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持戒

第35章 零式逞威

收藏书签 字体:16+-

余额不足

“当然啦,我们的无敌舰队,是世界上最强大的舰队,美国人只有……”良一话未说完,却听到一阵刺耳的警报声响起。敌袭!

二人的动作奇快,条件反射般,迅速进入战斗位置,多年的战斗经验,迅速让晓田找到了来袭的飞机!

“怎么是‘零式’?”晓田十分惊异:“飞行技术真不错啊!”

不管对方是什么样的飞机,晓田的炮位就在舰桥旁边,肩负着保卫舰桥的重要使命!任何敢于来犯的敌机,必然先要过他这关!晓田自服役以来,击落的敌机不下三十架。是这艘战舰击落敌机最多的炮位!

不愧为日的军主力战舰,舰上对空高射炮反应奇快,对着幽灵战机飞来方向编织出一层层火网。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组织起有效地反击,如果是美军战机早就被打成零件,可惜所有高炮炮弹只是凶猛的在空中对着空气肆虐。幽灵战机是没有实体的,这种攻击对于它来说毫无作用。

“这是怎么回事?”晓田和良一面面相觑:“打不死啊?”

晓田眼望着空中悠然来去的飞机,心中升起一道不祥的预感。

幽灵战机毫发无损的穿过层层火网,对着舰桥一阵猛扫。只是同样幽灵子弹对这些钢铁之物也没有任何作用,不能损坏舰上任何设施。

但灵力子弹却穿过层层钢铁防御,把指挥室、驾驶室、观察室等舱室里面的军官打得死伤一片,而且在幽灵子弹面前,任何躲藏都是徒劳的,障碍物都被视作防御忽视了,不起任何作用。

而幻影机炮也在同时发动,同样只对人员发挥作用,整个舰桥在如此猛烈的扫射下,毫发无损。而舰桥里的军官士兵,却因为障碍物失效无处躲藏,地方狭小无法逃遁,而死伤惨重。

舰桥指挥军官被攻击,指挥失调,舰上顿时大乱。战列舰上各自为战,到处都是不知为何奔跑的士兵。到了各自的岗位却又不知道如何攻击的士兵,更是不知所措。

最吐血的要算防空兵了,对着那架怎么也打不下来的飞机,凭空放着火力。而那架该死的飞机任然来回横冲直撞,盯着舰桥,狠狠扫射。

见鬼!还是自家的‘零式’!良一咬牙切齿。

幽灵飞机映衬在月色下,孤独的绕着‘雾岛号’舰桥飞速盘旋,往返俯冲。无数弹雨光点“嗖嗖!”擦过身侧。天空中一束束高炮炮弹炸过的烟云,仿佛变成迎接的礼花,让幽灵战机徜徉在其间。

张凡换了个隐蔽点,躲在一边,看着战况,觉得这两件道具对付这种海上堡垒式的舰船,比对付平地上的敌人,效果要好的多了!真是出乎意料。

平地上的敌人遇到攻击可以四散奔逃,只要跑出幽灵战机攻击范围,就能躲过攻击。灵力子弹是不会被任何实体物质所阻挡的,只有在超过它的射程后,灵力消耗掉,才能消失。或者遇到同样是灵力的阻挡,才能相互抵消。

而习惯上遇到攻击试图找到障碍物躲避的人员,却是倍受打击。这样说来反倒是躲在屋子、碉堡等建筑后面的敌人,遇到这种攻击时最倒霉的了。就像这种舰船,被自己的防御拦截了退路,反而遭到了灵力子弹的可怕伤害。

张凡在这里闲的发慌,恨不得上去帮乱成一团的日本兵点倒忙了。

下面弹药舱里的阿肯和绿翼确是忙成一团!

原来,警报一响起,阿肯和绿翼便知道张凡动手了。遂奋起发难,绿翼战刀在手,所向披靡!一个闪身,看守库房的日本兵,还未来得及发声报警,便身首异处。不过就算叫出声来也没有用,舰上到处是大喊声!

藏好尸体,二人迅速冲入舱室,绿翼负责摆放炸药,阿肯负责拉响手雷!

哦,没响,阿肯满头冒汗的打开怀表,差点提前炸了!

十数箱炸药手雷被摆放在成堆的356毫米炮弹堆里,每个弹药箱中都有几颗拉了线,没有爆炸的手雷!

两人飞快的在诺大的弹药舱里布置,阿肯一边放炸弹一边感叹,这个‘精密的怀表’蓝色辅助类道具,也就在张凡和自己这队持戒者手里能发挥大作用啊!换了其他没有道具发现技能的持戒者,哪来这么大手笔安放这么多手雷和炸药呢?!

