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犯浑的青春

19 妹妹忧郁的眼神

收藏书签 字体:16+-

19妹妹忧郁的眼神

19妹妹忧郁的眼神

学校里的生活平淡清净,夏一木努力不去想一些烦恼的事情,只想安安全全结束学业。然后找个工作,上班,挣钱,帮助家里。等家里的事情收拾利郎,自己娶个媳妇。娶谁呢?这时候忍不住发狠:就先娶了阿贞,然后再与她离婚!谁让她不让自己痛快来着!

烦心事躲也躲不过,家里寄来信,说弟弟夏雨林已经退学,他自己去南方打工了。

夏雨霞是得到夏雨林的那个初中女同学邵华捎来的夏雨林留给家里的信才知道的。夏一木妈妈气得吃不下饭。先斩后奏的夏雨林已经去了一个多月了,并且连通讯地址都没有。夏一木干着急也无从发力,只能憋着满肚子的火气写信劝解妈妈妹妹放心,说阿林不小了,能够自己照顾自己了。这样好了,等有了阿林的地址,我去找他……

此致以后写下祝福,署上名字,随手画下某年某月某日,把信件寄回了老家。

日子如同同版照片,一张一张的好像没有什么差别。

感觉上个春节才过,这个大年又到眼前。

夏一木收到妹妹的来信,说家里要让阿霞年底结婚。

夏一木向伙伴们借钱,给妹妹买些东西做贺礼。王坤老是去与女友鹊桥会,寅吃卯粮,生活费透支了。李福花光了钱买书,望着一大堆书终于明白,人光有精神食粮是不够的,是不顶饥的,只好天天跟着史海蹭饭吃,欠了史海不少饭票。韦冉生活不比夏一木家富裕,他到沈漾翠那儿去借钱。借来二百,一百是沈漾翠的,一百是郭双的。

周末,夏一木让会买女孩用品的陈艳雪陪自己去小商品城买东西.陈艳雪相中了那件价格不菲的礼物,又替夏一木付了二百多。

今年过年与往年不一样,夏一木家有一件大事。夏雨霞结婚。

这时候,失去联系的夏雨林也回老家了,没有带回多少钱,却带回一个小姑娘,肖娟,说是他的女朋友。

本来,结婚的事情要有个长幼顺序。就是夏一木先结了婚,然后夏雨林结婚,最后才能是夏雨霞。可是夏一木上大学,结婚的事情就不能按照村里常规来进行。夏雨林要过过谈恋爱的瘾。而夏雨霞的婆家就这么一个儿子,婆婆盼着早早抱孙子,就一而再再而三地跑来商量的婚事,并且还大方地许诺不要女方多陪嫁。盛情难却,婚事定在腊月二十号举行。

腊月二十那天早上,天蒙蒙亮,迎亲的队伍来了。夏雨霞妹妹哭别,妈妈哭得站不起来。媒婆牵着夏雨霞上花车,夏雨霞向夏一木、夏雨林泣声道:“大哥、二哥,我走了……。”

夏一木、夏雨林,严肃沉重地点点头。

三天之后,夏一林去接妹妹回娘家。

夏一木帮着阿旺阿举去集市上卖海带,他们俩从沿海贩运了一车海带,准备过年这几天发一笔小财。

回到家的妹妹神情憔悴。新娘子休息不好,应该是乡下闹洞房的风俗害得。休息不好,人很疲惫再正常不过了。

妹妹有点强颜欢笑。夏一木心痛,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想不明白就干脆不去想了,夏一木约了阿举、阿旺去村头的河里溜冰。天气寒冷,河水结了厚厚的冰,成了天然溜冰场。顺着河道,不知不觉,溜到了徐素贞村头。阿旺、阿举建议夏一木去叫老婆一起来玩,夏一木笑了:“我老婆怕羞,有你两个跟着,人家哪里敢出来,呵呵。”

妹夫来接妹妹去家里过除夕。妹妹抱着妈妈又哭。妈妈安慰着妹妹,送妹妹到街上,看夏雨霞坐上妹夫的自行车去婆家。

阿举阿旺都结婚有了孩子,谁都没有多少功夫陪着他玩,百无聊赖的夏一木过了年就想去学校。

临走,夏一木必须做的一件事,还得要礼貌性地向徐素贞家里告别。徐素贞去沿海打工,没有回来过年。像徐素贞一般大的女孩子都已经结婚生子,而徐素贞却被阿木拖累,仍然待嫁闺中。徐素贞不愿意春节回家,估计是没有心情欣赏他人的一个个喜庆婚礼。

徐素贞的妈妈,就是夏一木的未来丈母娘,把徐素贞的打工地址和徐素贞的一张照片给夏一木。夏一木发现信封挺旧,还好,照片照的真漂亮。

出发时,妹妹给夏一木五百块钱。夏一木说生活费够了,不要。

夏雨霞硬塞给大哥,说:“这是我自己的私房钱,你给我买东西肯定借人家钱了,回去还给人家啊。”

夏一木望着妹妹忧郁的眼神,心痛。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