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都市之神显

第42章 小姑娘很汉子。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四十二章 小姑娘很汉子。

经过码头的闹剧,大家就当是天下集团因为快输了的发泄吧!对于他们让周泰的女儿出战都有些不齿,找不到好赌手俩男人出战也行啊!输也要输出气势呀!让个小姑娘顶着家族的压力你丢不丢人?

可周氏兄弟只是和带贝雷帽的老者低声打了个招呼,握了握手,然后一声不发的跟着周媛上了船,周媛一身jīng干的白sè正装让她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就连高进和穆子清都在这一刻被人给忽视了。

造势!陈建和大家商量的就是先造势,以众人的低调突出周媛的高调和不同,给对方造成疑神疑鬼的错觉最好,如果对方不受影响,一会儿真赢的时候,大家也不会觉得太突兀!

陈建偷偷的看了一眼穆子清,他的嘴角有一块不明显的淤青在灯光下还是能看出来的,难道这家伙真的去了关婉家任打任骂?自己不会一下子又造就了一个好纨绔吧?那自己岂不是赶上佛主?能让人放下屠刀立地……成好人?

周家本就不是什么好货。这次来要说不防备那是假的,二十个黑衣保镖把陈建牢牢的挡在中间,说是保护周家兄弟,其实是隐藏陈建,他是周媛的信心来源,是周家兄弟的心灵靠山。别看周氏兄弟他们一副酷酷的样子,其实心里不知你念了多少句菩萨保佑,念念的就变成了大师保佑而不知串了词!

“我今天在这里说一句,今天的赌局不管谁输谁赢,以后都不许用不合法的暴力手段去报复对手,先前一段时间发生的事严重破坏了社会的安定团结。现在的社会和谐才是根本!上面已经严厉的批示,如果谁在不守规矩,秦市没有你的立足之地!还有今天的赌局,不许用手法作弊,呵呵,当然我相信在好几台监控下作弊也不容易。如果谁作弊就是不给我这公正的面子!不给我面子在秦市我还是说的上话的……”

这老头大家都知道刚升任政法委书记,虽然因为是外来的根基不深,但绝对是实力的实权人物,得罪人的事他还真不怕!能来给两个大公司做和事姥看来也不是个迂腐的人。看来是官场讲话习惯了,一说就是十分钟,大家还得装模做样的听着,直到他讲过瘾!

让大家奇怪的是他的语气中好像是来真的了!不知他好卖的什么药,穆子清看了看高进,对方轻轻的点了点头,这是说不作弊赢这小丫头还是有把握的。高进在心里嗤笑,我的手法也许瞒不过世界顶尖的赌王,但想办法瞒过监控还是可能的。可是你们真能逼我那样做吗?

这首游轮排水量虽然只是四万吨的中型游轮,但五层的船层设计也显得很是气派,内部的娱乐大厅很是宽广,这艘注册美国籍的游轮上自带赌博大厅,今天大厅zhōng?yāng只摆了一张赌桌,能进来观战的人都远远的在双方背后安排座椅,头顶上一流的监控设施会让想作弊的人望而生畏。

大家依次坐好没有一丝的杂音,周媛和高进相对而坐,公证人坐的离开赌桌一段距离,荷官是个美女,双方都有代表一亿人民币的筹码,这可是真金白银换来的。输干就算输,基本上还算公平,没有什么三打两胜之类的!

灯光下照得大厅没有一丝yīn影,这时高进才看清周媛的眉心间的纹饰竟是一个小巧的神字。这是什么意思?

“小姑娘,你喜欢玩什么?你选,我不欺负你!”高进把脑袋后面的马尾捋了捋,绝对够狂妄!

“哦?这么大方?我就不客气了,我是个未成年人,没有学过赌博,就是和同学们玩过扎金花,不知可不可以?”周媛又恢复了一副俏皮的摸样。

“扎金花?哈哈哈……好久没玩过了,陪你玩儿了,那可是很考验人的呦,尤其两个人赌!好,开牌!”

“等一下!”周媛站起身,在大家错愕的眼神下缓缓脱掉外衣,里面竟然只穿了一件胸衣,雪白的皮肤上写满了神字,有一个神字正好在不太大的双rǔ间露出了头。尤其胳膊上更是缠绕着如蛇一般一圈圈神字。显得她很是诡异!这脱衣豪赌的架势让大家只想说一句,老周家的女儿真是汉子!

周泰和周井怪异的看着陈建,那眼神都带着熊熊的火焰。陈建现在只想对天高呼:冤枉啊!我只是在他的眉心间和手臂上写了两个神字给她壮胆啊!谁知道这丫头怎么弄得全身都是?还大庭广众之下脱衣?哪个青天大老爷给我伸冤啊!你那是什么眼神看我?我是那样的人吗?现在陈建就想上去狠狠的打这小丫头一顿,以后他就是有嘴都说不清,他爹他大伯看自己都像是看禽兽似的!这要是让丁玲知道……

不光是高进呆呆的看着周媛,穆子清更是联想到了一些玄幻小说上的描写,就连作为公证人的关书记都眯着眼一个劲的看,也不怕别人说他是老流氓。

“搞什么?弄些神神叨叨的就能赢还练什么赌术?可以开始了吗?”