如果由张凡下来安放的话,可能连炸药都不用带了吧,这里成堆的炮弹,恐怕就能从中发现点什么爆炸道具吧。

在幽灵战机完成扫射,开始升空,进行第一次轰炸时,阿肯和绿翼已经把所有炸药手雷都放到了位,整个弹药库,一触即发!期间绿翼还杀了两个冒冒失失冲进弹药舱查看的尽职的日本军官。

两个军官力量都比张凡要高点,但可惜他们在弹药库不敢开枪,赤手空拳,却要面对的是绿翼这个力量敏捷高达常人8倍多的霸王花!只两个照面,就被砍成几块!

绿翼手持滴的血战刀站立在巨型炮弹和两个敌人的尸体血液中,长发散开,清丽的面容冷漠无情,好像一尊现代版的罗刹像!尸块和血浆溅洒在巨大的炮弹堆上,仿佛这些可怕战争凶器也带上了地狱里的残忍的魔力。随时准备撕咬虐待任何生物!又好似臣服于罗刹女背后的一群凶狠的恶魔,舔食着主人抛给它们的血肉食物!

阿肯回头看到这幅场景,竟似有点呆了。自己也算是个资深持戒者了,得到的加成比绿翼差不了多少,虽然侧重不同,但实力也很强了,怎的就没有绿翼这股气势呢?这个女罗刹,阿肯摇摇头,继续他的工作。

幽灵战机好像打完了全部子弹。完成俯冲射击的任务,向着天际盘旋上升。

当见到头上盘旋升高的战机,变成小黑点消失时,所有炮位的日本兵都松了一口气。这架鬼飞机终于走了!

晓田的心里却更加的坎特不安,他看出那架飞机上升的样子不像是要离开,倒像是要拉高距离,争取空间,那是要干什么呢?那飞行姿势怎么好像过去零式进行俯冲轰炸的样子?对了,轰炸珍珠港前夕,很多零式飞机专门进行过这种投弹训练的。那种上升姿态,不就和这架诡异的飞机一样么!

“不好!”晓田叫道:“他要投弹了!良一你快离开这里!”

“怎么了,前辈。它不是走了吗?”良一疑惑的说。

“你快离开吧!它就要投弹了,我见过这种飞行姿势!它的目标一定是舰桥,这里太危险了!你快……”晓田冲着良一大叫,把他往炮位外面推。

幽灵战机再次归来,带着可怕的尖啸,俯冲扔下两颗诡异的炸弹,能看见炸弹的形状却没有实体,钢铁建筑挡不住他的穿透。

“快走!”晓田用力将良一掀出炮位,自己独自操纵25毫米高射炮,一个人装弹,一个人射击,继续向着这架诡异的‘零式’开炮。

晓田两眼冒火,怒吼着向‘零式’开炮。他的射击速度从未如此之快,射击精准度从未如此之高,完全可以写入教科书。他的潜能仿佛全部被挖掘出来了,超常的发挥却并没有超常的战绩。那架‘零式’无视晓田的怒火,穿过田中射来的炮弹,投下炸弹,悠然盘旋上升。

但谁也没有发觉,就在幽灵‘零式’战机,穿过田中射出的弹幕瞬间,幽灵战机轻微抖了一下,仿佛有些模糊,好像电视里的镜头受到干扰,颤抖了一下!

炸弹穿过舰桥上层,隐没在舰体内爆炸。没有弹片,却飞射出无数灵魂碎片,和冤魂鬼怪,张牙舞爪的冲向四周的日本兵!没有火光,舰体无损,但在爆炸中心,所有日军士兵都诡异的死亡,面孔上带着激烈的恐惧表情,仿佛见到了地狱中的恶鬼。事实上他们确实被地狱中的恶鬼拖入了地狱。

晓田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团黑色的鬼影,幻化着无数可怖的面孔向他扑来!

“终于……可以退役了吗?这该死的战争!”晓田此时已毫无力气,25毫米高射炮的后坐力,将他的手臂震得毫无知觉,刚刚超常的发挥抽空了他全身的力气,好像连精神也有点萎靡了。

面对眼前的幻觉,晓田不以为然,他的耳中分明响起了家乡的音乐,那配合着“咚咚!”的大鼓声,淳朴的大叔低沉的吟唱……

最后那团黑色的鬼影仿佛化作已逝的老父慈祥的面容,又似乎是慈母和疼爱他却已经出嫁的大姐的样子,轻轻的拉着他升起,向着那清和的月亮升去……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