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纯阳

第二十九章 杀伐

收藏书签 字体:16+-

夜空下,岛上的厮杀进入了白热化。

王存业第三次入林调息出来,此时颇是狼狈,浑身满是鲜血,有的是自己,更多是敌人,只见大宝和尚还和疯虎一样,拼命搏杀。

王存业眸子寒光闪过,只见着密林中处处是鲜血和尸体,大批人类和水族都横尸处处,但总体来说,现在人类不足五十人,都已经筋疲力尽,而水族,还有一支二百人的本阵养精蓄锐,随时可以投入战场。

连连搏杀,有上百水族杀之剑下,生死之间战斗,使许多难以描述的精要都一一实践,此时王存业感受到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空气和厮杀声,都一一沉入心中。

身形一闪,剑光一闪,又一退,消失厚密丛林内。

只听“噗噗”二声,二个水族顿时伏在地上,一小队水族发出警号,却见王存业去而复返,直冲上去,由原来阴毒细腻,变成了横扫千军,冲杀沙场。

王存业判断情况,大步向着水族本阵而去,现在之计,只有拦截住这二百人的本阵,才能获得胜利。

这岛太小,一旦江湖客都伤亡而尽,就算以王存业之能,也无法靠游击战获胜。

黑鱼大将寒光一闪,发出了号令,顿时,二百水族组阵逼来。

王存业最后一张符箓猛的浮现,飞到了水族顶上,这符箓的威力顿时显示出了,“咻”的一声,在空中化成一个古篆,黄光直下,使水族顿时举止迟钝。

王存业一声长啸,直扑上去,剑光连闪,水族在剑光中,纷纷飞溅倒跌,这一剑都贯着阴毒剑气,中者必难保命。

而这时,五十个幸存者,都砍杀着敌人,纷纷喘息着,抓住宝贵机会回复下体力。

在敌阵中,王存业以惊人速度迅速前进,每一霎间都连杀一个水族,却并不扑向黑鱼大将。

黑鱼大将能当上一千水族的大将,本身必很是强大,一旦被它牵制,又被水族围攻,就算是王存业,也要当场战死。

才退了下去,就听到一下破空声,王存业反手一剑,正击在一根刺过来的长矛上,这个持矛水族,全身一震,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只见剑光一闪,只听脑中“噗”一声,这个水族七孔流血,立时身亡。

月光照耀,战场上两支队伍意外都定了定,只见江湖客还有四十人,而对面还有一百五十个水族。

“各位,我们已经胜利在望,水族不擅陆地行走,我们退,退到更深密林去,和它们密林格杀!”王存业这时说着。

对面的黑鱼大将,面色阴沉看着眼前人族,自锋利的牙齿中挤出了一句:“杀!”

眼见着人族退入密林中,还余下的一百多个水族,呐喊一声,冲入了密林,顿时,一阵阵厮杀又在继续着。

道宫·正殿

道士都凝看着水镜,这惊心动魄的搏杀,也吸引着他们的注意力。

道正看着,只是心中一动,想起来了,当年自己谢师弟,也曾有过这段精彩的岁月,很得师门欣赏,只是后来始终无法突破鬼仙,不得不下放到道观当主持。

现在看着水镜中,王存业脱如狡兔,杀人割草不闻声,却不但有着谢诚当年的风范,甚至有过之,心里不由叹息一声。

不过眼见此子这样善战,怕是还能再见,也许那时就可以加以笼络,不要在选内门时,给别的道门选去了。

正想着,就听到一声轻咳,自思考中回过神来,就见得一个道士指着水镜说着:“大家请看,现在在进一步的密林里,厮杀还重,但明显水族伤亡更大。”

众道士看了上去,果见得了在松林茂密处,这些江湖客更能如鱼得水,这也是大军伤亡将尽的缘故,要是大军还留一半,这岛太小,这几亩松林,又能济什么事。

诸道士听了,都觉得有理,一人正要开口,却突惊然动容:“——你们看!”

众人看了上去,只见岛中猛的一股妖气直冲而上,笔直狼烟一样,高三十丈,见此,道正微微变色,摘掉道冠居中而坐,冷哼了一声。

黑鱼大将见水族伤亡而尽,才亲自出手,怒吼一声,反手一挺,抓住了一个江湖客的长枪,只是一折,就听见“噗”的一声,枪尖断开,随手一射,就贯穿了这人的前胸,这人只是大叫一声,就当场毙命。

一个江湖客惨叫一声:“师兄!”

这人强提一口真气,顿时将生命潜能转化,全身泛红,直扑而上。

黑鱼大将静如山岳,猛的一喝,一拳而至,这人胸口顿时爆成一团血雾,当场就打杀了。

王存业刚刚赶到,看见这一幕,不由面色发白,本来经过厮杀,依靠着密林,江湖人爆发潜能,杀尽水族,还有十余人留下,不想这黑鱼大将的妖气,明显已经破了潜规则,有这妖将在内,只怕大家都逃不了!

难怪这妖将不动手,一动手,就显出了破坏规则的妖气!