“好了!”周媛现在绝对没有因为赌局而紧张,还有些得意,哼!丁玲知道你会给我身上画符咒,这次我看还不气死那老妖婆,咦?为什么说人家是老妖婆?

荷官绝对是有经验的,牌在她手上都快洗出花来了,高进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洗牌,周媛却是笑嘻嘻的浑不在意,又让观战的众人有些疑惑!这丫头搞什么鬼?

扎金花是流传在民间的很普通的赌博方式,几乎没有人不懂。三张牌发完双方谁也没有看,坐底一万上不封顶,扎金花赌的也是个运气加气势。讲的就是以前多欺钱少。高进没想到周媛也不看牌,先扔进去十万趟趟她的底。

周媛没有第一时间跟或者放弃,而是用手指摸了摸眉心的神字。这是陈建对她说的可以和赌神联系,是他信心的源泉,到这时候他对陈间的信任已经到达一个迷信的程度。她哪里会赌,最大的信心就是陈健说的赌神附体。

这就是陈建发挥的时候了,望运之眼打开,只要在他的视力能看清的范围内都会能看到一个人的气运,幸亏高进还算不上是大气运者,他的汽运还能看透,不看不知道一看真奇妙,原来赌博的时候人的汽运是如此的不稳定,两人头上的数字一会儿升一会儿减,看来输赢不分牌面只在你的一个念头。

不过陈建还是从其中看出倪端,高进的财运数字起始数字师负一万的,不过他扔出十万后就正负之间上下浮动,是不是说这牌他其实输了,但他实在炸周媛呢?瞬间就把信息通过梦魇空间传递过去,也就是把周媛拉进梦魇空间一秒钟的时间就给她了一个信息:跟到底!

周媛不愧是**出身的大小姐,果然够豪放,哗啦一下扔进足有一千万。一下子就勾引起了大家的热情,大屏幕上可是清楚的直播着这一幕,不少成功人士都爱赌一手的,好家伙!第一把就是个小高cháo?

高进也是一呆,以他的赌术一副牌在洗牌的过程中他能记得百分之八十往上,要不他也不会进入世界排名,这次他知道赢面几乎没有。可是在不看牌的情况下小姑娘竟有这么大的魄力,他是瞎咋呼呢还是她真有本事,不过一想她这下注的样子分明就是菜鸟,不懂得放长线钓大鱼,不由得笑了。

“不跟”说着潇洒地把牌扔进桌面。

“呵呵呵……这么说我赢了?”周媛高兴的把筹码划拉过来,起身猫腰间那小小的rǔ鸽晃出胸衣大半,让看大屏幕的周泰一个劲的搓脸。不知他是不是脸在发烧!

第二局高进清楚地记得对方是个同花,自己的同花刚好压他一点,是个冤家牌。这弄好了那绝对是能狠狠的赢一把,他只是小心翼翼的先扔进二十万,这只是在钓鱼。可周媛还是连看都不看牌,只是用手摸着眉间的神字。

“上次赢你一把,这次就让你赢一把,我是不是很懂礼貌?”说这把牌翻了过来扔进赌桌。

“同花?哎呀,可惜……”一时间看热闹的都在怀疑周媛会不会赌。可高进的脸sè却yīn了下来,这绝对有问题呀!那里有这么巧的事?难道对方是个高手,可从收集的资料上看周媛绝对不会赌术的。那是什么问题?难道……他把目光集中在他的眉间的神字上,没有什么奇特呀,看样子还好像是碳水笔写的,难道传说中真正的养鬼从现赌坛?可那一身的神字不像啊?他没有发觉自己的心有些乱了!

又换了一副扑克,荷官洗牌还是那样的好看,高进集中jīng神的同时,用眼角瞄了一下周媛,顿时眼睛一抽,好几张牌没有记清他的位置,原来周媛根本没有看荷官洗牌,而是在伸出那写满神字的胳膊,再用手指一个个点着那些神字。显得诡异而又神秘。

就连周泰和周井为她这一诡异的表现弄得有点发毛,回头看了一下陈建,见他一副老神安在的样子才放下心来。

现在在场的人都看出了高进有些神情怪异了,原先那副傲慢已经收起,转而变得庄重。是什么原因?就是因为两把牌吗?还有周媛那诡异的表现,每个人都在心里燃起熊熊的八卦之火,今天看来有好戏呀!老周家的闺女什么时候这么不简单了?

而周氏兄弟两次回头却落到了一个有心人的眼中,他就是公证人关玉龙,秦市的政法委书记,他不相信天下集团会把自己的命运交在一个小丫头身上,那他身后就一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他把眼神在那群保镖中巡视起来,突然他微微的笑了!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