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修真女配桃花劫

第12章 姐妹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12章 姐妹

薛宓从入定中醒了过来,动了动自己僵硬的手脚,修为还是没多大进展。

心神一动,把正在屋外晒太阳的小黑叫了进来,自从与小黑签订契约后,双方都变得非常默契,往往一个念头就知道对方想表达什么意思,只是小黑现在是灵兽六级的修为,相当于人类修士元婴期的修为,还无法口吐人言,但也无碍两人之间的交流。

其实界兽类的实力划分与修士差不多,修士未修真时只是普通人,而兽类未开灵智是也只是普通的野兽。之后如果有什么机缘,比如占据了一块散发灵气的宝地或是吃下天材地宝之类的使得灵智开启,则会和人类一样踏上修真一途。

兽类的修为进阶分为珍兽、灵兽、幻兽三个部分,分别与修士的进阶相对应。珍兽的前期与后期类似于修士的练气、筑基?*冢槭薜那捌凇⒑笃凇⑨鄯宸直鸲杂τ谛奘拷鸬ぁ⒃て凇⒒衿冢槭掎鄯宓氖蘩嗍强梢钥谕氯搜缘摹6檬薜那啊⒑蟆⑨鄯迤谙嗟庇谛奘康暮咸濉⒋蟪恕⒍山偃鍪*凇;檬掎鄯宓氖抻攵山倨诘男奘慷际切枰晒旖俚模笮奘勘憧梢?a href=";3701/";>飞升成仙去达上界,而兽类也可以成为仙兽,并且可以化形成为人类,只不过相伴而来的是比人类更加危险的天劫,很多修为高深的幻兽巅峰也是因此陨落的,兽类化形是非常而为的一件事。或者说,其实修真本身就是在与天道作对!

在小黑进屋后,薛宓走蹲在它面前托着下巴道,“你也不明白怎么回事吗?为什么我的修为一下涨了那么多?那天我们签订契约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着小黑蓝绿色的眼睛,薛宓侧耳“倾听”,然后道,“原来你也不清楚啊,但我身上有让你觉得很舒服的气息?真的吗?是什么?”

又“听”了会,薛宓疑惑道,“比玉佩还舒服的气息?那是什么?会是我修为进阶那么快的原因吗?”

薛宓抱着双腿坐在黑豹面前作思考状,从来也没听过谁与灵兽契约后可以一下修为飞涨的啊,难道我身上有什么秘密吗?修为进的那么快,这可是女主才有的金手指啊!我可是女配!仔细想想,薛父之前好像有语焉不详地提起过,说是天赋异禀,会不会他知道些什么?

想到薛父,薛宓稍稍有些情绪低落,然后拍了拍脸颊跟自己说道,好了好了,不会有事的,等出去了就一定可以和薛灵找到他的,嗯,肯定可以!

想到刚刚黑豹提起玉佩,薛宓抬起手看了看手心里的三颗红痣,之前逃命时很可能因为修为*所以才一直进不去,现在自己已经到了筑基七层的修为,不知道能不能进去?

这样想着薛宓散发出神识后发现没什么人在附近,连忙闭眼心中默念进去,过了一会,薛宓将手放了下来,有些无奈。可能还是修为低了吧,想当初薛灵可是金丹期的实力啊,也有可能……能进空间什么的只是女主专属吧,自己本来就进不去。现在自己也算是抢了薛灵的机缘了,还是快点出去找到她吧,要不又蝴蝶了什么可就麻烦了。

又看了眼手心红痣,薛宓眼前一亮,玉佩啊,仙君啊!里面肯定有很多好东西,不过原文好像没怎么详细介绍。现在自己人进不去,神识应该是可以进去的。精神一振的薛宓连忙闭上眼沉住心思,神识慢慢进入到空间里。

片刻后,薛宓睁开眼,嘴角抽了抽,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拿到玉佩的是自己不是女主的原因吗?这是什么情况?

薛宓回想了下自己“看”到的情况,玉佩空间里除了灵气比较浓郁外,里面几乎是啥也没有啊,真的,一片荒地,上面长了几株杂草,是的,不是灵药仙草,只是杂草!说好的洗经伐髓的灵泉呢,说好的高深功法、多的可以闪瞎钛合金狗眼的灵石呢!怎么到我这里降了这么多?仙君啊,上界的仙君啊,怎么可以这么穷?怎么可以!

纠结一番后,薛宓长叹一口气躺倒在**,算了,早就应该明白的,女配的待遇再好也好不到哪里去的,什么都不能靠,上次逃命指着女主的金手指差点没挂掉,幸好遇到了小黑,唉~以后还得靠自己好好努力啊!

歪过头看向窗外,桃花正盛开着,风轻轻刮过,花瓣晃晃悠悠地往薛宓脸上落去,薛宓伸手接住,仔细看了看发起呆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从昨天莫名其妙地听到有人喊自己一直到现在,心一直静不下来,老是觉得很不安,好像发生了什么事一般,唉,到底怎么了?又把视线转向窗外,盯着桃花继续发呆。

……

寂灭崖底。

薛灵浑身是血地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离她不远处,一头蓝色的狼的尸体横陈着。

费力睁开眼,薛灵看了看对面的尸体,苦笑了下,真不知道她是幸还是不幸。没有遇见高级灵兽群,但几乎是刚下崖底就发现一只疾风狼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而且还是一只灵兽,不过好像是刚进阶没多久,应该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可是对筑基七层的自己来说还是很吃力。几乎用尽自己所有的心思与力气,外加运气才总算把它杀死,但自己也落的这?*嗖业哪QO氲秸庋α橛挚嘈α讼拢衷诰退闶抢赐芬笆抟部梢郧嵋装炎约核核榘桑【退忝挥幸笆拮约赫飧鲅右不畈涣硕嗑冒桑?br/>

