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修真女配桃花劫

第7章 逃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7章 逃

黑豹纵身一跃,到了薛宓身边,在薛宓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张口一下咬住她的腰带把她甩到了背上,往外跑去。

薛宓刚勉强稳住自己的身体,就发现已经出了洞口,正前方虎视眈眈地立着四个黑袍人。

“没想到这种地方竟然还有高级灵兽,老六死的也不冤。”只听为首的一人阴测测地道。

“吼……”黑豹冲着四人龇牙,背部高高的拱起。

薛宓惊恐地抓住黑豹背上的皮『毛』,发现根本无路可逃,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黑豹要护着她,但此时自己身边唯一可以依靠的便是它了。

“看来你是一定要护着这小丫头了,嗬嗬……那你,就跟她一起去死吧!”说完扬手一条赤红的火龙冲着薛宓与黑豹『逼』来。

黑豹不退反进,张口一团紫黑『色』的巨大火焰迎接而上,在两团火焰碰撞的火花四溢时候,纵身一跃,从山壁与黑袍人的空隙间跳了出去,带着薛宓一路向东狂奔而去。

为首的黑袍人一甩衣袖将冲向他们的紫黑火焰拂去,立在原地,不怒反笑道,“有点意思,这里竟然出现了紫幽冥火!一只身负紫幽冥火火种的高级灵兽……”说着眼里闪过一抹贪婪。

只见他『舔』了『舔』嘴唇,一挥手,“追!”

“是”

……

薛宓趴在黑豹身上死死搂住,黑豹的速度很快,迎面而来的风像刀刃一样刮在她的脸上,生生的疼,而且空气一股脑儿地都往鼻子里钻,直让她觉得快要喘不过来气了,却一点也不敢松手,紧紧抿着嘴唇使劲忍耐着。

忽然听到身后嗖嗖的风声,薛宓奋力回头一看,黑『色』的衣袍在青翠的林中格外的显眼,又追上来了……

死死咬着嘴唇,努力压下自己想要放弃的念头,红着眼转头,坚定地看向前方,我一定,一定要活下去!

黑豹好似专门挑了条崎岖的路,一路上不是从山涧跃过,就是擦着悬崖的边角,看的薛宓心惊肉跳。又回头看了看,骇得眼睛一下瞪圆了。只见那为首的人不知道从袖中拿出了件什么东西,霎时间白光大炽,而他的速度竟然一下提快了好几倍。原本黑豹还可以仗着速度优势甩了他们,现在两者的距离却在不断接近,不一会从原先的人影模糊竟然近到薛宓可以看见他眼里的肆虐与嘲讽。

薛宓惊骇地看向他,忽的嘴上一疼,一股腥甜的气息直冲喉间,原来不自觉间嘴唇已被她咬破。

黑袍人见状轻蔑地勾了勾嘴角,扬手一把由火而成的赤『色』火刀凭空而现,被他虚着握在手中,往前一挥,一记火刃便直冲一人一豹而来。

薛宓瞪大眼睛死死盯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火刃,抓住黑豹皮『毛』的手逐渐缩紧,直觉得嘴里腥甜的气息越发的浓郁。

身下的黑豹好像已经察觉到危险,在火刃来到的瞬间,往右边的山涧里一跃,火刃擦着薛宓的耳侧而过,头发枯焦的气味立马传来,薛宓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在刚才短短的一瞬中好似已经停止了,手脚有些发软,差点从黑豹身上滑了下来。

经过刚刚一击,两者的距离又远了些,黑袍人见状有些恼羞成怒,从袖中取出一张黄『色』符纸,注入灵力,对准他们往前一扔。

奔跑中的黑豹感觉到袭来的符纸的威力,刹住脚步停了下来,转身一股纯黑『色』火焰从它的口中吐出,吐出火焰后黑豹的神『色』一下就萎靡了下来,身形开始逐渐变小。

黑『色』火焰与符纸对击到了一起,一股炽烈的热浪冲击把两人一豹冲飞了出去。黑袍人原先观黑豹最多只有元婴实力,没料到它对化神期修士的一击竟然还有还手之力,导致自己也被冲击的余波打了个正着,受伤昏死过去。

薛宓搂着还在缩小的黑豹也被一起击飞了出去,背部猛地撞上了远处的大树,一大口鲜血“哇”地吐了出来。勉力用手肘撑起身体,胸间肋骨好像是碎了,轻轻呼吸一下都疼得不行。接着扶着树干歪歪斜斜地坐了起来,发现自己面前昏『迷』着一个小小的熟悉的身影。

“小猫……”薛宓看着面前满是鲜血,伤口狰狞的一团,惊呼道。

看见小猫的模样,薛宓回想了下遇到小猫与黑豹的情形,一下全明白了,原来是这样,原来小猫就是黑豹,所以它才这样保护自己,我们也只是同行了一段路不是吗?你怎么……薛宓这样想着又看见小猫现在的惨状,嘴角往下撇了撇,一股泪意涌上眼睛,涩涩的。

