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凡人修真传

第二十七章 妖蛟白辰

收藏书签 字体:16+-

“好巨大的力量气息还有灵魂气息。”李易拿起手中长剑和许镇山愣在原地,只看见一声巨大的吼声从潭中穿透出来,接着在一阵潭水喷射之中,一条长约十米,身体如水缸粗,全身披着闪亮黑色鳞片,眼睛发着绿光的蛇状怪物从了出来落在岸上,这条怪物样子与蛇极其相似,但是头顶却生有两只如牛角般的黑角,而身上生有四只巨爪,两只巨大的绿色眼睛看着李易和许镇山,李易只觉灵魂荡漾,在身体内要溃散一般,而许镇山早已双脚一软,双眼无神瘫倒在地上。

李易望着已经倒在地上的许镇山,明白他灵魂太弱,被这怪物双眼一看,顿时灵魂溃散,昏迷在地上,当即手上紧紧握着刚从潭底找上的那把宝剑,对着这怪物怒道:“何方妖孽,竟然光天化日之下出来害人。”

虽然知道这怪物强大,但是李易明白此时不能退缩,自己一走,镇山哥必定会成为这怪物的肚子食物,而且对方只是眼神就这样厉害,自己也是绝对跑不掉的,所以硬是胆子先说了。

“原来是两个道行低微的小子。”这怪物竟然口出人言,叫李易大吃一惊,这野兽能口吐人言,说明已经修为极高,这是在修仙诀里看到的,李易仔细的观看了一下这个怪物,心中一股莫名的寒气涌了上来,因为他发现这条怪物很像修仙诀里那前辈当年遇见的一种怪物,那就是已经修炼上百年的妖兽,由蛇蜕变而成的蛟龙。

民间多有传说,鲤鱼跳龙门的故事,而这蛇也一样,若是在深山之中修炼百年,吸收天地灵气,则有机会蜕变进化成蛟龙,这蛟龙修炼更能出阴神,甚至于到显形夺魄的境界,夺取人类的驱壳或者转生**,而且这蛟龙身体力量更是强大,应该最少都是宗师的级别了。

“你是蛟龙?”李易想到这些,突然问道。

“小子还有点见识,竟然知道我是蛟龙,哈哈!”这蛟龙盯着李易手上的那把剑,突然叹道:“镇魂剑,缚魂符,那洞虚老道确实厉害,只可惜那镇魂剑也就是一把剑而已,如今被这小辈无意将那最厉害的符咒给揭去,这剑还能镇住我吗?”

、“我被镇压了五十年,这五十年里修为没有一丝长进,神魂和肉体被封印的严严实实,要不我早就修成阳神了。”

这蛟龙说着说着,竟然眼睛由绿转红,周围顿时阴风阵阵,这蛟龙眼睛突然闭上,而周围顿时变的一片黑暗,而一道绿光冲天而起,一个横眉竖目,一头黑发随风飘扬,眉心处有着一道绿痕的妖异男子出现在虚空之中。

“阴神显形,那长发竟然会随风飘动,都能让肉眼可见,这蛟龙修为恐怕最少都是显形的大成境界了。”

“这就是你的阴神样子吗?”李易问道。

这妖异男子凝视着李易,微微点头,而后看到昏倒在地的许镇山,突然手中发出一道绿芒覆盖在了许镇山的身上,顿时融入到他的身体中去。

“你想干嘛!”李易见那男子出手,也顾不上对方实力高强了,当即念头一起,阴神已经破壳而出,带着这把镇魂剑便向着那男子射了过去。

这男子身体都未动,李易已经感到空中有股巨大的压力向着自己压了过来,而阴神已经被震了回去,可是那男子却未伤自己,而许镇山突然从地上爬了起来,揉眼道:“怎么天黑了啊!”

“镇山哥,你醒了啊!”李易这才明白那男子原来是将镇山恢复清醒,当时便大喜道。

许镇山却是根本没有听到李易说的话,此刻看到虚空之中的妖异男子,喝道:“你是谁?”

李易这才想起自己的阴神出壳,镇山哥怎么能看到自己,无奈笑了一下,顿时回到了肉体之中,只看到那妖异男子对镇山哥笑道:“你可以叫我白辰。”

李易将刚才的一切都告诉了许镇山,许镇山此时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取剑,所以无意中将这妖魔放了出来,见他对自己没什么恶意,许镇山壮着胆子接着说道:“你为什么会被封印在这潭底,现在想怎么样?”

这白辰听到许镇山这样说,竟然长叹一声,道:“我本是修炼百年的巨蟒,后蜕变成蛟龙,在深山之中又修炼了上百年,方才练出阴神,达到夺魄大成,进入显形之境。”

“果然已经是显形境界的高手,难怪这样厉害,现在看周围天色一片漆黑,估计应该是在这白辰的意念之中,全部对方灵魂力太强大促使自己产生幻觉。”李易此时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只是见这白辰并没有伤害自己和镇山哥,倒是不像一个坏人,不觉问道:“我看你不像一个危害苍生的妖魔,为何会被你口中的那洞虚老道用我手中这镇魂剑和那什么缚魂符镇压封印在这深潭之中五十年了。

“哼,我的肉体乃蛟龙,堪比你们人间修炼武术的宗师境界,只待修成阳神,度过那天劫,便能成为神仙,到时便可舍弃这具驱壳,在这世间以现在这人形逍遥自在,连转生都不需要,而且从没有伤害过人类,可是那南极天山上的天一道掌门洞虚真人,妄想抓住我用来炼化成增加肉体和灵魂修为的金丹,那洞虚老道道法高强,已经进入了阳神的境界,我根本不敌,仗着肉体强大便逃进这深潭之中,那老道阳神入水,威力大减,无法消灭我,一气之下便用手中镇魂剑,再幻化出一道非常厉害的符咒“缚魂符”便将我永远封印在了下面。”这白辰似是气愤至极,在他周围泛发着一股股巨大的阴风。

“天道不仁,那所谓的正道修道高人,竟然做些这样的事情。”李易十分气愤,许镇山也为这白辰很是愤慨。

“好一句天道不仁,你们两个小兄弟与我有缘,不但无意中解除了我的封印,让我重见天日,而且难得有一副这样的正义之心,我很欣赏。”这白辰言语之间无不透露的欢喜之意,而也把小辈改为了兄弟,看来对李易和许镇山很有好感。

就在这一刻,天空中突然转为晴空万里,黑暗全部消失,李易清楚是因为这白辰收回了念头,所以恢复正常,而白辰的阴神此时已经飘到李易和许镇山面前,说道:“那些自命正道之士,却尽做些见不得光的黑暗之事,甚至为了一些天材地宝,便能出卖自己的亲人,朋友,我看两个小兄弟初入江湖,不知这世间坎坷艰难,以后做事却要多留一份心眼,尤其是你这个小兄弟,如今带着镇魂剑,此剑虽然算不上什么绝顶的神兵,但也足以让你陷入危险之中了。”

“多谢白辰大哥提醒,我自会小心的!”李易见这白辰关心自己,而且称自己为小兄弟,便也改了称呼,称其为大哥。

白辰又看了看李易与许镇山,叹道:“我与你俩有缘,只是初见天日,我却又很多心结未解,以后若有机会再见,定当好好畅聊,如有什么难事,也可来找我,我打算前去白云山白云洞暂居,我先去了。”

白辰说完这些话,与李易和许镇山两人道别,便已阴神归壳,那本体蛟龙带着一阵狂风就要破风而去。

“白辰大哥且慢!”李易突然想起了什么,顿时大声喊道。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