眼见这黑鱼大将步步沉重,沉如岳山,要将余下人都打杀了,王存业扫看四周,见各人都露出惊惶之色,连大宝和尚都不例外!

要是全盛时,各人并不畏惧,一拥而上,未必不能杀了这将,但杀到现在,各人都已经筋疲力尽,接近油近灯枯,这时怎么打?

就在这时,只见这黑鱼大将,猛的抓住一人,一声喝喊,顿时将这人撕开,内脏和鲜血淋漓了一地。

就在电光火舌之间,王存业猛的说着:“我有一法,不知各位敢承担不?”

各人顿时都望了过来,大宝和尚说着:“到这时,还迟疑什么?快说,不然我们都要死光了。”

“我有召唤六丁六甲之法,但是召唤的只是投影,只能对付阴灵,却不能对战,但是要是各位能敞开身心,让它们附体,就可作战,使各位战力大增,如何?”王存业这时,也急急的说着。

众人面面相觑,这时有一人喊着:“不就是神打嘛,我上!”

王存业一看,却是胡老大,这人身上多处伤痕,满脸狰狞,他带的兄弟,都已经死光了,这时狠狠盯着远处的黑鱼大将。

有着一人响应,余下的人都不再迟疑:“行!”

王存业更不迟疑,默念法咒,只是片刻,十二点神光就下降,落到了各人的身内,各人脸上顿时露出痛苦之色,只是生死关头,却都硬撑着。

大宝和尚第一个完全接受,只见他身上隐隐淡淡金光,奋起神威,大伏魔禅杖法旋风一样,向着黑鱼大将卷去。

黑鱼大将脸色一凝,持矛相档,就在这时,胡老大低吼一声,厚背长刀带起一片寒芒,直扑而上。

几乎同时,十几个江湖客,都拼命扑上,宛然疯虎。

“轰!”矛杖相交,就算有着神打,大宝和尚还是不能承受,吐着血飞了出去,而这时,胡老大一刀砍上,鲜血飞溅,黑鱼大将顿时鲜血淋漓,第一次受伤。

黑鱼大将反手一矛,打在刀上,顿时胡老大跌了出去。

后面几人扑了上去,而黑鱼大将,却一人一矛,硬生生承受着数人的疯狂进攻,只听噗噗连绵不绝,几个江湖客顿时打飞出去,半空已经胸口凹下,眼见不活了。

王存业曲膝下扑,长剑一刺,这一剑隐含着某种难以描述的规律,猛的刺入了黑鱼大将的胸口,黑鱼大将全身一震,怒吼一声,反手一格。

王存业顿时被弹得倒飞而回,跌落到了林间,眼耳口鼻都溢出了鲜血,几乎同时,黑鱼大将也是闷哼一声,七窍中溢出了鲜血。

在这时,一人手持一双紫金大锤,“轰”朝他脑袋上砸来,这一下砸实了,就算是黑鱼大将再强,也要头颅破裂,是不敢怠慢,只能挥矛抵抗。

紫金锤与长矛相互交战数次,每一次碰撞,都有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伴随着四溅的火花一阵阵传出。

就是王存业站着,也觉得气血翻腾,要炸裂出来一样。

“这人是谁,这样阴狠,这时才出来捡便宜?”王存业不由心中一凉,心中暗想着,这种武功,要是早早显露,情况不会这样坏。

就在寻思中,这黑鱼大将见得不妙,刹那间,伴随着铮铮响声,顶上有云烟雾霭直冲而出。

在场的人都是眼前一花,顿只见一点红光在黑鱼大将顶上转动不休,此时,正扑上去鏖战的这人见此异象,顿觉不妙,喉咙中嘶叫一声,转手一个脱手锤,往黑鱼大将身上砸去,急急后退。

黑鱼大将不敢怠慢,连忙举矛拦截,只听一声轰鸣,脱手锤落下,就在这时,红光一闪,以难以想象的速度,直穿而去。

这个持着紫金锤的人,却根本来不及躲避,只见红光一闪,已经从前心穿到了背后,惨叫一声,跌在地上。

一招杀了这持着紫金锤的人,这黑鱼大将也不好过,顿时身体一摇摆,变成了灰黑色,明显元气大耗。

“杀!”王存业见此大喜,喝出了号令,原本几个有些迟疑的江湖客,突全身一震,不由自主扑了上去。

六丁六甲是受王存业命令,这几人受了神打,实际上也受控制,虽这时间非常短暂,但是也足够了。

只见一人疯虎一样,扑了上去,猛的一把抓住了黑鱼大将,黑鱼大将反手一记,只听“噼啪”之声连绵不绝,胸口凹下,却还死命撑着不放,还有二人直扑上去,只听噗噗二声,长剑长刀直刺入内,却刺入三分不得而进。

黑鱼大将大吼一声,身上妖气猛的冒出火焰一样光圈,却是妖力催动到极限的迹象,长矛一扫,二人顿时被扫了出去,鲜血飞溅。

就在这时,一道剑光一闪,只听“噗”的一声,法剑自脑后刺入,剑尖自眉中透了出来。

这黑鱼大将全身一僵,呆立不动,片刻,“轰”一声跌下。

C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