憋回已经在眼眶打转的眼泪,使得她的眼睛看起来格外的红。薛宓望了望不远处躺倒的黑袍人,吃力地站了起来,抱起小猫跌跌撞撞地离开。

“首领!”后面追上来的黑袍人在远处看到昏『迷』不醒的老大,惊愕喊道。

薛宓听见呼声,咬了咬牙,稍稍加快了脚步,忽然发现前面不远处立着一块碑。

上书写着“珑月谷,禁入”。

薛宓立马拖着身子踉跄地跑了过去,仔细地端详了下,发现并没有错,真的是珑月谷。薛宓满眼复杂地看向山谷的方向,珑月谷,原文中的男配——戚无殇的地方。

“快!快!”身后追逐的人已经快到了。

薛宓望了望身后追上来的身影,又望了望前面幽深的林子,抱着黑豹一头钻了进去。留下来绝对是死,而进去……

要是薛宓没有记错的话,珑月谷的四周都是剧毒的瘴气,从来都只有珑月谷中的人出来,而没有一个人进到珑月谷中去过,因为往往走不到一半就已经毒发身亡了。

不过绝地往往也包含着生机,其实只要进去的人沿路找到一些开着米白『色』小花的珑月草就可以抑制毒发,是的,是抑制而不是解毒。真正的解毒草要在到达珑月谷口才可以寻到,解毒草与珑月草外表相差无几,只是花朵的花蕊是粉红的,而珑月草的花蕊是大红的。

一进入林间,薛宓就感觉一股浓厚的腥臭气体朝自己涌了过来,脑子立马晕了一下,使劲甩了甩脑袋,直到没有那么晕,才开始顺着路寻找起珑月草来。

林外。

黑袍人立在碑前互相看了看,并没有进去。

“她进去了,怎么办?我们进不进去?”一人问道。

“珑月谷什么地方也是我们可以闯的吗?老祖过来都不一定进得去!那丫头绝对是死在里面了!”另一人叱道。

“可主上要我们取她的真元,现在连具尸体都看不到……”其中一人说起“主上”二字时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其他几人听闻也都同时抖了下,不过他们几人进珑月谷根本就是送死啊,互相商议了下,决定还是先回去再说,于是背着昏『迷』的黑袍首领离开了。

此时的薛宓已经快神志不清了,眼前模糊一片,『摸』了『摸』小猫的呼吸,已经慢慢地有些弱了,薛宓急了起来,一急眼前就稍稍可以看清点东西了,弯下身子趴在一大片草丛里仔细地寻找,终于在一朵鲜艳的红『色』大花下找到了五朵珑月草。

薛宓惊喜地把其中三朵塞到小猫嘴里,让它含住,自己也含了两朵,脑中瞬间清明了许多,知道是花起作用了,于是轻轻抱起小猫继续赶路。

花的抑制时间并不长,必须尽快到达珑月谷,薛宓告诫自己。

因为书中并没有详细描写如何从林间去往珑月谷,导致薛宓几乎一直在林里打转,期间还遇到了很多毒物,在防御与躲避间弄得越发狼狈了。

天『色』已经渐渐地快要暗下去了,薛宓越来越急,黑夜的瘴气林里危险重重,可不是自己一个小小的练气巅峰可以驾驭的。轻轻『摸』了下小猫的呼吸,还好,已经不想之前那么弱了,自己只是和小猫萍水相逢同行了一段时间,而它竟然为了自己付出那么多,这让薛宓觉得十分感动。还有薛父,薛父为了她几乎是……想到这薛宓摇了摇头,好像把自己脑中不好的念头给摇走一般,没事的,肯定没事的,不要『乱』想。

走了几步后,薛宓的头又开始有点发晕了,知道是花的作用快过去了,她连忙加快脚步,一瘸一拐地往前行。

有可能是瘴林的缘故,周围很安静,只有啾啾的虫鸣声不时响起。突然一阵水声传来,薛宓眼睛一亮,好像快到出口了,赶紧一瘸一拐地往前跑了两步,拨开树丛,面前奇迹般现出了一座座华美的宫殿,与周围的环境浑然天成,显得格外的大气磅礴,宫殿背后倾泻着一条白练似的瀑布,宫殿四周则是碧青的湖水,不浮一物。

在薛宓的正前方的位置则坐落着一道精雕玉门,上面草写着两个字,据她猜测应该是珑月,门后则是一道汉白玉筑成的桥,直通其中最大的宫殿。

而薛宓却感觉自己脑中的眩晕更厉害了,根本没有心思欣赏,急匆匆地向玉门走过去。

顺着玉门往右走,终于在一处墙壁下的草丛里找到了三朵解毒草的薛宓,欣喜异常,赶紧将其中一朵采下,喂小猫吃了下去,就在她将手伸向另一朵花时……

“什么人?”一声暴喝在她耳边炸响。

薛宓原本已经开始犯『迷』糊的脑袋立刻被吓的清醒了不少,采花的动作就那样不上不下地顿住了,僵着脖子缓缓转过头看向来人。

却不想撞进了一双深邃又疏离的眼中,一下呆在了原地。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