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墨裔

001 营地

收藏书签 字体:16+-

墨裔

山中一日,世上千年。当年在这一片土地上所发生的一切,早已经消失不见了。

日落黄昏。山谷的溪边,一群身穿迷彩服的人正在忙碌着,他们熟练地在高地上用工兵铲铲平了碎石灌木,再铺上一层黄土,用脚踩实,然后才在上面搭架起一顶顶是墨绿色的帐篷。

一个身材高大,浑身充满力量的男人,正在巡视着众人手头上的工作,他那如老鹰般犀利的眼睛看到一些瑕疵的地方,就过来亲自纠正,神态一丝不苟。从这里可以看出,这男人应该是队伍的领队。

古徵别着两只手,口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一身土布衣服,土里土气的,跟整支队伍格格不入,他的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样子有点吊儿郎当的模样,看上去像个不良青年。他站在离众人不远溪边的那块巨大的石头上面,仔细仰望这山谷周围一圈之后,眉头微微蹙了起来,他走近那高壮男人的旁边,说道:“孙大哥,这里可不适合扎营啊!”

孙言正在指挥众人干活,听到了古徵的话,眉毛一挑,“为什么?”一路上,这古徵老是在他耳边唠叨着,说这个不行那个不可以,他耳朵早已经起了厚厚一层茧了。

古徵拉着他,指着山谷周围,说道:“你看左边山峰如一把尖刀一样,朝着我们这里,而这山谷又圆得像砧板一样,再看那溪边的巨石,就像一块磨刀石,磨刀霍霍,我们在这里扎营就像砧板上的肉啊!”古徵正色说道。

孙言挑起来的眉毛马上就舒展了开来,他“呵呵”一笑,一拍古徵的肩膀,古徵那一样强壮的身板也忍不住摇晃了一下。“古徵啊,别老是拿你师傅那一套东西来跟我说,孙大哥我是个理xing的人,这么无稽的话我怎么会相信呢?”孙言又清了清嗓子,冲着不远处的一个队员喊道:“陈浮,你小子勤快点,说了多少次了,在山林里不准吸烟的,你咋老就没能够控制你的烟瘾?”

那叫陈浮的小伙子冲着孙言尴尬一笑,做了一个“OK”的手势,一下子就把手中的烟头给掐灭了。孙言回头又对着古徵说道:“古徵啊,你只要当好你的向导,不要带我们迷路就好了;我当过七年的兵,在山林里打滚了六七个年头了,什么地方没呆过啊!这里通风,居高临下,又临近水源,能在天黑之前找得到这样的一个地方扎营,已经是我们的运气了,山里头的天黑的快,就算听你的转移地方扎营,也是来不及了啊!更何况,像我这么理智的人,怎么会相信那无稽的东西呢?不要老拿你师傅那一套出来危言耸听啊,时代不同了,你得与时俱进啊!”

古徵只好冲着孙言苦笑了一下,默不作声。古徵的师傅是进山前最后一个小镇有名的风水师傅,不过师徒两人却远离人群,住进深山之中,孙言此番进山,本来是想找古徵的师傅带路,可是那老风水先生早在几个月前就病逝了,无奈之下,他只能聘请古徵这个才刚满二十岁的小“风水先生”了。

这是一支考古队,前去深山里头一个叫李家峪的老寨子考察---这是领队孙言这样对古徵说的。当然为什么这考古队里有着十多个膀大腰圆的青壮队员,就有点让孙言无法自圆其说了。孙言是退役军人,考古队的投资人花了大价钱才聘请他当了这支队伍的领队。队伍里面的实际领导人是考古队的主持人林秀德教授,不过他已经是个六七十岁的老人了,日常事务他从不cha手,都是交给了孙言打理一切,整天都是跟他身边的两个学生拿着地图研究着什么。

古徵只是队伍前天才从山里头聘请来的向导而已。因为前段时间下雨,考古队之前走的道路都被泥石流冲垮了,领队孙言无奈之下只好改道,绕了差不多一百多里的山路,走了这条根本就没有人走过的地方。

在小镇里他想聘请一个熟悉这山区的向导,可是小镇里的人听说他们要去李家峪,个个脸色都惨变,无论孙言开出多高的价钱来都不为所动。最后还是有人指点了古徵师徒,这一带,敢去李家峪的人,也只有这两人而已。于是孙言就找到了古徵居住的地方,发现古徵的师傅已经病逝了,失望之余,他犹豫了一下,把自己需要一个向导,从这里带路到李家峪。他给古徵开出了一个高价:一天三百块钱的向导费,要知道,这深山里头,一个成年人一年的纯收入也不过是两千元,甚至有些地方还是属于赤贫,这么多钱,足以让不少人心动不已(只是孙言很郁闷,这个价格他已经向不少山民开出,可是那些山民就是拒绝了)。

听到孙言等人要从这里去李家峪,古徵也心中一凛。李家峪素有凶名,在附近有一首歌谣已经流传多年:“李家峪,李家峪,活人不去死人去,云里不见雾里现,生人不见死人见。进了李家峪,再也不见亲人面……”这些歌谣也不知道是从哪时候开始流传下来的,但是足以说明李家峪在这方圆百里之内,是一个绝对的禁忌之地。

古徵略一思索,就答应了孙言的请求。除了那几百块钱一天的向导费外,他更加关心的是这队伍的安危。他很清楚,从这个地方进去李家峪的人,几乎都是没有好下场---例外的是古徵和他的师傅,因为他们洞悉着这李家峪的秘密。实际上,这也是两人隐居于深山的主要原因。

古徵叹了一口气。孙言的固执让他无可奈何,时不时还会大摆他的经验主义和人生信条。这也不能怪孙言,因为李家峪孙言已经不是第一次去了,之前的经历都是非常安全,并没有什么古怪的东西出现。只有古徵心里清楚,之前孙言等人之所以没有错,那是因为他们走的不是现在这一条路。

这世界就是这样,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同一个问题,得到的结果也是不一样的。而从不同的道路去一个的地方,遭遇也不一样,甚至,所去到的那个地方,可能也不一样了。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