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神极

第20章 数月后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二十章 数月后

铭起刚到能兽身边,这头能兽就直接闪躲开去,铭起看清了它的样貌,是一头兽士六段初期的黄金狮犬。之所以叫师犬因为它本身是犬类,不过却一身如狮金黄,而且还有狮的鬃毛。

这头黄金师犬经过变异达到了兽士六段巅峰,铭起在速度上勉强能和它相比,不过铭起却能很轻易打败杀死它,因为所有变异能兽的战斗持久力都不强,至少铭起遇见的是这样。

铭起一爪落空,铭起并未继续施展下一次进攻,而是等着它进攻自己,黄金师犬躲过铭起的攻击后果然马上反击,快速向铭起扑来,铭起再运狮爪,一爪吓退黄金师犬,黄金师犬退后几步马上再次扑袭而来,铭起可从不妄想闪躲,因为闪躲只是给它制造一直压制自己的机会,铭起再挥一记狮爪,打在黄金师犬的爪上,直接吓退了黄金师犬。黄金师犬有些发怒了,直接再次扑向铭起,铭起不慌不忙,既然速度不如它快,那闪躲最后的下场肯定是在黄金师犬疲惫前被击败,铭起再运起狮爪,铭起一击打出音爆又一次吓退黄金师犬,黄金师犬彻底恼怒了,疯狂向铭起展开攻击。

奇怪的是铭起现在不用狮爪,而是随意挥着手,不过手型狮爪,可是黄金师犬每次眼看都要攻击到铭起,但都被铭起唬兽的狮爪吓退。 其实铭起这么做是从地球训兽中得来的启发,当驯兽师挥舞辫子的时候狮子会按照驯兽师的指挥做事,这并不是因为狮子聪明,而是驯兽师在训练的时候那皮鞭没少落在狮子身上,久而久之狮子对那皮鞭自然产生了恐惧,日后驯兽师拿出一个假皮鞭狮子同样也会害怕,铭起这次运用的正是这个道理,刚开始的三记狮爪就是为了让它产生恐惧,后面铭起再度手成爪型,黄金师犬自然会出自本能害怕而闪躲。

一来一往,黄金师犬渐渐攻击频率减慢,攻击速度也减慢,铭起心底想到,是时候了。

铭起在黄金师犬再一次攻击的时候,运起能施展‘迷影鬼步’和狮爪反攻向黄金师犬,这时的黄金师犬已经处于疲劳状态,躲过铭起的第一爪后,铭起马上的第二爪它哪能再躲过。铭起一爪直接拍在它的头上,黄金师犬瞬间毙命,铭起急忙从能戒里取出一个小瓶,接在黄金师犬的断头之处。接满一瓶后铭起把黄金师犬的尸体和这一瓶血液放入能戒里。 铭起的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了接下来,铭起就需要在山脚最下部相对安静的地方吸收钟灵石了。

铭起全速展开,掠影而过,向山脚下部行去。

铭起刚回到山脚下部自己这几日一直待在的地方,立刻用能渗透入钟灵石到处破坏钟灵石的结构。很快,铭起一捏那快钟灵石成了粉末,铭起抓紧时间把黄金师犬的血拿出来,还好未晚,铭起暗舒一口气,虽然能戒之中除了放进去的东西并无其他物质,但血液在里面还是会凝固,这就是铭起一路全速赶回的原因。

铭起握着还留有余热的瓶子,铭起把钟灵石的粉末一点点洒进入,钟灵石的粉末一遇见这头变异了的黄金师犬的血液顿时消失无形,而原本那血红但混浊的血液,变成血红而同名,铭起记得书上说本来能兽血液,加上钟灵石后,这混合**应该是变为无色透明的,现在这变异能兽的血液和钟灵石混B股出如此模样,铭起也只能睹一把了。

铭起盘膝而坐拿起小瓶,把所有**喝入体内,顿时一股强大的能从体内暴涌开来,所有的能夹杂一股奇异的东西,渗入铭起每一个细胞。铭起的身体能以极快速度恢复着,很快达到了饱和状态,此时那股奇怪的东西,在铭起饱和的细胞内形成一个小漩涡,细胞外源源不绝的能注入细胞的同时铭起却并未有涨痛感,而是非常舒适。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两个时辰,铭起细胞内的小漩涡不见了,而能也停止注入,铭起仔细检查了身体里细胞的情况,发现自己细胞现在分泌出能速度加快了大约一层,铭起心底一喜,本来能兽血液加上钟灵石只能加快半成,现在用变异能兽的血液却提快了一成,正当铭起打算站起身来,突然感觉自己周身火热,血液如同沸腾一般。

铭起没想到这副作用会在吸收完毕时爆发,现在铭起只能靠自己的意志撑过去了。铭起体温越升越高,在冬季的天气下,铭起周身可见地冒出水蒸气,铭起运转起能,把能汇集在经脉与血管靠近处,铭起一咬牙把自己经脉冲了一个小口,再通过能冲破血管,铭起顺利向血管内导入能,此时铭起的血管和血液温度都和变异能兽不一二般,铭起经脉内不停运输去的能快速让铭起的血液冷却,铭起大喜,加快能的流动速度。

