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我的黑道男友

第一部 第二十七章 他的动怒

收藏书签 字体:16+-

“王雨,你没事吧?”我跑到了王雨的身边,问着王雨,王雨的脸上只是有些淤青。

“没,没事!呵呵,我真挺没用的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王雨说这话的时候对自己充满了责备。那种懊悔是我不能明白的,是一个男人保护不了自己一个女人的极度懊悔。

“不,不是的。”其实王雨打不过大熊是正常的,因为无论身高跟体重他都无法跟大熊相提并论。但是他对我的好,我真的很感动,不过我仍然无法回应他什么,我实在是对他没有任何感觉。

“我跟风少爷简直差太远了。”

对了!我刚想起来,还有风净尘的事了,就在王雨说完这些话后,我感觉到背后非常的凉,我回头一看,一双双充满杀气的眼睛都在盯着我,我知道他们是风净尘的粉丝,我看来又要使用我的说谎神功了。

我站了起来,对大家讲着:“其实啊!话说起来,我说的那个远方亲戚就是风少爷啊,哎呀,大家别以为我们是远方的我就可以近水楼台了,我曾经向风少爷表白过,但是风少爷他啊,拒绝了我无数次。而他今天帮我也只限于亲戚的关系啊,我真的挺苦命的,他说他喜欢的根本就不是我一型的。”说着我便将脸上的手帕拿了下来,擦拭着我那无泪的眼睛。妈的,风净尘你偷着笑去吧!我从没向人表白过,今天我还当大家的面说我向你表白无数次,还被你拒绝无数次了。

“是这么回事吗?”

“那风少爷喜欢什么型的?”

“是啊,他喜欢什么型的?”

喜欢什么型?我知道个屁啊!我现在在大家面前是温柔型的,那么:“他喜欢暴力,泼辣的那一型的。”

“啊?知道了。”

“谢谢你了,苏蕊。”大家跟感谢神一样的感谢着我。爽!说瞎话就是有这种功效。

“不客气,不客气。”我像伟人一样的向大家挥着手。这时大家都满意的离开了。

“苏蕊,原来你和风少爷是远方亲戚啊?”王雨似乎对我的瞎话很满足的问着我。

“是是。”是个屁!跟他是远方亲戚我能少活两年:“王雨,你等我下。”我的话刚说完,便跑进了教室将李梅拉了出来。

“李梅,你帮我送王雨去下保健室,我有点事,就先走了。”这是给你的机会哦。

“苏蕊!”

我听到李梅不断的喊着我,但是我装做听不到,便直接跑上了天台,因为刚才风净尘因为抓住大熊的头撞击玻璃的时候,他的手也同时被玻璃划伤了。

在天台的门口,我听到了像栽猪一样痛苦的嚎叫声,我知道大熊可能是倒霉了,当我推开天台门的那一刹那,天台的场景把我惊呆了。

我看到风净尘,白易青和云晟睿向上次审我一样的做在天台上,但是这并不是使我惊呆的场面,真正使我惊呆的场面,则是大熊躺在天台上,泱泱一息的样子,以及他的俩只手,已经消失不见了,天台上弥漫着刺鼻的腥味。

因为我的进入,云晟睿和风净尘同时迅速的站了起来,冲向了我,但是云晟睿因为离我的距离最进,所以第一次到了我的面前,他将我迅速的拉出了天台外,而风净尘见到云晟睿已经将我拉了出去,所以他也停止住了脚步,云晟睿关上了天台的门。

“没事吧?”云晟睿紧张的问着我,我知道,他是怕我因为味到血腥味呕吐。

“没,没事。”本来什么都不怕的我,但是现在双腿仍然在颤抖着,我知道大熊的手为何会被砍掉。因为,因为他推了我,所以,风净尘竟然砍了他的双手?为什么会这样呢?他只不过是推了我一下而已啊。风净尘何必会如此生气呢?

“你上天台来有什么事?”

“我找风净尘有点事。”我的话刚一说完,天台的门就推开了,出来的是风净尘和白易青。

“尘,苏蕊找你。”云晟睿对风净尘说着。

风净尘看了我一眼后,便对云晟睿和白易青说道:“剩下的事交给你们了。”风净尘说完,便拽着我离开了。脚步走得很快。

“什么事?”风净尘将我拉到了教学楼的走廊内,用他那冰冷的眸子凝视着我。

我没说话,只是一把拉起的他的手,将他给我的手帕包裹在了他那只受伤的手上,他的手真好纤细,但是他的手心里却满是茧子,这一定是因为体能训练而造成的磨损,我能感觉到他从被义父收养后受了怎样的苦。

包裹完他的手后,我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但是他此刻的表情叫我很意外,我注意到此时他的冰眸子里,好象似乎融化了一般,充满了柔和。

“我刚那样对那个人,你不怕么?”风净尘的语调也柔和了许多。

“我为什么要怕?我听李梅说过了,他是怎样的人所以那种人就该有此报应,只不过对他那样你会不会有麻烦呢?”其实我这话问了也白问,但是我确实有些担心。不过我想知道不是这些,而是他为什么会那么生气?但是我没问下去。

“就算我杀了他,也不会有任何麻烦,因为地位和金钱能解决一切。”每次都是这样,当风净尘一提到地位的时候,眼眸里总是充满了不满足。

“呵呵,那就好了,对了!你为什么会知道我不能闻血腥味?”

“第一次见面,我想要不是你发现我身上的血了,应该不会那么快离开吧?你出巷口的时候,我看到你在呕吐,所以我就想你可能对血的味道受不了,而后来的几次我就更可以确定了。”

他对我说这些的话的时候,声音低沉而柔和,就像魔法一样的吸引着我仔细听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我知道,他真的好细心,好细心,但是,他的性格说变就变,这也挺叫我郁闷的。

“你在这跟我聊不怕有女生围攻你么?”

“不怕了!”我自豪的说着。

“为什么?”

“我跟他们说你是我远房亲戚,而且向你多次表白都被拒绝了,而且……”我靠,我要是告诉他,我说他喜欢暴力,泼辣的女生他得杀了我,我估计一会我就该爆尸天台了。

“跟他们说你是我们不是远房亲戚,而且你也没有向我表白过。”他的话叫我一惊,我看了他一眼,他的眼眸中已经没有了柔和了,而被冰冷满满占据着。这人变脸比翻书还快。

“不行,要不我得被杀死。”

“算了,我先走了。”

看见没说了伴君如伴虎吧?他可能觉得我跟他攀亲戚他很丢脸,但是那种时候没办法啊,值当的么,我还委屈说我跟你表白了呢,切。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