只是好想宓儿和爹爹,真的好想……

闭上眼,泪水慢慢从眼角溢出,划过脸颊,落入鬓间消失不见。

“少主,前面有人!”一个男声突然响了起来。

薛灵闻言蓦地睁开了眼,努力看了过去,只见七八个身穿白衣的人正从另一边朝自己走来。为首的那人,眼若寒星,剑眉英挺,嘴唇微抿,面容冷毅,在听见那人的话后,原本目不斜视的眼若有似无地向这边看了一眼。

“好像是个女人,受了很重的伤……”一人走近打量了下道。

“区区筑基七层也敢来寂灭崖底,不知死活!”轻蔑的女声。

“看,那边死了只灵兽一级的疾风狼,是这女人杀的吗?”

一群人走近看了看都没有说话,筑基七层的实力对上一只在寂灭崖底已久的灵兽一级疾风狼应该是没有任何胜算的,而这个女人竟然可以杀了它,真让人意外。

为首的那人看了看疾风狼的尸体,又看了看浑身血迹的薛灵,低声道,“与我们无关,走吧。”

刚抬腿准备往前走的时候,突然发现脚下一滞,低头下望,女子沾满血迹的手正紧紧攥着自己的衣角,鲜红染在雪白上,就像是雪地里突然盛开的梅花,艳丽而。

“求……你……救……救我……”话未说完女子昂起的头低了下去,好似昏了过去,手却丝毫不放松地仍旧紧紧攥着。

男子见状,盯着脚下,眼睛看着薛灵沾染了血迹的脸半天没有动,这个女子好像……

“少主……”一人连忙过来就要把女子的手踢开。

男子抬手阻止了他的举动,顿了下道,“带回去。”说完,往前走去。

身后的几人互相惊讶地看了看,连忙背起昏迷不醒的女子跟了上去。

……

七日后。

“少主。”一名蓝衣男子进入房间行礼道。

“何事?”坐在案前的男子头也不抬的问道

“那日我们救来的女子说要离开。”

“离开?去哪?她的伤应该还没有好吧。”男子抬起头疑惑道。

“说是非常重要的事,必须要回家一趟,还说不日一定会回来报答救命之恩。”

“是吗?那随她吧。”

“是。”蓝衣男子领命后就退了出去,脚还没有踏出门槛,身后又传来一句话。

“叫朱雀跟她一起吧。”

“什……么?朱雀……”蓝衣男子惊愕转头,看见男子脸上威严的神情,连忙低下头去,大声道,“是!”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得到允许的薛灵经过几日的赶路后,终于到达了自己以前住的村子,想到马上可以见到薛宓与薛父,她就一阵激动,很久没见了呢。

“就是这里?”身后走近一个明黄的身影,懒懒道,“真不怎么样……”

薛灵转头对她笑了笑,“跟影月山庄当然不可以比啦,不过里面住着我最重要的人,所以就算再简陋在我心里也是最珍贵的。”

薛灵回想了下自己这些日子的经历,又看了看面前熟悉的小山村,真觉得好像是上辈子的生活。师门遇难,自己被追杀,跳下寂灭崖,没想到一向人迹罕至的寂灭崖下既然有人居住,并且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山庄——影月山庄。自己也因此没有死去,被人救了,救了自己的人便是影月山庄的庄主——宇文谡,他的手下还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人,朱雀为女,其他三人为男,这一次陪自己回村子的便是朱雀。等找到宓儿和父亲后,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报答他们,当然,还有师门的……仇!想到这儿,薛灵眼里一瞬变得有些仇恨,也不知道师父和掌门他们怎么样了,等回到家,一定要和爹爹商量下到底该怎么办!

“我家就在前面,跟我走吧。”薛灵边走边喋喋道,“我家里还有一个妹妹,叫薛宓,长得很可爱,你肯定会喜欢她的。还有爹爹,我爹爹比较严肃,不爱笑,不过人很好,你见到就知道了……”

等到了薛家门口,薛灵脸上的笑渐渐收了起来,脸色一下变得惨白,血……好多血……怎么回事……

“爹爹!宓儿!”薛灵连忙冲了进去,四处开始寻找呼喊,没有……没有……没有……哪里都没有……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宓儿和爹爹不见了……

“薛灵,怎么了?”朱雀问道。

“我……爹爹和……妹妹都不见了……”薛灵颤抖着声音道,突然抬头看向门外发现来了好多村民正聚在门口往里看。

“李大娘,张大叔,你们知道……知道爹爹去哪里了吗?”薛灵连忙跑出来问道。

原本还有些议论纷纷的村民突然一下都不说话了,互相推推搡搡的。

“神仙!”一个道,旁边的女子连忙捂住他的嘴巴。

薛灵一惊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求求你们告诉我!”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大娘站了出来,“灵儿啊,你爹爹是不是会什么仙法啊?那我好多村民都看到他宓儿在天上飞呢……”

“是啊是啊,好像还有一群穿黑袍子的人在追他们,七八个呢……”

“薛兄弟身上好像还有血,真是造孽哦……”

“当时我们都怕的不敢出门,看着他们就飞远了。”……

黑袍人?血……难道爹爹和宓儿也……想到这儿,薛灵突然觉得胸口一疼,一口鲜血吐了出来,随即昏死了过去。

“薛灵……”

“哎,灵儿……”l3l4

-------------

-------------

收藏书签