很快在铭起把全身过半的能注入血管后铭起身体的温度才算降了下来。

正当铭起暗舒一口气时,血管里注入的能突然暴动,通过毛细血管纷纷注入到细胞之内,原本已经空去一半的细胞再度填满,不过这次那小漩涡再度出现,在铭起的细胞内越转越快,最后小漩涡直接破碎,形成小漩涡的那股奇异物质扩散到铭起的细胞各处,铭起运转一下能发现提升的恢复速度还是一半左右。铭起彻底糊涂了,先是那股奇异物质,形成的小漩涡,再是血液温度莫名升高,最后小漩涡奇异破碎。

不过不管怎样铭起的回能速度提高了,这才是最重要的,铭起又不是修药师,根本不懂这些问题。

铭起站起身来,拍拍尘土,此时已经天黑了,铭起虽然能已经全面恢复,但肚子却有些饿了,铭起拿出黄金师犬的尸体,剥皮后慢慢在火堆上烤起肉来。

铭起看着油的乱流,不禁咽下一口唾沫…

铭起实在是个怪胎,即使能恢复了,居然对这黄金师犬大下杀口,一口气吃掉了整个黄金师犬的一般,铭起的食量正随着他的年龄和修为慢慢增长,以前是大吃十斤现在直接吃去了黄金师犬的一半身体,不敢想象以后铭起会有多大的食量。

铭起吃完烤肉,开始修炼起‘手刃’这几日一直忙着做其他事,铭起的‘手刃’几乎没有增长过…

时间在铭起的充分利用下过的很快,数月的时间给铭起不小的增长,铭起本身达到能师两段中期,控能技在‘手刃’之后铭起又接连掌控师级中阶的‘释能护体’‘刚柔近战’,铭起数月内经历太多的事情,也让铭起原本不算冰冷的心变得冰冷。

距离修圣学院的招生考试还有十天,铭起身着一套黑色薄衫,这是铭起在一个月前夺来的,铭起光这个月内杀死的不轨修能者就有几十号男男女女的人。

能兽山脉修能者增多主要就是变异能兽,不少修能者来此为了杀变异能兽,变异能兽在其他地方很少见,所以变异能兽的皮毛,血肉等是一般能兽的很多倍,为了获取更多的兽皮等物品,能兽山脉第一层,山腰下部及一下引起一场勾心斗角的厮杀,铭起在这种环境下能不冷吗?铭起在经历双角白犀事件后,本以为自己已经能很好分辨人心的铭起,在这场修能者内战的开始中差点丧命,铭起现在宁愿遇见师级能兽,也不愿遇见一些带着虚伪假面的修能者,铭起几乎已经把所有这来能兽山脉的修能者当做敌人一样防备。

铭起打算在过七天再回到距离城,铭起想再找寻一些天材地宝,或者杀死一些变异过后达到兽师级的能兽得到一点粮食和皮毛。

铭起几个月里收集来的天材地宝有十几种,铭起服用这十几种各式各样的天材地宝身体自身的肉体强度,能的提炼速度,能的恢复速度,能的储量等,都得到很大增长,铭起现在只要不遇见超过能师三段中期的强者,或者和他一样服用过不少天材地宝的能师两段巅峰以上的修能者铭起都能取胜。

铭起在一片绿叶已绿的森林里穿行,铭起在寻找能兽的足迹,现在的他这能兽山脉第一层里任何一处都是安全的,这里已经没有能兽能够伤害到他,即使是兽士七段巅峰的能兽变异后达到兽师一段中期,即使他们施展出血脉能技。血脉能技技,兽师级及其以上能兽都会施展的一种由血脉传承下来的技能,有的能兽有几种生原技,有的能兽只有,不过兽师级的能兽能兽普遍只有一种,随着修炼增长,血脉传承的技能,就会一点点觉醒,能兽的进阶或修炼一般是能兽在成年时还未达到师级那它的实力永远停止在成年时的实力,这也就是为什么师级前的能兽一般成年时实力固定在一个段,而能兽释集会有记载的原因。

铭起找了许久,终于在森林东面发现能兽的足印,随即铭起追了上去,不过一盏茶的功夫,铭起已经追出十几里地。

很快铭起发现了这头能,可是铭起却觉有点不对劲,这头是七段巅峰的风影豹,现在的实力正是兽师一段中期,它似乎在逃跑什么,铭起的目光顺着风影豹,的背后向后搜寻,果然有人追杀它,三个修能者两男一女,铭起很轻易看出了这几人的实力,追在最前面的男的是能师两段初期,身后的那一男一女分别是能师一段巅峰和一段中期,铭起嘴角一笑,一道黑影冲了出去。。。

(求花!求花!!)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