却是差得自己的妹妹女娲一筹。这让作

为哥哥心中即是喜悦也是郁闷。

女娲此时没有现自己哥哥心情低沉,而沉浸在了玄天气息变化当中去,此时玄天又有了一番变化,只见头顶无限大的宝树忽然以一种极为快

的度变小,当到了丈七大小之时,突然一阵变幻,化作一个和玄天九成相似的人物,从玄天三花之上一跃而下。这种变化,让女娲心中惊讶,更

为惊讶的却是那一刻玄天气息变化极为玄奥。

更为让女娲心动的是,刚才那一刻,女娲心中直觉的感到,那种气息变幻之中隐隐间包涵着自己突破的契机。放佛自己已经大罗金仙巅峰的道

行有突破的可能。

不过,再要细心感悟之时,只见玄天突然睁开眼睛,轻“咦”一声,左右在空中一划,眼前的镜面便悄然破碎。

景象已然不在,女娲知道是玄天醒来,以玄天神通自是现自己和哥哥两人窥视。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